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網志
【第152期】環球星訪談·滿江:首演音樂劇 比想像中更熱愛舞臺_fororder_環球星訪談專題banner_MANJIANG

獨家專訪滿江

  • 滿江首演音樂劇

    滿江首次挑戰出演音樂劇《天生一對》,站在演出的舞臺上,滿江發現他比自己想像中更熱愛這個舞臺。“綵排的時候我還有一些緊張,當站在舞台中央,燈光亮起來,音樂響起來,我仿佛真的就是那個角色。”
  • 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

    滿江説自己是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他覺得自己是一個還算謹慎不太冒進的人,“內心和外在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不一樣的,雖然想法很悲觀,但是行動很積極。”
  • 華語歌壇一年不如一年?

    當下很多網友提出了疑惑:“歌手遍地的年代,為什麼華語歌壇一年不如一年?”談及這種現狀,滿江直言大家對音樂的態度更重要。

  多年前的一首《裙角飛揚》讓滿江的名字被聽眾記住;多年後的《中國好歌曲》舞臺上,唱著《歸來》的他轉型復出;如今,滿江首次挑戰出演音樂劇《天生一對》,站在演出的舞臺上,滿江發現他比自己想像中更熱愛這個舞臺,“綵排的時候我還有一些緊張,當站在舞台中央,燈光亮起來,音樂響起來,我仿佛真的就是那個角色。”

  《天生一對》改編自德國兒童文學之父埃裏希·凱斯特納的小説《兩個小洛特》,講述了因父母離異而在不同環境下長大的雙胞胎少女,以聰明的小計謀讓家庭破鏡重圓,與人生中另一個自己相遇的故事。在該音樂劇中,滿江飾演的是指揮家帕爾費,同時也是一對雙胞胎的父親。在此之前,滿江從來沒有嘗試過音樂劇舞臺,“在音樂劇的舞臺上,既要符合情節的去唱去跳去表演,還要去表達人物的感情,對我來講這是一個全新的挑戰。”滿江坦言自己起初接演音樂劇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拓寬自己的邊界線,去挑戰以前從未做過的一些事情。

  當得知這部劇的導演是劉天池,他更是非常欣喜:“她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導演。”和劉天池的合作也讓他學習到了很多專業知識,“天池導演在戲劇領域深耕多年,而我在音樂人和歌手的領域,雖然都是在舞臺上表演,但是傳達的方式不一樣,媒介不一樣,屬性不一樣。”這次對於滿江來説是全新的嘗試,把自己生活中的一些思考融入到音樂劇的演出中,“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戲外你過得是自己的生活,但是在戲劇舞臺上,你可以把自己對生活的感悟和角色的生命融合在一起,“在天池導演的指導下,演員和角色可以合二為一,這種感覺非常讓人暢快淋漓。”

  滿江飾演的指揮家帕爾費,是一對雙胞胎的父親,他擁有一段特別美好但是特別短暫的婚姻。這和滿江本人的經歷簡直就是大相徑庭,但是他需要走進帕爾費的生活,也需要帕爾費能夠進入到他的心裏。在演出的過程中,滿江在劇組裏面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我們就像家人一樣互相關照,在排練中經常會潸然淚下。因為《天生一對》音樂劇充滿了家庭成員之間的思念、誤解、分歧、和解、關愛、擁抱,人類的情感是共通的,當這一刻出現的時候,我們就會為之動容。”

  “在幸福和圓滿的終點我們可能會走過很多的彎路,經受生活的磨礪和痛苦,希望大家看完音樂劇《天生一對》,能夠重新拾回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從偶像歌手到獨立音樂人,一路走來滿江都是順其自然,“當音樂能夠帶給我喜悅的時候我就做了歌手,當事業遇到瓶頸的時候我選擇了休息去尋找自己對音樂的熱愛,所以蟄伏多年後轉型歸來,再到如今挑戰音樂劇,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遵從自己的內心。這就像聽到一首好聽的歌曲,你願意一遍一遍地去聆聽,原因很簡單,就是出於喜歡。”

  滿江説自己是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他覺得自己是一個還算謹慎不太冒進的人,“當我決定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我總是以最悲觀的想法去揣測結果,但是在做的過程中我又是非常願意去做,積極地去推進。”他自我調侃道:“內心和外在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不一樣的,雖然想法很悲觀,但是行動很積極。”

  當下很多網友提出了疑惑:“歌手遍地的年代,為什麼華語歌壇一年不如一年?”談及這種現狀,滿江直言大家對音樂的態度更重要,“每個人問問自己對音樂是什麼樣的態度,喜歡什麼樣的音樂,在買什麼樣的專輯......音樂這個市場是所有人共同參與的,不能簡單把責任歸到一類人身上,每一個領域隨著時代的發展都會有各種各樣的變化。人生也會有起起落落,我們應該共同努力把華語音樂做的越來越好。”對於滿江個人而言,他覺得自己這個年齡做專輯一定要慎重,“音樂是純粹的,我不希望把它變成一個商品,因為音樂代表我語言無法企及的那份情感,它是美好的,有著我對生活的期待,我要認真去做好這件事情。”(文/武若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