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圖片20170627134107

95後設計師為300歲皇家園林設計保護方案

2019-07-17 09:27:34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李佳藝

95後設計師為300歲皇家園林設計保護方案

  專家給年輕設計師的頤和園保護方案評圖。

95後設計師為300歲皇家園林設計保護方案

  95後設計師為頤和園設計的保護方案模型。(天津大學供圖)

  “西直門西柳色青,玉泉山下水流清”,盛夏的頤和園,嵐光疊翠,湖影如畫。

  在昆明湖畔的文昌院,一組組美輪美奐的建築模型背後,站著天津大學建築學院14名大四學生。他們花了整整一年時間,為頤和園打造出各具特色的建築保護方案。他們渴望用自己的智慧和創意,給頤和園文化遺產保護開出一劑良方。

  “頤和園是一座清代宮廷文物的寶庫。”頤和園副院長秦雷說,頤和園與避暑山莊、拙政園、留園並稱為中國四大名園,被譽為“皇家園林博物館”,現藏文物近4萬件。“其實,這只是頤和園館藏的冰山一角。”他解釋說,頤和園仍有近10萬件室外文物和資料物品未列入文物清單。然而,園區現有文物庫房面積嚴重不足,文物保存條件不能滿足需求,“這個情況很嚴重,形勢很急迫”。

  頤和園東宮門附近的葦場,有一塊1.2萬多平方米的洼地,這裡曾是昆明湖東堤泄洪區。頤和園把這個地塊列為特殊地帶,可進行文物保護附屬設施建設。在這裡建設一座能夠同時實現文物保存、保護、修復、研究功能的頤和園文物修復與展示中心,成為解決頤和園文化遺產保護“百年難題”的關鍵。

  年輕建築師如何看待傳統文化與現實環境?這關係到文化遺產保護未來的走向。與天津大學合作,把一群95後的“未來建築師”請進頤和園,用他們人生中第一件作品為頤和園文化遺產保護“投石問路”,彰顯了這座有著近300年曆史的皇家園林的胸襟與視野。

  據了解,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和頤和園的合作已經有超過60年的歷史。2014年,雙方簽署了文化遺產保護合作協議,天津大學團隊利用全球定位、三維激光掃描、低空信息採集、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完成了全園95%以上古建築的數字化測繪工作,繪製圖紙3500余幅。

  2018年9月,14名學生拿到了題為《頤和園文物修復與展示中心設計》的任務書,要求他們的作品既與頤和園歷史風貌相協調,又嚴格符合相關現行建築設計規範。

  隨著任務書一同下達的,還有一份長長的書單。北京姑娘趙昕怡發現書單堣ㄓ謍媬v類書籍,“還有很多清朝的古籍,甚至乾隆的詩集。”她和同學們開始“啃”古書,一有時間就整天整天“泡”在頤和園堙A一邊讀書,一邊實地考察和感受。趙昕怡從小就是頤和園的常客,但這個任務“不是逛公園。看細節、測數據,更要找感覺,常常一站一走就是幾個小時”。

  “不要讓遊客進了頤和園,只看見昆明湖、萬壽山和佛香閣等靜態的遺產。”天津大學建築學院教師張龍對學生們說,希望將來人們來到這裡,能與頤和園展開一場跨時空對話,傾聽她講出自己的故事。

  從春寒料峭到夏花絢爛,學生們發現,每一次去頤和園都能感受到這座園林的呼吸和變化,綠色萌發,花開花謝,“頤和園的形象在我們的心堣]逐漸立體了起來”。

  有的人從中國傳統文化中獲得靈感。1997年出生的陳絲雨和她的搭檔、在天大留學的法國姑娘瑪麗,給他們的作品取名為“二元論”。這是瑪麗的創意,她說:“我熱愛中國文化,其中最吸引我的是‘陰陽’的概念。我們從‘陰陽’中得到了靈感,讓一般化空間與自然意趣空間構成對比。”

  比較大膽的設想,是給古典園林來個極具現代感的前衛設計。劉青翔、孫亞瑋小組認為,對文化遺產的傳承不應該完全倣古,“我們放棄了從建築形制上貼近頤和園的做法,而是選擇了更為現代化的處理方式。”劉青翔強調,自己心中的頤和園文物修復與展示中心應該是一座微縮之園,建築師應該在一塊小小場地內重現頤和園豐富的遊園特徵。

  還有的同學從這裡找到了自己未來發展的方向。“我們要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者,也希望未來遊客走出我們的建築後同樣成為繼承者。”來自中國台灣的交換生黃龍勢小組的方案名叫“繼承者”,他們的設計除了有傳統的展示、修復、庫存功能,還別出心裁地規劃了“遺產沙龍空間”。黃龍勢說,第一次走進頤和園,自己就驚嘆于頤和園728米長廊、14000多幅彩畫之美,“我希望畢業後能把保護這些偉大文化遺產作為自己一生的事業。”

  “有的作品稍顯稚嫩,但也充分顯示出學生紮實的學術素養和創新潛力。”秦雷頗有感慨,“學生的思路和創意,對下一步頤和園文物修復與展示中心的設計建設,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間,是非常有益的嘗試與探索。”(胡春艷 通訊員 焦德芳)

為您推薦

新聞
軍事
娛樂
體育
汽車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