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將持續發力穩融資

2018-11-22 09:18:57 | 來源:經濟參考報 | 編輯:喬文宇 | 責編:陳晨

  央行公開市場業務操作室11月21日公告稱,當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截至11月21日,本輪逆回購“靜默期”已持續19個交易日,儘管市場流動性略有收斂,但總量仍處於“合理充裕水平”。

  分析人士表示,中長期來看,鬆緊適度、注重內部均衡的貨幣政策思路將得到進一步貫徹,預計政策將在穩融資上持續發力,今年末明年初後續定向降準政策大概率會落地,同時不排除“降準+降息”政策組合出臺。與此同時,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已經並將持續成為下一步政策的重點。

  流動性整體合理充裕

  自10月26日以來,央行已連續19個工作日未開展逆回購操作,市場資金面邊際收斂。分析人士指出,從近期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的措辭來看,央行認為市場流動性有所收斂,但由於流動性總量仍合理充裕,故沒有投放流動性的必要。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近期資金面持續處於較為穩定的充裕狀態,市場利率僅略高於公開市場政策利率水平,且無明顯到期壓力,無需央行通過逆回購進行“削峰”操作,這是近期央行連續暫停逆回購操作的直接原因。

  整體來看,今年以來央行從宏觀上營造了一個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環境,使流動性合理充裕。央行今年以來已經四次降準,釋放資金約2.3萬億元;增加再貸款及再貼現額度3000億元;與此同時,央行前三季度累計開展MLF操作共40740億元。

  王青表示,今年以來央行加大中長期流動性釋放力度,並多次通過較長時期連續暫停公開市場操作,達到“收短放長”效果,一方面可以優化銀行流動性結構,引導銀行向實體經濟定向“寬信用”,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另一方面適度控制市場利率水平,避免釋放“大水漫灌”信號。

  對於未來流動性走勢,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認為,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增加,如果企業融資困難不能實質性緩解,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存在,貨幣政策將繼續著力於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降準可期 降息預期升溫

  雖然央行執行了新一輪降準,近期監管也出臺了信貸鼓勵措施,但由於政策傳導需要一定時間,目前尚未在金融數據中得以顯現。10月金融數據仍然處於低位,其中,10月M2增速繼續為史上新低、M1增速為史上次低。

  在10月經濟金融數據公佈前,市場對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的預期已有所形成,多位受訪專家預計,隨著貨幣寬鬆預期增強、銀行負債改善以及利率水平下行,降準等政策具有一定操作空間,但繼續多次、大幅度降準的可能性不大,大概率為定向偏松、小幅度下調。

  興業研究宏觀分析師郭于瑋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2019年春節前央行可能再度降準。她指出,2018年凈穩定資金比例、流動性匹配率等監管指標考核趨嚴,增加了商業銀行對中長期資金的需求,使銀行間市場6個月以上資金較6個月以下資金出現明顯溢價。“為提高銀行體系流動性穩定性、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有必要繼續降準釋放長期流動性,並置換期限相對較短的MLF。” 她表示。

  面對經濟下行壓力,除降準外,降息的預期也在升溫。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從債務週期看,高債務需要高盈利和低利率化解,如果盈利處於下行週期,那麼只能降低名義利率。以國內經濟為依託的貨幣政策中,包括利率、準備金率的政策調整會隨機而動,未來貨幣政策將呈現“降準+降息”組合,其中降準是長期趨勢,MLF為輔助、逆回購次之。

  京東金融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目前企業融資利率仍然不低,明年經濟下行壓力仍存,預期2018年內降準,2019年降準、降息並存。央行可能通過調整7天回購利率等,指引貨幣市場利率下行,MLF、SLF等利率也會下調。

  不過也有專家對降息持謹慎意見。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接受採訪時表示,短期內加息減息概率都比較小,政策仍將保持基準利率的穩定,“通脹率近期有所回升,同時,考慮十二月份美聯儲有可能進一步加息,所以基準利率短期內保持穩定概率較大。”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亦認為存貸款基準利率不會調降。他表示,在貨幣市場方面,央行的政策目標一直是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讓短期利率水平在相對偏低的情況下波動是當前政策的主要方向。央行不會貿然採取措施壓低短期市場利率,而是讓貨幣市場低位波動。因為貨幣市場利率下行,也會帶來貶值壓力。

  疏通貨幣傳導機製成政策核心

  10月開始,央行通過推行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加大再貼現額度等方式支持民企融資,銀保監會也表示在信貸投放上會進一步向民營企業傾斜。近期各地政府部門也紛紛制定相關政策和投入財力來支持民企發展,緩解融資難和融資貴。

  業內人士表示,從央行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及各方數據來看,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但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仍偏低,放貸意願不足,繼續穩定融資、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已經並將持續成為下一步政策的重點。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認為,當前微觀傳導機制不暢、貨幣無法向信用演變的核心是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市場預期不穩定、金融機構風險偏好下降、融資渠道收窄,部分民營企業陷入“債務違約-信貸融資難度加大”的負向循環。他表示,預計央行將通過宏觀審慎評估、多種工具和機制創新,紓解當前以民企為代表的“融資難”問題,打破負向循環。這些政策包括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持續擴圍、針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再貸款、再貼現、抵押補充貸款等規模放量。結合金融仲介MPA考核,推動其為企業放貸。“隨著這些政策的實施,社融和信貸增速有望在2019年上半年企穩回升。”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外匯研究員王有鑫同樣表示,未來貨幣政策重點將逐漸轉向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方面,一方面,通過風險分擔、明確授信盡職免責標準、優化考核機制等手段,給予金融機構正向的監管激勵和引導,解決不願貸、不敢貸問題。另一方面,通過設立和合理使用融資擔保基金、信用緩釋工具,大力支持小微企業開展股權和債權融資,擴大小微企業融資渠道,降低融資風險,切實將金融機構的“活水”引入到實體經濟中來。(記者 向家瑩)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