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國足
  •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 
    2020-09-09 08:33:31國足
  • 足協青訓大綱:國家隊踢攻勢足球 各梯隊踢頂級賽事
      中新網客戶端9月8日電 由中國足球協會起草的《中國足協青少年訓練大綱(徵求意見稿)》8日通過中國足協網站對外公佈。對於中國足球青訓目標目標,足協強調,“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大綱》稱,中國足球青訓將圍繞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展開球員和教練員選材、對應的訓練和測試方法、體育科學和醫學、運動表現力分析等工作。  對於中國足球的青訓目標,《大綱》明確提出了三點,具體為:  “我們通過艱苦、正確、持續、有效的努力,為中國足球培養能夠為國爭光且與“足球發達國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員和教練員;  中國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在比賽中展示出與中國國家隊比賽統一的踢球風格和戰術打法;  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此外,對於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大綱》也列出了四點:  以攻勢足球為主導,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靈活性的戰術風格,敢於控球並積極創造機會;  提升團隊戰術合作執行能力,在攻守轉換中快速高效;  充分發揮中國球員在速度、靈敏方面的特點,在個人對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徵善戰、作風優良、團結協作的球隊。  《大綱》還提到,中國足球的青訓理念,包括球員發展理念、比賽理念、訓練理念和執教理念。其中,球員發展理念即球員的培養需要做到夯實基礎和全面發展,遵從“五環”模型。球員培養“五環”模型  《大綱》稱,球員的競技能力主要由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共五個要素構成。球員培養“五環”模型簡要說明了年輕球員在其自身成長與發展過程中應考慮的要素,“五環”之間相互連接,相互支持。  “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五個要素分別對應球員的五種能力:技術能力、戰術能力、體能、心智慧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輕球員想要完全釋放潛力,就必須重視這些影響因素。由於每位球員個體的優缺點具有明顯的獨立性和差異性。所以,在球員成長和發展中,在教練員和他人的支持、幫助下,需要不斷地學習和訓練。”(完)
    2020-09-08 15:02:37國足
  • 歸化球員漸增並代表國足出戰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歸化球員翻倍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2019年6月7日,沒人知道半年多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國足主教練還是意大利人堨痋A這一天國足與菲律賓的熱身賽,誕生了中國足球歷史上的里程碑時刻:歸化球員李可(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披上國足球衣“為祖國而戰”,這是國足陣容中第一次出現歸化球員。  排名在亞洲“穩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國足要想通過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並在隨後的12強賽中拿到世界盃入場券(至少排名前四),僅靠一個李可當然不夠。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成為第二位進入國家隊的歸化球員,在世界盃亞洲區40強賽對陣馬爾代夫隊的首秀,艾克森便有進球入賬——在球迷看來,李可落位後腰,艾克森司職中鋒,兩名歸化球員足夠國足撐到12強賽。  但隨著對手實力增強,國足客場先平菲律賓再負敘利亞,就連晉級12強賽都不再保險,嚴峻的形勢逼迫國足起用更多歸化球員。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讓40強賽一延再延,最終亞足聯確認明年3月開踢,這讓國足獲得寶貴的備戰時間,洛國富(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今年5月進入國足集訓隊,可惜因傷退出,而阿蘭(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只是因為疫情原因未能入選一期國足集訓名單。  更多歸化球員的加入,是國足晉級12強賽以及在12強賽中爭取世界盃出線名額的重要砝碼——國際足聯即將頒布的新政,則可以幫助更多已經入籍但未能獲得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歸化球員在12強賽來臨之前披上國足戰袍。  經過相關部門大量艱苦但專業的工作,國際足聯上周在官網發佈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開的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國際足聯代表將審議多項現有規則的修改動議——對於下定決心要獲得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出線權的中國足球而言,由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改”至關重要,幾乎所有與記者談及此事的業內人士都認為“這簡直是幫了國足天大的忙”,動議一旦通過,國足最需要的中衛人選就可以鎖定蔣光太(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  在現行政策框架下,蔣光太因曾經入選英格蘭青年隊並征戰歐青賽而無法再代表國足出賽,但依照即將提出的“會籍變更”條款,如蔣光太在代表英格蘭青年隊參賽時不滿21周歲,即可按相關規定轉換會籍即代表國足參賽。  曾代表挪威青年隊打過歐青賽預選賽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國血統)也將因為“轉換新政”而具備代表國足出賽的資格。  在蔣光太、侯永永身後,就連曾經代表巴西參加了世少賽和世青賽的特謝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轉換會籍”的新規——現年30歲的特謝拉是中超賽場江蘇蘇寧隊核心球員,2009年世青賽特謝拉代表巴西國青隊打滿全部7場比賽並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國際足聯“可轉換會籍”的最新條件,並且他本人多次表達對中超聯賽、對中國的喜愛: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兒在國際學校上學,去年接受當地記者採訪時特謝拉也談到“如果中國足協發出邀請,我會和家人認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單顯示,當前征戰中超聯賽的歸化球員已達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隊錢傑給已無可能代表國足參賽,高拉特(效力於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和德爾加多(山東魯能俱樂部)3年後可滿足居住條件具備代表國足出戰資格,理論上其餘7名球員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強賽階段進入國足名單——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除特謝拉,還有河南建業隊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漢卓爾鋒線殺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從2名歸化球員到4至5名歸化球員再到6至7名歸化球員,無論球迷如何議論,有了更多選擇的國足實力大漲,從比賽角度而言,12強賽的亞洲前四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世界盃之路好走很多。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國家隊不可能出現11名球員都是歸化球員的極端情況,中國足協不會大規模引進歸化球員,“足球歸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國足協在最初的糾結中最終決定“為了打進世界盃在國家隊中引入歸化球員”,現在面臨的第二個現實問題是“2個歸化球員不足以衝擊世界盃決賽圈”,4至5名歸化球員首發出戰40強賽和12強賽並不唐突。  “國足打進世界盃”社會意義重大。自從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臺,中國足球在基礎建設層面發生著顯著變化——校園足球逐漸普及,認識足球、接觸足球、參與足球、喜愛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儘管質量層面沒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劇萎縮的現象大有改觀。以目前正在進行的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賽事“百隊杯”(小學階段12歲以下男女混合參賽)為例,6歲以下年齡組37支球隊;7歲以下年齡組72支球隊,8歲以下年齡組109支球隊,9歲以下年齡組143支球隊,10歲以下年齡組96支球隊,11歲以下年齡組71支球隊,12歲以下年齡組51支球隊……粗略計算已有3000名小學生在這個暑假投身綠茵場享受屬於他們的足球快樂,笑容和淚水,都是足球給孩子們的自然回饋。  這些球場上最稚嫩的草根階層,是中國足球寶貴“幼苗”,需要更多歸化球員全力相助的國足肩負著給“幼苗”提供更多陽光的責任——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其實並不在於政策的制定和修補,而在於自身的選擇與堅持。  本報北京8月2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08-25 08:32:31國足
  • 國際足聯修訂球員變更會籍規則 利好中國男足
      當地時間8月19日,國際足聯(FIFA)通過官網公佈了9月18日第70屆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會議議程及有待審議通過的各項規則制定與修改動議。這其中就包括由FIFA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訂案動議”,由於此規定事關當下國際足壇流行的“球員入籍與歸化”,因此備受各洲足聯及各會員協會關注。  “球員轉會會籍”修改了哪些內容?  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對“球員轉會會籍”規定修改作了非常詳盡的說明。其中第9章第2條清晰地列出“轉會會員協會申請獲得批准須符合的具體情形”。  規則共涉及5種情形。第一,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級別(除A級賽外)、任何種類的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第1場全場或部分比賽時,他已經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  第二,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級別(除A級賽外)、任何種類的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第1場全場或部分比賽時,尚未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時,尚未滿21周歲。  第三,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中的1場A級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第1場比賽時,他已經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時,尚未滿21周歲;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國際A級賽尚未超過3場,不管是正式大賽或非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國際A級賽最後一場時已經過去3年,不管是正式或非正式大賽;沒有參加過A級賽級別的國際足聯世界盃賽或洲際足聯決賽階段比賽。  第四,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第1場比賽後,希望代表被吸納為國際足聯成員的協會出戰的;未代表原協會參加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比賽、希望代表被吸納為國際足聯成員的協會出戰的。  第五,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正式大賽中的1場A級賽;由於政府部門的決定、未經本人同意或違背其意願而導致永久喪失國籍;擁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  是否有利於國足選擇引進入籍球員?  從規則調整情況看,國際足聯非常希望借此之機理清“球員會籍變更”涉及的具體概念、盡可能減少因規則模糊不清引發的爭議。例如,原規定第7條顯示,“球員年滿18周歲後在相關會員協會所在國(地區)領土上不間斷地生活至少5年”,這就可能導致歧義產生。據了解,高拉特歸化的問題就曾引發爭議。有人根據原規則解讀認為,只要高拉特滿足“在該國(或地區)住滿183天”,這意味著他在中國住滿1年,這樣的話,即便他曾被短暫租借給巴甲帕爾梅拉斯俱樂部,那麼也能因去年早早回到中國而滿足“183天”這個居住時限要求。再加上此前他在中超連續效力的4個賽季,他已符合在中國居住滿5年這個“硬性指標”。  但國際足聯通過此次規則修訂,給出了不同解釋。規則明確指出,如果一名球員在轉換目標會員協會在冊俱樂部效力不足5個賽季,且隨後轉會到另一家不同協會在冊俱樂部”,那麼就會被認定為在某一會員協會國(地區)累計工作或居住時限出現“中斷”。如果球員仍要變更會籍,就需要重新計算時間。因此,一旦新規則被推出,高拉特恐無法獲得代表中國隊參加卡塔爾世預賽40強賽或者12強賽的資格。  不過,總體來說,規則調整有利於豐富中國隊引進入籍球員的選擇。  誰還有望獲代表中國隊比賽資格?  本賽季在琱j防線大放異彩的入籍球員蔣光太,就有望借規則調整之機變更國際足聯會籍,從而獲得代表中國隊參賽的資格。  資料顯示,蔣光太此前面臨兩方面問題。首先,他曾代表英格蘭不同年齡段青少年代表隊參賽,包括歐足聯主辦的多項正式比賽。其次,他代表英格蘭青少年隊出戰時,並未獲得中國國籍。有國內媒體稱,蔣光太于2019年9月18日在廣州拿到中國護照,取得中國國籍。因此,國際足聯目前並未批准其代表中國隊參賽的資格。  不過對照規則調整動議的第9章第2條內容,不難發現蔣光太變更國際足聯會籍“重現曙光”。如果上述規則在今年9月18日第70屆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獲得通過,那麼中國隊只要有需求,中國足協就可以為蔣光太重新啟動變更會籍申請程序。蔣光太也非常有希望在國足征戰世預賽的關鍵期馳援球隊。  北京中赫國安隊的侯永永、被琱j租借給中甲昆山FC的蕭濤濤,這兩位入籍球員的情形與蔣光太亦有相近之處,他們也都有望按新規獲得代表中國隊比賽的資格,至於他們是否入隊,則要看主教練李鐵是否認可他們的能力、狀態。  如果規則調整獲得通過,那麼中國足協、中國隊還可以進一步拓寬入籍球員引進的選擇面。舉例來說,效力於江蘇蘇寧隊的巴西前鋒特謝拉,他從2016年2月份正式加盟江蘇蘇寧隊效力,至明年2月份就可符合在中國居住滿5年的規定。雖然受疫情影響,特謝拉返回中國的時間相對較晚,但新規則第5章第5條對類似“特別狀況”作了說明。疫情的發生是不可抗力,因此在此期間產生的入籍申請,可提請國際足聯“酌情”處理。此外,效力於武漢卓爾隊的埃弗拉、河南建業隊的伊沃按新規則也都具備變更會籍的條件。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8-21 09:19:55國足
  • 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國足
  •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 
    2020-09-09 08:33:31國足
  • 足協青訓大綱:國家隊踢攻勢足球 各梯隊踢頂級賽事
      中新網客戶端9月8日電 由中國足球協會起草的《中國足協青少年訓練大綱(徵求意見稿)》8日通過中國足協網站對外公佈。對於中國足球青訓目標目標,足協強調,“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大綱》稱,中國足球青訓將圍繞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展開球員和教練員選材、對應的訓練和測試方法、體育科學和醫學、運動表現力分析等工作。  對於中國足球的青訓目標,《大綱》明確提出了三點,具體為:  “我們通過艱苦、正確、持續、有效的努力,為中國足球培養能夠為國爭光且與“足球發達國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員和教練員;  中國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在比賽中展示出與中國國家隊比賽統一的踢球風格和戰術打法;  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此外,對於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大綱》也列出了四點:  以攻勢足球為主導,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靈活性的戰術風格,敢於控球並積極創造機會;  提升團隊戰術合作執行能力,在攻守轉換中快速高效;  充分發揮中國球員在速度、靈敏方面的特點,在個人對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徵善戰、作風優良、團結協作的球隊。  《大綱》還提到,中國足球的青訓理念,包括球員發展理念、比賽理念、訓練理念和執教理念。其中,球員發展理念即球員的培養需要做到夯實基礎和全面發展,遵從“五環”模型。球員培養“五環”模型  《大綱》稱,球員的競技能力主要由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共五個要素構成。球員培養“五環”模型簡要說明了年輕球員在其自身成長與發展過程中應考慮的要素,“五環”之間相互連接,相互支持。  “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五個要素分別對應球員的五種能力:技術能力、戰術能力、體能、心智慧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輕球員想要完全釋放潛力,就必須重視這些影響因素。由於每位球員個體的優缺點具有明顯的獨立性和差異性。所以,在球員成長和發展中,在教練員和他人的支持、幫助下,需要不斷地學習和訓練。”(完)
    2020-09-08 15:02:37國足
  • 歸化球員漸增並代表國足出戰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歸化球員翻倍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2019年6月7日,沒人知道半年多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國足主教練還是意大利人堨痋A這一天國足與菲律賓的熱身賽,誕生了中國足球歷史上的里程碑時刻:歸化球員李可(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披上國足球衣“為祖國而戰”,這是國足陣容中第一次出現歸化球員。  排名在亞洲“穩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國足要想通過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並在隨後的12強賽中拿到世界盃入場券(至少排名前四),僅靠一個李可當然不夠。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成為第二位進入國家隊的歸化球員,在世界盃亞洲區40強賽對陣馬爾代夫隊的首秀,艾克森便有進球入賬——在球迷看來,李可落位後腰,艾克森司職中鋒,兩名歸化球員足夠國足撐到12強賽。  但隨著對手實力增強,國足客場先平菲律賓再負敘利亞,就連晉級12強賽都不再保險,嚴峻的形勢逼迫國足起用更多歸化球員。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讓40強賽一延再延,最終亞足聯確認明年3月開踢,這讓國足獲得寶貴的備戰時間,洛國富(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今年5月進入國足集訓隊,可惜因傷退出,而阿蘭(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只是因為疫情原因未能入選一期國足集訓名單。  更多歸化球員的加入,是國足晉級12強賽以及在12強賽中爭取世界盃出線名額的重要砝碼——國際足聯即將頒布的新政,則可以幫助更多已經入籍但未能獲得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歸化球員在12強賽來臨之前披上國足戰袍。  經過相關部門大量艱苦但專業的工作,國際足聯上周在官網發佈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開的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國際足聯代表將審議多項現有規則的修改動議——對於下定決心要獲得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出線權的中國足球而言,由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改”至關重要,幾乎所有與記者談及此事的業內人士都認為“這簡直是幫了國足天大的忙”,動議一旦通過,國足最需要的中衛人選就可以鎖定蔣光太(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  在現行政策框架下,蔣光太因曾經入選英格蘭青年隊並征戰歐青賽而無法再代表國足出賽,但依照即將提出的“會籍變更”條款,如蔣光太在代表英格蘭青年隊參賽時不滿21周歲,即可按相關規定轉換會籍即代表國足參賽。  曾代表挪威青年隊打過歐青賽預選賽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國血統)也將因為“轉換新政”而具備代表國足出賽的資格。  在蔣光太、侯永永身後,就連曾經代表巴西參加了世少賽和世青賽的特謝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轉換會籍”的新規——現年30歲的特謝拉是中超賽場江蘇蘇寧隊核心球員,2009年世青賽特謝拉代表巴西國青隊打滿全部7場比賽並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國際足聯“可轉換會籍”的最新條件,並且他本人多次表達對中超聯賽、對中國的喜愛: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兒在國際學校上學,去年接受當地記者採訪時特謝拉也談到“如果中國足協發出邀請,我會和家人認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單顯示,當前征戰中超聯賽的歸化球員已達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隊錢傑給已無可能代表國足參賽,高拉特(效力於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和德爾加多(山東魯能俱樂部)3年後可滿足居住條件具備代表國足出戰資格,理論上其餘7名球員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強賽階段進入國足名單——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除特謝拉,還有河南建業隊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漢卓爾鋒線殺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從2名歸化球員到4至5名歸化球員再到6至7名歸化球員,無論球迷如何議論,有了更多選擇的國足實力大漲,從比賽角度而言,12強賽的亞洲前四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世界盃之路好走很多。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國家隊不可能出現11名球員都是歸化球員的極端情況,中國足協不會大規模引進歸化球員,“足球歸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國足協在最初的糾結中最終決定“為了打進世界盃在國家隊中引入歸化球員”,現在面臨的第二個現實問題是“2個歸化球員不足以衝擊世界盃決賽圈”,4至5名歸化球員首發出戰40強賽和12強賽並不唐突。  “國足打進世界盃”社會意義重大。自從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臺,中國足球在基礎建設層面發生著顯著變化——校園足球逐漸普及,認識足球、接觸足球、參與足球、喜愛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儘管質量層面沒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劇萎縮的現象大有改觀。以目前正在進行的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賽事“百隊杯”(小學階段12歲以下男女混合參賽)為例,6歲以下年齡組37支球隊;7歲以下年齡組72支球隊,8歲以下年齡組109支球隊,9歲以下年齡組143支球隊,10歲以下年齡組96支球隊,11歲以下年齡組71支球隊,12歲以下年齡組51支球隊……粗略計算已有3000名小學生在這個暑假投身綠茵場享受屬於他們的足球快樂,笑容和淚水,都是足球給孩子們的自然回饋。  這些球場上最稚嫩的草根階層,是中國足球寶貴“幼苗”,需要更多歸化球員全力相助的國足肩負著給“幼苗”提供更多陽光的責任——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其實並不在於政策的制定和修補,而在於自身的選擇與堅持。  本報北京8月2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08-25 08:32:31國足
  • 國際足聯修訂球員變更會籍規則 利好中國男足
      當地時間8月19日,國際足聯(FIFA)通過官網公佈了9月18日第70屆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會議議程及有待審議通過的各項規則制定與修改動議。這其中就包括由FIFA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訂案動議”,由於此規定事關當下國際足壇流行的“球員入籍與歸化”,因此備受各洲足聯及各會員協會關注。  “球員轉會會籍”修改了哪些內容?  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對“球員轉會會籍”規定修改作了非常詳盡的說明。其中第9章第2條清晰地列出“轉會會員協會申請獲得批准須符合的具體情形”。  規則共涉及5種情形。第一,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級別(除A級賽外)、任何種類的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第1場全場或部分比賽時,他已經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  第二,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級別(除A級賽外)、任何種類的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第1場全場或部分比賽時,尚未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時,尚未滿21周歲。  第三,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中的1場A級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第1場比賽時,他已經獲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正式大賽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時,尚未滿21周歲;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國際A級賽尚未超過3場,不管是正式大賽或非正式大賽;代表原協會出場參加任何種類的足球國際A級賽最後一場時已經過去3年,不管是正式或非正式大賽;沒有參加過A級賽級別的國際足聯世界盃賽或洲際足聯決賽階段比賽。  第四,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第1場比賽後,希望代表被吸納為國際足聯成員的協會出戰的;未代表原協會參加任何種類足球的正式大賽(含A級賽的任何級別)中的比賽、希望代表被吸納為國際足聯成員的協會出戰的。  第五,這名球員代表原協會參加了任何種類正式大賽中的1場A級賽;由於政府部門的決定、未經本人同意或違背其意願而導致永久喪失國籍;擁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協會所在國(或地區)的國籍。  是否有利於國足選擇引進入籍球員?  從規則調整情況看,國際足聯非常希望借此之機理清“球員會籍變更”涉及的具體概念、盡可能減少因規則模糊不清引發的爭議。例如,原規定第7條顯示,“球員年滿18周歲後在相關會員協會所在國(地區)領土上不間斷地生活至少5年”,這就可能導致歧義產生。據了解,高拉特歸化的問題就曾引發爭議。有人根據原規則解讀認為,只要高拉特滿足“在該國(或地區)住滿183天”,這意味著他在中國住滿1年,這樣的話,即便他曾被短暫租借給巴甲帕爾梅拉斯俱樂部,那麼也能因去年早早回到中國而滿足“183天”這個居住時限要求。再加上此前他在中超連續效力的4個賽季,他已符合在中國居住滿5年這個“硬性指標”。  但國際足聯通過此次規則修訂,給出了不同解釋。規則明確指出,如果一名球員在轉換目標會員協會在冊俱樂部效力不足5個賽季,且隨後轉會到另一家不同協會在冊俱樂部”,那麼就會被認定為在某一會員協會國(地區)累計工作或居住時限出現“中斷”。如果球員仍要變更會籍,就需要重新計算時間。因此,一旦新規則被推出,高拉特恐無法獲得代表中國隊參加卡塔爾世預賽40強賽或者12強賽的資格。  不過,總體來說,規則調整有利於豐富中國隊引進入籍球員的選擇。  誰還有望獲代表中國隊比賽資格?  本賽季在琱j防線大放異彩的入籍球員蔣光太,就有望借規則調整之機變更國際足聯會籍,從而獲得代表中國隊參賽的資格。  資料顯示,蔣光太此前面臨兩方面問題。首先,他曾代表英格蘭不同年齡段青少年代表隊參賽,包括歐足聯主辦的多項正式比賽。其次,他代表英格蘭青少年隊出戰時,並未獲得中國國籍。有國內媒體稱,蔣光太于2019年9月18日在廣州拿到中國護照,取得中國國籍。因此,國際足聯目前並未批准其代表中國隊參賽的資格。  不過對照規則調整動議的第9章第2條內容,不難發現蔣光太變更國際足聯會籍“重現曙光”。如果上述規則在今年9月18日第70屆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獲得通過,那麼中國隊只要有需求,中國足協就可以為蔣光太重新啟動變更會籍申請程序。蔣光太也非常有希望在國足征戰世預賽的關鍵期馳援球隊。  北京中赫國安隊的侯永永、被琱j租借給中甲昆山FC的蕭濤濤,這兩位入籍球員的情形與蔣光太亦有相近之處,他們也都有望按新規獲得代表中國隊比賽的資格,至於他們是否入隊,則要看主教練李鐵是否認可他們的能力、狀態。  如果規則調整獲得通過,那麼中國足協、中國隊還可以進一步拓寬入籍球員引進的選擇面。舉例來說,效力於江蘇蘇寧隊的巴西前鋒特謝拉,他從2016年2月份正式加盟江蘇蘇寧隊效力,至明年2月份就可符合在中國居住滿5年的規定。雖然受疫情影響,特謝拉返回中國的時間相對較晚,但新規則第5章第5條對類似“特別狀況”作了說明。疫情的發生是不可抗力,因此在此期間產生的入籍申請,可提請國際足聯“酌情”處理。此外,效力於武漢卓爾隊的埃弗拉、河南建業隊的伊沃按新規則也都具備變更會籍的條件。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8-21 09:19:55國足
國足

國足最前沿,提供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最新動態和賽事賽況賽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