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圖片20170627134107

黃河故道上築起“綠色長城”——河南商丘市民權林場半個多世紀的生態堅守

2018-03-13 10:34:14  來源:新華社  編輯:李勝蘭

  新華社鄭州3月11日電 題:黃河故道上築起“綠色長城”——河南商丘市民權林場半個多世紀的生態堅守

  新華社記者孫志平、劉懷丕

  每逢植樹節,造林人倍兒忙。豫東民權縣的黃河故道上,微風暖了,綠意重了,一撥撥幹部群眾揮著鐵鍬、扛著樹苗忙碌了起來。刺槐、楊樹、旱柳、泡桐……橫看成行,縱觀成列,紮根在黃沙。

  清朝末年,黃河改道,曾給這裡帶來無盡的風沙災難。經過三代人68年的堅守,商丘市民權林場人築起了一道6.9萬畝的“綠色長城”。在艱難困苦下,這群人不僅留下了一片鬱鬱蔥蔥的平原林海,更淬煉出一種令人敬佩的精神氣質,滋養著廣袤的豫東大地。

  從茫茫沙丘到鬱鬱林海

  陽春三月,柳吐新綠。穿行在民權林場申甘林帶,兩旁的樹林錯落有致,一眼望不到邊際,時而會遇上要兩三個人才能合圍的大樹。如今的黃河故道,與平原無異,已看不到沙丘。只有在水泥路肩上,車輪碾出的流動黃沙,還可以想像過去的荒涼。

  1855年,黃河決口改道,在豫東平原上留下了連綿的沙丘群。當地民諺說:“村塈囓~堆滿沙,大風一場不見家,莊稼一年種幾茬,十年九年被沙壓”。曾任民權林場場長、現今84歲的康心玉回憶,當年一到春季,大黃風吹得白天看不到太陽,種的麥子連根都會吹出來,周邊的村莊和農田不斷被蠶食,群眾生活很苦。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政府非常重視治沙治荒。商丘市民權林場始建於1950年,其前身為“豫東沙荒管理處”。民權林場人艱苦努力半個多世紀,昔日茫茫沙丘變成如今的平原林海,黃河故道的生態環境得���徹底改善。

  民權林場場長王偉介紹,民權林場目前經營面積達6.9萬畝,林木蓄積總量18.7萬立方米,林木年生長量1.7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達79.7%,被國內外林學專家譽為黃河故道上的“綠色長城”。其中,3.5萬畝劃定為國家儲備林,主要儲備刺槐、楊樹、榆樹、苦楝、椿樹等鄉土樹種和大徑級木材樹種。

  像刺槐一樣紮根黃河故道

  在民權林場申甘林帶核心林區,刺槐林面積達1萬多畝,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大面積刺槐純林,其中30年以上樹齡的刺槐林佔半數以上。刺槐是民權林場的當家樹種,因為它抗乾旱、耐瘠薄,易於成活。記者問民權林場人,栽下的哪種樹最像自己?他們一致回答:刺槐。

  耐苦克難,生生不息,綠化山河,造福一方——這是刺槐樹的品質,也是民權林場人的精神氣質。

  “在外種樹不能每天都回去,在黃沙堳鶪@個地窨子,鋪上麥秸,搭個庵子就能睡,吃的是紅薯幹饃,菜是鹽水煮蘿蔔。”80歲的林場退休職工佟超然畢業于北京林學院,1962年底來到民權林場。他回憶說,那個時候造林,幹在沙窩,睡在沙窩,吃在沙窩,雖然條件苦,但幹勁很���。

  民權林場副場長翟魯民說,先生產、後生活,為了造林,民權林場曾多次借用職工的工資。曾有一段時間縣堛漸禶~待遇好,很多職工忍住誘惑堅持不走,才保住了這麼好一片林海。

  林場最早栽下的第一批刺槐已經更新,當前留存下來的是二代、三代甚至四代槐。造林人亦是代代接力,83歲的翟際法1962年來到林場,他33歲的孫子翟文傑如今也已在林場工作10多年。像刺槐一樣,造林人一代接著一代幹,紮根于黃河故道的黃沙中,傲然挺立,守護著一方水土。

  生態之路越走越寬

  隨著黃河故道生態環境的改變,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已經形成。目前民權林場內有各類植物達100多種,如杜仲、何首烏、香附、地黃、野枸杞、澤漆麻等具有較高藥用價值。林內陸生動物180多種,野兔、松鼠、黃鼠鼬等小型野生動物經常出沒,百靈、畫眉、喜鵲、斑鳩等隨處可見,重點保護動物有16種。

  據河南省林科院一位研究員估算,林場森林植被和林地土壤總固碳量為2.25萬噸,總價值2250萬元;每年保護農田120萬畝,可增收3600萬元;每年涵養水源、凈化水質價值達9600萬元……民權林場生態服務價值每年可達6.96億元。

  2015年底,民權林場被國家林業局批准為國家生態公園,設立了面積達2877公頃的“河南民權黃河故道國家生態公園”。公園內四季皆景,尤其是每年5月,槐花盛開之際,花香四溢,放蜂人、觀花人往來如織,煞是熱鬧。

  “近年來,民權林場堅持生態建設為中心,把以生產木材為主轉變為以生態建設和生態修復為主,把以利用森林獲取經濟效益為主轉變為保護森林提供生態服務為主。”王偉說,利用國家生態公園的這個平臺,正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把林場打造成集休閒、旅遊、度假、科普于一體的國家森林公園,為社會提供更多更好的生態服務。

為您推薦

新聞
軍事
娛樂
體育
汽車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