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超限薪新規 本土球員頂薪500萬
      11月25日上午,中國足協在蘇州舉行中超聯賽工作會議。會上,中國足協向各中超俱樂部代表公佈中超俱樂部中、外球員“加碼限薪”的具體細則。其中,本土球員頂薪為稅前500萬元人民幣、外籍球員頂薪為稅前300萬歐元。  為確保限薪工作切實有效,中國足協推出了細緻而嚴格的監管措施,同時配以力度空前的違規懲戒措施。  薪酬標準  本土球員頂薪為稅前500萬元 外籍球員最高為稅前300萬歐元  方案顯示,中超每傢俱樂部2021賽季的總支出額度最高不得超過6億元。  新賽季中超俱樂部本土球員的頂薪標準由此前的1000萬元(國腳1200萬元)減半至稅前500萬元,各中超俱樂部單季本土球員薪酬總額不得超過7500萬元,本土球員平均年薪不得超過稅前300萬元;中超外籍球員頂薪為稅前300萬歐元,各中超俱樂部單季外援薪酬總額不得超過1000萬歐元,外援單季平均年薪不得超過200萬歐元。  方案還明確,U21本土球員的年薪原則上不超過稅前30萬元人民幣。不過一旦此類球員單季職業聯賽外加足協盃總出場時間達到900分鐘以上,那麼其薪酬可以突破這一額度的限制。  監管懲戒  支出總額超標將扣聯賽積分 違規發放薪酬將停賽24個月  相比于限薪方案,最令與會代表震撼的還是配以推出的“監管與懲戒”細則。在各方看來,比起方案推出,限薪能否執行到位才是關鍵。對此,中國足協除將通過一家或兩家知名會計師事務所落實對限薪政策落地監管外,還推出了一套空前細緻而嚴格的違規懲戒規定。  根據規定,中超如有俱樂部單季支出總額超標的,超額比率在20%以內的,將被扣除6個聯賽積分,超額比率在20%至40%之間的被扣除12分,再有進一步超標俱樂部,最多將面臨扣除24分的重罰。  對於俱樂部單季球員薪酬支出超標,規定也有對應的處罰標準。具體來說就是,某俱樂部如單季外援薪酬支出總額超過1000萬歐元的上限,那麼將被扣除9個聯賽積分;本土球員支出如突破7500萬元的限額,那麼同樣將被扣除9分;如果中、外球員薪酬支出總額均超標,那麼該俱樂部面臨扣除18分的重罰。  此外,如果有俱樂部違規發放薪酬,一旦被查實,該俱樂部將被取消成績,被處以降級的終極處罰。球員如果沒有按規定申報收入(收益),一經查實,將面臨24個月的停賽處罰。  俱樂部不得通過關聯公司向球員或直系家屬發放現金等報酬。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從罰則內容來看,中國足協在方案推出前,已經做了大量調研工作,同時通過專業人士,在規則修訂上堵住了各種漏洞。”  收入範圍  包括工資、有價證券、房產 統一為稅前薪酬不包括獎金  需要強調的是,中國足協在方案中提及“球員收入”包括工資、有價證券、房產等。不包括獎金。球員收入統一為稅前薪酬;球員如果和第三方簽訂商務合同,需得到中國足協或授權機構認定,否則其收入將計入薪酬。  需要說明的是,若中超球員現合同涉及的薪酬額度超標,須通過補充協議方式進一步約定,新合同和補充協議同時報中國足協備案,超出的薪酬額度不計入俱樂部總支出限額。也就是說,限薪新規針對的是球員新簽的合同。  相關新聞  中超擴軍最早2022賽季實現  在昨日的中超聯賽工作會議上,作為“關於職業聯賽發展重大事項”中的一項,“聯賽擴軍”亦是各級職業聯賽俱樂部關注的焦點內容。據悉,受各類現實條件制約,中超、中甲、中乙聯賽的擴軍不可能在明年內實現,其中中超聯賽的擴軍最早要到2022賽季。  在上週四蘇州進行的中國足協職業聯賽內部專題會議上,聯賽擴軍一事也被提起。按照當時討論的情況,有與會代表對擴軍時間表提出了具體意見。比如,有代表提出增加下賽季中甲聯賽的衝超名額,從而在2022賽季實現中超聯賽規模由現在16隊增至18隊。至於未來中甲、中乙擴軍後的規模目標,分別為20隊、32隊。但結合當下國內職業足球現狀,中乙聯賽擴軍的步子須先於中甲擴軍。至於具體時間表,很可能為2023賽季。  中國足協與各級俱樂部頻繁溝通“聯賽擴軍”事宜,是因為這項內容並不孤立存在。事實上,近期中國足協正在推進的職業俱樂部球員“加碼限薪”工作與“聯賽擴軍”亦有聯絡。國內職業球員身價、薪酬標準普遍被抬向虛高水平線上,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優質球員的過度稀缺,那麼聯賽擴軍的意義不止于擴大聯賽規模,實際也可以擴大職業球員的就業選擇面。  作為聯賽塔基的中乙等低級別聯賽陣營擴大後,在為更多年輕球員創造就業良機的同時,亦會優化聯賽人才的競爭機制。優勝劣汰亦會讓更多有潛質的年輕人涌現出來,或被更高級別球隊慧眼識中,或充實到本俱樂部一線主力陣營,為球隊更上一層樓助力。  俱樂部名稱去企業化明年落實  在工作會議上,俱樂部(球隊)名稱去企業化一事再次被提及。據了解,這項工作按要求必須在2021年內落實,中國足協將出臺類似“俱樂部名稱規範”內容細則,違規俱樂部將面類諸如取消註冊資格的處罰。  關於國內職業足球俱樂部名稱去企業化的問題,2018年11月下旬,中國足協曾向下發了一份《中國足球協會職業俱樂部名稱規範》。意見稿還強調,出於兼顧國情及職業聯賽發展現狀的考慮,若俱樂部名稱或簡稱原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樂部長期、連續使用,使其名稱在足球行業內具有較高知名度,形成俱樂部品牌或在球迷群體中具有普遍影響力的,可在規定時限內經俱樂部向中國足協申請並批准,可將該名稱認定為中性名稱。但申請此類名稱認定的俱樂部應為2004年中超聯賽前已經參加甲A或甲B聯賽的俱樂部,並連續參賽至今。同時,俱樂部未發生所屬地方會員協會的變更。  本組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汪浩舟
    2020-11-26 08:56:11中超
  • 奧古斯托:為確保小組出線將全力以赴
      新華社多哈11月24日電 24日,在2020年亞冠聯賽小組賽第三輪的較量中,北京中赫國安以3:1戰勝墨爾本勝利,取得亞冠小組賽三連勝。北京中赫國安隊本場的進球功臣奧古斯托賽後表示,球隊正漸入佳境,目前球隊還沒確定小組出線,所以將全力以赴。  “這是一場重要的勝利,目前9分的積分還不能確保從小組出線,接下來的比賽將會更難,我們不會鬆懈。每場比賽我和隊友們的狀態都越來越好,重要的不是我進球了,而是我們整個球隊取得了勝利。”奧古斯托表示。  談及本場比賽,奧古斯托說:“我們上半場踢得非常出色,下半場雖然踢得沒那麼好,但是我們贏下了比賽。”他表示,之後的比賽也將全力以赴。“我們唯一想的就是把比賽踢好,拿下後面的小組賽。”
    2020-11-25 10:27:50中超
  • 足協將推“加強版限薪令”?新規則或僅涉及新合同
      原標題:足協將推“加強版限薪令”?  繼本月19日蘇州會議後,中國足協將於25日在蘇州舉行中超俱樂部工作會議。據了解,相比于上周的會議,本次會議更為務實。從中國足協主要領導、相關部門負責人及中超俱樂部投資人代表受邀來看,此次會議的規格也更高。這是因為備受關注的“職業聯賽球員進一步限薪”細則很可能將在本次會議上正式公佈,而限薪的對象也不止是中超球員。昨天和今天下午,中國足協分別組織召開中甲聯賽、中乙聯賽投資人會議,三級職業聯賽球員“加碼限薪”的勢頭已不可逆。  足協已經討論相關問題  上週四(19日),中國足協曾經在蘇州組織召開過一次有關職業聯賽工作的專題會議。與會者為中國足協高層、職業聯賽相關部門負責人以及職業聯盟籌備組的部分代表。會上,與會代表就新賽季中超賽制、賽程安排等事宜進行了深入討論,並基本確定2021賽季中超聯賽將大概率沿用本賽季的賽會制。  雖然在上周的會議上,“限薪”並不是主要議題。但因為此事事關各方利益,中國足協最晚也必須在12月中旬之前確保方案落地,從而讓各俱樂部,包括球員在內的各相關利益方從容應對規則變化。  今日可能公佈限薪細則  事實上,國內職業聯賽球員進一步限薪的勢頭已不可逆,無論中國足協,還是各俱樂部其實早已有心理準備。今年10月,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在大連賽區已就相關問題向各俱樂部作了“提示”。從實際情況來看,各俱樂部普遍支持這一方案。  有報道稱,25日的會議議題為“商討關於職業聯賽發展的重大事項”,而據各方推斷,“加強版限薪令”的推出將是其中一個重大事項。那麼,最終限薪標準如何確定?這才是各方特別是職業球員最關注的內容。現行規則顯示,中超球員中本土球員的頂薪標準為1000萬元人民幣(稅前)、外援頂薪為300萬歐元(稅後)。而根據部分媒體曝出的信息,新的中超球員最高年薪標准將面臨“攔腰斬”,其具體數額為“國內球員500萬元人民幣(稅前)、外援300萬歐元(稅前)”。  新規則或僅涉及新合同  至於俱樂部總體投入方面,各類“限額帽”將與球員“工資帽”並存。按照2018年12月25日上海會議形成的決議,2021年中超俱樂部每家年度支出總額為9億元人民幣,對應的投資人注資限額為3億元。不過有消息顯示,相關數額也都面臨相應減少。至於中甲、中乙聯賽球員的進一步限薪也將同步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規則的推出與執行自始至終都將在法律框架下進行。也就是說,新規則很可能指向的是球員簽訂的新合同。
    2020-11-25 08:46:29中超
  • 吳曦:希望下次流淚是國足打進世界盃之時
      新華社北京11月20日電 題:希望下次流淚是國足打進世界盃之時  ——專訪江蘇蘇寧隊隊長吳曦  新華社記者鄭道錦 王琝荂@ “在終場哨響的那一瞬間,我流淚了。”吳曦在回味江蘇蘇寧隊在中超決賽第二回合擊敗廣州琱j隊奪冠時說,希望下一次流淚會是在代表國足打入世界盃之時。  新華社記者近日在蘇寧俱樂部基地採訪了蘇寧隊長吳曦,雖時隔數日,但這位中場核心回想起奪冠那一瞬仍十分感慨,“終場哨響後,當我看到看臺上的蘇寧球迷有人在哭時,就忍不住也流淚了,畢竟這是我的第一個中超冠軍。”吳曦表示,哨響後他將球踢向球迷看臺,而替補席上的隊友也以令人驚訝的速度衝到他所在的球迷區慶祝,那是最令他印象深刻的瞬間。  主帥奧拉羅尤功不可沒  蘇寧在賽季初並不是奪冠最大熱門,他們定的目標是打入亞冠,最終卻一路掀翻上港和琱j成為中超“新王”,吳曦在歸納原因時表示,一是蘇寧集團和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二是球隊的凝聚力、拼搏精神和主教練的指揮,三是醫療團隊和球迷的支持,以及幾名外援的巨大作用。  談到羅馬尼亞籍主帥奧拉羅尤時,吳曦說,他除了在比賽時保持主帥威嚴外,平時跟隊員們其實保持著一種兄弟般的關係,總喜歡跟他們開玩笑,這種親和力很重要。  吳曦說,他對奧拉羅尤的臨場應變和判斷力也很佩服,“奧拉羅尤在戰術佈置上總是很細緻和全面,賽前就會跟我們討論比賽時的具體戰術設計和用人,包括對23歲以下球員如何部署,比賽領先、落後或一直維持平局時應該怎麼踢,比賽中他的變陣也很得當,我們隊經常在442和352之間進行變化。”  吳曦說,在半決賽對上港少一人時,奧拉羅尤只對他說了一句話:“上場比賽對方可以在少一人的情況下進球,這場我們也能做到。”而換上羅競打入那記絕殺球,也證明了奧拉羅尤對形勢的預判很準確。  吳曦還表達了對蘇寧球迷的感謝,他說,在賽季開始前訓練時,因為是封閉的狀態,他發現球迷都是通過扒開橫幅縫隙來看球隊訓練,有球迷甚至是爬到樹上觀看,從那時起他就深有觸動,後來允許部分球迷入場看球後,包括在決賽中球迷們給球隊的吶喊助威,都讓他特別感動,他想對所有蘇寧球迷說聲謝謝。  “特謝拉技術特點可能適用於全世界所有球隊”  吳曦充分肯定了隊中外援的作用,其中巴西前鋒特謝拉在決賽中的大師級表現他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吳曦說,特謝拉和意大利人埃德爾的“埃特連線”不用多說,這兩個小快靈的進攻好手的高速反擊和個人能力非常突出,而克羅地亞籍前鋒桑蒂尼的支點作用和護球能力都很出色,關鍵時刻可以幫助球隊維持住勝利。吳曦還肯定了後腰瓦卡索和後防中堅米蘭達的作用,稱前者的奔跑能力、掃蕩作用很大,而後者在後防線上的指揮、經驗和對球路的判斷都很出色。  吳曦說,特謝拉在決賽中基本把他這麼多年的技術能力完全展現出來,他平時訓練和聯賽就經常從中場帶到前場,連續擺脫和突破幾人後再破門或製造威脅,所以一點也不意外。  當記者問特謝拉的技術特點是否是中國隊的急需時,吳曦說:“特謝拉的技術特點可能適用於全世界所有球隊,因為他個人能力非常強。”至於目前已經回國休假的特謝拉是否會歸化加盟中國隊,吳曦說,跟他沒有聊過此事,估計具體還得看國家政策和足協層面的溝通。  賽季自評90分 足協盃有機會還要爭一爭  談到自己的賽季表現時,吳曦顯得很低調,稱自己最大的作用就是一直保持穩定發揮,有助於球隊的穩定性,而他對自己的表現也比較滿意,自評可打90分。  對接下來的足協盃,吳曦說,考慮到明年的聯賽和亞冠,俱樂部已給幾個外援放假休息,足協盃球隊估計會以全華班參賽,這其實也給了本土球員和年輕球員表現機會,他們會爭取打好。而在琱j、上港、國安、申花也要分心打亞冠的情況下,吳曦表示,蘇寧會一場場去拼,如果後面有奪冠可能,肯定也會爭取。  最大願望是幫助國足打進世界盃 先贏下後面4場40強賽  吳曦說,他現在內心深處最大的願望是幫助國足打進世界盃,他認為李鐵和歸化球員會給國足帶來提升。  “李導給我最大的印像是其訓練要求非常嚴格,這對我們解決在比賽中出現的問題是一個保障。”吳曦說,“包括‘小摩托’(費南多)等歸化球員的加入,肯定會給球隊帶來不一樣的變化,帶來技戰術特點。我們的目標就是把剩下4場比賽全部拿下,順利晉級12強賽。”  吳曦說,後面對敘利亞的關鍵之戰,國足關鍵是要拿出每球必爭的氣勢去拼對手,在這個前提下再做好戰術細節,包括利用好定位球、歸化球員的個人能力和把握好最後一傳和最後一射。  吳曦在客場對敘利亞的比賽中曾給武磊送上一個漂亮助攻,但國足最後還是以1:2失利。吳曦表示,國足必須要保持從開場到最後一分鐘所有時段的注意力集中,在大賽的某一個時段出現注意力不集中,或者閱讀比賽不正確,都是很危險的事。
    2020-11-20 14:29:35中超
  • 中超新賽季未排除主客場制 國足成決定性因素
      2020賽季中超聯賽落幕後,下賽季中超聯賽何去何從?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近日曾公開表示,“明年(中超聯賽)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而鋻於國際、國內疫情及其他各類因素的複雜性,中國足協在設計明年各項賽事競賽計劃過程中既要著眼于“大概率”,也不能忽略“小概率”。據了解,新賽季中超聯賽賽程、賽制的推出取決於多種因素,其中“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國足備戰與競賽安排”是決定性因素之一。  “意外”賽果得益於特殊賽制?  2020賽季中超聯賽(除超甲升降級附加賽外)于11月12日落幕。江蘇蘇寧隊擊敗衛冕冠軍廣州琱j,歷史上首奪國內頂級職業聯賽桂冠。在特殊的賽季堙A這份新意無疑令國內職業足壇感到振奮。  不過,蘇寧的奪冠,連同此前首階段榜底球隊泰達、建業提前保級,在業內人士看來都多少得益於這個賽季中超聯賽特殊的賽制。“意外”賽果接踵而至,也將有關聯賽賽制優劣的討論引向更廣的範圍。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對此的回答是,“展望明年的聯賽,根據目前國際國內的疫情防控情況,我個人認為明年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對於嚴肅的職業聯賽賽制問題,陳戌源當然不會隨口而出,其解釋也合乎情理:“如果恢復主客場的話,萬一某個地區疫情零星反彈,對於我們聯賽是個巨大的傷害,賽會制的話,我們今年有一個成熟的賽會制的管理經驗和體會,就可以保證聯賽的順利進行。”  “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多是誰支持?  從陳戌源的表態中不難判斷,2021賽季中超聯賽繼續採用賽會制將是大概率事件。而包括陳戌源本人在內,中國足協內部也不否認“明年中超聯賽恢復主客場制”的可能性,但其落實的重要前提是國內防疫工作客觀上滿足採用這一賽制的所有必備條件。  其實,“恢復主客場制”的呼聲更多來自於包括贊助商在內的聯賽各利益關聯方以及球迷。在剛剛結束的2020賽季中超聯賽中,受疫情影響,大量比賽在無觀眾空場內進行。即便聯賽中、後期部分球迷被允許進場觀賽,但大多場次觀眾入場人數僅有幾千人,決賽第二回合蘇州奧體中心的現場觀眾人數也只有9000余人。有俱樂部負責人坦言,其俱樂部本賽季門票收入損失超過5000萬元。由此可見,這個賽季中超聯賽至少在門票收入方面產生了巨大損失。  令商家叫苦不迭的是,受聯賽場次總體壓縮1/3(由240場減至160場)影響,聯賽各級商業合作夥伴的品牌賽場呈現效果大打折扣,而由此給中超聯賽全季收益帶來的損失也非常巨大。如果各贊助商以此為由削減贊助支出,那麼同樣會給中國足協帶來巨大經濟損失。在這種情況下,“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呼聲強烈其實很正常。  40強賽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  除了疫情難料外,足球範疇內的原因同樣無法回避。北京時間11月18日淩晨,國際足聯、亞足聯分別通過官方渠道宣佈,原計劃於今年12月舉行的2020年世俱杯賽確認延至明年2月1日至11日在卡塔爾舉行。由此不難判斷,2021賽季亞冠聯賽(資格賽)最早也要到2月下旬才能開始。再加上卡塔爾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餘下比賽最早也要到明年3月進行,因此這一切給亞足聯各會員協會的新賽季職業聯賽競賽計劃設計工作平添了難度,中國足協自然也需要動態關注疫情發展及國際足壇動向。  據了解,就在本賽季中超聯賽臨近尾聲之際,中國足協已經有意識向各中超俱樂部徵集今冬明春的季前備戰計劃,以為國足尋求儘快落實新一期集訓計劃的可能性。但目前作為國腳大戶的4家中超俱樂部正在卡塔爾參加亞冠聯賽,再加上足協盃直至12月19日才告落幕,因此刨去必要的休假時間,留給國足安排冬訓的時間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新賽季中超及其他各級國內職業序列賽事如何安排也令中國足協犯難。在這種情況下,沿用本賽季的賽會制就無限接近現實。  至於賽會制給各方帶來的實際損失,中國足協也希望俱樂部能夠給予充分理解。雖然賽會制會給各俱樂部造成包括門票收入在內的各類損失,但也可能在其他方面為各俱樂部節約開支。比如,本賽季中超兩大賽區為各隊提供的酒店房間,平均每間的日房費只有不到500元(含早餐)。還有一點值得注意,聯賽總場次少,各俱樂部為此支出的比賽獎金額度也大幅減少。  當然,從經營角度來說,中超聯賽盈利不能靠“省”,而是利用可利用的一切合理、合法條件追求社會價值與經濟利益雙豐收。一位中超俱樂部負責人也已明確表示,“會根據現實情況,據理力爭,讓中超聯賽採用最合理、最符合職業聯賽特質的賽制來進行。”  值得注意的是,本賽季中超聯賽冠亞軍爭奪戰結束後,此前常駐在蘇州賽區的中國足協領導、聯賽工作人員雖然返回各地短暫休整,但近期已經紛紛趕回蘇州。由於接下來足協盃比賽也將分別在常州、蘇州進行,因此中國足協將在未來一個月時間內就新賽季聯賽賽程、賽制等問題加強溝通,儘快達成共識。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11-19 08:51:35中超
  • 中超限薪新規 本土球員頂薪500萬
      11月25日上午,中國足協在蘇州舉行中超聯賽工作會議。會上,中國足協向各中超俱樂部代表公佈中超俱樂部中、外球員“加碼限薪”的具體細則。其中,本土球員頂薪為稅前500萬元人民幣、外籍球員頂薪為稅前300萬歐元。  為確保限薪工作切實有效,中國足協推出了細緻而嚴格的監管措施,同時配以力度空前的違規懲戒措施。  薪酬標準  本土球員頂薪為稅前500萬元 外籍球員最高為稅前300萬歐元  方案顯示,中超每傢俱樂部2021賽季的總支出額度最高不得超過6億元。  新賽季中超俱樂部本土球員的頂薪標準由此前的1000萬元(國腳1200萬元)減半至稅前500萬元,各中超俱樂部單季本土球員薪酬總額不得超過7500萬元,本土球員平均年薪不得超過稅前300萬元;中超外籍球員頂薪為稅前300萬歐元,各中超俱樂部單季外援薪酬總額不得超過1000萬歐元,外援單季平均年薪不得超過200萬歐元。  方案還明確,U21本土球員的年薪原則上不超過稅前30萬元人民幣。不過一旦此類球員單季職業聯賽外加足協盃總出場時間達到900分鐘以上,那麼其薪酬可以突破這一額度的限制。  監管懲戒  支出總額超標將扣聯賽積分 違規發放薪酬將停賽24個月  相比于限薪方案,最令與會代表震撼的還是配以推出的“監管與懲戒”細則。在各方看來,比起方案推出,限薪能否執行到位才是關鍵。對此,中國足協除將通過一家或兩家知名會計師事務所落實對限薪政策落地監管外,還推出了一套空前細緻而嚴格的違規懲戒規定。  根據規定,中超如有俱樂部單季支出總額超標的,超額比率在20%以內的,將被扣除6個聯賽積分,超額比率在20%至40%之間的被扣除12分,再有進一步超標俱樂部,最多將面臨扣除24分的重罰。  對於俱樂部單季球員薪酬支出超標,規定也有對應的處罰標準。具體來說就是,某俱樂部如單季外援薪酬支出總額超過1000萬歐元的上限,那麼將被扣除9個聯賽積分;本土球員支出如突破7500萬元的限額,那麼同樣將被扣除9分;如果中、外球員薪酬支出總額均超標,那麼該俱樂部面臨扣除18分的重罰。  此外,如果有俱樂部違規發放薪酬,一旦被查實,該俱樂部將被取消成績,被處以降級的終極處罰。球員如果沒有按規定申報收入(收益),一經查實,將面臨24個月的停賽處罰。  俱樂部不得通過關聯公司向球員或直系家屬發放現金等報酬。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從罰則內容來看,中國足協在方案推出前,已經做了大量調研工作,同時通過專業人士,在規則修訂上堵住了各種漏洞。”  收入範圍  包括工資、有價證券、房產 統一為稅前薪酬不包括獎金  需要強調的是,中國足協在方案中提及“球員收入”包括工資、有價證券、房產等。不包括獎金。球員收入統一為稅前薪酬;球員如果和第三方簽訂商務合同,需得到中國足協或授權機構認定,否則其收入將計入薪酬。  需要說明的是,若中超球員現合同涉及的薪酬額度超標,須通過補充協議方式進一步約定,新合同和補充協議同時報中國足協備案,超出的薪酬額度不計入俱樂部總支出限額。也就是說,限薪新規針對的是球員新簽的合同。  相關新聞  中超擴軍最早2022賽季實現  在昨日的中超聯賽工作會議上,作為“關於職業聯賽發展重大事項”中的一項,“聯賽擴軍”亦是各級職業聯賽俱樂部關注的焦點內容。據悉,受各類現實條件制約,中超、中甲、中乙聯賽的擴軍不可能在明年內實現,其中中超聯賽的擴軍最早要到2022賽季。  在上週四蘇州進行的中國足協職業聯賽內部專題會議上,聯賽擴軍一事也被提起。按照當時討論的情況,有與會代表對擴軍時間表提出了具體意見。比如,有代表提出增加下賽季中甲聯賽的衝超名額,從而在2022賽季實現中超聯賽規模由現在16隊增至18隊。至於未來中甲、中乙擴軍後的規模目標,分別為20隊、32隊。但結合當下國內職業足球現狀,中乙聯賽擴軍的步子須先於中甲擴軍。至於具體時間表,很可能為2023賽季。  中國足協與各級俱樂部頻繁溝通“聯賽擴軍”事宜,是因為這項內容並不孤立存在。事實上,近期中國足協正在推進的職業俱樂部球員“加碼限薪”工作與“聯賽擴軍”亦有聯絡。國內職業球員身價、薪酬標準普遍被抬向虛高水平線上,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優質球員的過度稀缺,那麼聯賽擴軍的意義不止于擴大聯賽規模,實際也可以擴大職業球員的就業選擇面。  作為聯賽塔基的中乙等低級別聯賽陣營擴大後,在為更多年輕球員創造就業良機的同時,亦會優化聯賽人才的競爭機制。優勝劣汰亦會讓更多有潛質的年輕人涌現出來,或被更高級別球隊慧眼識中,或充實到本俱樂部一線主力陣營,為球隊更上一層樓助力。  俱樂部名稱去企業化明年落實  在工作會議上,俱樂部(球隊)名稱去企業化一事再次被提及。據了解,這項工作按要求必須在2021年內落實,中國足協將出臺類似“俱樂部名稱規範”內容細則,違規俱樂部將面類諸如取消註冊資格的處罰。  關於國內職業足球俱樂部名稱去企業化的問題,2018年11月下旬,中國足協曾向下發了一份《中國足球協會職業俱樂部名稱規範》。意見稿還強調,出於兼顧國情及職業聯賽發展現狀的考慮,若俱樂部名稱或簡稱原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樂部長期、連續使用,使其名稱在足球行業內具有較高知名度,形成俱樂部品牌或在球迷群體中具有普遍影響力的,可在規定時限內經俱樂部向中國足協申請並批准,可將該名稱認定為中性名稱。但申請此類名稱認定的俱樂部應為2004年中超聯賽前已經參加甲A或甲B聯賽的俱樂部,並連續參賽至今。同時,俱樂部未發生所屬地方會員協會的變更。  本組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汪浩舟
    2020-11-26 08:56:11中超
  • 奧古斯托:為確保小組出線將全力以赴
      新華社多哈11月24日電 24日,在2020年亞冠聯賽小組賽第三輪的較量中,北京中赫國安以3:1戰勝墨爾本勝利,取得亞冠小組賽三連勝。北京中赫國安隊本場的進球功臣奧古斯托賽後表示,球隊正漸入佳境,目前球隊還沒確定小組出線,所以將全力以赴。  “這是一場重要的勝利,目前9分的積分還不能確保從小組出線,接下來的比賽將會更難,我們不會鬆懈。每場比賽我和隊友們的狀態都越來越好,重要的不是我進球了,而是我們整個球隊取得了勝利。”奧古斯托表示。  談及本場比賽,奧古斯托說:“我們上半場踢得非常出色,下半場雖然踢得沒那麼好,但是我們贏下了比賽。”他表示,之後的比賽也將全力以赴。“我們唯一想的就是把比賽踢好,拿下後面的小組賽。”
    2020-11-25 10:27:50中超
  • 足協將推“加強版限薪令”?新規則或僅涉及新合同
      原標題:足協將推“加強版限薪令”?  繼本月19日蘇州會議後,中國足協將於25日在蘇州舉行中超俱樂部工作會議。據了解,相比于上周的會議,本次會議更為務實。從中國足協主要領導、相關部門負責人及中超俱樂部投資人代表受邀來看,此次會議的規格也更高。這是因為備受關注的“職業聯賽球員進一步限薪”細則很可能將在本次會議上正式公佈,而限薪的對象也不止是中超球員。昨天和今天下午,中國足協分別組織召開中甲聯賽、中乙聯賽投資人會議,三級職業聯賽球員“加碼限薪”的勢頭已不可逆。  足協已經討論相關問題  上週四(19日),中國足協曾經在蘇州組織召開過一次有關職業聯賽工作的專題會議。與會者為中國足協高層、職業聯賽相關部門負責人以及職業聯盟籌備組的部分代表。會上,與會代表就新賽季中超賽制、賽程安排等事宜進行了深入討論,並基本確定2021賽季中超聯賽將大概率沿用本賽季的賽會制。  雖然在上周的會議上,“限薪”並不是主要議題。但因為此事事關各方利益,中國足協最晚也必須在12月中旬之前確保方案落地,從而讓各俱樂部,包括球員在內的各相關利益方從容應對規則變化。  今日可能公佈限薪細則  事實上,國內職業聯賽球員進一步限薪的勢頭已不可逆,無論中國足協,還是各俱樂部其實早已有心理準備。今年10月,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在大連賽區已就相關問題向各俱樂部作了“提示”。從實際情況來看,各俱樂部普遍支持這一方案。  有報道稱,25日的會議議題為“商討關於職業聯賽發展的重大事項”,而據各方推斷,“加強版限薪令”的推出將是其中一個重大事項。那麼,最終限薪標準如何確定?這才是各方特別是職業球員最關注的內容。現行規則顯示,中超球員中本土球員的頂薪標準為1000萬元人民幣(稅前)、外援頂薪為300萬歐元(稅後)。而根據部分媒體曝出的信息,新的中超球員最高年薪標准將面臨“攔腰斬”,其具體數額為“國內球員500萬元人民幣(稅前)、外援300萬歐元(稅前)”。  新規則或僅涉及新合同  至於俱樂部總體投入方面,各類“限額帽”將與球員“工資帽”並存。按照2018年12月25日上海會議形成的決議,2021年中超俱樂部每家年度支出總額為9億元人民幣,對應的投資人注資限額為3億元。不過有消息顯示,相關數額也都面臨相應減少。至於中甲、中乙聯賽球員的進一步限薪也將同步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規則的推出與執行自始至終都將在法律框架下進行。也就是說,新規則很可能指向的是球員簽訂的新合同。
    2020-11-25 08:46:29中超
  • 吳曦:希望下次流淚是國足打進世界盃之時
      新華社北京11月20日電 題:希望下次流淚是國足打進世界盃之時  ——專訪江蘇蘇寧隊隊長吳曦  新華社記者鄭道錦 王琝荂@ “在終場哨響的那一瞬間,我流淚了。”吳曦在回味江蘇蘇寧隊在中超決賽第二回合擊敗廣州琱j隊奪冠時說,希望下一次流淚會是在代表國足打入世界盃之時。  新華社記者近日在蘇寧俱樂部基地採訪了蘇寧隊長吳曦,雖時隔數日,但這位中場核心回想起奪冠那一瞬仍十分感慨,“終場哨響後,當我看到看臺上的蘇寧球迷有人在哭時,就忍不住也流淚了,畢竟這是我的第一個中超冠軍。”吳曦表示,哨響後他將球踢向球迷看臺,而替補席上的隊友也以令人驚訝的速度衝到他所在的球迷區慶祝,那是最令他印象深刻的瞬間。  主帥奧拉羅尤功不可沒  蘇寧在賽季初並不是奪冠最大熱門,他們定的目標是打入亞冠,最終卻一路掀翻上港和琱j成為中超“新王”,吳曦在歸納原因時表示,一是蘇寧集團和董事長的大力支持,二是球隊的凝聚力、拼搏精神和主教練的指揮,三是醫療團隊和球迷的支持,以及幾名外援的巨大作用。  談到羅馬尼亞籍主帥奧拉羅尤時,吳曦說,他除了在比賽時保持主帥威嚴外,平時跟隊員們其實保持著一種兄弟般的關係,總喜歡跟他們開玩笑,這種親和力很重要。  吳曦說,他對奧拉羅尤的臨場應變和判斷力也很佩服,“奧拉羅尤在戰術佈置上總是很細緻和全面,賽前就會跟我們討論比賽時的具體戰術設計和用人,包括對23歲以下球員如何部署,比賽領先、落後或一直維持平局時應該怎麼踢,比賽中他的變陣也很得當,我們隊經常在442和352之間進行變化。”  吳曦說,在半決賽對上港少一人時,奧拉羅尤只對他說了一句話:“上場比賽對方可以在少一人的情況下進球,這場我們也能做到。”而換上羅競打入那記絕殺球,也證明了奧拉羅尤對形勢的預判很準確。  吳曦還表達了對蘇寧球迷的感謝,他說,在賽季開始前訓練時,因為是封閉的狀態,他發現球迷都是通過扒開橫幅縫隙來看球隊訓練,有球迷甚至是爬到樹上觀看,從那時起他就深有觸動,後來允許部分球迷入場看球後,包括在決賽中球迷們給球隊的吶喊助威,都讓他特別感動,他想對所有蘇寧球迷說聲謝謝。  “特謝拉技術特點可能適用於全世界所有球隊”  吳曦充分肯定了隊中外援的作用,其中巴西前鋒特謝拉在決賽中的大師級表現他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吳曦說,特謝拉和意大利人埃德爾的“埃特連線”不用多說,這兩個小快靈的進攻好手的高速反擊和個人能力非常突出,而克羅地亞籍前鋒桑蒂尼的支點作用和護球能力都很出色,關鍵時刻可以幫助球隊維持住勝利。吳曦還肯定了後腰瓦卡索和後防中堅米蘭達的作用,稱前者的奔跑能力、掃蕩作用很大,而後者在後防線上的指揮、經驗和對球路的判斷都很出色。  吳曦說,特謝拉在決賽中基本把他這麼多年的技術能力完全展現出來,他平時訓練和聯賽就經常從中場帶到前場,連續擺脫和突破幾人後再破門或製造威脅,所以一點也不意外。  當記者問特謝拉的技術特點是否是中國隊的急需時,吳曦說:“特謝拉的技術特點可能適用於全世界所有球隊,因為他個人能力非常強。”至於目前已經回國休假的特謝拉是否會歸化加盟中國隊,吳曦說,跟他沒有聊過此事,估計具體還得看國家政策和足協層面的溝通。  賽季自評90分 足協盃有機會還要爭一爭  談到自己的賽季表現時,吳曦顯得很低調,稱自己最大的作用就是一直保持穩定發揮,有助於球隊的穩定性,而他對自己的表現也比較滿意,自評可打90分。  對接下來的足協盃,吳曦說,考慮到明年的聯賽和亞冠,俱樂部已給幾個外援放假休息,足協盃球隊估計會以全華班參賽,這其實也給了本土球員和年輕球員表現機會,他們會爭取打好。而在琱j、上港、國安、申花也要分心打亞冠的情況下,吳曦表示,蘇寧會一場場去拼,如果後面有奪冠可能,肯定也會爭取。  最大願望是幫助國足打進世界盃 先贏下後面4場40強賽  吳曦說,他現在內心深處最大的願望是幫助國足打進世界盃,他認為李鐵和歸化球員會給國足帶來提升。  “李導給我最大的印像是其訓練要求非常嚴格,這對我們解決在比賽中出現的問題是一個保障。”吳曦說,“包括‘小摩托’(費南多)等歸化球員的加入,肯定會給球隊帶來不一樣的變化,帶來技戰術特點。我們的目標就是把剩下4場比賽全部拿下,順利晉級12強賽。”  吳曦說,後面對敘利亞的關鍵之戰,國足關鍵是要拿出每球必爭的氣勢去拼對手,在這個前提下再做好戰術細節,包括利用好定位球、歸化球員的個人能力和把握好最後一傳和最後一射。  吳曦在客場對敘利亞的比賽中曾給武磊送上一個漂亮助攻,但國足最後還是以1:2失利。吳曦表示,國足必須要保持從開場到最後一分鐘所有時段的注意力集中,在大賽的某一個時段出現注意力不集中,或者閱讀比賽不正確,都是很危險的事。
    2020-11-20 14:29:35中超
  • 中超新賽季未排除主客場制 國足成決定性因素
      2020賽季中超聯賽落幕後,下賽季中超聯賽何去何從?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近日曾公開表示,“明年(中超聯賽)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而鋻於國際、國內疫情及其他各類因素的複雜性,中國足協在設計明年各項賽事競賽計劃過程中既要著眼于“大概率”,也不能忽略“小概率”。據了解,新賽季中超聯賽賽程、賽制的推出取決於多種因素,其中“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國足備戰與競賽安排”是決定性因素之一。  “意外”賽果得益於特殊賽制?  2020賽季中超聯賽(除超甲升降級附加賽外)于11月12日落幕。江蘇蘇寧隊擊敗衛冕冠軍廣州琱j,歷史上首奪國內頂級職業聯賽桂冠。在特殊的賽季堙A這份新意無疑令國內職業足壇感到振奮。  不過,蘇寧的奪冠,連同此前首階段榜底球隊泰達、建業提前保級,在業內人士看來都多少得益於這個賽季中超聯賽特殊的賽制。“意外”賽果接踵而至,也將有關聯賽賽制優劣的討論引向更廣的範圍。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對此的回答是,“展望明年的聯賽,根據目前國際國內的疫情防控情況,我個人認為明年賽會制的可能性非常大。”對於嚴肅的職業聯賽賽制問題,陳戌源當然不會隨口而出,其解釋也合乎情理:“如果恢復主客場的話,萬一某個地區疫情零星反彈,對於我們聯賽是個巨大的傷害,賽會制的話,我們今年有一個成熟的賽會制的管理經驗和體會,就可以保證聯賽的順利進行。”  “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多是誰支持?  從陳戌源的表態中不難判斷,2021賽季中超聯賽繼續採用賽會制將是大概率事件。而包括陳戌源本人在內,中國足協內部也不否認“明年中超聯賽恢復主客場制”的可能性,但其落實的重要前提是國內防疫工作客觀上滿足採用這一賽制的所有必備條件。  其實,“恢復主客場制”的呼聲更多來自於包括贊助商在內的聯賽各利益關聯方以及球迷。在剛剛結束的2020賽季中超聯賽中,受疫情影響,大量比賽在無觀眾空場內進行。即便聯賽中、後期部分球迷被允許進場觀賽,但大多場次觀眾入場人數僅有幾千人,決賽第二回合蘇州奧體中心的現場觀眾人數也只有9000余人。有俱樂部負責人坦言,其俱樂部本賽季門票收入損失超過5000萬元。由此可見,這個賽季中超聯賽至少在門票收入方面產生了巨大損失。  令商家叫苦不迭的是,受聯賽場次總體壓縮1/3(由240場減至160場)影響,聯賽各級商業合作夥伴的品牌賽場呈現效果大打折扣,而由此給中超聯賽全季收益帶來的損失也非常巨大。如果各贊助商以此為由削減贊助支出,那麼同樣會給中國足協帶來巨大經濟損失。在這種情況下,“聯賽恢復主客場制”呼聲強烈其實很正常。  40強賽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  除了疫情難料外,足球範疇內的原因同樣無法回避。北京時間11月18日淩晨,國際足聯、亞足聯分別通過官方渠道宣佈,原計劃於今年12月舉行的2020年世俱杯賽確認延至明年2月1日至11日在卡塔爾舉行。由此不難判斷,2021賽季亞冠聯賽(資格賽)最早也要到2月下旬才能開始。再加上卡塔爾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餘下比賽最早也要到明年3月進行,因此這一切給亞足聯各會員協會的新賽季職業聯賽競賽計劃設計工作平添了難度,中國足協自然也需要動態關注疫情發展及國際足壇動向。  據了解,就在本賽季中超聯賽臨近尾聲之際,中國足協已經有意識向各中超俱樂部徵集今冬明春的季前備戰計劃,以為國足尋求儘快落實新一期集訓計劃的可能性。但目前作為國腳大戶的4家中超俱樂部正在卡塔爾參加亞冠聯賽,再加上足協盃直至12月19日才告落幕,因此刨去必要的休假時間,留給國足安排冬訓的時間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新賽季中超及其他各級國內職業序列賽事如何安排也令中國足協犯難。在這種情況下,沿用本賽季的賽會制就無限接近現實。  至於賽會制給各方帶來的實際損失,中國足協也希望俱樂部能夠給予充分理解。雖然賽會制會給各俱樂部造成包括門票收入在內的各類損失,但也可能在其他方面為各俱樂部節約開支。比如,本賽季中超兩大賽區為各隊提供的酒店房間,平均每間的日房費只有不到500元(含早餐)。還有一點值得注意,聯賽總場次少,各俱樂部為此支出的比賽獎金額度也大幅減少。  當然,從經營角度來說,中超聯賽盈利不能靠“省”,而是利用可利用的一切合理、合法條件追求社會價值與經濟利益雙豐收。一位中超俱樂部負責人也已明確表示,“會根據現實情況,據理力爭,讓中超聯賽採用最合理、最符合職業聯賽特質的賽制來進行。”  值得注意的是,本賽季中超聯賽冠亞軍爭奪戰結束後,此前常駐在蘇州賽區的中國足協領導、聯賽工作人員雖然返回各地短暫休整,但近期已經紛紛趕回蘇州。由於接下來足協盃比賽也將分別在常州、蘇州進行,因此中國足協將在未來一個月時間內就新賽季聯賽賽程、賽制等問題加強溝通,儘快達成共識。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11-19 08:51:35中超
中超

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簡稱“中超”。由中國足球協會組織,中超聯賽股份公司運營。是中國大陸地區最高級別的職業足球聯賽(中國港澳臺有各自的足球協會聯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