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寬鬆將全球經濟引向哪?

2019-10-12 09:55:09 | 來源:國際商報 | 責編:韓東林

  隨著歐洲央行9月宣佈降息,歐美貨幣政策開始同步寬鬆,這標誌著全球正式迎來新一輪降息潮。2019年以來,全球已有超過30個經濟體先後宣佈降息,部分經濟體甚至多次降息,表明全球經濟基本面處於惡化狀態。上述降息舉措的實施將促進全球流動性的回升,一定程度上有助於緩解各國融資壓力、促進投資消費增長。但另一方面,過去經驗表明降息恐難成為拯救經濟的“靈丹妙藥”,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下,更需警惕流動性閥門再度打開後,債務負擔、資產價格泡沫加劇帶來的潛在震蕩。

  新興市場將獲得“喘息之機”

  全球貨幣政策同步轉向寬鬆,新興市場將獲得“喘息之機”,但部分經濟體由於自身的結構性問題或地緣政治等因素,可能成為潛在的風險源頭,例如8月阿根廷總統初選造成的金融動蕩仍在不斷發酵。阿根廷政府8月15日公佈一系列外匯管制措施,8月28日公佈“債務延遲兌付”方案,被外界認定為實質性違約。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指出,阿根廷商業信心已經下跌,銀行業面臨的風險上升。穆迪在下調阿根廷主權評級後,又調整了175家阿根廷債券基金的評級。鋻於阿根廷年內將有超過600億美元公共債務到期,且現政府和在初選中獲勝的反對黨在10月總統大選前將持續角力,阿根廷金融風險不容忽視。此外,沙特石油設施遇襲不僅對原油市場造成衝擊,還可能推高國際能源成本、加重投資者避險情緒,進一步加劇當前世界經濟和國際金融市場的脆弱性。

  歐美金融市場波動加大

  2019年第三季度,由於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升溫,以及英國脫歐進展和前景惡化,全球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上升到歷史最高值,主要經濟體收益率曲線倒挂,特別是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挂從10年/3個月擴展到10年/2年,美國及全球經濟增長減速甚至衰退的風險上升,部分歐洲主要經濟體已出現負增長,種種因素導致金融市場參與者信心下降,避險情緒上升,市場再次出現動蕩。美國股市在二季度後期開始波動性加大,標普500波動性指數VIX一度觸及去年12月中旬以來最高水平,偏度指數(或稱“黑天鵝”指數)也曾大幅回升。

  債市收益率大幅下降

  債市則是另一番景象,低通脹、經濟增長減速預期、投資者投奔安全資產等因素,使得主要經濟體的國債特別是收益率相對較高的美國國債成為全球投資者追逐的避險資產。負利率債券也吸引了更多投資者,目前其規模已達到17萬億美元的高點。這些因素導致國債收益率進一步下降,美國10年國債收益率再次大幅下降到2%以下,並曾觸及歷史低點1.47%。投資者對安全資產的需求也將金價推至多年來的高點。貿易衝突和全球增長放緩,導致新興市場資本流動從上半年的流入狀態轉為流出。8月新興市場股票(主要是亞洲市場)遭遇廣泛拋售,出現了2016年11月以來最嚴重的凈流出,債券資金流入也大幅減少。哥倫比亞比索等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匯率已跌至歷史最低水平;阿根廷則由於本幣暴跌、債務危機風險上升而實施了資本管制措施。

  展望四季度,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穩定的主要因素有:全球經濟政策包括貿易政策、貨幣政策的不確定性仍然較高,英國脫歐進展,地緣政治衝突,美國及其他發達經濟體增長減速或衰退風險等。隨著美聯儲降息,同時美國財政赤字和政府負債持續上升,意味著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促增長的空間都非常有限,這可能加深投資者的不安感。全球主要經濟體收益率曲線倒挂,特別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挂的範圍、幅度及延續時間已達到或接近上次衰退開始前的狀態,這不僅推高了近期內衰退的概率,也直接影響了銀行業的盈利能力及信貸擴張能力,融資條件從而導致整體金融狀態可能進一步收緊。美國等發達經濟體股市有可能出現較大幅度下調,波動性和市場風險也可能上升。隨著標普全球1200股票指數之間的相關性已升至接近0.4,全球股市的系統性市場風險也在上升。

  繼續推高債務水平

  主要經濟體普遍降息可能會繼續推高已經居高不下的債務水平,促使信用不好的企業進一步增加債務,投資者也會進一步向高風險資產傾斜。而隨著經濟增長減速、企業財務狀況惡化和盈利增長及其預期下調,可能會有更多3B債券發行企業被降級,導致垃圾級債券增加;;而那些必須持有投資級債券的投資者將不得不拋售垃圾級債券,導致市場流動性風險上升。全球債務增長難以緩解,這一狀態在新興經濟體尤為嚴重,其中阿根廷、巴西、埃及、巴基斯坦和南非的債務狀態更加脆弱,部分國家的償付風險可能增加。此外新興經濟體企業的短期再融資需求遠高於發達經濟體,未來仍可能居高不下。美元指數維持高位,並且可能繼續堅挺,因此即使在降息條件下,美元債務較多的經濟體,特別是美元債務/GDP佔比最大的智利、土耳其、韓國、馬來西亞、巴西的外債負擔可能進一步加重。

  美國金融危機風險上升

  第三季度美國金融市場整體風險上升,呈現先低後高趨勢。許多領域的風險指標有所惡化,反映金融市場整體風險狀態的指標ROFCI季度月均值也從第二季度的37進一步上升到41,從安全區域進入不穩定區域。其中市場風險、信用風險和宏觀經濟風險上升,流動性風險、外匯市場風險相對穩定。風險狀態惡化的主要原因是全球貿易摩擦加劇且前景更加不確定,美國經濟增長減速,未來兩年出現衰退的風險上升,以及全球增長放緩的趨勢更加明顯,這些因素部分抵消了美聯儲放鬆貨幣政策的正面效應,使得市場信心下降。預計下季度影響該指標走勢的正反面因素並存,不確定因素可能上升。其中主要的不確定因素仍是中美貿易摩擦、英國脫歐前景以及美聯儲貨幣政策,ROFCI可能會維持在不穩定區域邊緣波動。(路虹)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