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清單不一般

2018-12-26 08:50:56 | 來源:人民日報 | 編輯:喬文宇 | 責編:陳晨

  備受廣大投資者關注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8年版)》(以下簡稱《清單(2018年版)》)于12月25日正式對外公佈,標誌著我國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

  這場市場準入管理模式的重大改革究竟意味著什麼?《清單(2018年版)》中禁止和許可類事項,比試點版縮減了約54%,其重要調整主要是什麼?為此,記者獨家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

  清單以外,市場主體皆可依法進入,各級政府均不再審批

  記者:受傳統計劃經濟的影響,我們原來是用正面清單的理念來管理投資,儘管近些年來“放管服”改革取得了顯著的成果,但是在市場準入、審批許可等方面,各種“卷簾門”“玻璃門”“旋轉門”等不合理限制還未完全消除。那麼現在,我們管理理念和方式從正面清單轉向負面清單,這裡面的重大意義何在?會給中國市場帶來怎樣的新機遇?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負面清單是國際上廣泛採用的外資準入管理方式,我國將其引入國內經濟治理,是一項重大的制度創新。

  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旨在推動政府職能深刻轉變,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是一場重塑政府和市場關係、刀刃向內的政府自身革命,也是近年來實現經濟穩中向好的關鍵一招。相比正面清單規定“可以做什麼”,負面清單是一種更為開放、更加包容、更為透明的市場準入管理模式。主要有四個方面的重大意義:

  一是有利於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意味著我國在市場準入領域確立了統一公平的規則體系,真正實現了“非禁即入”。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厘清了市場和政府在市場準入環節發揮作用的邊界,將會加快推動形成各類市場主體公開公平公正參與競爭的市場環境,不斷完善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為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提供制度性保障。

  二是有利於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全面實施後,無論是國企、民企還是混合所有制企業,無論是內資還是外資,無論是大企業,還是中小企業,都一視同仁,享有同等的市場準入條件待遇,實現“規則平等、權利平等、機會平等”。這將進一步規範各級政府在市場準入環節的管理許可權和措施,有利於打破各種形式的不合理限制和隱性壁壘,將“剩餘決定權”和“自主權”賦予市場主體,實現“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三是有利於政府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要求政府從“重事前審批”轉變為“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將監管關口後移,把更多監管資源投向加強對市場主體投資經營行為的事中事後監管。

  四是有利於推進其他相關方面的改革。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有利於明確政府發揮作用的職責邊界,強化政府在戰略、規劃、政策、標準等制定和實施方面的功能。同時,將進一步推動與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相關的審批體制、投資體制、監管機制、社會信用體系和激勵懲戒機制的改革,進一步完善與市場準入制度相關的法律、法規,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清單共列禁止和許可類事項151項,比試點版減少177項

  記者:大眾最關心的還是負面清單都包含了哪些內容。在我國,“禁止準入”的領域又是哪些?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這次發佈的《清單(2018年版)》。主要包括清單說明、清單主體和附件三部分。

  清單主體包括“禁止準入類”和“許可準入類”兩大類,其中禁止準入類4項、許可準入類147項,一共有151個事項、581條具體管理措施,與《清單(試點版)》相比,事項減少了177項,具體管理措施減少了288條。

  禁止準入類事項包括4個事項。第一項是法律法規明確設立的與市場準入相關的禁止性規定,第二項是《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中禁止投資和禁止新建的項目。第三項“禁止違規開展金融相關經營活動”和第四項“禁止違規開展網際網路相關經營活動”,是針對當前金融領域、網際網路領域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商業模式層出不窮的形勢,為防範出現重大風險,在會同相關行業主管部門梳理現行管理措施基礎上提出,並報國務院批准後列入的事項。對於禁止類事項,市場主體不得進入,行政機關不予審批。

  許可準入類事項共147項,涉及國民經濟行業20個分類中的18個行業128個事項;《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事項10項;《網際網路市場準入禁止許可目錄》事項6項;信用懲戒等其他事項3項。從行業分類看,9個行業超過了10個事項。這些許可準入類事項,由市場主體提出申請,行政機關依法依規作出是否予以準入的決定,或由市場主體依照政府規定的準入條件和準入方式合規進入。

  記者:與《清單(試點版)》相比,《清單(2018年版)》最終規範和縮減了多少項目?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清單(2018年版)》是在《清單(試點版)》基礎上修訂形成的,基本延續了《清單(試點版)》的框架結構和主要內容,保證了清單的穩定性和連續性。

  此次修訂從是否符合清單定位要求、是否合法有效、表述是否準確等方面對清單事項和管理措施進行逐條評估,並作進一步優化整合。做到該減的堅決減,該留的科學留,該增的合理增。

  經上述幾個方面調整,《清單(2018年版)》共列禁止和許可類事項151項,總體上比《清單(試點版)》原有的328項減少了177項,壓減幅度達54%。

  行業性、領域性、區域性市場準入管理措施納入清單

  記者:既然我們是要構建全國統一的大市場,為什麼還要在清單內設有“地方性許可措施”,給地方留一個“自由裁量權”的口子?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考慮到我國地區發展差異大,資源要素稟賦、主體功能定位等方面也有很大不同,為增強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的操作性、針對性,允許省級人民政府在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基礎上,根據本地區資源要素稟賦、主體功能定位、產業比較優勢、生態環境影響等因素,提出調整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的建議,報國務院批准後實施。

  為此,在清單中增設“地方性許可措施”欄目,將少量全國性管理措施未涵蓋、符合清單定位且設立依據合法有效的地方性市場準入管理措施(共33條),列入《清單(2018年版)》的“地方性許可措施”欄目,進一步提升清單的完備性。例如,各地對承儲地方儲備糧油的市場主體都有資格認定的規定;上海設立了酒類專賣業務許可;雲南設立了生產性廢舊金屬收購業務許可等。

  記者:那麼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與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又是什麼關係?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當前,我國對外資採取的是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2018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對外發佈了《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兩個清單各有定位、功能不同。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僅針對境外投資者,屬於外商投資管理範疇。市場準入負面清單是適用於境內外投資者的一致性管理措施,是對各類市場主體市場準入管理的統一要求,屬於國民待遇的一部分。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按照內外資一致原則實施管理。

  記者:我們強調“一張清單全覆蓋”,現行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與《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還有效嗎?清單與現行的這些產業政策、投資政策是什麼關係?會不會造成新的“政出多門”“文件打架”,乃至部門間審批的新一輪推諉扯皮?

  國家發展改革委負責同志:《清單(2018年版)》將我國產業政策、投資政策及其他相關制度中市場準入類的管理措施直接銜接納入,確保“全國一張單”的權威性與統一性,有助於各方面政策協調統籌,也使清單更加方便易用。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一是《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按照國家產業政策,《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中的“淘汰類項目”禁止投資、“限制類項目”禁止新建,這屬於禁止準入的範疇。《清單(2018年版)》在將現行《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1年本)(修正)》中的“淘汰類項目”和“限制類項目”直接納入的同時,還作出了7處修訂調整。

  二是《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將《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2016年本)》中,與清單相關的10個事項直接納入《清單(2018年版)》許可類。

  三是《網際網路行業市場準入禁止許可目錄》。該目錄是按照《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網際網路+”行動的指導意見》(國發〔2015〕40號)要求制定的,納入《清單(2018年版)》統一公佈。近年來,我國在網際網路技術、產業、應用以及跨界融合等方面成就顯著,但新業態發展過程中,也面臨著不少體制機制障礙。我們相信,對網際網路領域採用負面清單模式管理,有利於構建開放包容環境,將有效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促進網際網路行業健康蓬勃發展。(記者 陸婭楠)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