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體育>>體育>>正文

火種到輝煌——記新中國羽毛球事業“拓荒者”王文教

2019-09-30 17:47:57|來源:新華社|編輯:喻露

  新華社北京9月28日電 “我回國後與當時的全國冠軍交手,打了他個15:0、15:6。”被譽為新中國羽毛球事業“拓荒者”的王文教回憶道。差距如此懸殊,深深震撼了他,這促使當時年僅20歲的他下定決心離開印尼,回到祖國,為振興祖國的羽毛球事業貢獻力量。

  當今的國際羽壇,中國隊乃名副其實的主角。可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我國的羽毛球水平也處於起步階段。祖籍福建南安的王文教1933年出生於印尼,上世紀50年代初是印尼家喻戶曉的羽毛球明星。1953年,王文教隨印尼體育觀摩團參加了在天津舉辦的全國四項球類運動會,正是這次比賽,讓他意識到了中國羽球與世界頂尖水平的巨大差距。

  王文教在第一屆全運會羽毛球男子單打比賽上奪得冠軍(資料照片) 新華社記者章梅攝

  運動會結束後,王文教又隨團赴瀋陽、上海等多地參觀,看到祖國上下熱火朝天的建設景象,離開印尼、回歸祖國的想法也悄悄地在他的心堨肸琚B發芽。

  可這又談何容易!回國,意味著不僅要放棄優渥的生活條件和已經取得的榮譽地位,而且要與生活在印尼的親人們分別。“我媽媽不同意,她說,你要回去受苦。我跟她講現在有變化,新中國跟舊中國不一樣,我母親不信,結果我還是要回來。”

  1954年,王文教不顧印尼方面的阻攔和家人的反對,與搭檔陳福壽等華僑青年一起,踏上了歸國的旅程。為此,他們毅然簽下了“永不回印尼”的保證書。

  這一決定,不僅改變了王文教的命運,也讓中國羽毛球迎來了加速發展的春天。

  第一屆全運會羽毛球男子雙打冠軍福建隊隊員王文教、陳福壽,亞軍上海隊隊員施寧安、黃世明(左至右)(資料照片) 新華社記者章梅攝

  回國之後,國家體委以王文教、陳福壽等為主,在中央體育學院成立羽毛球班,王文教擔任教練和隊長。訓練設施的不足和物質匱乏,起初讓王文教有些不適應。當時北京沒有合適的場地,他就帶著隊員們在天津基督教青年會的禮堂堸V練。由於營養不夠,王文教的腿部出現了浮腫。

  “回來的時候需要糧票,沒有糧票買不到東西。後來我媽媽知道我出現了浮腫,就寄了好多吃的給我。”王文教說,“當時我一回來,有6個月試用期,試用期間只有17塊人民幣,伙食費還要交9塊,只剩下8塊錢,後來我的自行車也都賣掉了。但這不算什麼,因為我感覺年輕人怎麼樣都行,因為體育可以鍛鍊一個人的意志品質。”

  1956年11月,福建省成立了我國第一支省級羽毛球隊,隨後上海、廣東、天津、湖南、湖北等相繼建隊。兩年後,隨著中國羽毛球協會在武漢正式成立,全國已有20多個省、市成立羽毛球隊。這些集訓隊伍均以王文教和陳福壽合寫的有關羽毛球訓練方法(後結集成書,名為《羽毛球》)為指導刻苦訓練。在此期間,全國性比賽也開始密集舉行。王文教等人帶回的先進打法和理念,猶如一顆“火種”呈燎原之勢,使羽毛球運動得到迅速推廣和普及,運動員技戰術水平也有了明顯提高。

  從上世紀60年代初開始,傷病纏身的王文教逐漸淡出比賽,專心當教練。王文教曾因為“海外背景”受到衝擊,被下放到農村“改造”。直到1972年初,王文教從農村被調回北京,負責組建新的國家隊。王文教重新回到鍾愛的羽球世界,將國家隊總教練的重擔義無反顧地扛在肩上。

  執教二十余載,王文教培養出一大批羽球人才:楊陽、趙劍華、李永波、田秉毅……可謂桃李滿天下。在其執教期內,中國羽毛球隊一共獲得56個單打世界冠軍和9個團體世界冠軍。在這眾多冠軍中,讓王文教印象最為深刻的是1982年率隊參加在英國舉行的湯姆斯杯,那也是1981年中國加入國際羽聯後首次參加該項賽事。

  時任國際羽聯支委、尼泊爾代表在中國隊獲得第十二屆湯姆斯杯賽冠軍後祝賀時任中國隊教練員王文教(左)(資料照片) 新華社記者劉向陽攝

  “當時的決賽,我們第一天1:3落後印尼,第二天打他們4:1,總比分5:4反敗為勝。當時很自豪,感覺到我們能夠為祖國爭光,很不容易,而且當時是英國女王給我們發獎,就覺得中國人非常了不起。”

  兩年後,中國女隊又首次在尤伯盃中折桂,並由此開啟了五連冠的征程。

  毫不誇張地說,王文教,就是中國羽毛球走向輝煌的奠基人,而“人民楷模”的稱號正是對其幾十年來心懷祖國、辛勤付出的最好褒獎。

  在得知獲得這一稱號後,王文教說:“感謝祖國還惦記著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因為我年紀都大了,已經退休了。獲得國家的認可我非常激動,前幾天回到福建老家,鄉親們都說家堨X了只‘金鳳凰’。”

  如今的王文教,雖然離開國家隊一線多年,但他的愛國情懷、為國爭光的精神,仍激勵著中國羽毛球隊年輕一代,向著中國體育新的輝煌前進。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