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圖片20170627134107

湖南祁東:“炒熱”黃花菜 發展不“遇涼”

2019-07-31 13:48:27  來源:人民網  編輯:李玥

湖南祁東:“炒熱”黃花菜 發展不“遇涼”

湖南祁東:“炒熱”黃花菜 發展不“遇涼”

  人民網祁東7月31日電 (李芳森)從湖南省衡陽市東部的四方山,沿衡陽縣西北方向,到達邵東縣的狹長型盆地通道,夏秋季節“十年九旱”,因此有“衡邵乾旱走廊”之稱。而在地處乾旱走廊核心位置的祁東縣,卻孕育出精靈般的食材——黃花菜。

  “萱草雖微花,孤秀能自拔”。歷史上許多名人雅士尤愛黃花菜。孔子稱它為“金針菜”,蘇軾稱它為“萱草”,白居易稱它為“忘憂草”,國人叫它為“母親花”。

  祁東,廣泛種植黃花菜已有500多年曆史,並首創黃花菜幹蒸技術。據當地流傳,清朝初年,黃花菜成為皇室貢品,以肉質厚實、味道香甜、營養豐富、功能獨特享譽國內外。

  “觀為名花、用為良藥、食為佳肴,祁東發揮黃花菜的三大優勢,促進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推動黃花菜產業高質量發展,成為百姓實實在在的‘致富菜’和‘錢袋子’。”祁東縣委書記杜登峰表示。

  近年來,祁東縣黃花菜種植面積穩定在16.5萬畝以上,產值近20億元,產量和產值均佔全國70%以上。

  深夜採黃花

  盛夏的夜晚,繁星滿天。深夜時分,萬籟俱寂,在黃花菜的豐收旺季,主產區祁東縣官家嘴鎮,卻是一幅熱鬧場景。

  “老頭子,快起床摘黃花菜去。”當搖擺的時鐘定格在淩晨一點,劉春花手機的鬧鐘便響了起來,不消幾聲,鬧鐘便被關掉,隨之而來的,便是窸窣的起床聲。“聲音小點兒,別吵著孩子。”

  起床、穿衣、洗漱,不消半小時,劉春花夫妻倆便已出門。本以為起了大早,誰知還是趕了個“晚集”,地頭上閃爍著不少燈光。

  “黃花菜不能等到開花,我們得趁著晚上涼快,多采一些。”頭頂礦燈,肩背竹簍,手上還提著幾個蛇皮袋,“劉春花們”“全副武裝”,開始一場和時間的爭奪戰。

  劉春花在摘完田地堛熄尷廘瑹寣A爬上自家的山地,那堣]種上了黃花菜。劉春花說,丘陵上種植的黃花菜,質量更好。

  雙手齊動,雙腳也閒不下來,眼睛在尋找黃花菜之餘,還得注意腳下凸起的石頭。喀斯特地貌之上,薄薄的一層土壤,卻不遺餘力地為黃花菜的生長提供養分,也給當地村民的生活注入勃勃生機。

  多年的種植發展,祁東人對黃花菜有著特殊的情懷,形成了特有的“含蓄包容、頑強拼搏、與人為善”的“黃花菜精神”。

  在祁東百姓用辛勞和汗水收穫黃花菜的同時,黃花菜也在用榮譽,積極地回饋勤勞的人們。

  在祁東,黃花菜廣泛分佈于官家嘴、黃土鋪、石亭子等12個鄉鎮,鼎盛時期有80%的農戶種植,種植面積達16萬餘畝,年產幹黃花菜8萬噸,產量和銷量佔全國的70%以上,年銷售額10億多元,是西區9個鄉鎮40萬菜農的“錢袋子”。

  2013年8月,“祁東黃花菜”納入國家地理標誌保護產品。2016年,祁東縣被評為“中國黃花菜之鄉”,舉辦首屆黃花菜節,開發了“黃花仙子起舞百里花海”鄉村旅遊扶貧線路。

  在工作6個小時後,劉春花夫婦帶來的蛇皮袋都已裝滿,他們各背上兩袋,準備回到家堙A叫兒子開上家堛漱T輪車,一次性拖回去。沒走幾步遠,便看到兒子開著三輪車過來。

  “一畝土地,能長出4000斤黃花菜,曬乾後能賣到10多塊一斤。”回到家中,媳婦已開始準備早飯,孫子坐在電視機旁看著動畫片。

  吃過早飯後,趁著夏日的威力還未展示,劉春花一家5口人,一起摘起了黃花菜,不到10歲的孫子,也有模有樣的背上竹簍,跟著出去。

  像這樣的日子,每年都會持續一個多月。

  發展加速度

  祁東縣草源衝村,管小偉一家四口正在三層高的小洋房埵ㄧL,深夜採摘來的黃花菜,隔水殺青,烈日晾曬。成品後,打包寄往全國各地;屋外,黃花含苞待放,又待採摘。

  2000年,16歲的管小偉便南下廣州,在一家禮品廠工作。每天十多個小時的工作時長,也只能拿到400多元工資。2007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管小偉看見同事在網上做起服裝生意,收入不錯,比打工輕鬆有趣多了,於是也萌生了開網店的念頭。

  2008年8月,管小偉開啟了網上銷售之旅,在主打商品的選擇上,管小偉曾一度犯難。最終,將目光瞄準了家鄉的黃花菜。“不管是深夜起床採摘,還是飯盒堛漪味,在祁東成長的小孩,應該都對黃花菜有著特殊的情感。”

  “祁東,有著‘黃花菜原產地’的金字招牌,市場認可度高。”創業伊始,在市場上黃花菜幹每斤11元的時候,管小偉便在網上賣出35元每斤的“天價”。“一分錢一分貨,傳統手工製作的黃花菜幹,值這個價錢。”

  第一年,管小偉便把自家的200斤黃花菜幹銷售一空。2014年,管小偉用自己的名字,註冊了黃花菜商標。如今,在黃花菜豐收的季節堙A管小偉一週便賣出了300斤黃花菜幹,售價攀升到68元每斤。

  在自家黃花菜總量供不應求的情況下,管小偉以高於市場的價格收購農戶家的新鮮黃菜,但在加工製作程序上,依然是自家四口。“質量是產品的生命,這道關,我們一定要給消費者守住。”

  不同的是,商品包裝,從簡易的密封袋,到精美的禮品盒;傳播方式,也從網頁推廣,變為短視頻的製作。11年間,管小偉跟著時代的浪潮,將家鄉的黃花菜,送上發展的高速列車。

  2016年,祁東縣成功獲評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範縣。目前,以阿堣琱琚B京東為龍頭,以郵樂購、眾農聯盟、智慧農業等電商為骨幹,以衡緣物流電商產業園、“農民伯伯”為特色的電商平臺在全縣所有的村(社區)建立村級服務站,將空間上的“萬水千山”變為網絡上的“近在咫尺”,成功解決了黃花菜“銷售難”的問題。

  在十余公里外的黃土鋪鎮,湖南新發食品有限公司內,百米左右的生產線,運轉不輟。機械的高溫烘乾功能,讓黃花菜幹近一週的傳統製作時長,縮短到以小時計算。

  出生於“黃花菜加工世家”的肖志雄,今年28歲,已是公司負責人,據他介紹,公司每天能加工20萬斤新鮮黃花菜,收購範圍遍佈祁東,產品也已銷往海外。公司一套集黃花菜殺青、脫水、烘烤、包裝于一體的全自動化設備,擁有3項國家發明專利,還有14項正在申請。

  肖智雄還研製出一種“新發中秋花”的黃花菜新品種,其採摘期延遲60天左右,避過每年高溫酷暑期,分解了勞動強度,也和黃花菜上市旺季“擦家而過”,保證銷售價格。

  在新發,肖志雄還建起了一座“祁東黃花菜博物館”,這位成長于祁東的“黃花王子”,希望能記錄下祁東黃花菜的歷史軌跡。

  目前,祁東黃花菜國內市場佔有率在70%左右,在上海、天津、廣州等大中城市設有300多個營銷網點,並逐漸進駐東南亞、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

為您推薦

新聞
軍事
娛樂
體育
汽車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