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2020-04-27 09:50:16|來源:新華社|編輯:劉才星|責編:馮鈺穎

  原標題:“病毒捕手”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1月19日

他出征武漢

90天后再戰綏芬河

 

哪有疫情

哪就是前進的方向

 

從疫情阻擊戰到加時賽

南征北戰 隨時出發

與病毒鏖戰到底

 

新青年 演講第122期 王佶

《我的南征北戰》 

  

  演講實錄 王佶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每天公佈的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數量都只是分子,而我們篩查的是分母。核酸檢測就是找出病毒、捕獲病毒,是患者是否感染新冠病毒最重要的依據。我們是與病毒接觸最頻繁的人,也是離病毒最近的人。

  我1月19號到達武漢,4月19號又從武漢來到綏芬河。這是我第一次來綏芬河,一座很美的邊境小城。

  我的同事在4月12號第一批到達,在綏芬河疾控中心空曠的大廳媟f建起一座負壓帳篷式移動實驗室,達到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標準。所有設備在五小時之內就完成了安裝調試,當天下午就正式接收樣本、開展檢測。

  做核酸檢測需要戴上雙層手套、帽子、護目鏡、靴套,還要穿上連體防護服等個人裝備,並用膠布將防護服所有的縫隙全部粘合起來,密不透氣。

  樣本管上的受檢者姓名、編號和實驗室檢測號,要反復核對三次以上,確保正確無誤。清點核對非常耗時,但是不能有一點馬虎。核酸提取需要大概19分鐘,核酸擴增大約需要一個半小時。從樣本清點到檢測報告,全程最快要3個多小時。我們進了實驗室就不能吃東西、喝水,更不能上廁所,一待就是四個小時。

  因為負壓實驗室在一樓,核酸檢測實驗室在六樓,往返運送樣本最多的時候,一天要跑20多次。每一個樣本管都要消毒,每一步操作也要消毒。我有一個同事,一個女生,累得連酒精噴壺都按不動了,胳膊抬不起來,出來的時候整個胳膊都是顫抖的。

  4月18日淩晨,在最後一批樣本中,我們檢測到了核酸陽性樣本。淩晨一點鐘,當地又送來了同一個地方的樣本。我們的隊長,病毒病所武桂珍書記立即決定馬上檢測。

  連夜奮戰的同事在等待結果的時候,站著靠在機器上睡著了。大家一直忙到早上七點。實驗結果顯示堶惘雀妝吽A我們馬上將檢測結果反饋並採取防控措施,儘快把可能的傳染鏈阻斷。樣本檢測就是與時間賽跑,早一分鐘找到陽性感染者,就可能減少一連串的病毒傳播者。

  我是2020年1月19日上午接到任務出發去武漢的,當天晚上就到了。我們在當地華南海鮮市場進行採樣,當時的環境中存在活病毒的風險很高,不亞於醫生為患者插管面臨的暴露風險。

  最開始的一段時間,每個人只有七條咖啡和幾根火腿腸。我的多名戰友在武漢過生日,他們把方便麵當成長壽面,只有加班到淩晨兩點的時候才舍得吃一根火腿腸。出於安全考慮,酒店沒有開中央空調,我們經常凍得晚上睡不著。我最初到武漢時是88公斤,現在是75公斤。

  有一次在賓館堙A因為工作太忙,換下來的衣服很多都沒有洗,保潔大姐幫我洗了。她給我留了一張紙條:“看你們早出晚歸,真的很辛苦,你的幾件衣服我都用手給搓出來了,晾在那兒。”第二天,我的幹勁十足,不是因為衣服不用洗了,而是因為真的很感動,心媊控o如果不好好幹活,真的對不起武漢人民。

  在武漢的每一天,我們沒有人問過什麼時候是歸期。當時單位告訴我們,中間如果有人有實際困難可以提出輪換,但是沒有一個人提出來。我們看著武漢市民從風風火火地置辦年貨到“封城”,再到三四月再次繁榮起來,一共90多天。

  4月20日,中國疾控中心援助湖北疾控隊回北京。包機、武漢市民夾道歡送、三重水門、鮮花、掌聲、紀念版機票……這可能是人生中最難得也最高級別的禮遇。但是他們抵達北京的時候,我們一行四人抵達綏芬河,錯過了那場盛大的歡迎。雖然有些遺憾,但是祖國的需要就是我們的選擇。支援綏芬河更重要,抗擊疫情更需要。戰過武漢,再戰綏芬河,我們真的南征北戰過了。

  從疫情阻擊戰到加時賽,我們一直與病毒鏖戰。我們要把武漢江城的春天帶到綏芬河。我也相信,綏芬河也一定會迎來繁花似錦。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90天

即使物資匱乏 氣溫寒冷

除夕當天仍在華南海鮮市場採樣

這是疾控人的使命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5小時

搭建起負壓帳篷式移動實驗室

當天就正式開展檢測

這是國家隊的速度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20趟

每天在一樓負壓實驗室

與六樓核酸檢測實驗室間奔跑

這是檢測員的擔當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一群人

錯過英雄凱旋的禮遇

轉戰綏芬河口岸

這是新青年的選擇

“病毒捕手”王佶:從武漢到綏芬河 我的南征北戰

樣本檢測

就是與時間賽跑

早一分鐘找到陽性感染者

就早一分鐘切斷病毒傳播鏈

 

武漢的春天已經來了

綏芬河還會遠嗎?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