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體育>>排球>>正文

中國女排很火 排球聯賽很冷

2020-04-28 10:06:25|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王悅陽

  4月21日中午,中國排球協會在官方網站發佈的一紙公告引爆了體育圈,公告表示,因中國排球聯賽的商務推廣方排球之窗長期拖欠合同款項,中國排球協會已于4月14日與其解約。自2016年7月開始作為中國排球聯賽獨家商務運營推廣單位的排球之窗及其母公司體育之窗,至此黯然退場。

  中國排球協會與排球之窗,從牽手時的轟轟烈烈,到分手時的決絕而去,令業界唏噓,但這場最終走向失敗的聯姻也給中國排球乃至中國體育留下太多的思考,諸如排球、乒乓球、羽毛球這些中國優勢項目,為何在發展職業聯賽的道路上頻頻遇困?

  時間回到2016年的春夏之交,當時,剛剛在前一年重登世界冠軍寶座的中國女排正在進行堿鬤纗B會的最後備戰,按照當時業界的分析,郎平執教的中國女排有望在堿鬤纗B會獲得前三名。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後走入低谷的中國女排正在全面復蘇,中國人的女排情結也在被重新喚起。就在這個時候,中國排球協會對中國排球聯賽的獨家商務運營推廣單位進行招標。有中國女排的加持,中國排球聯賽受到了包括體育之窗在內的多家體育賽事運營企業的追捧。

  共有7家企業進入到中國排球協會的候選名單中,經過逐輪淘汰,體育之窗與歐迅體育兩家企業進入到競標的最後一輪。

  體育之窗最終給出的報價高於歐迅體育,體育之窗由此勝出。據新華社的報道,體育之窗給出的報價高達每年約1億元,而根據業內人士透露,中國排球聯賽在2016年之前的幾個賽季,每年的運營收入大約在2000萬元左右,體育之窗給出的報價是之前聯賽年收入的5倍,這是其他任何一個競爭對手都給不了的。本著“價高者得”的原則,中國排球協會順理成章地把聯賽獨家商務運營推廣的權利交給了體育之窗。

  以每年1億元的價格拿下中國排球聯賽的獨家運營權,體育之窗的選擇在今天看來實屬瘋狂,但在熱錢涌動的2016年,體育圈內的這種瘋狂舉動絕非罕見。

  歐迅體育董事長朱曉東近日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專訪時回憶,當時,歐迅體育與體育之窗一起進入了競標中國排球聯賽獨家商務運營權的最後一輪,歐迅體育給出的報價比體育之窗低,但在今天看來也是非常高的一個價碼——8年共6億到7億元。

  朱曉東表示,這樣的價格在今天看來確實是太高了,但在當時是合理的。

  2014年10月20日,國務院下發《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又稱為“46號文”),全民健身上升到國家戰略,中國體育產業進入黃金時代,也迎來了史無前例的風口。

  體育賽事是體育領域最重要的IP資源,當熱錢大舉涌進體育圈,賽事IP也成為瘋搶的對象。2015年9月,中超公司與體奧動力簽署協議,後者將在2016年至2020年的5年期間共向中超支付80億元轉播版權費用,如果按照年均價計算,中超版權費暴漲了20倍。

  2016年,當中超、CBA兩大聯賽都已有聯賽運營單位的情況下,對於資本來說,中國排球聯賽無疑成為“三大球”堻怮嶊滷葵鬫a。業內人士表示,中國排球聯賽畢竟是“三大球”的聯賽之一,而且女排的成績一直是中國“三大球”堻怞n的,企業拿著資金等著搶購IP,在當時來看,排球聯賽當然是一個很好的標的。

  不過,中國排球聯賽畢竟起點較低,排球聯賽的影響力遠不如足球、籃球;而且和職業化更加徹底的中超、CBA相比,中國排球聯賽離職業化還很遠。業內人士表示,資本是逐利的,今天它以1億元拿下聯賽運營權,就意味著它相信能從聯賽賺走更多的錢。但是,中國排球聯賽要想具備造血能力,顯然必須作出改革。

  朱曉東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回憶,歐迅體育當時在競標過程中,就向中國排球協會提出了幾點改革要求,包括除了聯賽的職業化,還須推進俱樂部的職業化;在保證國家隊成績的同時,也要確保聯賽有足夠的發展空間等。朱曉東表示,如果中國排球聯賽不能做到更加職業化和協調好聯賽與國家隊之間的矛盾,商務運營單位很難實現盈利。

  中國排球聯賽早在1996年就已創立,創立的時間與中超、CBA並沒有相差太遠。但是中國排球聯賽的職業化進程一直非常緩慢,業內人士表示,這主要是由於中國排球項目的普及度、影響力以及競技人才的厚度都遠不如足球、籃球,加上排球是中國代表團參加奧運會的重點項目,如何在保證國家隊成績的同時,兼顧地方隊、聯賽之間的利益,始終是一個難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採訪地方排球隊的時候,就經常聽到一些抱怨,隊員被選調進國家隊之後,為了保證隊員在國家隊的競技狀態、健康狀態,地方隊都不太敢用輸送到國家隊的主力隊員。

  而在國家隊利益優先的機制下,中國排球運動員特別是女排隊員在地方隊、俱樂部之間的流動往往以國家隊需要為前提,比如,作為河南隊隊員的朱婷,去年加盟了天津參加聯賽,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職業球員轉會,而是因為河南隊水平較低,朱婷在水平更高的天津隊才能得到更好的鍛鍊價值。

  也是因為優先考慮國家隊,2019至2020賽季的中國排球聯賽賽程僅有兩個月,因為中國女排需要更多的集訓時間備戰原定今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

  聯賽處處為國家隊讓路,聯賽的利益很難保證,無論是對於贊助商還是對於球迷都是並不友好的體驗,從聯賽商務運營單位來說,自然也就更難去拓展聯賽的商務價值。

  其實,在排球之窗、體育之窗拿下中國排球聯賽獨家商務運營推廣權的4年來,運營單位已經為聯賽的發展做了不少努力,包括引進“鷹眼”設備、提高獎金、重啟全明星賽等。2017年,中國排球聯賽還升級為“中國排球超級聯賽”,喊出了打造全球第一排球聯賽的口號。

  以中國女排的優異成績和其在國內的巨大影響力看,中國擁有全球第一的排球聯賽並非不切實際。實際上,諸如乒乓球、羽毛球這些中國優勢項目,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高品質聯賽在業內看來也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無論是排球,還是乒羽,中國打造全球第一聯賽的想法總是落空,聯賽的發展水平始終徘徊不前。

  業內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這幾個優勢項目都存在國家隊與聯賽間的矛盾,頂尖運動員就這麼多,到底是以國家隊任務為重還是以聯賽為重?現在,國家隊隊員肯定都是以國家隊任務為重,甚至有國家隊的領導直接表示,聯賽的存在無非就是為了讓國家隊隊員有一個提高收入的平臺;另一方面,中國各個運動單項協會進行實體化改革的工作還在進行之中,在協會真正實體化之前,協會並不會認為聯賽是協會發展一個運動項目的根基,只有當一個協會(對內就是各個運動項目管理中心)脫離了現有的以國家隊大賽成績為導向的政績考核體系,才會真正去關注一個運動項目的普及、發展和推廣,才會知道聯賽不應該只是作為國家隊的陪襯。

  本報北京4月27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