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增長窘境 上市公司如何實現“第二曲線”創新?

2019-12-13 14:43:56 | 來源:北國網 | 責編:馮實

深陷增長窘境,上市公司如何實現“第二曲線”創新?

  當企業達到一定規模,僅通過內生方式獲取增長必然困難重重。尤其在各行各業變化加速、原有業態遇到瓶頸的背景之下,上市公司要實現持續增長更是難上加難。於是,開闢新市場、創造新業務,開啟“第二曲線創新”,已經成為上市公司持續增長的必然選擇。

  對上市公司來說,無論是“卡位”優質項目,培育利潤新增長點,抑或出於對創新的積極參與探索,以實現第二曲線的創新和增長,均為正常的合理訴求。但當曾經流行的“上市公司+PE”道路不通暢的情況下,上市公司該如何實現自我救贖?

  超級巨頭難以複製?

  刨除阿堙B騰訊等超級巨頭,很多上市公司僅以資金為紐帶,撬動業務增長的手段在今天似乎正在遭遇挑戰。

  比較典型的是,曾經風靡中國的“上市公司+PE”產業基金模式,在全球一二級市場倒挂的態勢中正走向衰亡。市場上很多PE機構其實是在做Pre-IPO,即機會型套利。最終,卻發現套利不成反而破發。尤其去年以來的商譽集中爆雷,使得“上市公司+PE模式”普遍陷入被質疑的窘境。

  除了“上市公司+PE”模式之外,最近兩年備受市場青睞的玩法是做CVC(企業風險投資),尋求外部創新以培育新的增長點。比如在中國,以BATJ、小米、聯想等為代表的超級巨頭企業紛紛設立獨立的投資子公司或戰略投資部門,他們均是CVC的典型代表。

  再看國際市場,來自PitchBook的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的風險投資總額達到1350億美元,其中711億美元來自CVC,佔VC總額的52.7%,這是CVC首次超過傳統VC。國內的一組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騰訊投資進行的資本事件累計95家,投資規模達到1700億元;從6年來的投資事件分佈看,整體呈現上升趨勢。阿堣琱睆I至2018年7月已進行了52起集團層面的投資事件,總投資額超過1000億元,逼近上一年全年投資的總和。可見,國內外的CVC越來越活躍。

  BATJ等國內超級巨頭強勁發展的CVC業務,似乎讓很多在“PE模式”中受傷的上市公司找到救命稻草。盛景網聯創始人彭志強分析,在“一二級市場倒挂”的背景下,做PE較難成功,因為其需要具備非常專業的PE投資能力和團隊。但做VC,對人的專業度也要求極高,上市公司在培育和吸引專業VC人才時容易遭遇一定挑戰。“超級巨頭屬於鼎盛時期,做什麼都容易成功。但對於一般規模的上市公司來說,轉戰CVC並不一定具備優勢。”彭志強分析。

  或許,複製超級巨頭們的成功模式確實存在一定門檻,但現實情況更為糟糕的是,很多上市公司並沒有充裕的資金支撐其開啟“第二曲線創新”,實現業務的二次增長。當下多數上市公司資金面並不寬裕,但強大的產業資源和業務能力卻未被充分調動起來。

  面臨創新窘境,上市公司怎樣破局?彭志強給企業創投聯盟的答案是:CIC是最正確的一條路。

  但令人好奇的是,何為CIC?成功操盤母基金、直投基金和諮詢業務的彭志強為何要執著做CIC呢?他的理論基礎為何?

  為何重倉CIC?

  高調打出“CIC”大旗的彭志強是誰?

  彭志強是盛景網聯產業孵化平臺和盛景嘉成母基金的創始人。2007年,他還創辦了企業家培訓諮詢業務——盛景網聯。這家公司在中小企業創新領域形成了較強的系統性賦能能力。如今,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彭志強正在將盛景網聯升級為產業孵化平臺。

  再看他創辦的盛景母基金,是高瓴資本、紅杉中國、KPCB、A16Z等知名一線基金的幕後LP。他們只投VC/PE最前面的1%選手,目前業務已覆蓋中國、美國、以色列等國家一線基金及優秀項目,也是中國唯一一家在全球範圍內專注創新投資的市場化股權母基金平臺。其管理的資金規模超過100億元人民幣,其中直投基金為30億元人民幣。

  僅在2019年,盛景嘉成直投基金便創下“9天3家公司IPO”的新紀錄。在資本市場做得順風順水,彭志強為何突然打出CIC(Corporate Incubator,即企業孵化模式)的大旗,觸碰很多PE/VC不屑涉及的臟活、苦活、累活——企業孵化?

  他所謂的CIC企業孵化是基於上市公司的戰略訴求,以參控股形式聯合創業者共同發起新創公司,並對新創公司提供產業資源、團隊、技術和市場等全方位賦能,新創公司具有獨立的戰略規劃與運營機制,可獨立融資與上市。

  其實,做產業出身,對市場有“體感”的彭志強堅持做CIC並非盲目試水,在未經過充分的市場驗證之前,他們已低調潛行多年。在未正式做CIC之前,彭志強兩小時內便決定以100億元人民幣的不菲估值投資了農村電商匯通達,這是五星控股集團內部孵化的一家公司,是中國做CIC的成功案例之一。2018年,阿堣琱琤H45億元投資匯通達。現如今,獨角獸匯通達估值超過200億元。在接受VC投資之前,每年就已經有數千萬元的利潤,完全不需要依賴VC的資金輸血。

  除了投資匯通達、好享家(智慧舒適家居)兩個五星控股孵化的獨角獸項目外,盛景還以研究為驅動,投資了海量大數據孵化器、熱電場品牌孵化器等一系列企業孵化器。這些項目均呈現出一個特點——定位CIC產業孵化模式,均能以小博大,低成本運作,資金使用成本遠遠低於VC和CVC,且項目可控性高、爆發性強,呈現出較強的可複製性。

  在此之前,彭志強還曾遺憾地錯過一個項目——“艾佳生活”,這是一家用4年時間跑出來的獨角獸,屬於彭志強認可的典型的“資源整合式聯合創業”。等彭志強發現艾佳生活時,其估值已經不菲,而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式與其早年遇到的一個孵化項目幾乎一致。

  但當時,他們只投VC階段的企業,並未涉及早期孵化。“那時我們還沒做資源整合式聯合創業,原本可以低成本進入,卻因為公司策略的原因,遺憾錯過這家有潛力成長為獨角獸的企業。”彭志強告訴企業創投聯盟。而艾佳生活的快速崛起,再次讓彭志強堅信做CIC企業孵化的決心。

  拿盛景投資的海量來說,這家平臺做大數據重度孵化,最初公司自身賬上只有80萬元。在最困難的時候,創始人拿出了20萬元聯合創立海雲大數據,並佔股20%。經過短短五年時間,海雲的估值已經達到約20億元。現在,海量已成功孵化了幾十家大數據公司。

  再看消費品品牌孵化平臺熱電場,前身是盛景直投基金投資的天使輪項目。項目失敗後,創業者東山再起,于2016年創辦熱電場。這位創業者重新出發時資金匱乏,相當於從零起步,目前已經低成本孵化了幾十個消費品牌。其發展速度相當可觀。

  需要指出的是,彭志強所謂的CIC是上市公司(還可涉及產業集團或獨角獸公司等大企業)背景下的孵化器,與獨立的孵化器完全不同。“獨立孵化器在中國主要是孵化器自身實力往往不夠,基本依靠政府補貼,出租房子,即便可以投點小錢,在平台資源和賦能方面也非常薄弱”。而擁有平台資源和賦能能力的CIC才是未來中國孵化器2.0的主流形態。

  “這樣創業的成功率會直線提高。CIC可以是平臺化的,前期盛景會自己做,但最終會像母基金一樣,變成一個母孵化平臺,能幫助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做CIC企業孵化”。此外,有著諮詢業務和投資業務的盛景富有較強的諮詢賦能和投資能力,這無疑更增加了他們做CIC的成功概率。

  特區制,而非事業部制

  提到CIC概念,未免讓人想到上市公司普遍採用的“傳統事業制”模式。彭志強分析,成熟穩定的業務,比較適合用事業部制的方式去做。但事業部模式的短板也比較明顯,比如對團隊激勵不夠,戰略靈活性欠缺,往往也無法引進外部投資或資源,並且在集團各項KPI考核時,業績容易墊底,得到的激勵回饋也遠不如其他部門。

  經過前期試水,彭志強發現上市公司做CIC的最優方式是創立新公司,做創新業務,他將之形象地比喻成搞“特區制”。這種方法的優先目標是想方設法把創新業務做大做強。同時,要求創新公司的戰略方向與集團的戰略屬性有關聯,但又不存在對事業部的純粹依附關係。

  “特區制”的好處是,可以引入社會化資本,給團隊提供極低成本的股權,並且能夠獨立融資上市。“較之事業部制,第一,兩者激勵性質不一樣;第二,融入的資源也完全不一樣,因為融資融的不只是錢;第三,未來戰略的靈活性也不一樣”。

  在具體操作上,CIC模式非常靈活,彈性空間非常大,可以孵化上市公司內部、外部的人,但他們要求必須是產業老炮。所謂的“產業老炮”,可能是獨立的一個人、一個團隊或一家機構,但核心是其必須具備產業經驗。盛景選人的標準借鑒3G資本的“PSD”標準,即Poor(貧窮心態)、Smart(聰明的)、Dream(有夢想的),他們希望找到“PSD”的產業老炮。

  在股權方面,CIC既可控股,也可參股;與上市公司的戰略關係方面,即可以是強關聯,也可以是弱關聯,也有可能是潛在關聯。

  結合中國當前早期孵化的薄弱現狀,彭志強認為,如果能夠把CIC公司孵化器模式變成主流模型,中國的早期孵化有可能形成全面突破。“在中國的風險投資市場,最薄弱的環節是早期,原來想依賴天使投資做好早期,但因為天使投資之前是孵化器,如果孵化器薄弱,天使投資也難以有效發展起來。CIC恰恰可以補足中國早期投資和孵化的短板。”

  下一步,我們進一步思考的是:盛景網聯到底在下怎樣一步棋?

  可複製的企業孵化方法論

  做產業出身的彭志強敢於基於研究驅動進行決策。比如,區別於多數資產管理公司,當初盛景嘉成做母基金時就敢於用自有資金做LP。事實證明,自有資金投資才是收益最高的。“你不敢幹,就賺不到這筆錢;敢幹,就得以研究驅動”。彭志強一直在不斷琢磨,盛景下一個5-10年如何能始終站在市場的前沿,如何賺取較高的確定性收益,甚至是比上一波更大的投資收益。

  思考清楚CIC邏輯之後,彭志強依然敢於採用自有資金。比如,2018年-2019年,他們以自有資金投資將近5000萬元,以聯合創業的形式深度孵化了約10家公司。以小米生態鏈、五星控股、海量、熱電場等眾多案例驗證得出結論,CIC企業孵化的成功率遠高於獨立創業,而所用資金也會大大低於獨立創業。因此,盛景把它稱為“確定性創新創業”。

  一般來說,一個創業公司獲得天使輪融資的額度在500萬元到1000萬元,通常為了完成三件事情:第一,創業方向與路徑試錯;第二,做產品和供應鏈,或者開發技術;第三,找樣板客戶或找流量。而CIC企業孵化剛好能幫助新創公司把這三件事統一搞定,把寶貴的創業資金節省下來。

  這種確定性創業的成功率主要取決於三個關鍵要素:創業教練、產品/技術/供應鏈,以及客戶/流量。三大要素一旦具備,項目可呈現出較強的可複製性。他們將孵化的方法論濃縮成 “CIC三板斧”。

  “首先,要有創業教練,這樣失敗風險更小、成功率更高;其次,解決技術和供應鏈(產品)問題;最後,解決客戶或者流量,例如海量幫助孵化企業找樣板客戶,小米解決流量問題。”彭志強如此解釋。

  目前,盛景自己在做的CIC,聚焦于打造符合“存量流量”時代背景下的S2b2c產業路由器模型,核心是找到產業老炮。“做CIC的原因也是各個上市公司都有產業老炮,一旦對接起來,項目發展就會非常快”。

  在具體操盤層面,盛景會反復打磨模型的每個關鍵細節。“一個模型能講三天,我們把細節研究得很透。”拿他們的CIC項目桐趣為例,這是一個親子樂園產業互聯網平臺,能深度連接數百萬會員,給每家親子門店一整套賦能解決方案,投放遊藝設備和IT系統,跟店主交易分成。門店屬於老闆自營,桐趣作為賦能方,不用出租金,不用裝修,不管店員,不用打理與商場的關係,所以投放速度非常快、成本較低。

  跟傳統加盟方式對比,桐趣在全國30000個遊樂場媬1000個,優中選優,只選好的門店做投放,發揮店老闆的主觀能動性,為店主賦能。這家公司利用市場存量,僅3個月試驗階段便向30家親子樂園投放了遊藝設備店中店,預計明年將達到300家親子樂園的店中店,成為中國最大的親子樂園產業互聯網平臺。

  區別於市面上的CIC,盛景打造的自有CIC基於產業互聯網,且圍繞大消費領域的S2b2c模型展開,會在各個場景聯合創立公司。目前,在幼兒園、遊樂場、家政服務、家居建材、早教幼教等領域都已有聯創公司。下一步,他們計劃在本地生活、餐飲、美容美業、寵物等領域繼續進行聯創佈局。“這些公司的模型長得都一樣,共性大於個性,未來把這些公司的流量再聯結起來,就會產生很大的產業互聯網流量效應。”

  對於上市公司來講,企業孵化的創業公司的戰略屬性會相對強,一定會大於財務投資回報的屬性。但其實新創公司的財務回報最終也不會差。原因有兩點:一是投資成本極低;二是對項目的賦能空間很大,成功率高。過去“上市公司+PE”很難成功是因為投資成本太高,投後無法賦能,而上市公司的優勢是技術、產業經驗、市場能力、團隊,這些恰恰是VC沒有的優勢,也是CIC的最大價值之所在。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