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創業頻道導航欄_fororder_{3511362B-A1FC-4729-9352-721CB63359CF}

    滾動   |   環球快訊   |   環球專訪   |   政策解讀   |   創業圖解   |   活動直擊   |   會員頁面

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我想重振太子奶

2017-10-11 10:50:25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編輯:徐佳航   責編:

  2017年夏末,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再一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欲恢復股權、索要“1815線資產”、試圖收回“太子奶”系列商標……蟄伏5年,李途純為何突然頻頻露面發聲?過去5年他究竟做了什麼?曾經風靡全國的太子奶還有沒有鹹魚翻身的機會?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專訪李途純,試圖將碎片還原為完整的圖景。

  沉默的5年

  “您好,我是李途純。”在北京華僑大廈,李途純如約而至。

  2007年也是在這個地點,李途純接受了花旗、英聯等外資投行與銀行的爭相注資。

  10年時間過去了,今年已57歲的李途純,一頭新近染過的烏發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說話非常謹慎客氣,但只要一提到“太子奶”三個字,他就會顯得跼踀,並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

  李途純創立的太子奶如今和他毫無關係,他從提包中拿出厚厚一疊資料,對記者說:“今天,我給您彙報的題目就是《捍衛民族品牌,保護中國的實業家》。”

  2012年1 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羈押了15個月的李途純在檢方不予起訴後終獲自由,從此開始走上一條艱辛的道路。“我重獲自由時身體已經很差,一身的病。因此這幾年我一邊療養自己入獄落下的病,一邊為太子奶討說法奔走呼號。”

  他告訴記者,2012年4月, 太子奶破產管理人和他簽署了一份備忘錄。雙方同意,在不超過重整計劃預留資金的範疇、不增加破產重整成本前提下,依法整體解決李途純與太子奶株洲三家公司的債權問題等。

  “ 當時,我還提出過需要解決的債權問題,包括‘1815線資產’的權屬問題等。但是這5年,我的這些要求沒有結論。”李途純說。

  李途純告訴記者,2016年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出臺,給自己帶來了新的希望。

  他希望打破沉默,能夠重新回到公眾視野,為自己討個說法。

  對賭的魔咒

  在乳業江湖,李途純參與創建的太子奶曾因競得1998年央視廣告“標王”名噪一時,鼎盛時期營收達到18億元人民幣以上。

  2006年底,英聯、高盛、摩根士丹利3家投行聯合向太子奶投資萬美元,佔股31.3%,並啟動了太子奶上市計劃。

  當時媒體報道稱,李途純與3家投行簽訂了對賭協議。

  關於對賭協議的具體內容, 流傳最多的版本是:在收到3家投行7300萬美元注資後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業績增長超過50%,就可調整(降低)對方股權;如完不成30%的業績增長,李途純將失去控股權。

  輿論認為,正是這紙對賭協議,成為日後李途純徹底失去太子奶的導火索。

  在獲得三大投行的股權投資後,2007年9月太子奶再獲花旗銀行等六大國際財團提供的5億元3年期無抵押、無擔保、低息信用貸款。由於沒有抵押,李途純個人需要對這筆貸款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2007年下半年開始,原材料價格上漲導致太子奶成本驟增、現金流日趨緊張。同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花旗銀行大幅收緊海外貸款,已經貸出去的錢則催促借款方提前還貸。2008年3月,花旗銀行要求太子奶在原利息的基礎上增加30%的利息,5月則又要求太子奶追加擔保,其後更要求太子奶提前還貸。

  2008年10月23日, 在三大投行的壓力下,李途純被迫簽訂了“不可撤銷協議”,雙方約定,在一個月的時間內,要麼李途純找到戰略投資人接手三大投行的股權,投資人套現離場;要麼執行對賭協議,李途純交出股權徹底出局。

  一個月後,李途純“凈身出戶”,2010年,李途純與另外3名高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批捕,直到2012年1月重獲自由。

  2011年11月,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新華聯集團出資7.15億元與太子奶破產重整管理人簽訂協議,接過太子奶廠房、商標、專利等資產。其中,北京三元佔股60%,新華聯佔股40%。

  “我沒有簽外界認為存在的所謂對賭協議,對賭的是整個管理層,不是我個人。”李途純一再強調。

  按他的說法,由於當時並沒有給高管人員設置股權,經他提議,雙方共拿出5%股權分享給管理層,李途純一方拿出3.4%,PE方拿出1.6%。未來3年,如果太子奶銷售增長40%以上,管理層就能獲得股權。李途純因此解釋稱,所謂“對賭”的主角是管理層,而非作為大股東的他本人。

  能否提振太子奶?

  “我被宣佈無罪後,很多人也很同情我,說我是悲情人物。我最痛心的是發現物是人非,尤其是我一手創辦的太子奶一蹶不振,我想要回這個商標,重振太子奶。”李途純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

  他說,目前他提出的要求有:恢復其個人原先持有的股權、將“1815線資產”還給他個人、將“太子奶”系列商標權退還給其關聯公司紅勝火公司等。

  所謂“1815線資產”, 指位於株洲市蘆淞區曲尺鄉堅固村約13.23萬平方米的土地。李途純認為,2006年他將“1815線資產”劃分至非奶業,沒有進入破產公司,但該資產卻隨太子奶一同賣給了三元與新華聯。

  《中國經濟週刊》聯絡幾位法律界人士,他們認為年代久遠且李途純破產程序不可逆,其要求恢復太子奶股權的要求難以實現。李途純代理律師、湖南天地人律師事務所主任翟玉華則表示,經過幾年的折騰,目前整個案子未有實質進展,自己已經決定不再負責這個案子。

  至於李途純一直念茲在茲的太子奶,其影響力似乎已經式微。

  尼爾森數據顯示,至2016年,常溫乳酸菌的品牌已達到100個以上。

  “您認為太子奶還可以東山再起嗎?”面對記者的提問,李途純堅持表示還是看好太子奶這個品牌。

  “只要我收回品牌,還可以像當年一樣聯絡我的經銷商們,我和他們一直保持聯絡,我們當地還是很信任這個品牌,我打算從三四線城市開始。”李途純表示。

  三元股份(600429.SH)年報顯示,太子奶集團2013—2016年營收分別為1.63億元、1.8億元、1.86億元、1.82億元;凈利為-9267萬元、-2361萬元、5 萬元、-5120萬元。對比太子奶最輝煌時年營收曾達18億元以上,如今僅為彼時的1/10。

  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認為,目前一二線市場做乳酸菌的都是超大型企業,而太子奶原來主攻的就是三四線市場。太子奶仍具備核心經銷商、銷售地區與消費者,但在整個中國乳酸菌大潮堣w經錯過了快速增長及市場鞏固階段。

  顯然,那個當年在每一個產品包裝箱上印著“日出美江南,太子奶天下”的太子奶想重現輝煌,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如果要不回來了,我就去寫小說,還要繼續做食品行業,我要做食療保健,為中國3.3億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的‘三高’中老年服務。”李途純如是說。(記者 侯雋)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