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網志
【第154期】環球星訪談·郝瀚:《獨行月球》“金剛鼠”背後的演員_fororder_環球星訪談專題banner_獨行月球

獨家專訪郝瀚

  • “頂流”金剛鼠備受觀眾喜愛

    金剛鼠是根據真人動作捕捉和特效結合完成的,飾演金剛鼠的演員是開心麻花的郝瀚。
  • 沈騰在片場像哥哥一樣

    沈騰在片場會像哥哥一樣私下裏安慰他,“你要放鬆,不要緊張,咱們兩個人演你怕什麼?你想演什麼就演出來!”
  • 金剛鼠也有情感細膩的一面

    “他就像一個聰明細心大男孩,也會察言觀色,金剛鼠和獨孤月在月球相伴也是很浪漫的,無論獨孤月多難,金剛鼠都在旁邊搞怪搗亂,其實也是另外一種陪伴。”

  據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由沈騰、馬麗主演的科幻喜劇片《獨行月球》上映19天,票房突破25億。作為暑期檔最火的院線電影,影片中的宇宙“頂流”金剛鼠“剛子”備受觀眾喜愛。但是你知道嗎?金剛鼠是根據真人動作捕捉和特效結合完成的,飾演金剛鼠的演員是開心麻花的郝瀚。

  起初,導演張吃魚把劇本發給郝瀚時,也沒有告訴他要演哪個角色,看完劇本郝瀚就猜到導演是讓他飾演金剛鼠,“因為劇本裏的人物介紹,金剛鼠是一米九的身高,我看我們公司一米九的人也不多。”能夠參演這部電影郝瀚第一反應是非常開心,覺得導演是慧眼識“鼠”,發現了他的潛質。

  因為是第一次拍電影,開心過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壓力和迷茫,郝瀚開始認真琢磨起怎麼演好袋鼠。“我可能不是一個天賦型演員,但是我一定是最努力的。”為了這個角色郝瀚做了很多前期準備工作,因為平時對袋鼠的了解有限,為了更好地觀察袋鼠的動作習性,他甚至提前一年搬到了動物園附近住,然後經常去動物園看袋鼠。除此之外,他還找來了大量的關於袋鼠的紀錄片視頻資料,讓自己在表演中找到心理依據,更好地演繹金剛鼠這個角色。

  《獨行月球》中有很多沈騰和金剛鼠的對手戲,一開始拍攝的時候郝瀚難免會有些緊張,“騰哥是一位很優秀的演員,但是金剛鼠沒有臺詞,要全靠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表達出來,我該如何接住騰哥的戲,這讓我很是惶恐。”但是沈騰在片場會像哥哥一樣私下裏安慰他,“你要放鬆,不要緊張,咱們兩個人演你怕什麼?你想演什麼就演出來!”

  沈騰的鼓勵給了郝瀚很大的勇氣,拍攝前期導演經常會和他們在一起探討,怎麼把現實中觀察的袋鼠和戲裏的金剛鼠結合起來抖包袱,呈現出情感的遞進。從影片的細節中也能看出這些巧思,郝瀚舉例:“影片中有很多次擊掌,但是之前都沒有成功,我們把成功的那次留在了分別。其實金剛鼠早就學會了擊掌,一開始只是傲嬌不屑于表達,就像我們平時對父母一樣,不善於表達愛意,但是在關鍵的時候愛意往往會流露出來。還有金剛鼠和獨孤月一開始形同陌路互相廝殺,然後到兩個人一起走,但是金剛鼠會跳在前面回頭看獨孤月,到最後兩個人並肩地走在一起,這其實也是兩個人感情的一個縮影。”

  作為金剛鼠背後的演員,在郝瀚看來“暴躁”的金剛鼠也有情感細膩的一面,“他就像一個聰明細心大男孩,也會察言觀色,金剛鼠和獨孤月在月球相伴也是很浪漫的,無論獨孤月多難,金剛鼠都在旁邊搞怪搗亂,其實也是另外一種陪伴。”談到最後金剛鼠和獨孤月分別的那場戲,郝瀚説自己的眼淚根本止不住,在拍的時候聽到騰哥對“剛子”的那些囑咐,就像父母跟遠行的孩子告別一樣,讓他一下子代入進去,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獨行月球》劇照其他因素,他要再演一遍,基本每一條都要演到2-3遍,他的工作量要比以往的戲要多了很多,真的是非常敬業。”在月球上,獨孤月一開始被金剛鼠狂揍了很多次,談及拍攝這段“打戲”,郝瀚説:“打戲都是真的,拳拳到肉的感覺你是不可能作假的,但是為了視效團隊的製作,有時候會用一些特殊道具完成對騰哥的擊打,一遍一遍地拍,一遍一遍地被打。”

  《獨行月球》上映後,看到大家對金剛鼠“剛子”的喜愛,郝瀚非常開心,雖然全程沒有露臉,但是能夠得到觀眾的認可,讓他覺得一切付出都值得。而他也很清楚大家之所以喜歡金剛鼠,是因為角色本身的好感度,“是金剛鼠這個角色賦予了我很多,並不是郝瀚成就了金剛鼠。對於演員郝瀚來説,未來仍需要踏踏實實地演戲,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通過更多的角色去打磨自己的演技。”(文/武若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