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體育>>滾動>>正文

俄運動員仍有望赴冬奧 格局變化于中國隊有何影響?

2017-12-07 08:24:51|來源:中新網|編輯:王悅陽

  中新網北京12月6日電(王禹 岳川)北京時間6日淩晨,國際奧會執委會決定,禁止俄羅斯代表團參加將於2018年2月舉行的平昌冬奧會,但符合條件的運動員可以以“來自俄羅斯的奧林匹克運動員”的名義參賽。這一變化對於即將拉開戰幕的平昌冬奧會、特別是厲兵秣馬積極備戰的中國軍團,將帶來怎樣的影響?

  俄羅斯代表團無緣平昌

  據媒體報道,國際奧會執委會5日決定,禁止俄羅斯代表團參加將於2018年舉行的平昌冬奧會。國際奧會執委會經過討論,接受了由瑞士原聯邦主席施密德擔任負責人的委員會做出的《施密德報告》,該報告證實俄羅斯在索契冬奧會期間存在系統性操縱反興奮劑系統的情況。

  就在今年1月,國際殘奧委會理事會以沒有達到《恢復準則》所規定的要求為由,拒絕了俄羅斯殘奧委會關於允許其運動員參加2018年平昌冬殘奧會資格賽的請求。加之俄羅斯代表團此番被禁賽,這就意味著,俄羅斯的國旗與國歌將不會出現在平昌冬奧會及冬殘奧會的賽場上,獎牌榜上也不會有這一冰雪運動強國的身影。國際奧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在5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是對奧運和體育運動完整性的一次前所未有的衝擊。”

  事實上,籠罩在俄羅斯體壇上空的興奮劑疑雲由來已久。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曾于2016年7月發佈過一份“獨立個人報告”,文中稱“俄羅斯體育部門操縱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並進行掩蓋”,並以此為由呼籲全面禁止俄羅斯體育代表團參加堿鬤纗B會。國際奧會經討論後決定,不對俄羅斯代表團採取全面禁賽的處罰,由各國際單項聯合會決定是否准許各自項目的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堿鬤纗B會。

  直至堿鬤纗B會開幕前一天,國際奧會才宣佈准許270余名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奧運會,這也讓原本超過380人的俄羅斯代表隊陣容直接縮水逾百人,部分項目隊伍“全軍覆沒”。

  而早在2015年,國際田聯就因興奮劑事件對俄羅斯田徑隊做出全面禁賽的決定。時至今日,俄羅斯田協仍未恢複國際田聯會員資格,不能以協會名義參加國際賽事。今年的倫敦世錦賽上,只有少數俄羅斯運動員以“授權中立運動員”的身份參賽。

  俄籍運動員仍有望參賽

  雖然國際奧會執委會禁止俄羅斯代表團參加平昌冬奧會,但符合條件的運動員可以以“來自俄羅斯的奧林匹克運動員”的名義參加個人或集體項目。不過,平昌冬奧已經對一些選手關上了大門。

  國際奧會于11月1日宣佈,俄滑雪運動員、索契冬奧會越野滑雪男子50公里集體出發(自由技術)項目的冠軍,亞歷山大•列赫科夫因“涉藥”被剝奪索契冬奧會金牌,今後不得參加任何奧運賽事。短短月余間,國際奧會又對20余名俄羅斯冬季選手發佈處罰決定,包括索契冬奧會冠軍特列季亞科夫、索契冬奧會三枚銀牌得主維列格扎寧在內的選手被取消成績,項目涉及雪車、越野滑雪、冬季兩項和速度滑冰等。

  俄羅斯代表團日前在莫斯科名為“希望”的場館內發佈了其參加平昌冬奧會的制服。俄羅斯奧委會主席茹科夫曾表示:“我們現在還沒有什麼好消息,我希望制服展示能給俄羅斯的擁躉們帶來一些快樂。”如今“希望落空”,平昌冬奧會成為泡影,俄羅斯體育也正經歷著一場寒冬。全俄電視和廣播電視公司(俄羅斯國家電視臺)在6日的轉播過程中通過字幕聲明,該電視臺將不會轉播平昌冬奧會。

  中國軍團或迎利好

  作為長期佔據冬奧會獎牌榜前列的冰雪運動強國,俄羅斯在花樣滑冰、短道速滑等方面均有著不俗的實力,而這些項目同樣是中國在歷屆冬奧會上的衝牌點。隨著俄羅斯被全面禁止參加平昌冬奧會,也勢必將引起上述項目的平昌奧運格局產生劇烈變化。

  花樣滑冰項目,兩屆世錦賽冠軍、俄羅斯花滑女單選手葉甫根尼婭•梅德韋傑娃出席了當天的國際奧會會議,此前她被外界普遍認為,是平昌冬奧會花滑女單項目金牌的有力爭奪者之一。但她在得知最終結果過後表示,若不允許攜帶俄羅斯國旗,自己決不會參加奧運。

  正備戰花樣滑冰大獎賽總決賽的兩對俄羅斯雙人滑選手塔拉索娃/莫洛佐夫、斯托波娃/克堬鬗狾P樣前途未卜。如若兩對選手最終無緣平昌冬奧會,對於志在奪金的中國組合隋文靜/韓聰而言,無疑是利好消息。受到禁賽影響的還有俄羅斯花滑男單選手科爾亞達和沃洛諾夫,前者在稍早前結束的中國杯上力壓金博洋奪冠。

  短道速滑項目,中國選手武大靖在今年保持著男子短距離項目的統治地位,渴望在平昌冬奧會上完成突破,而這個舞臺對於他的競爭對手、短道速滑傳奇安賢洙來說,則顯得更為遙遠。已經31歲的他曾先後為南韓、俄羅斯兩國共斬獲6枚冬奧會金牌。如今在平昌冬奧會上,安賢洙只能以中立運動員的身份參加這場對他而言具有特殊意義的奧運會,無疑增添了些許苦澀。(完)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