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足協展開“足球外交” 佈局40強賽
      力拼亞冠,亦為國足“護航”  中國足協展開“足球外交”佈局40強賽  11月15日深夜,廣州琱j隊戰術核心保利尼奧確認自己傷重無法隨隊奔赴卡塔爾征戰亞冠聯賽。按照原定計劃,廣州琱j隊將於11月18日淩晨由廣州包機前往多哈(其第一個對手馬來西亞柔佛DT隊被該國安全委員會以防疫為由駁回出境申請而退賽),此前租借至河北華夏幸福隊的高拉特“壓哨”進入廣州琱j隊亞冠名單。  “我的傷勢已無法支持我繼續餘下的比賽,必須停下來治療。今年以來,我飽受左腿股直肌傷病影響,時常缺席球隊的訓練課,同時要服用止痛藥才能堅持比賽,這讓我非常沮喪和懊惱。現在,球隊隊醫以及我的私人醫生都告訴我,如果不立刻進行系統治療,這一傷病將嚴重影響我之後的職業生涯。”保利尼奧的公開聲明表示,“經過與主教練、俱樂部再三溝通商量,我們被迫作出一個令人遺憾的決定:我將不隨隊參加亞冠聯賽,並馬上開始接受醫生的治療和康復計劃,確保以一個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狀態投入明年的聯賽。”  11月12日,中超聯賽在蘇州賽區落幕,封閉了33天(第二階段)的廣州琱j、北京國安、上海上港、上海申花4支亞冠球隊只能休息4天,便要前往多哈在另一個封閉環境征戰亞冠(賽會制,15天6場比賽),球隊的辛苦可想而知。  但亞冠聯賽不能不去,亦不能應付了事——對於在足球外交層面屢屢吃虧的中國足球而言更是如此,因此4支中超球隊仍然全主力出戰,力爭在這個特殊的賽季展現出中國足球難得的好形象。  上海上港隊方面,阿瑙托維奇返回奧地利赴國家隊報到,胡爾克、奧斯卡、洛佩斯、穆伊4大主力隨隊出征;上海申花隊更是召回所有6名外租球員,金信煜、錢傑給、姆比亞、莫雷諾均可在亞冠出場;北京國安隊除巴坎布回到國家隊征戰非洲盃預選賽,奧古斯托、比埃拉、費爾南多和金玟哉等外援主力也會隨球隊于北京時間11月17日淩晨包機出發。  “俱樂部都在反映打亞冠聯賽非常困難,但我跟俱樂部講,去(卡塔爾打亞冠)困難很大,但不去的話,後果很嚴重,會影響我們和亞足聯的良好合作關係,會給中國足球帶來後遺症。”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上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說,“更何況我們國家現在抗疫取得重大成就,各行業的復工復產都取得很好的成果,如果不去的話,也有可能損害國家形象。”  犧牲中國足協和俱樂部的“小我”利益確保亞冠聯賽順利進行,是中國足協爭取明年承辦2022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甚至12強賽)的最重要籌碼——為儘早成為世界盃決賽圈球隊,國家體育總局在2018年便已確認“體育系統三大任務”:備戰2020東京奧運會、備戰2022北京冬奧會、備戰2022卡塔爾世界盃。  在中國將單項體育賽事與奧運會相提並論,可見足球地位之高。受疫情影響,亞足聯上周剛剛作出初步決定,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剩餘比賽(4輪)要在明年3月和(或)6月國家隊比賽日進行——按照國際足聯賽歷,3月的2個國家隊比賽日是3月25日和3月30日,6月的2個國家隊比賽日是6月3日和6月8日,但從目前情況分析,40強賽剩餘4輪賽事有極大概率會採用類似今年中超聯賽一樣的賽會制集中進行。這樣的安排表明,3月或者6月,亞足聯要召集所有球隊按照各自分組進入指定賽區在短時間內完成40強賽。中國足協已經明確表態,將盡最大努力爭取承辦至少本組的40強賽賽事(中國隊與敘利亞、菲律賓、馬爾代夫、關島4隊同組),以便為國足提供最為週到細緻的保障服務。  “如果40強賽是賽會制,那麼我們肯定會申請在中國辦賽。”陳戌源說,“中超聯賽為我們提供了疫情期間辦賽的寶貴經驗,我們全力爭取。”  事實上即將到來的亞冠聯賽幾乎全盤照搬了中超聯賽的封閉辦賽模式:抵達多哈的亞冠相關人員必須第一時間接受核酸檢測,封閉區人員每3天一測,中超4支球隊(每支球隊總人數均超過50人)進駐同一家酒店,酒店保證每支球隊有足夠的、完全屬于自己的客房、進餐區域及活動空間。  “亞足聯用了我們中超的防疫方案,卡塔爾當地也給球隊提供了單獨封閉的酒店,來保障安全。中國足協有一個工作組已經到了多哈,他們負責幫助俱樂部與亞足聯、賽區組委會進行溝通、協調。”陳戌源說,“我們和亞足聯有很好的溝通,亞足聯把比賽‘推遲’到11月18日進行,已經是根據我們的賽程作出了讓步。”  從40強賽突圍晉級12強賽是國足衝擊卡塔爾世界盃的“底線”,因此中國足協明年最主要工作,就是盡最大努力保證國足出現在12強賽之中:12強賽暫定在2021年6月40強賽結束之後抽籤,比賽從9月開始至2022年3月結束,如無特殊情況,12強賽將恢復主客場制方式進行。半年打完10輪12強賽意味著球迷每個月都可以看到國家隊的賽事——國足還從未面臨過如此長時間、持續性的嚴峻考驗。  本報北京11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11-17 08:40:08國足
  • 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國足
  •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 
    2020-09-09 08:33:31國足
  • 足協青訓大綱:國家隊踢攻勢足球 各梯隊踢頂級賽事
      中新網客戶端9月8日電 由中國足球協會起草的《中國足協青少年訓練大綱(徵求意見稿)》8日通過中國足協網站對外公佈。對於中國足球青訓目標目標,足協強調,“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大綱》稱,中國足球青訓將圍繞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展開球員和教練員選材、對應的訓練和測試方法、體育科學和醫學、運動表現力分析等工作。  對於中國足球的青訓目標,《大綱》明確提出了三點,具體為:  “我們通過艱苦、正確、持續、有效的努力,為中國足球培養能夠為國爭光且與“足球發達國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員和教練員;  中國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在比賽中展示出與中國國家隊比賽統一的踢球風格和戰術打法;  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此外,對於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大綱》也列出了四點:  以攻勢足球為主導,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靈活性的戰術風格,敢於控球並積極創造機會;  提升團隊戰術合作執行能力,在攻守轉換中快速高效;  充分發揮中國球員在速度、靈敏方面的特點,在個人對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徵善戰、作風優良、團結協作的球隊。  《大綱》還提到,中國足球的青訓理念,包括球員發展理念、比賽理念、訓練理念和執教理念。其中,球員發展理念即球員的培養需要做到夯實基礎和全面發展,遵從“五環”模型。球員培養“五環”模型  《大綱》稱,球員的競技能力主要由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共五個要素構成。球員培養“五環”模型簡要說明了年輕球員在其自身成長與發展過程中應考慮的要素,“五環”之間相互連接,相互支持。  “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五個要素分別對應球員的五種能力:技術能力、戰術能力、體能、心智慧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輕球員想要完全釋放潛力,就必須重視這些影響因素。由於每位球員個體的優缺點具有明顯的獨立性和差異性。所以,在球員成長和發展中,在教練員和他人的支持、幫助下,需要不斷地學習和訓練。”(完)
    2020-09-08 15:02:37國足
  • 歸化球員漸增並代表國足出戰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歸化球員翻倍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2019年6月7日,沒人知道半年多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國足主教練還是意大利人堨痋A這一天國足與菲律賓的熱身賽,誕生了中國足球歷史上的里程碑時刻:歸化球員李可(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披上國足球衣“為祖國而戰”,這是國足陣容中第一次出現歸化球員。  排名在亞洲“穩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國足要想通過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並在隨後的12強賽中拿到世界盃入場券(至少排名前四),僅靠一個李可當然不夠。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成為第二位進入國家隊的歸化球員,在世界盃亞洲區40強賽對陣馬爾代夫隊的首秀,艾克森便有進球入賬——在球迷看來,李可落位後腰,艾克森司職中鋒,兩名歸化球員足夠國足撐到12強賽。  但隨著對手實力增強,國足客場先平菲律賓再負敘利亞,就連晉級12強賽都不再保險,嚴峻的形勢逼迫國足起用更多歸化球員。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讓40強賽一延再延,最終亞足聯確認明年3月開踢,這讓國足獲得寶貴的備戰時間,洛國富(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今年5月進入國足集訓隊,可惜因傷退出,而阿蘭(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只是因為疫情原因未能入選一期國足集訓名單。  更多歸化球員的加入,是國足晉級12強賽以及在12強賽中爭取世界盃出線名額的重要砝碼——國際足聯即將頒布的新政,則可以幫助更多已經入籍但未能獲得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歸化球員在12強賽來臨之前披上國足戰袍。  經過相關部門大量艱苦但專業的工作,國際足聯上周在官網發佈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開的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國際足聯代表將審議多項現有規則的修改動議——對於下定決心要獲得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出線權的中國足球而言,由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改”至關重要,幾乎所有與記者談及此事的業內人士都認為“這簡直是幫了國足天大的忙”,動議一旦通過,國足最需要的中衛人選就可以鎖定蔣光太(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  在現行政策框架下,蔣光太因曾經入選英格蘭青年隊並征戰歐青賽而無法再代表國足出賽,但依照即將提出的“會籍變更”條款,如蔣光太在代表英格蘭青年隊參賽時不滿21周歲,即可按相關規定轉換會籍即代表國足參賽。  曾代表挪威青年隊打過歐青賽預選賽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國血統)也將因為“轉換新政”而具備代表國足出賽的資格。  在蔣光太、侯永永身後,就連曾經代表巴西參加了世少賽和世青賽的特謝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轉換會籍”的新規——現年30歲的特謝拉是中超賽場江蘇蘇寧隊核心球員,2009年世青賽特謝拉代表巴西國青隊打滿全部7場比賽並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國際足聯“可轉換會籍”的最新條件,並且他本人多次表達對中超聯賽、對中國的喜愛: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兒在國際學校上學,去年接受當地記者採訪時特謝拉也談到“如果中國足協發出邀請,我會和家人認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單顯示,當前征戰中超聯賽的歸化球員已達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隊錢傑給已無可能代表國足參賽,高拉特(效力於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和德爾加多(山東魯能俱樂部)3年後可滿足居住條件具備代表國足出戰資格,理論上其餘7名球員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強賽階段進入國足名單——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除特謝拉,還有河南建業隊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漢卓爾鋒線殺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從2名歸化球員到4至5名歸化球員再到6至7名歸化球員,無論球迷如何議論,有了更多選擇的國足實力大漲,從比賽角度而言,12強賽的亞洲前四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世界盃之路好走很多。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國家隊不可能出現11名球員都是歸化球員的極端情況,中國足協不會大規模引進歸化球員,“足球歸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國足協在最初的糾結中最終決定“為了打進世界盃在國家隊中引入歸化球員”,現在面臨的第二個現實問題是“2個歸化球員不足以衝擊世界盃決賽圈”,4至5名歸化球員首發出戰40強賽和12強賽並不唐突。  “國足打進世界盃”社會意義重大。自從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臺,中國足球在基礎建設層面發生著顯著變化——校園足球逐漸普及,認識足球、接觸足球、參與足球、喜愛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儘管質量層面沒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劇萎縮的現象大有改觀。以目前正在進行的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賽事“百隊杯”(小學階段12歲以下男女混合參賽)為例,6歲以下年齡組37支球隊;7歲以下年齡組72支球隊,8歲以下年齡組109支球隊,9歲以下年齡組143支球隊,10歲以下年齡組96支球隊,11歲以下年齡組71支球隊,12歲以下年齡組51支球隊……粗略計算已有3000名小學生在這個暑假投身綠茵場享受屬於他們的足球快樂,笑容和淚水,都是足球給孩子們的自然回饋。  這些球場上最稚嫩的草根階層,是中國足球寶貴“幼苗”,需要更多歸化球員全力相助的國足肩負著給“幼苗”提供更多陽光的責任——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其實並不在於政策的制定和修補,而在於自身的選擇與堅持。  本報北京8月2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08-25 08:32:31國足
  • 中國足協展開“足球外交” 佈局40強賽
      力拼亞冠,亦為國足“護航”  中國足協展開“足球外交”佈局40強賽  11月15日深夜,廣州琱j隊戰術核心保利尼奧確認自己傷重無法隨隊奔赴卡塔爾征戰亞冠聯賽。按照原定計劃,廣州琱j隊將於11月18日淩晨由廣州包機前往多哈(其第一個對手馬來西亞柔佛DT隊被該國安全委員會以防疫為由駁回出境申請而退賽),此前租借至河北華夏幸福隊的高拉特“壓哨”進入廣州琱j隊亞冠名單。  “我的傷勢已無法支持我繼續餘下的比賽,必須停下來治療。今年以來,我飽受左腿股直肌傷病影響,時常缺席球隊的訓練課,同時要服用止痛藥才能堅持比賽,這讓我非常沮喪和懊惱。現在,球隊隊醫以及我的私人醫生都告訴我,如果不立刻進行系統治療,這一傷病將嚴重影響我之後的職業生涯。”保利尼奧的公開聲明表示,“經過與主教練、俱樂部再三溝通商量,我們被迫作出一個令人遺憾的決定:我將不隨隊參加亞冠聯賽,並馬上開始接受醫生的治療和康復計劃,確保以一個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狀態投入明年的聯賽。”  11月12日,中超聯賽在蘇州賽區落幕,封閉了33天(第二階段)的廣州琱j、北京國安、上海上港、上海申花4支亞冠球隊只能休息4天,便要前往多哈在另一個封閉環境征戰亞冠(賽會制,15天6場比賽),球隊的辛苦可想而知。  但亞冠聯賽不能不去,亦不能應付了事——對於在足球外交層面屢屢吃虧的中國足球而言更是如此,因此4支中超球隊仍然全主力出戰,力爭在這個特殊的賽季展現出中國足球難得的好形象。  上海上港隊方面,阿瑙托維奇返回奧地利赴國家隊報到,胡爾克、奧斯卡、洛佩斯、穆伊4大主力隨隊出征;上海申花隊更是召回所有6名外租球員,金信煜、錢傑給、姆比亞、莫雷諾均可在亞冠出場;北京國安隊除巴坎布回到國家隊征戰非洲盃預選賽,奧古斯托、比埃拉、費爾南多和金玟哉等外援主力也會隨球隊于北京時間11月17日淩晨包機出發。  “俱樂部都在反映打亞冠聯賽非常困難,但我跟俱樂部講,去(卡塔爾打亞冠)困難很大,但不去的話,後果很嚴重,會影響我們和亞足聯的良好合作關係,會給中國足球帶來後遺症。”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上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說,“更何況我們國家現在抗疫取得重大成就,各行業的復工復產都取得很好的成果,如果不去的話,也有可能損害國家形象。”  犧牲中國足協和俱樂部的“小我”利益確保亞冠聯賽順利進行,是中國足協爭取明年承辦2022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甚至12強賽)的最重要籌碼——為儘早成為世界盃決賽圈球隊,國家體育總局在2018年便已確認“體育系統三大任務”:備戰2020東京奧運會、備戰2022北京冬奧會、備戰2022卡塔爾世界盃。  在中國將單項體育賽事與奧運會相提並論,可見足球地位之高。受疫情影響,亞足聯上周剛剛作出初步決定,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剩餘比賽(4輪)要在明年3月和(或)6月國家隊比賽日進行——按照國際足聯賽歷,3月的2個國家隊比賽日是3月25日和3月30日,6月的2個國家隊比賽日是6月3日和6月8日,但從目前情況分析,40強賽剩餘4輪賽事有極大概率會採用類似今年中超聯賽一樣的賽會制集中進行。這樣的安排表明,3月或者6月,亞足聯要召集所有球隊按照各自分組進入指定賽區在短時間內完成40強賽。中國足協已經明確表態,將盡最大努力爭取承辦至少本組的40強賽賽事(中國隊與敘利亞、菲律賓、馬爾代夫、關島4隊同組),以便為國足提供最為週到細緻的保障服務。  “如果40強賽是賽會制,那麼我們肯定會申請在中國辦賽。”陳戌源說,“中超聯賽為我們提供了疫情期間辦賽的寶貴經驗,我們全力爭取。”  事實上即將到來的亞冠聯賽幾乎全盤照搬了中超聯賽的封閉辦賽模式:抵達多哈的亞冠相關人員必須第一時間接受核酸檢測,封閉區人員每3天一測,中超4支球隊(每支球隊總人數均超過50人)進駐同一家酒店,酒店保證每支球隊有足夠的、完全屬於自己的客房、進餐區域及活動空間。  “亞足聯用了我們中超的防疫方案,卡塔爾當地也給球隊提供了單獨封閉的酒店,來保障安全。中國足協有一個工作組已經到了多哈,他們負責幫助俱樂部與亞足聯、賽區組委會進行溝通、協調。”陳戌源說,“我們和亞足聯有很好的溝通,亞足聯把比賽‘推遲’到11月18日進行,已經是根據我們的賽程作出了讓步。”  從40強賽突圍晉級12強賽是國足衝擊卡塔爾世界盃的“底線”,因此中國足協明年最主要工作,就是盡最大努力保證國足出現在12強賽之中:12強賽暫定在2021年6月40強賽結束之後抽籤,比賽從9月開始至2022年3月結束,如無特殊情況,12強賽將恢復主客場制方式進行。半年打完10輪12強賽意味著球迷每個月都可以看到國家隊的賽事——國足還從未面臨過如此長時間、持續性的嚴峻考驗。  本報北京11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11-17 08:40:08國足
  • 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國足
  •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國足40強賽前或無正式熱身賽  李鐵謹慎考察歸化球員  9月8日上午,亞足聯通過官方渠道宣佈,敘利亞隊將於10月與科威特隊在阿聯酋迪拜進行一場國際熱身賽。而受疫情及中超賽程安排等因素影響,在40強賽中與敘利亞隊同組的中國隊在10月國際比賽日窗口開放期內只能進行總長5天左右的短訓。更令人擔憂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下半程最早開賽日期前,中國隊受各類因素制約已很難落實國際熱身。  亞足聯援引敘利亞足協秘書長易卜拉欣·阿巴齊德博士的說法稱,敘利亞隊將於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聯酋進行一期拉練。而敘利亞隊計劃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訓營結束前一天與科威特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敘利亞隊能夠落實國際熱身,得益於相對便利的出行條件。相比之下,敘利亞隊同組對手中國隊的備戰工作就顯得比較困難。  據了解,國足新一期集訓基本確定安排在上海舉行。集訓時間之所以較短,主要是因為中超兩階段之間只有兩周多的間隔期,相比于首階段,第二階段中超賽事涉及各隊競爭利益更為重大。而在首階段各隊封閉參賽兩個多月後,國腳們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訓時間不宜安排過長。  今年初,中國隊曾在廣東進行了一期週期較長的冬訓。那麼球隊能否在明年同期複製這樣的安排,目前來看落實難度很大。中國足協在中超俱樂部總經理聯席會上公佈的信息顯示,中超聯賽雖然將於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來,諸強還要參加亞冠及足協盃賽事。後面兩項賽事的既定落幕時間均為12月19日,在此之後,中超各隊人員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響,本賽季亞冠聯賽賽程一變再變,給亞足聯造成的損失也非常巨大。據了解,亞足聯內部已明確無論本賽季亞冠出現怎樣的狀況,明年亞冠聯賽必須按既定計劃舉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樂部還需為新賽季中超聯賽進行備戰拉練。那麼國家隊能否組織冬訓,還需要各方協商。  國足備戰面臨的另一難題就是人員選拔。受中超聯賽首階段影響,部分媒體對新一期國足國腳人選做了種種猜測,並將包括入籍球員阿蘭、費南多在內的多名“新人”與國足新一期集訓聯絡到一起。不過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足教練組並沒有敲定本期集訓的人員名單。  國足主帥李鐵及其助手們接下來還會關注中超首階段下半程的賽況。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選過國家隊的幾名入籍球員本賽季中超聯賽“狀態不穩”,如艾克森持續未能打入運動戰入球,而洛國富甚至還沒有聯賽出場紀錄。此外,國際足聯球員變更會籍規定即將正式調整,包括蔣光太在內的部分效力於中超聯賽的入籍球員亦有望獲得代表國足參賽的資格,因此如何取捨,李鐵也需要慎重思量。  據了解,國足外籍助教科林·庫珀、體能教練阿德里安本週將飛抵上海,隨後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隔離觀察,從而為接下來的國足帶隊工作做準備。  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 
    2020-09-09 08:33:31國足
  • 足協青訓大綱:國家隊踢攻勢足球 各梯隊踢頂級賽事
      中新網客戶端9月8日電 由中國足球協會起草的《中國足協青少年訓練大綱(徵求意見稿)》8日通過中國足協網站對外公佈。對於中國足球青訓目標目標,足協強調,“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大綱》稱,中國足球青訓將圍繞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展開球員和教練員選材、對應的訓練和測試方法、體育科學和醫學、運動表現力分析等工作。  對於中國足球的青訓目標,《大綱》明確提出了三點,具體為:  “我們通過艱苦、正確、持續、有效的努力,為中國足球培養能夠為國爭光且與“足球發達國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員和教練員;  中國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在比賽中展示出與中國國家隊比賽統一的踢球風格和戰術打法;  中國國家隊、國奧隊、國青隊、國少隊等中國各級國字號梯隊全部入圍世界範圍最高級別賽事。”  此外,對於中國國家隊的比賽理念,《大綱》也列出了四點:  以攻勢足球為主導,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靈活性的戰術風格,敢於控球並積極創造機會;  提升團隊戰術合作執行能力,在攻守轉換中快速高效;  充分發揮中國球員在速度、靈敏方面的特點,在個人對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徵善戰、作風優良、團結協作的球隊。  《大綱》還提到,中國足球的青訓理念,包括球員發展理念、比賽理念、訓練理念和執教理念。其中,球員發展理念即球員的培養需要做到夯實基礎和全面發展,遵從“五環”模型。球員培養“五環”模型  《大綱》稱,球員的競技能力主要由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共五個要素構成。球員培養“五環”模型簡要說明了年輕球員在其自身成長與發展過程中應考慮的要素,“五環”之間相互連接,相互支持。  “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及社交五個要素分別對應球員的五種能力:技術能力、戰術能力、體能、心智慧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輕球員想要完全釋放潛力,就必須重視這些影響因素。由於每位球員個體的優缺點具有明顯的獨立性和差異性。所以,在球員成長和發展中,在教練員和他人的支持、幫助下,需要不斷地學習和訓練。”(完)
    2020-09-08 15:02:37國足
  • 歸化球員漸增並代表國足出戰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歸化球員翻倍 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  2019年6月7日,沒人知道半年多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國足主教練還是意大利人堨痋A這一天國足與菲律賓的熱身賽,誕生了中國足球歷史上的里程碑時刻:歸化球員李可(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披上國足球衣“為祖國而戰”,這是國足陣容中第一次出現歸化球員。  排名在亞洲“穩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國足要想通過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並在隨後的12強賽中拿到世界盃入場券(至少排名前四),僅靠一個李可當然不夠。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成為第二位進入國家隊的歸化球員,在世界盃亞洲區40強賽對陣馬爾代夫隊的首秀,艾克森便有進球入賬——在球迷看來,李可落位後腰,艾克森司職中鋒,兩名歸化球員足夠國足撐到12強賽。  但隨著對手實力增強,國足客場先平菲律賓再負敘利亞,就連晉級12強賽都不再保險,嚴峻的形勢逼迫國足起用更多歸化球員。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讓40強賽一延再延,最終亞足聯確認明年3月開踢,這讓國足獲得寶貴的備戰時間,洛國富(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今年5月進入國足集訓隊,可惜因傷退出,而阿蘭(原籍巴西,無中國血統)只是因為疫情原因未能入選一期國足集訓名單。  更多歸化球員的加入,是國足晉級12強賽以及在12強賽中爭取世界盃出線名額的重要砝碼——國際足聯即將頒布的新政,則可以幫助更多已經入籍但未能獲得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歸化球員在12強賽來臨之前披上國足戰袍。  經過相關部門大量艱苦但專業的工作,國際足聯上周在官網發佈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開的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上,國際足聯代表將審議多項現有規則的修改動議——對於下定決心要獲得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出線權的中國足球而言,由國際足聯技術工作小組提出的“球員身份轉換規定的修改”至關重要,幾乎所有與記者談及此事的業內人士都認為“這簡直是幫了國足天大的忙”,動議一旦通過,國足最需要的中衛人選就可以鎖定蔣光太(原籍英國,有中國血統)。  在現行政策框架下,蔣光太因曾經入選英格蘭青年隊並征戰歐青賽而無法再代表國足出賽,但依照即將提出的“會籍變更”條款,如蔣光太在代表英格蘭青年隊參賽時不滿21周歲,即可按相關規定轉換會籍即代表國足參賽。  曾代表挪威青年隊打過歐青賽預選賽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國血統)也將因為“轉換新政”而具備代表國足出賽的資格。  在蔣光太、侯永永身後,就連曾經代表巴西參加了世少賽和世青賽的特謝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轉換會籍”的新規——現年30歲的特謝拉是中超賽場江蘇蘇寧隊核心球員,2009年世青賽特謝拉代表巴西國青隊打滿全部7場比賽並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國際足聯“可轉換會籍”的最新條件,並且他本人多次表達對中超聯賽、對中國的喜愛: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兒在國際學校上學,去年接受當地記者採訪時特謝拉也談到“如果中國足協發出邀請,我會和家人認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單顯示,當前征戰中超聯賽的歸化球員已達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隊錢傑給已無可能代表國足參賽,高拉特(效力於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和德爾加多(山東魯能俱樂部)3年後可滿足居住條件具備代表國足出戰資格,理論上其餘7名球員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強賽階段進入國足名單——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國足參賽資格的除特謝拉,還有河南建業隊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漢卓爾鋒線殺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從2名歸化球員到4至5名歸化球員再到6至7名歸化球員,無論球迷如何議論,有了更多選擇的國足實力大漲,從比賽角度而言,12強賽的亞洲前四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世界盃之路好走很多。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國家隊不可能出現11名球員都是歸化球員的極端情況,中國足協不會大規模引進歸化球員,“足球歸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國足協在最初的糾結中最終決定“為了打進世界盃在國家隊中引入歸化球員”,現在面臨的第二個現實問題是“2個歸化球員不足以衝擊世界盃決賽圈”,4至5名歸化球員首發出戰40強賽和12強賽並不唐突。  “國足打進世界盃”社會意義重大。自從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臺,中國足球在基礎建設層面發生著顯著變化——校園足球逐漸普及,認識足球、接觸足球、參與足球、喜愛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儘管質量層面沒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劇萎縮的現象大有改觀。以目前正在進行的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賽事“百隊杯”(小學階段12歲以下男女混合參賽)為例,6歲以下年齡組37支球隊;7歲以下年齡組72支球隊,8歲以下年齡組109支球隊,9歲以下年齡組143支球隊,10歲以下年齡組96支球隊,11歲以下年齡組71支球隊,12歲以下年齡組51支球隊……粗略計算已有3000名小學生在這個暑假投身綠茵場享受屬於他們的足球快樂,笑容和淚水,都是足球給孩子們的自然回饋。  這些球場上最稚嫩的草根階層,是中國足球寶貴“幼苗”,需要更多歸化球員全力相助的國足肩負著給“幼苗”提供更多陽光的責任——中國足球的幸與不幸,其實並不在於政策的制定和修補,而在於自身的選擇與堅持。  本報北京8月2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2020-08-25 08:32:31國足
國足

國足最前沿,提供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最新動態和賽事賽況賽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