首頁>>體育>>擊劍>>正文

專訪女重“世界第一”許安琪:期待東京奧運再亮劍

2016-09-17 07:13:39|來源:國際線上專稿|編輯:王悅陽

  在今年的裏約奧運會上,中國擊劍隊雖然沒能收穫金牌,但女子重劍團體的姑娘們還是展現出了自己的實力,收穫了一枚寶貴的銀牌。作為隊中絕對主力的許安琪,在個人賽發揮失常的情況下,很好的調整了心態,帶領女重隊員們在團體賽中一路拼殺,也收穫了自己的第二枚奧運會獎牌。

  從倫敦到裏約看許安琪的成長

  主持人:首先歡迎許安琪做客我們節目,我們知道這次參加裏約奧運會,對安琪來説開局並不太順利,當時是出現了什麼情況?

  許安琪:這屆裏約奧運會,是我第一次參加個人項目的比賽。而且打比賽之前,我的世界排名已經到了第一位,可能更多人,包括我自己給自己定了很高的目標,可能這個目標也導致後來自己無形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所以在第一場的時候,自己的心態,還有各方面的技戰術還沒有到達最好的狀態的時候,然後又在對手已經打了一場、進入比賽狀態的時候,我還沒有進入比賽狀態,所以後來就導致比賽輸了,也算是慘敗吧。

  主持人:是不是因為巴西距離太遠,從飲食到生活上有一定的不適應?

  許安琪:其實還是挺適應的。因為我們以往的比賽每年在巴西都會有一站世界盃的大獎賽,每年都會去,所以對那邊還是相對熟悉的。加上國家體育總局給我們安排了很好的訓練條件,我們之前在聖保羅大概為期十天的訓練,後來又轉戰去了裏約,其實這期間自己還覺得準備的相對還算充分。

  但是畢竟還是第一次參加奧運個人賽,而且奧運會打比賽的感覺,和平時的世錦賽真的不一樣。場上只要有巴西隊的時候,觀眾的分貝也會影響到我們旁邊的比賽。但是,我覺得還是從自身找問題吧,因為自己畢竟那麼對年比賽打過來,所以最後這個結果自己肯定是很遺憾的。

  主持人:經過個人賽的失利,當時是怎麼調整過來的?

  許安琪:我覺得教練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個人失利以後,教練們可能更難過一點,因為他們也是對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個人賽失利以後,他們還是以安慰為主,畢竟後面還有團體賽。

  主持人:在團體賽的時候,可以看出來你的狀態逐步提升,尤其是準決賽對愛沙尼亞的比賽,發揮的特別出色。

  許安琪:那天一開始,包括之前對烏克蘭,自己的狀態還是挺好的。可能因為個人賽失利了,所以想在團體賽中儘量讓自己發揮的淋漓盡致一些,所以就更想為團隊拼盡所有。對愛沙尼亞的時候,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打這種風格的隊伍,包括烏克蘭,打法比較中規中矩一點,所以可能更對路子。

  主持人:對於女重決賽換上替補隊員出場,在賽後也引發了一些討論,當時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決定換人出場?

  許安琪:團體賽中,大家看我們是三個人在場上打比賽,但是我們其實是四個人。替補的第四個人就是一定要做好充分準備的。郝佳露之前對羅馬尼亞的比賽的時候都是很佔優勢的,而且很多比賽都是我們在逆境中她上去可以讓我們大逆轉。但是奧運會畢竟跟其他比賽不一樣,她的心裏壓力也是很大的。平時我們的賽制是人可以不停的換,但奧運會只能更換一次,所以我們只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把她換上去。當時也是我們團隊比較困難的時刻,教練也是希望她上場以後能夠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氣勢或者轉變。

  主持人:第二次參加奧運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

  許安琪:倫敦奧運會對於我來説是第一次,特別興奮,衝勁可能就更猛一些,但是我是替補運動員,不能打個人賽,所以我從訓練營一直跟師姐們在一起,看他們打個人賽的時候其實自己已經蠢蠢欲動,想上去展示自己了,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後來在準決賽打俄羅斯的時候,教練問我:“你準備好了嗎”,我説我準備好了,然後我就上去了。那時候在場上想要自我表現的慾望是很強烈的。

  主持人:好像你們在裏約還遇到了一次危險的經歷,當時是發生了什麼?

  許安琪:那是在奧運會之前進行的世界盃的比賽,是奧運會的測試賽。當時我們一起去買水,後來那個水買了很多,我們在過馬路的時候有一個臺階,當時我們六個女孩一起抬那個車,就是想把水抬起來。然後就有大概四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他們就過來主動幫我們抬水,我當時心裏想:哇巴西人超級好,好熱情啊!結果剛想完,我們外教就跟我們説你們注意點哦,他們看上去不太像好人。然後我們翻譯姐姐從外教嘴裏剛把這句話翻譯完,我就看見一隻手伸向了我的脖子。可能是擊劍運動員這種本能的反應還是比較快的,我就一把把自己脖子護住了,當時他是想搶我的項鍊,但是沒有搶走。去巴西那麼多次,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特別害怕。

  從裏約到東京看許安琪的堅守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2020東京奧運會上,女子重劍團體這枚金牌將被替換,這對於你有什麼影響?

  許安琪:奧運會擊劍只有十塊金牌,但是擊劍有十二個項目,所以就得不停地輪換。裏約奧運會的時候是沒有男佩和女花,下一屆的時候,就該到我們了。因為08年的時候女重和男花是沒有團體的,所以兩個週期一過,就又該到我們了。但是現在可能各方面都在積極爭取,希望擊劍奧運會的時候會有十二塊金牌。

  東京只有個人參賽的話,也就是説中國最多只有兩個運動員可以參賽。所以競爭各方面會更大一些。然後對於我個人而言,裏約奧運會結束以後,會更多的注重自己的生活包括學習,所以之後要再想來到國家隊去競爭進奧運會的話,其實還是有很大難度的。

  “大粗腿”和“大金鏈”的甜蜜愛情

  主持人:我們知道安琪在24歲的時候就領了結婚證,為什麼決定這麼早就結婚呢?

  許安琪:我這個人可能家庭觀念比較重一些吧,希望能早點成家。包括我爺爺奶奶,年紀也很大,他們可能最想的就是我快點成婚。而且我爺爺奶奶家裏有三個兒子,三個兒子又有三個孩子,他們都結婚了,就我沒有,而且我還不是最小的,所以就很早領證了。

  主持人:那説説你的老公王森吧,你們是怎麼相識的呢?

  許安琪:有一次我們是在合肥打青年錦標賽,當時他就跟我説,你不記得當時我一直在你旁邊跟你説話嗎?我説哎呀我真不記得,他説我一直在喊你呀,我説你喊我名字嗎?他説沒有啊,我在那裏喊你大粗腿呀!我説你這樣喊我,我是不會搭理你的!

  我第一次見他沒有感覺,印象很差。我記得是08年的時候,我老公當時成績還不錯了,所以正好那些師姐們需要一些男陪練,然後他就過來了。我們是因為小嘛,是要著重培養,所以我們也來了。然後後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可能大家看我微網志也知道,我老公脖子上經常戴金項鍊,然後我對他的印象就很不好……就是不良少年。我説哎呀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啊,不太好啊,印象不太好。

  主持人:看來第一次見面不算太完美,那後來是誰追的誰?

  許安琪:他老跟別人説是我追他,其實真的是他追的我。因為之前就是在國家隊嘛,大家也是經常在一起訓練,老見面。我記得是09年世錦賽的時候,我第一次去打世錦賽,成績還不錯,個人賽進了前八名。那時候大家都玩開心網,就像現在有微網志啊什麼的,他説哎你把你的開心網號給我一下,我説哦好,然後就加了,也沒想那麼多嘛,大家都一個隊的。加了以後,他就像一個大人一樣,他就跟我説:“你看你這個第一次比賽,成績不錯,千萬不要驕傲自滿”。然後當時我想:你誰啊你跟我説這個……然後他就一直跟我説這些,後來平常訓練啊,因為在北京嘛,有時候可能也會遇到一些困難,然後也會得到他的幫助。慢慢的大家經常在一起,算是日久生情吧。  

  擊劍伉儷的“九劍之約”

  主持人:大家都會很好奇,兩個擊劍運動員在一起生活,平時會不會“一言不合就拔劍”呢?

  許安琪:雖然兩個都是擊劍運動員,但是在家裏的時候我們不太説關於擊劍的話題。不過我們倆在一起在家的時候,可能就會發發神經,然後突然把劍拿出來比劃比劃,真的會這樣。

  前兩天我在家裏的時候,他正好時候打完全國總決賽回到家裏,然後我們倆的劍包都在家裏。那天他就説你拿把劍給我用用,我就説我的劍不太合適,不太合你的手。然後他説你拿過來我用用,我就把我裏約奧運會的劍全拿出來,他就在那一把把試。後來他説,你這個劍啊,不好用!給你看看我的劍!然後就把他的劍都拿出來了,大家就在那試,在家裏本來就比劃比劃,結果就動起手了。然後我説,這太危險了,家裏地方小,施展不開。

  其實我們倆還有一個九劍之約。之前,就裏約奧運會之前,可能會有些壓力啊,這很正常,所以他就老是開玩笑,説你現在行不行啊?我説我肯定行啊!我很厲害的好不好!他就説,好吧,那我們就打一場比賽,你肯定贏不了我。我説我這肯定是贏不了你啊,男孩女孩我肯定贏不了。他説,這樣子,我讓你七劍。我説讓七劍我贏不了,你讓我九劍吧我肯定贏,他説我讓你十劍你都贏不了我!我説不可能,那要不就九劍吧,然後他説行,等我們技戰術狀態到頂峰的時候,我們倆來比試一下。我説那可能要奧運會結束、全運會之前,他説可以啊,然後我們就打了個賭,看到時候誰比較厲害一些!  

  50圈罰跑 險些罰丟一位擊劍天才

  主持人:你是怎麼接觸到擊劍這項運動的?

  許安琪:剛開始的時候教練其實是去選男生的,是男花的教練,去學校選的九個男孩。我是比較特殊。因為我們籃球隊的老師,可能覺得我協調性好一點,就説許安琪你要不站起來然教練看一下。然後我當時就站起來,後來就跟大家一起去操場做一些協調性測試,教練覺得挺不錯的,就讓我去了。去了之後我就一直在男隊訓練,但是畢竟也不是很方便,而且男女的運動量也不太一樣,正好我的啟蒙教練生完寶寶以後,回來就一眼相中我了,然後我就進女隊正式開始重劍了。

  主持人:從小練習擊劍,父母對你的選擇支援嗎?

  許安琪:他們其實挺尊重我的意見的。雖然我當時很小,但是爸爸媽媽並沒有給我做主,説一定要去學或者一定不要去學。我媽媽當時還問我,徵求我的意見,問我想不想去練擊劍,我説我想去看看,因為那時候不太了解擊劍,我想去嘗試一下。因為平時要上課,就每個週六去。去以後,接觸了幾次,我自己也挺喜歡的。那時候有些大姐姐已經開始打比賽了,就覺得挺喜歡挺好玩的,就一直練下來了。

  主持人:這麼多年擊劍練下來,有沒有過放棄的念頭?

  許安琪:會有的,肯定會有。我小的時候訓練苦,那時候對於我來説就是很大的挫折了。有一次我就特別苦,在田徑場我跑了五十圈,跑了整整一個下,當時好像也是教練罰的,因為什麼沒有做好,那時候教練對我們真的很嚴厲的。我當時就給我媽打電話説我不要練了…我媽就説,這個是當初你自己選的,當時我們也問了你願不願意,你説你願意,後來你小學小升初的時候,我們有問你是要學習還是去練擊劍,你也當時選的要練擊劍,你現在説你不想練了,苦也得堅持,我覺得這個還是跟家庭有關係的。

  許安琪為大眾擊劍“點讚”

  主持人:安琪你覺得現在小孩子練習擊劍,和你們那時候有什麼區別?

  許安琪:現在很多小朋友很小就開始接觸擊劍了,而且現在擊劍也發展的那麼好,有各個俱樂部,他們更多的是快樂吧。我們那時候雖然也挺快樂的,但是後來要出成績嘛,肯定要接受更加艱苦的訓練。

  現在最小的孩子應該五六歲就可以學習擊劍了。,而且小朋友現在學擊劍,我覺得對他們包括以後都會有很大的幫助。你想想看現在小朋友多數都以學習為主,擊劍可能也更多的可以讓他們知道成敗是兵家常事,並沒有一定要去怎麼樣。所我覺得對未來還是有很好的發展的。  

  主持人:你怎麼看待現在擊劍俱樂部的發展?

  許安琪:俱樂部可以為國家培養更多的新人的。因為這樣就會有更多的人去接觸擊劍,不像以前我們小時候是經過體校層層選拔,現在就不是了。俱樂部越多,你可以越快的從俱樂部中發現很多的人才,我覺得對以後的發展也是很好的。

  主持人:未來有沒有可能自己開一個擊劍俱樂部?

  許安琪:自己也想過。自己打了那麼多年,也希望自己的這種打法能讓更多人熟知,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是現在後面還有全運會,自己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兼顧,所以暫時也沒有考慮説要開起來。

  許安琪最後用三個詞形容了擊劍項目,紳士、高雅、聰明。小夥伴們,還等什麼,跟著許安琪一起來玩擊劍吧!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