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期】環球星訪談·練練:包容力是女性身上特有的暖色b0bbad6b-8826-4fcf-946f-b816a94e3735_fororder_環球星訪談banner-編輯用圖

獨家專訪練練

  • 強烈的“共情”能力

    “很多女性角色身上的生命力和張力都是讓我非常欣賞和欽佩的,作為女性,不管身處什麼時代,她身上都有一種包容力,這意味著她可以接納不熟悉的、甚至理解她不曾經歷過的事情,這是女性身上特有的一抹暖色。”
  • 女演員不只有“青春飯”

    “我現在36歲,這是一個女演員非常好的狀態。當人生閱歷在不斷地增加的時候,我對很多事情的理解不同了,就可以去塑造維度和深度更廣的角色。”
  • 我的心埵穔菑@個孩子

    “我把生活和演戲分得非常開,拍戲之餘,健身、讀書、畫畫、插花、滑雪、游泳、養寵物、甚至做一個揹包客,說走就走.....我對生活充滿了熱情,一切沒有嘗試過的事情我都想去試試!”

往期回顧

  

  2007年的一部《恰同學少年》讓演員練練走進了大眾視野,當時21歲的她塑造了“江南第一才女”陶斯咏一角。此後的很長時間堙A練練並沒有急於提升人氣去演話題熱度高的劇集,而是選擇了主旋律的正劇,演了各種各樣的小人物。《七妹》中內心充滿陽光、永不言敗的“七妹”;《聖天門口》中義無反顧投身革命事業的酒館老闆娘 “麥香”;《三妹》中命運坎坷卻甘願為教育事業無私奉獻的“何三妹”;《趙氏孤兒案》中忍受殘酷命運的母親“宋香”等等,觀眾們一度稱她為“主旋梅”(練練,又名練束梅)。

  

  直到在熱播的電視劇《延禧攻略》中飾演了五阿哥永琪的母親“愉妃”——這個有些柔弱木訥卻也腹黑的角色,練練再次走進了大眾的視野。“愉妃”的戲份並不多,然而僅僅在47場戲中就把這個角色淋漓盡致的表達出來,可見練練的表演功底。從與世無爭、任人欺負到黑化復仇,在反轉之間層層遞進的微妙變化,讓觀眾看得大呼過癮,也對“愉妃”練練印象深刻。

  

  對於角色,練練總是有著強烈的“共情”能力,“她們身上的生命力和張力都是讓我非常欣賞和欽佩的。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要做到感同身受,無論這個戲是處於什麼年代的,我總希望我能理解她,在情感上能夠達到共振。”

  

  演戲,是練練從小的夢想,更是一直以來她的追求和熱愛,為此她不斷地跳出舒適圈,尋求“更多的可能性”。2015年她參演了話劇《我的妹妹,安娜》,她形容這是“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在舞臺上她完全釋放了自我,讓自己和觀眾們都相信了她就是那個風情萬種、追求自由又矛盾徬徨的安娜。

  

  從“主旋梅”到安娜·卡列尼娜,再到《大江大河》獨立且勇敢追愛的韋春紅,練練詮釋過各種截然不同的角色,她對於對角色、對女性的理解都更加成熟了。“作為女性,不管身處什麼時代,她的身上都有一種包容力,這意味著她可以接納不熟悉的、甚至理解她不曾經歷過的事情,這是女性身上特有的一抹暖色。”同樣是女性的練練,亦是如此。

  

  面對流量沉浮、百舸爭流的演藝圈,練練始終保持著清醒和通透,她的微博置頂著曾參加《跨界歌王》時演唱的歌曲《不染》,這或許是一種紀念,也可能是一種信念,“不斷突破自己,時刻保持初心”。她堅定的認為,“女演員”並不是只有“青春飯”,36歲的她,對自己現在的狀態十分滿意。她說,“很多人很多事都曾影響過我對表演的認識和表達,我現在30多歲,當人生閱歷不斷地增加時,對很多事情的理解不同了,就可以去塑造維度和深度更廣的角色,所以很多人很多事,包括自身的經歷對表演來說都是有養分的。”

  

  “我的內心好像住了一個孩子”。沒錯,練練有著孩子一樣的好奇心,對生活和演戲都充滿了熱情,一切未曾涉足的領域她都想要去探索、去嘗試。她說自己是把生活和演戲分得非常開的人,演戲之餘,健身、讀書、畫畫、插花、滑雪、游泳、養寵物、甚至做一個揹包客,說走就走.....練練的生活可謂非常精彩。對於選擇角色也是如此,她從不滿足於一種類型,她說自己很“自虐”,不斷挑戰自己就是她的目標,也正是這份純粹讓角色在她的表演中愈發動人。(文/馮雪)

 

  點擊查看訪談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