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體育>>滾動>>正文

15歲登頂國際雪聯積分榜:谷愛淩有個北京冬奧夢

2019-07-02 09:29:12|來源:中青在線|編輯:喻露

  被稱為“天才少女”的谷愛淩,關於自己的滑雪天賦,最先是從爺爺奶奶那兒聽說的——在長輩的記憶中,孫女3歲便開始接觸滑雪,教練同時教一群小朋友,谷愛淩很快就學會了基本滑雪和轉向技術,到了下一個雪季,她已經能夠滑野蘑和粉雪穿越樹林了——這為她15歲登頂國際雪聯積分榜首位埋下伏筆。

  “北京,我來了!”6月6日,谷愛淩在社交媒體上的一條信息,讓這位中美混血的00後滑雪運動員走入大眾視野,擅長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礙技巧與U型場地的谷愛淩,希望能代表中國隊征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而她的出現,也讓中國在自由式滑雪項目上看到了更多希望。

  2003年出生於美國舊金山的谷愛淩,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北京人。從小到大,她跟隨媽媽到過中國很多地方,因此,一口帶“兒化音”的京味兒普通話,能流利地道出她熱愛的美食“生煎包、小籠包、韭菜餃子、豆漿油條、炸糕、冰糖葫蘆、豬耳朵、滷肉飯、叉燒包、涮羊肉、烤鴨……”每次回中國,于谷愛淩而言都是回家。

  媽媽給女兒帶來的重要影響還有滑雪。熱愛滑雪的她或許未曾料到,女兒不僅把滑雪當成愛好,更收穫了“愛好”之外的佳績——9歲就拿到全美少年組滑雪冠軍;11歲摘得全美自由式滑雪13歲以下坡道障礙賽冠軍以及全能亞軍;2019 自由式滑雪世界盃意大利站,她更斬獲坡面障礙冠軍,並且在那場比賽之後暫列國際雪聯女子坡面障礙項目積分榜首位。

  雪板滑過雪面,不絕於耳的“唰唰”聲、濺起來像白砂糖一樣的雪粒,谷愛淩剛出生3個多月,媽媽就把這些充滿了自由、挑戰的元素投放進她的人生場景。每年冬天,媽媽都會帶女兒去滑雪場,小愛淩常被“留守”在一個餐廳堙A喜歡滑雪的“大人們”來來往往,繽紛的滑雪板點綴了她的童年時光。

  潛移默化的新芽竟長成生命力頑強的藤蔓,在滑雪場“凍”著長大的孩子渴望站上奧運會的賽場。尤其當2015年7月31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宣佈北京攜手張家口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的一刻,“到媽媽的家鄉北京參加冬奧會”就成了谷愛淩的最大心願。

  自由式滑雪項目在1979年被正式承認,並於1992年正式納入冬奧會比賽項目。雖然,現在距2022北京冬奧會僅剩不到3年,幸運的是,谷愛淩的夢想早已起航。

  8歲那年,谷愛淩加入自由式滑雪隊。媽媽原本以為,女兒滑雪速度太快會有危險,自由式滑雪可以滑得慢一些、更安全一些,“但當她看到我在雪坡上做後空翻的時候,為時已晚。”谷愛淩有一絲竊喜,最終她成了全隊中唯一的女孩。團隊的磨合與碰撞給女孩上了一課,體育的力量可以消解偏見,以我們無法預知的方式建立友誼。

  運動生涯的第一次重大勝利在9歲時出現。谷愛淩第一次參加全國比賽,“我很緊張,天氣很糟。”出於安全考慮,媽媽一直試圖說服女兒放棄比賽,但谷愛淩和教練都決定繼續,最終,“克服了所有困難並且完美地完成全部動作,成功落地時,我感到無比自豪。”

  “我喜歡去做不同的滑雪動作,而不是去獲獎。”關於爺爺奶奶口中的“天才表現”,谷愛淩很難在記憶中捕捉具象,但往事中有令她感到親切的部分,“據說我還‘發明’了滾翻下滑的玩法。”谷愛淩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專訪時坦言,她在滑雪時一直非常看重自由和創新精神,“或許第一次與滑雪親密接觸後,這些讓我引以為豪的部分已經悄悄地埋下了種子。”

  解鎖了一個新動作,正是滑雪運動最令谷愛淩開心的時刻。“我一直在推廣滑雪這項運動,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同齡人和年輕女孩能像我一樣,體會到每次完成新動作時的興奮感和成就感。”對14歲就拿了四五十塊金牌,包括9個全美冠軍在內的谷愛淩而言,從第一次成為全國冠軍,到第一次登上世界盃的領獎臺,再到取得第一枚世界盃金牌,同樣是不斷解鎖挑戰的過程。不斷迎戰贈予她的,就是能驅動她繼續前行的自信。

  “這是我跳過最大的臺子,這都是給大人做的”“差點兒沒飛過去,哇,真大。”在一個記錄了谷愛淩首次在鹽湖城參加成人組比賽的視頻節目堙A最終收穫金牌的她,沒有佯裝高冷,卻“話癆”一般感嘆著自己收穫的經驗,“暴露”了未曾見過的“世面”。

  比賽頭天晚上,她還是高燒42攝氏度、嗓子疼到在媽媽懷堶的小女孩,比賽當天,她就身披“122號”躍進雪場,堅強的原因很簡單,一方面不願辜負媽媽忙前忙後的辛苦,另一方面,摒棄比賽的輸贏結果,作為一名中學生,她獲得了與頂尖滑雪選手比賽的機會,“就是想看看別人滑得怎麼樣”。

  谷愛淩的世界堙A滑雪是體驗生命樂趣的方式,並非工作。“無論我們來自哪個國家,征服挑戰後的成就感和自豪感都是一樣的,體育和極限運動是全人類共同的語言和挑戰。”在她看來,滑雪能引發共鳴的“語言”在於人們對飛翔的渴望,“騰空的時候就等於飛起來,在空中腳離地很遠,飛了好幾秒,感覺自己就像一隻鳥,飛起來,然後落地。”

  谷愛淩想起自己第一次到北京,還不到3歲,其他小朋友在她住的院子堛情A她則靜靜地站在角落,有個女孩跑去問谷媽媽,“愛淩是不是不會說話?”可僅僅一週之後,“我已經能歡快地和她們一起玩拍手遊戲了。”谷愛淩把學習的秘訣歸因于找到樂趣和成就感。“我能在滑雪上取得一點點成績,正是源1%的天賦和99%的熱愛,還有堅持”。

  但相比職業運動員,作為一名全日制高中生,谷愛淩的訓練時間顯得少之又少,只能在節假日才專注于訓練。平日堙A她需要和其他普通高中生一樣,把更多精力花在上學和學校、社區的活動上,越野跑、籃球和田徑三項校隊同樣佔據了她的時間,“雖然我非常渴望有更多的時間參與雪上訓練,但我很少向學校請假。”谷愛淩已經習慣,比賽結束後,在飛機或汽車上完成作業。

  但這還不是谷愛淩的極限。明年,她計劃了更大的挑戰——成為學校歷史上第一個將兩個學年高中課程並在一年內完成的學生,“這樣我就可以提前一年畢業,以便更好地為2022年冬奧會做準備。”

  本報那不勒斯7月1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梁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02日 04 版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