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城市遠洋      |      老外在陜西           直觀中國      |     視界     |      原創      |      熱點專題      |      文旅     |      輿情智庫
從文學到戲劇:在舞臺致敬經典
2019-11-27 09:59:02來源:陜西日報編輯:王菲責編:趙瀅溪

【中首  陜西】從文學到戲劇:在舞臺致敬經典

  圖為話劇《白鹿原》的演出現場。 本報記者 杜瑋攝

【中首  陜西】從文學到戲劇:在舞臺致敬經典

  圖為西安話劇院創作排演的話劇《柳青》演出現場。 本報記者 杜瑋攝

  近年來,從話劇《白鹿原》《平凡的世界》到《柳青》,陜西經典文學作品通過創造性轉化呈現于舞臺,驚艷全國,出現一票難求的現象。作為中國“文學重鎮”的陜西,眾多經久不衰的文學經典,為戲劇作品打下堅實的基礎,讓戲劇人在更高層次獲得創作空間。而表現經典的戲劇作品通過文學作品內在精神的挖掘,實現原創精神的時代映照,實現對文學的弘揚,有力地推動了陜西文化強省的建設。

  “你知道啥是幸福嗎?幸福就是一輩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後把靈魂安放在最適合的位置。皇甫村的這片土地,就是我的位置。”11月7日,第十六屆文華大獎獲獎劇目話劇《柳青》亮相第十六屆中國戲劇節。舞臺上,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動人場景,令現場持續沸騰,掌聲經久不息。

  “天之高焉,地之古焉,惟陜之北。”

  在中國文壇,以柳青、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為代表的陜西作家群體,寫下了眾多經典文學作品,也贏得了“文學陜軍”的美譽。原著的經典性自不必提,如今,經典文學作品被創造性地搬上舞臺,不同的呈現方式為文學經典賦予新的力量,讓文學經典在戲劇舞臺上熠熠生輝。

  話劇《柳青》將柳青本人與《創業史》有機地、精妙地聯絡在一起,融合又有所區別。“柳青的事跡和精神體現了跨時代的人性光輝,有現實價值和激勵作用,應該用不同的創作方式呈現出來,讓更多人了解。”談起創作初衷,西安話劇院院長任雪迎說。

  正如陜西人民藝術劇院有限公司院長李宣所說:“劇場是一個民族思考的地方,戲劇給這個社會、這個時代以及所有觀眾帶來的最大的意義是讓他們去思考。”

  致敬文學

  戲劇重現陜西文學精神

  “陜西是文學大省、文學強省,有文學陜軍這支在全國有影響力的‘力量’,這為其他藝術形式的創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同時,陜西文學的厚重和經典性,為舞臺二度創作提供了一個天然的基礎。”陜西省編劇協會副主席張阿利認為。

  陜西文化厚重,相繼涌現出大批享譽文壇的知名作家。20世紀50年代,杜鵬程的《保衛延安》、柳青的《創業史》等作品發表,成為我國現實主義作品的優秀代表。20世紀80年代,路遙的《平凡的世界》、賈平凹的《浮躁》等陜西作家的優秀作品相繼出版,反響更是熱烈。1993年,中國文壇颳起了強勁的“西北風”。陳忠實的《白鹿原》、賈平凹的《廢都》、京夫的《八里情仇》、程海的《熱愛命運》、高建群的《最後一個匈奴》,這5部陜西作家的作品同時在北京的5家出版社出版,引起轟動。“文學陜軍”的美譽由此傳開。

  “2018年,陜西省作協會員弋舟憑藉《出警》獲得魯迅文學獎短篇小說獎;前不久,陜西籍作家陳彥憑藉小說《主角》獲得了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這些是陜西文學持續煥發生機的重要成就。”陜西省作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錢遠剛說。

  “陜西文學持續煥發的活力與成就,對於能將經典作品‘原汁原味’地呈現的陜西劇團來說,是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加之,人們對於文字中的人物能在既定的舞臺上鮮活起來的那種渴望,渴望近距離感受文字中的人物的呼吸、情感與精神,也註定了具有生命力的經典作品在適當的時機會被‘搬上’舞臺。”陜西金融作協主席、作家、編劇楊軍說。

  “文學是戲劇之母。為什麼會選擇文學作品來改編,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陜西是文學大省,我們更容易抓住本土作品的精神內核,並且用戲劇的方式呈現出來,把故事講出來,可以代表陜西的文化。”李宣說。

  致敬經典

  讓舞臺體現作品“根”與“魂”

  戲劇是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如何把經典文學作品搬上舞臺轉換成戲劇,既傳遞出原著的精髓,又能在戲劇的舞臺上為經典賦予新的力量,這對戲劇創作者是極大的挑戰。

  “其實在改編過程當中,作為編劇,要從文學的邏輯或者小說的邏輯,轉換為戲劇的邏輯,這種轉換是最難的。”李宣說。

  “最關鍵的是要抓住作品的‘魂’,抓住作品穿越時代仍能和觀眾產生共鳴的精神內核,把文學經典的‘魂’吸附、對接在話劇上及人物塑造中。”國家一級導演、話劇《平凡的世界》導演宮曉東認為。

  話劇《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編劇孟冰嚴謹地對原著進行了改編,力求在保障渲染原著核心精神的前提下使劇作得以昇華,最終濃縮于舞臺上。

  陳忠實筆下白鹿兩家的故事始終沒有脫離關中的民風民情民俗,小說《白鹿原》為中國文學史貢獻了一部扛鼎之作。陜西人藝版的話劇《白鹿原》,被稱為“陳忠實最滿意的改編版本”,最忠實地還原出小說《白鹿原》的文化精髓,讓所有觀眾感受到文學和戲劇所帶來的魅力。

  小說《平凡的世界》描繪了改革開放以來農村的巨變,塑造了豐富多樣的當代農民形象,唱響了普通農民在人生道路和平凡世界艱苦創業的感天動地之歌。這便是原著的“魂”。話劇《平凡的世界》忠實于這個“魂”,緊扣這個“魂”,並憑藉話劇語言獨特的審美優勢去凸現這個“魂”。築“魂”養心,提升民族精神素質。

  話劇《柳青》閃爍著金子般的理想光芒,用藝術的方式生動再現了作家柳青為了文學創作,毅然放棄北京優渥的生活條件,俯下身子、紮根皇甫村14年,最終創作出長篇小說《創業史》的感人歷程。他的人性的光輝主要體現在紮根人民,以及對國家和民族命運的思索上。

  “這是我寫過最難的話劇。”話劇《柳青》編劇唐棟坦言。為了走進柳青的精神世界,唐棟花了兩個多月蒐集資料,研讀《創業史》;主創團隊多次拜訪柳青的女兒劉可風;演員們數度到皇甫村采風,就是為了尋找到柳青的“根”及《創業史》的“魂”。

  致敬時代

  讓經典煥發新生與力量

  一部成功的話劇背後,一定站著一個優秀的團隊。因為話劇藝術是一個綜合藝術,它不是強調某一個人,而是更看重一個團隊的力量。

  “話劇在二度創作中是非常艱難的。對於演員來說,猶如一次重生,對於美學特質的準確把握、美學的呈現,需要高度的提煉和統一。”李宣表示。

  “事實上,這些成功改編的話劇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匯集了全國的優勢資源,包括編劇、導演、舞美、燈光等等,並且在新機制上也做了很多探索和改革,使得這幾年陜西話劇在全國有了很重要的地位。”張阿利說。

  借助豪華創作團隊細膩、創新的藝術勾勒,以及精妙的話劇舞臺語匯,話劇《柳青》高度呈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人格。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曾評價這部話劇“整部作品所煥發出的人民精神、實踐品格與理想光芒,讓觀劇者充分領略到現實主義創作的時代魅力”。

  話劇《白鹿原》聚集了國家一級編劇、國家一級導演和著名舞美設計等國內一流主創團隊,賦予了經典新的生命,不僅以新穎獨特的舞臺藝術語匯重新詮釋並解讀了原著的精神,就連舞美都在極力塑造關中魂,音樂彰顯克制之美,對整部話劇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與經典的原著相匹配,話劇《平凡的世界》班底陣容強大,編劇、導演、舞美設計、服裝造型設計等,均為行業大咖。他們對劇本進行反復推敲完善,對舞美效果精雕細琢,對服裝、音樂精益求精,打造出了這臺藝術精品。

  “接下來,我們將把兩部獲得茅盾文學獎的長篇小說‘搬上’舞臺,其中一部就是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主角》。”李宣表示。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