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交流 小城鎮群串起來

2019-01-07 08:22:45 | 來源:人民日報 | 編輯:喬文宇 | 責編:陳晨

跨界交流 小城鎮群串起來(中首)(聚焦)(財智推薦)

江蘇昆山市巴城老街景區。資料圖片

跨界交流 小城鎮群串起來(中首)(聚焦)(財智推薦)

  江蘇太倉市新瀏河風光帶。資料圖片

  核心閱讀

  從工作生活“雙城記”,到企業發展“再佈局”,再到污染整治“勤聯手”,長三角區域內小城鎮的跨界交流,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熱情推進。

  如何看待大城市和小城鎮的關係?如何看待區域內的資源有效利用?如何在跨界管理服務方面探索更多有益機制?行走省界,記者看到了不一樣的一體化活力。

  從萬米高空拍攝的中國夜景圖看,廣闊大地被細細密密的燈光所點亮,而連成一片、明亮璀璨的長三角地區顯得十分耀眼。

  在這個區域堙A以長江的入海口為中心,生長著一座座地緣相近、人文相親的小城鎮,如上海嘉定、蘇州昆山和太倉。它們經濟活躍、往來密切,如同一顆顆被長江串起的珍珠。

  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的深入推進,這些備受矚目的小城鎮群正發生著哪些變化?給這裡的每個人帶來了什麼影響?對城鎮的未來發展又有怎樣的預期?

  生活更便利

  半小時在兩大城市之間切換

  早晨8點從家堨X發,先騎5分鐘電瓶車到最近的花橋地鐵站,乘坐4站到安亭站下車,刷卡出站共計3元;再轉一輛公交車安亭1路,換乘免費;5站以後到達公司門口。如果想要鍛鍊身體,從地鐵出來還有共用單車可供選擇,全程不到半小時。此時,距離9點正式上班還很從容。

  下午下班,接上在附近上初中的女兒一起回家。有時候開車返家,10公里的路程沿著312國道差不多也是半小時左右。

  如此方便和快捷,誰能想到,這樣的通勤節奏是發生在兩個城市之間呢?

  43歲的錢華,已經過了10多年的“雙城記”生活。作為土生土長的昆山市花橋鎮人,他在上海嘉定區安亭鎮一家公司上班。在經歷了多年倒車、換乘的漫長和艱辛後,幸福的轉捩點在2013年終於到來。

  2013年10月16日,上海軌道交通11號線北段延伸工程從安亭站到花橋站正式開通運營,從昆山搭乘地鐵直達上海成為現實。這也是我國首條跨省市地鐵線路。

  “子女上學、醫院看病、購物聚會,基本上以嘉定為主。”錢華笑說,有時候既分不清、也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上海人還是蘇州人。

  同樣家住昆山、在上海上班的錢華表弟孫浩譽,也過上了便捷的雙城生活。手機號是上海的,信號和本地手機沒有差異,家中固定電話的號碼是上海的,早已取消了漫遊費;公交卡是通用的,一直可以從家堥磛鴗W海,兩地都可以充值。“只有上海的醫保卡,目前在蘇州還是用不了。除此之外,幾乎是生活一體化了。”孫浩譽說,平時自己去的巴城老街等景區,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上海、浙江遊客。

  經濟更密切

  資源要素流動頻繁暢通

  蘇州下轄的縣級市太倉,是離上海直線距離最近的城市。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下,上海與太倉這座“衛星城”之間經濟往來更加緊密、資源流動更加暢通。

  2016年,曾在上海一所高校從事機器人控制系統研發的海歸張家奇,帶著幾個技術骨幹來到太倉創業,專注于1公斤以下小負載機械臂的研發生產。

  為什麼來?張家奇坦言,最初公司想在上海孵化,但上海的初創企業層出不窮,很難脫穎而出。隔壁的太倉,卻有著另外一種場景:

  他同時申請到蘇州市姑蘇創新創業領軍人才和太倉科技領軍人才,獲得了共200萬元的啟動資金,還享受免繳房租的政策,接下來還有貸款和稅收等優惠,創業成本也較低……

  太倉的不少企業都是圍繞上海嘉定汽車城從事汽車零配件生產,很多汽車零配件生產非常適合小負載機械臂的應用。工廠剛投產不久,一家汽車發動機噴油嘴企業就找到了張家奇,他們以前的零部件加工製作都是人工操作,費時費力,但隨著產業升級換代,小負載機器人應用成為剛需,很快雙方達成了1000台設備的採購意向。

  如今,張家奇從上海、蘇州、太倉以及安徽等地招攬人才,在昆山、蘇州開拓生產外包的供應商,並在上海設立全資子公司作為未來的研發中心,工作生活的軌跡,就是在長三角來回跑。

  “長三角一體化不斷推進,小城鎮群之間的分工互補性增強,人才、技術、資金等資源要素得以優勢整合。”張家奇坦言。

  “先有明確、良性的分工,才會有合作的基礎。而這種分工合作需要在充分競爭的前提下進行。”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院長劉志彪認為,未來的發展中,還需要擴張規模,以發展世界級先進製造業產業集群的大視野,形成跨區域發展城鎮聯合。

  2018年5月,嘉昆太協同創新核心圈正式簽約。10月,在上海舉行的2018滬太協同發展推介會上,總投資162.5億元的35個項目現場簽約,涉及產業協同、科創人才等方面,既有縣區之間的合作,也有政府部門、鄉鎮街道、開發區、園區之間的對接。

  從“接軌上海”到“融入上海”,從承接溢出效應到謀求同頻共振,長三角小城鎮群之間的合作正在不斷深入。

  協作更創新

  社會治理打破行政區域藩籬

  2010年初,上海青浦區的一座垃圾處理廠正式建成投產,廠址選在青浦與江蘇昆山交界的河東岸。這個擔負著青浦整個城區垃圾量的垃圾場,所產生的惡臭殃及了昆山市淀山湖、千燈兩個鎮的數十萬居民。

  “最嚴重的時候,惡臭從下午6點左右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11點左右。”昆山市淀山湖鎮環保辦負責人介紹,他們沒有屬地執法權,每當有居民投訴,環保部門會立即與對岸的青浦區溝通協調,聯合到府進行督查整改。

  溝通協調力度最大的一次,蘇州市、昆山市的分管領導,以及市環保局、信訪局、城管局、千燈鎮、淀山湖鎮的負責同志,與青浦區分管領導,以及青浦城管局、綠化管理局、綜治信訪局等相關單位,在千燈鎮召開協調會,進行了全面交流與協調。經過溝通,垃圾廠對垃圾填埋坑表面採取薄膜覆蓋措施,並啟動一系列整改工作。

  據青浦區環保局介紹,前幾年臭氣濃度徘徊在標準線上下,達標情況有反覆。但隨著減少垃圾處理量、垃圾填埋坑“終身關閉”等10個大項70多個小項的整改,近年來臭氣排放已經不再超標,擾民的問題得以解決。

  “我們都從這件事中吸取了教訓,轉變和改進了工作思路,涉及省際的所有工業項目都要進行多地聯合的民意調查、環境評估。”昆山市淀山湖鎮環保辦負責人介紹。近年來,跨省聯動機制逐步建立,環保監測手段和方法發展,預防、協調、處置邊界環境污染糾紛和突發環境事件的能力得以提升,當地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的環保糾紛了。

  如何打破行政區域藩籬,進行社會治理協作與聯動,是長三角小城鎮群發展過程中的重要課題。對於嘉昆太一體化的治理創新而言,遠不止這一個方面。

  記者了解到,在交通協同管理方面,嘉昆太三地道路交通部門建立執法合作機制,圍繞公路超載、重點車輛專項檢查等,開展聯合執法行動。

  在信用體系建設方面,嘉昆太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合作框架協議于日前簽約。聚焦生態環境、食品安全等重點領域,2020年將實現“一地失信,三地受限”,共建有序透明的市場環境。

  “長三角是全國經濟往來緊密、行政效率高、文化差異小的省際區域,對於打破行政區劃的藩籬、進行社會綜合治理的要求最迫切,各方面基礎條件也最優異。”南京大學社會學院副院長陳友華認為,通過交通、環保等條塊的內在連接和協同創新,一些事關重大民生、經濟發展、社會治安等方面共同難題的解決已經先行先試,在更廣泛的領域內合作共贏,將是一個可以預見的趨勢。(記者 姚雪青)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