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國際銳評】美方指望的“民主聯盟”看來又是自娛自樂了
2021-02-07 19:26:04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楊玉國

  如果說“利益”是美國上一屆政府的關鍵詞,那麼,“價值觀”顯然被新一屆美國政府擺到了顯要位置。

  無論是總統拜登近日在國務院的外交政策演講,還是上任後美國外交團隊的密集動作,都傳遞了一個重要信息:修復與盟友的關係,是本屆美國政府議程表上的優先項,而這指向一個更急切的目標——重建以“民主”為主要價值觀的聯盟。

  其實,所謂“民主聯盟”並不是什麼新鮮概念。早在2008年,時任美國國務院官員戴維·戈登就首次提出建立“民主國家集團”的想法,目的是進一步協調各自戰略。美方此時老調重彈,用意不難理解:既是為了修補傷痕纍纍的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也有糾集盟友聯手遏制中國的用意。這一點,拜登在其外交政策演講中並不避諱。

  但這樣的聯盟,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

  歐盟國家很快表了態。5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說,雖然歐洲跟美國有很多共識,但歐洲依舊需要一個獨立的“中國政策”。4日,法國總統馬克龍也表達了同樣的態度,稱即使歐盟與美國有共同價值觀,但也不應與美國聯合起來對抗中國。這也印證了美國《新聞週刊》的看法,即:美國建立“價值觀同盟”的想法對當代歐洲不會有太大吸引力,尤其是誇大了民主理念在歐洲外交政策中的分量。

  確實,全球化時代各國利益相關,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讓全世界深刻地感知到團結合作的重要。事實上,就連拜登自己也強調與中國開展合作的必要性。其他國家又為什麼要選邊站隊、為了美國利益與中國對抗而損及自身呢?墨西哥前駐華大使瓜哈爾多直言,“要求各國放棄世界上唯一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的機會做什麼?與美國結盟?事實證明美國是一個不可靠的夥伴”。

  更何況,無論本屆美國政府將“民主”描述得多麼天花亂墜,也無法遮蓋美國社會的種種亂象。政治極化、黨爭不斷、社會撕裂、種族痼疾、國會山騷亂……墜落的“美式民主”絕不是換屆政府就能粉飾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一針見血地指出,林肯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制度,已經演變成“1%的人有、1%的人治、1%的人享”。

  就連美國國內輿論都在感嘆,如今的美國,已經失去了在西方世界呼風喚雨的能力。《華盛頓郵報》近日發出疑問:為什麼盟友要相信一個無法處理好疫情且國會剛剛經歷過暴亂的美國政府?

  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已經將美歐之間的“塑料盟友”本質暴露無遺。從相互攔截口罩等抗疫物資,到為爭搶疫苗吵得不可開交,所謂“價值觀同盟”在利益面前,露出了自私狹隘的真面目。這從某種程度上印證了,以地緣政治為目標的所謂“價值觀同盟”恐怕只是一個響亮的口號,終究是雷聲大、雨點小。

  這個世界,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也沒有完全相同的歷史文化和社會制度,多樣性是客觀事實。搞“價值觀小圈子”,只會將人類推向對抗與仇恨。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說,為了針對某一特定國家而形成聯盟是不明智的。摒棄意識形態偏見、管控分歧聚焦合作,才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