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積知識”只是學習第一步

2019-09-02 08:45:36 | 來源:人民日報 | 編輯:王濤 | 責編:陳晨

  微信收藏的未讀文章達數百篇,下載的書籍和電影遲遲未看,手機、電腦的內存頻頻告急……有人說:互聯網時代,不少人養成了一種“囤積癖”,在網上下載大量資料卻常常“存而不閱”,想清理卻又無從下手。

  日子好過了,囤積生活用品的人少了,但“囤積信息”的人多了,理由也更充分了。看過的電影、照過的相片如同“備忘錄”,記錄著美好的記憶,棄之可惜;沒讀的書、沒看的帖偶遇就是緣分,如果不馬上保存,就會在信息洪流中銷聲匿跡。囤積信息幾乎不佔用物理空間,不會和生活起居“搶地盤”。存儲介質由1.44Mb的3.5英寸軟盤擴大到空間以Gb、Tb計的硬盤、網盤,信息獲取渠道從實體書報到群組網站,我們趕上了“攢資料”最便捷的時代。

  信息爆炸,意味著信息量大、信息迭代快;所幸,信息的存儲、傳輸能力也更強。但除了“量變”的視角外,人們更關注信息存儲方式的改變是否帶來了“質變”。有人說:信息囤積,使人們從知識的生產者成為知識的搬運工。有人說:只存不看,人變懶了,大腦也退化了。這些說法似乎有些道理。尤其當集納成為一種影響生活工作的習慣,當放棄無用的物品成為一種障礙,從心理學的角度看,有可能已經患上了心理疾病。

  但從學習的角度看,信息積累是現代社會的一門必修課。在學科分工細化、知識快速迭代的當下,成為百科全書式的學者幾無可能。即便專攻一門,也沒有誰能掌握必備的所有專業技能和知識。老一輩學者常常通過成千上萬張手寫卡片積累知識;在電腦輔助人腦“記憶”的時下,“知道信息在哪”與“知道信息是什麼”同樣重要。所以,把信息囤積到手機、電腦中的“私人圖書館”,利用技術編碼入庫、檢索查詢、精準定位所需知識,日益成為公認的學習方式。尤其就自己關注的領域而言,在“把書讀薄”之前,先要下一番佔有資料、“把書讀厚”的功夫。

  然而,囤積信息不應是搬運,而應是對知識的第一道加工。在知識的位階中,比具體信息、學問更重要的是思維、智慧。這種更重要的知識,被中國先賢刻畫為“聞見之知”以外的“德性之知”;在一些外國哲學家心中,則是比歸納總結更重要的“強調新細節的新模式”。如果說知識的記憶與檢索可以委託給電腦和網絡,但學習卻不能完全依靠機器代勞。看待世界的方式,修身養性的智慧,獨立思考的能力,動態提升的思維,都要靠日復一日的磨練,非囤積之力所能獲得,學思互鑒、知行合一的深度學習方法也未曾改變。

  人們提防信息“囤積癖”,一方面是擔心信息過剩,不復有幾十年前借書、租書的學習熱情,甚至由只存不用演變出拖延症,由隨性而學發展成壓根兒不學;另一方面,則是害怕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只會粘貼不會創作,只會“撿到筐堻ㄛO菜”不會“挑選整理斷舍離”,逐漸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種擔心不無道理。畢竟,學習既是手段又是目的,但囤積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莫要為將來的積累而錯過當下,否則,佔有資料的滿足感和缺乏知識的恐慌感,只有一步之遙。(石羚)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