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騎手困局重在以人為中心

2020-09-15 09:45:58 | 來源:經濟日報 | 責編:馮實

  一些外賣企業先後表態將增加外賣送餐的等待或彈性時間;出於對騎手的理解和關懷,不少用戶表示“不必追求更快”,“與生命安全相比,超時可以接受”。但從長遠來看,這種共識不應只體現在消費者的理解和寬容上,更應該成為推動平臺主動思考、作出改善以及監管部門明晰標準、有據審查的動力

  近幾日,關於外賣騎手送貨速度以及外賣行業考核系統的話題格外受到關注。外賣小哥的困局尚待求解,一系列深層次問題也值得繼續思考和追問。

  首先,外賣配送“越快”真的“越好”嗎?有數據顯示,2016年至今不到4年的時間堙A我國外賣訂單平均配送時長已縮短了10分鐘。當外賣騎手因追求速度使闖紅燈、逆行成為送餐常態,當路上的車輛行人將外賣小哥看作“馬路殺手”,“快點、再快點”的追求自然被大家視為“罪魁禍首”。

  在此次外賣騎手困境討論中,不過度追求速度、“越快並不意味著越好”,已成為各方的一個共識。一些外賣企業先後表態將增加外賣送餐的等待或彈性時間;出於對騎手的理解和關懷,不少用戶表示“不必追求更快”,“與生命安全相比,超時可以接受”。但從長遠來看,這種共識不應只體現在消費者的理解和寬容上,更應該成為推動平臺主動思考、作出改善以及監管部門明晰標準、有據審查的動力。畢竟,人的生命安全才是更重要的。

  其次,算法是否有善惡、系統能否有改善?《外賣騎手,困在系統堙n一文刷屏,讓平臺系統及算法迅速成為熱議焦點。系統算法是否只關注效率高低?算法究竟有沒有價值觀?算法可以理解各類用戶的真實處境並引入數據之外的人文關懷嗎?不難發現,一系列追問顯示著人們對算法的疑慮。

  對消費者來說,算法等於便利性;對外賣平臺及供貨商家來說,算法是對接需求、提升效率的數據基礎;但對外賣騎手來說,算法則基本意味著獎罰、績效和收入。同樣身處於由數字技術提供支撐的各類新業態中,也要經歷數學模型的算法影響。既然算法並非完全客觀、中立、全面,那麼在以商業利潤為基本建模標準的同時,是否應該考慮更多引入社會性、公平性、底線性因素,以確保在日漸強勢的算法面前,人們不至於傷害尊嚴、喪失權益甚至危及生命?

  最後,下一步整個行業會有改變嗎?達成社會共識只是邁出了解局的第一步,算法不能涵蓋所有的真實狀況,外賣騎手的謀生困境能不能有所改善?這無疑是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

  儘管有關外賣平臺緊急表態一度被看作企業公關的權宜之計,但表態至少帶給人們一個明確的信號,即平臺算法和系統並非鐵板一塊,而是存在著糾正乃至改進的空間。在公眾的持續關注下,行業自查、自律、自我完善的同時,更需要有效監管的及時匹配、快步跟上。尤其是當外賣行業早已與千家萬戶密切聯絡,且代表性企業話語權日益增大的情況下,可落地、有實效的監管就顯得更加必要。監管部門不妨從行業快速發展所引發的負面效應入手,通過有針對性地干預和糾偏,及時劃清底線、發現問題、消除隱患,確保市場在良性秩序下運轉。

  回答上述一系列追問,最終都需要回到問題的原點,即人的身上——設計算法的人,制定平臺規則的人,享受外賣服務的人,提供送餐服務的人。正如有關外賣平臺聲明所言,系統問題終究需要系統背後的人來解決。效率至上的算法應適當引入人文關懷;在強調效率優先的同時,也要兼顧公平合理;進一步推動法律法規的建立健全,確保互聯網新業態從業者的權益得到切實保障……

  類似的邏輯和理念不僅針對外賣行業,同樣適用於其他基於互聯網平臺的消費服務行業。只有真正以“人”為中心,才能促進互聯網相關行業持續健康發展。(暴媛媛)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