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手機產業鏈聚落印度調查

2019-03-22 08:45:07 | 來源:證券時報 | 編輯:喬文宇 | 責編:陳晨

  從交通擁擠的印度首都新德里市中心出發,驅車一小時可達到位於新德里東南郊的新興城市——諾伊達。作為印度“德里孟買工業走廊計劃”的一個關鍵點,這裡正發展成為印度下一個手機製造聚落。

  IBM、三星、中國手機品牌OPPO、vivo以及印度當地手機品牌LAVA和支付之王PayTM都在此區設印度總部。三星去年宣佈在諾伊達投資約合47億元人民幣擴建其在全球規模最大的手機工廠;OPPO斥資22億元人民幣在大諾伊達地區置地建設新的印度總部;vivo則宣佈將投資超過約40億元人民幣在大諾伊達建造新的工廠,使其印度製造基地變得與中國工廠一樣大。

  諾伊達還有聚集了小米、傳音等品牌的OEM(代工)工廠,以及圍繞這些手機大廠的上遊供應鏈,其中不乏A股上市公司,如航天科技、瀛通通訊、合力泰、長盈精密、裕同科技、欣旺達等公司。在諾伊達地區之外,TCL、京東方A等也在印度建設廠區。

  目前中國手機品牌已經在印度拿下50%以上市場,並期待拿下更多的市場份額。但如果想要在印度獲得長期發展,必須要滿足產品在印度生產。2016年印度總理莫迪提出“印度製造”計劃之後,印度對智慧手機機零部件漸次加徵關稅,在印度建廠是各大手機廠商發展的必要條件。

  關稅倒逼供應鏈進印度

  給小米手機和傳音手機做OEM的海派科技,是中國手機產業鏈向印度發展的一家典型公司。

  海派科技是小米重要的OEM合作企業之一。2016年8月海派科技在印度註冊建廠,當前每月生產約100萬部手機。目前海派科技已經在籌備建設二期工廠,承租了百米之內OPPO轉移而留下的廠房,新廠房建設完成後,每月將可以生產約280萬部智慧手機。

  2017年,海派科技被A股上市公司航天科技並購,成為航天係的一員。海派科技印度負責人張求生表示,海派科技進入印度市場一方面是戰略佈局,另一方面是滿足客戶要求的考慮。

  2016年開始,印度總理莫迪推出了“分階段製造計劃”,希望利用印度巨大的智慧手機市場推動本土生產。該計劃不僅包括對手機徵收關稅,還包括對手機充電器、電池、耳機和已經預裝印刷電路板的零部件徵收關稅。整機稅收達到20%,SKD(半散件)關稅在5%—15%不等。

  對競爭激烈且利潤率較低的行業來說,承受關稅意味著利潤被蠶食或喪失價格競爭力。“手機行業利潤微薄、價格競爭激烈,沒有企業願意扛著關稅參與競爭。蘋果iPhone的生產不在印度,所以價格全球最高,蘋果印度市場份額在2018年已經下滑到只有約1%。”一位行業人士介紹。

  為了避免關稅等成本,中國智慧手機廠商不斷擴大在印度的生產能力。品牌商也不斷“催促”其在國內的上遊供應商赴印度建廠。“光是今年,傳音、小米、OPPO就組織幾波上遊供應商組團來印度考察市場,傳音年後已經組隊三次來了印度。”正籌備在印度成立“印度中資手機行業協會”的楊述成對記者表示。

  海派科技是較早進入印度的代工廠之一,張求生不停接見來印度考察的中資考察團,主要詢問在印度辦廠的經驗。

  在他看來,越來越多的中國手機品牌商希望供應鏈企業到印度建廠,一方面是關稅政策影響,另一方面是產品競爭加速對製造的時間提出更高的要求。當前,印度沒有手機製造業基礎,散料都需要從中國空運到印度。“船運的時間太長,根本等不及。”張求生說。

  張求生介紹說,諾伊達地區最早是OPPO、vivo前來建廠,後來帶來數據線、充電器等供應商建廠,逐漸有了更多的代工廠以及供應鏈企業,慢慢形成了手機產業基地,是自發形成的集群。

  還有更多的供應鏈企業在諾伊達集群建廠,小米供應商合力泰已經承諾未來三年在印度大諾伊達地區投資約2億美元,並於2019年初啟動生產。小米印度首席運營官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該公司將在印度生產相機、觸摸屏模塊和指紋傳感器等組件。

  手把手教印度工人

  印度軟體產業發達,但工業製造業基礎較薄弱,尤其在手機製造領域,此前印度本土的智慧手機品牌多依靠中國OEM公司的支撐。中國企業在印度設廠也在一步步帶動印度本土工業製造。

  在海派科技工廠流水線,裝備了與中國手機製造產線一樣的SMT設備產線,區別之處是中國工廠有更多的自動化設備,而印度工廠則用了更多的勞動力。

  勞動力成本低是印度製造的優勢,海派流水線的印度工人包含公積金和社保的稅前月薪11056盧比(約1650元人民幣),人均加班費每月約300到400元人民幣,而且招工容易。“招100人能來四五百人應聘。”張求生說。

  在海派的車間,技術程度較高的SMT等設備操作還是中國工人。“技術工作要靠中國工人手把手教會印度本地工人。”他介紹說,印度人喜歡自由,生產效率要比中國員工差一些。海派工廠在2016年剛投產時,印度工廠的生產效率只有中國的60%,現在逐漸上升到約80%到90%。

  除了人口因素之外,印度製造其他生產資料並無優勢。比如廠房月租金每平方米約30元人民幣,水平幾乎與深圳工廠相當;工業用電採用階梯收費,價格與廣東地區差別不大,但是印度停電情況時有發生。

  瀛通通訊印度工廠負責人邱斌對記者表示,“印度電力設施就像上世紀90年代的深圳觀瀾,夏季用電高峰期每天斷電十幾次都是常有現象,廠房必須配備備用發電機,不然無法開工。印度的工人管理難度很大,經常出現曠工的現象,生產效率較低。”

  記者走訪獲悉,因為印度市場在快速發展,海派科技、瀛通通訊這樣的上遊工廠主營業務能較保持穩定利潤率,甚至比中國工廠利潤率略高,現在還在不斷投入新的廠房、設備,試圖在印度高速增長的手機市場拿下更多份額。

  張求生認為,在印度置辦工廠,最大的問題還是印度的關稅政策變化太快,海關報關需要不停的變。印度素以監管嚴厲和產業戰略多變著稱,張求生說,要推動印度製造,印度還需要穩定和更有利於商業的政策體系。

  中國製造在印度,事實上並沒有享受到印度的政策支持,更多的是產業集聚效應。在印度投資也找不到低成本的融資渠道,商業貸款利息約在10%,近乎與國內的消費貸款利率水平相當。

  楊述成說,在印度的中資企業也開始形成集群,比如OPPO、vivo、TCL開始建設產業園,更多的企業形成產業合力,在未來與印度政府政策談判或更有籌碼。(記者 孟慶建)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