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圖片20170627134107

朱虹 江先貞:宋詞初祖晏殊

2020-07-03 16:04:34  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  編輯:李佳藝

晏殊畫像

  晏殊(991年—1055年),字同叔,江西撫州臨川文港人(今南昌市進賢縣)。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晏殊自幼聰穎,被稱為“神童”,14歲中進士,歷任太常寺奉禮郎、光祿寺丞、戶部員外郎、太子舍人、翰林學士、參知政事加尚書左丞、禮部尚書、刑部尚書、兵部尚書、同平章事兼樞密使。病逝後宋仁宗親臨喪事,封臨淄公,謚號元獻。晏殊以詞著于文壇,尤擅小令,風格含蓄婉麗,與其第七子晏幾道被稱為“大晏”和“小晏”,又與歐陽修並稱“晏歐”。晏殊一生寫詞萬餘首,但大部分已散失,僅存《珠玉詞》130余首傳世。

  誠實神童:“臣嘗私習此賦,請試他題”

  晏殊生來天賦異稟,7歲就能作詩。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江南安撫使張知白來撫州巡視時聽說了此事,立即將晏殊召來面試,果然名不虛傳。晏殊雖年方總角,卻機敏過人、對答如流。惜才的張知白便將晏殊以“神童”名義推薦給了朝廷。第二年,恰逢朝廷開科取士,14歲的晏殊與來自全國各地的千余名考生一同參加殿試。考場之上,晏殊面對這些在年齡上稱得上是他兄長、伯叔乃至祖父的競爭對手,毫無怯場之態。他沉穩作答,“神氣不懾,援筆立成”,宋真宗對他讚賞有加,賜其同進士出身。當朝宰相寇準上奏說:“晏殊是江東人氏。”江東五代時屬南唐,乃宋朝的敵國,寇準的意思是提醒皇帝不可重用晏殊。皇帝卻說:“唐時名相張九齡難道不是江東人氏嗎?”斷然否決了寇準的提議。

  過了兩天是詩、賦、論的復試,晏殊發現這個題目恰好是他曾經做過的,就上奏宋真宗說“臣嘗私習此賦,請試他題”(這個題目我之前做過,請用別的題來測試我)。宋真宗覺得這位少年很獨特且老實厚道,也想看看他的真實水平,於是命人重新出題。晏殊再次拿到題目後,略作思考,便引經據典、洋洋灑灑,一篇精彩文章迅速“出爐”。他的誠實與才華得到了真宗皇帝的欣賞,殿試過後,晏殊被賜予秘書省正字,並留在秘閣讀書深造。因為晏殊非常年輕,朝廷十分注意對他的考察,“命直史館陳彭年察其所與遊處者”,見晏殊交往的都是品德、文章俱佳之人,朝廷對他也就愈加放心了。從此,晏殊在其仕途上一步一步走向巔峰。

  宋朝初期天下太平,國家強盛,百姓富足,朝廷上下一派歌舞昇平,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庶族黎民,都忙著宴飲遊樂。唯獨晏殊與眾不同,終日將自己關在家中,一心只讀聖賢書,兩耳不聽靡靡音。宋真宗得知情況後,認為他勤讀書,不喜遊樂、品性好,遂讓他做太子舍人,教太子讀書。當皇帝告訴晏殊選配他的理由時,誠實的晏殊卻直言不諱地說:“臣並不是不喜歡宴遊,只是因為貧窮才沒有去。”宋真宗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對晏殊的誠實品性更加認可,不久便將他升遷為太常寺奉禮郎。

  太平宰相:輔政“憂勤國家”、識人“益務進賢材”

  晏殊不僅聰明好學,而且做事嚴謹。真宗皇帝每次向晏殊詢問政事時,晏殊都會用巴掌大的方塊紙以蠅頭小楷書寫意見,等到答奏完畢後,就將紙片封好呈交皇帝,皇帝非常看重他縝密審慎的作風。大中祥符年間,晏殊的父親病逝,按照朝中慣例,身為人子,晏殊必須辭去官職,為父守制。但喪期未滿,宋真宗思他成疾,竟一紙詔書,將晏殊召回京城。同時真宗命令淮南官員一路護送其母至京都供養。之後,晏殊母親又過世,晏殊請求回老家守孝,真宗不許,反而升其任太常寺丞,後又提升為左正言、直史館,做了升王府記室參軍。年中時,晏殊遷升為戶部員外郎,任太子舍人,不久又做了知制誥、判集賢院。

  乾興元年(1022年),年僅13歲的仁宗繼位,根據先帝“軍國事兼權取皇太后處分”遺詔,劉太后臨朝聽政。宰相丁謂、樞密使曹利用都想獨自向太后上奏言事,方便專擅朝政。朝中眾臣攝于他們的權勢,無人敢非議。關鍵時刻晏殊挺身而出,進言道:“群臣奏事太后者,垂簾聽之,皆毋得見。”提出了“垂簾聽政”的建議。這一建議得到了大臣們的支持,對穩定時局起到了重要作用,於是晏殊遷右諫議大夫兼侍讀學士。即便如此,劉太后仍然覺得晏殊乃太子的舊臣,對他的恩惠還不夠,於是增任給事中。預修《真宗實錄》時,晏殊升任禮部侍郎,又被授予樞密副使一職。

朱虹 江先貞:宋詞初祖晏殊

晏殊雕像

  明道元年(1032年),晏殊升任參知政事(副宰相)加尚書左丞。景祐五年(1038年),西夏國李元昊稱帝,並出兵陜西一帶,而宋將屢屢敗退。晏殊全面分析當時的軍事形勢,從失利中找尋原因,針對存在的問題,奏請仁宗後,辦了四件加強軍備的大事:一是撤消內臣監軍,使軍隊統帥有權決定軍中大事;二是召募、訓練弓箭手,以備作戰之用;三是清理宮中長期積壓的財物,資助邊關軍餉;四是追回被各司侵佔的物資,充實國庫。由此,邊境的戰局立刻發生了扭轉,宋軍很快平定了西夏的進犯。慶曆二年(1042年),晏殊再次獲得擢升,以樞密使加平章事,當上了北宋的宰相。第二年,以檢校太尉刑部尚書同平章事,晉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學士,兼樞密使。

  晏殊多年身居要位,始終唯賢是舉、慧眼識人。韓琦、富弼、歐陽修等皆經他栽培、薦引,都得到重用。《宋史》說他“平居好賢,當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輔皆出其門”“及為相,益務進賢材,而仲淹與韓琦、富弼皆進用,至於臺閣,多一時之賢”,君子進用,則小人退卻,士風為之一新。晏殊當政時期選拔重用的這些賢才名士革新除弊、勵精圖治,共同輔佐仁宗皇帝造就了後世讚譽的“四海雍熙,八荒平靜,士農樂業,文武忠良”的“仁宗盛治”。

  三度被貶:“殊性剛簡”“時以謂非殊罪”

  歐陽修曾形容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師晏殊“富貴優遊五十年”。此話不假,晏殊一生仕途通達,似乎每一個階段都很順利:少年得志,中年富貴,晚年安寧。但他並非沒有遭遇過磨難,為官期間,晏殊也曾三度被貶:1027年因反對張耆升任樞密使被貶;1033年因諫阻劉太后穿袞服拜謁太廟越禮被貶;1044年因被諫官重提當年“狸貓換太子”舊事而惹怒仁宗,再度被貶。

  第一次被貶:天聖三年(1025年),權傾朝野的劉太后想提拔張耆為樞密使,為人率真剛毅的晏殊立即上書反對,因而惹怒了劉太后。加之有一次去玉清宮時侍從拿著朝笏在他之後才趕來,晏殊一怒之下用朝笏撞折了侍從的門牙,御史大夫就此事上奏彈劾晏殊。天聖五年(1027年),晏殊以刑部侍郎貶知宣州,後改知應天府。

  第二次被貶:明道二年(1033年),劉太后已經掌權十餘年,準備效倣武則天。當年劉太后拜謁太廟,有人奏請太后穿袞服(天子舉行國家大典穿的衣服)去行祭祀之禮。劉太后徵詢晏殊的意見,晏殊用《周官》中規定的太后服飾回答,明確告誡太后,禮制不可亂。劉太后見沒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便下了一道懿旨,將晏殊以禮部尚書罷知亳州、徙陳州,這次被貶外放歷時5年。

宋仁宗畫像

  第三次被貶:這一次貶謫的原因則與後世民間流傳的“狸貓換太子”故事有關。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劉娥(即劉太后)安排莊重寡言的侍女李氏擔任真宗司寢,為宋真宗生下了當時唯一的皇子。皇子還在襁褓中,劉娥就將他據為己有,由楊淑妃撫養,皇子的生母李氏後來被劉太后晉封為宸妃,這位皇子便是日後的宋仁宗趙禎。明道元年(1032年),李宸妃去世,晏殊因文才絕佳,奉命撰寫墓誌。當時仁宗年少,劉太后執掌大權,晏殊自然不能寫出真相。關於宸妃的子嗣,晏殊僅寫下只言片字,“生女一人,早卒,後無子及”,隱去了那段諱莫如深的宮闈秘史。慶曆四年(1044年),54歲的晏殊被諫官重提“狸貓換太子”舊事所彈劾,諫官指責晏殊明知仁宗為宸妃所生,卻在其墓誌銘中只字不提。這雖然不是晏殊的過錯,但對於仁宗而言,身世已是埋在心底永遠的痛。為了給生母一個說法,大怒之下的仁宗只得降罪于晏殊,晏殊也就踏上自己的第三次貶職之路。被貶出京城的晏殊,先後在潁州、陳州、許州多地輾轉,直到10年後因身患重病,急需名醫治療,才得以恩準回京。

  縱觀晏殊的一生,從14歲入京為官,入仕50年,但外放時間長達16年,近三分之一的時間在貶謫外放之中。但無論身處何方、官居何位,晏殊都能做到寵辱不驚、安之若素,始終如一忠於朝廷、造福黎民。比如,天聖五年(1027年)晏殊被貶應天府(今河南商丘)任知府,期間他大力發展文化教育,特別是全力扶持應天府書院,力邀范仲淹到書院講學,培養了大批人才,該書院(又稱“睢陽書院”)與白鹿洞書院、石鼓書院、岳麓書院合稱宋初四大書院。這是自五代以來,學校屢遭禁廢後,由晏殊開創興辦教育之先河。慶曆三年(1043年)在宰相任上時,他又與樞密副使范仲淹一起,倡導州、縣立學和改革教學內容,官學設教授。自此,京師至郡縣,都設有官學,出現了史上有名的“慶曆興學”。

  富貴詞人:“余每言富貴,不言金玉錦繡,唯說氣象”

  詞是五代以來逐漸興起的一種文體,至宋代進入了它的全盛時期。宋詞是繼唐詩之後中華文化的又一座高峰。而在北宋初期晏殊的詞,無論是在質量、數量和影響力上都是最高最廣的。《宋史》稱晏殊“文章贍麗,應用不窮,尤工詩,閒雅有情思”。這裡所說的“詩”,廣義上也包括詞在內。馮煦《蒿庵詞話》稱晏殊為“北宋倚聲家初祖”,意即宋詞真正的發端是從晏殊開始的,他被公認為“宋詞先鋒”,可稱為宋詞重要的奠基人。可以說,晏殊在文學上的成就更超政治。

  讀晏殊的詞,總給人一種美好安然的感覺,閒適中透著典雅,婉約中透著闊達,將理性之思致,融入抒情之敘寫之中。“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這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抒發了作者對自然的感悟和對人生的思考:站在舊日的亭台中,聽新曲飲美酒,天氣仿佛與去年相同,卻有些不同,物是人非,夕陽正落;無人能阻止夕陽落下,正如無人能阻止時間的流逝一樣,所以,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學會珍惜時光、珍惜當下……其中“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可謂歷代盛讚的名句。有人認為是一種消極思想的表達,實際上他要說的是很多情況是事物發展的規律所決定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但人們可以認識規律,掌握規律,並注入新的生命元素,以積極進取的人生態度創造新的生活。

  將人生哲理蘊藏于風景描寫之中,是晏殊常用的寫作手法之一。清代著名學者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語出晏殊的《蝶戀花?檻菊愁煙蘭泣露》。此詞寫深秋懷人,是宋詞的名篇之一,也是晏殊的代表作之一。“昨天夜晚時分,刮來一陣猛烈的秋風,使得碧綠的樹葉凋零殆盡,我獨自登上高樓,眺望著漫漫的長路,心中頓生迷惘和淒涼之感。”詞句表面上是在說時序的交替,景物的變化,本質上是寫人事的滄桑,情致深婉而又寥闊高遠。王國維借此來感嘆世事的變幻無常,也意在說明做學問和成大事業初期的迷茫。

  晏殊生活在被後世譽為“聖明有道唐虞世,日月無私天地春”的太平盛世,加上他長達50年的仕宦生涯,直至位極人臣,所以,在他清雅高潔的詞作中,總是透出一股富貴氣息。《浣溪沙?小閣重簾有燕過》:“小閣重簾有燕過,晚花紅片落庭莎。曲闌幹影入涼波。一霎好風生翠幕,幾回疏雨滴圓荷。酒醒人散得愁多。”一位富貴之人坐在閣中,看到重重的門簾外面有燕子飛過,昨夜花落,紅色花瓣在亭子崱E了一地。他走到彎曲的欄杆邊,望著池中的倒影,一陣風令他感到一絲寒涼。隨著風吹來的方向看去,他看到碧綠的簾幕,還有敲打在荷葉上的雨滴……富貴閒愁之氣可謂撲面而來。

  晏殊吟咏富貴,但從不誇金耀玉。王慶孫寫“軸裝曲譜金書字,樹記花名玉篆牌”,他很瞧不起,說“此乃乞兒相,未嘗諳富貴者”;寇準的炫富貼“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他毫不留情地說這樣的詩句“未是富貴語”。那麼,在晏殊眼堹u正的富貴是什麼樣子呢?“樓臺側畔楊花過,簾幕中間燕子飛。梨花院落溶溶月,楊柳池塘淡淡風。”朱簾、爐香、亭臺、庭院、池塘,飛燕、梨花、楊柳、清風、明月。這等優渥閒適、這等景致意象,才是真正的富貴人家!這也是為什麼晏殊被後世稱為“富貴詞人”。

晏幾道畫像

  我國詞史上名家如林,但是父子並稱而又足以影響一代風氣的詞人只有兩對,這就是“南唐二主”的李璟、李煜和北宋的晏殊、晏幾道。晏氏父子因其交相輝映的藝術成就而被詞話家們合稱為二晏或大、小晏。晏殊47歲時,迎來了他的第七個兒子晏幾道。晏幾道自幼潛心六藝,旁及百家,尤喜樂府,文才出眾,深得其父同僚之喜愛。晏幾道最為人稱道的作品,便是那首《臨江仙?夢後樓臺高鎖》:“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這首詞中最妙的就是“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詞句借用了五代詩人翁宏《春殘》中的詩句,可如今談起這千古名句,幾乎很少有人提及翁宏,只知是晏幾道的“專利”。晏殊父子二人在大宋文壇風生水起,美名傳揚天下。

  至和元年(1054年),64歲的晏殊因病回京,病癒後再次請求出守。但仁宗皇帝特意把他留在身邊,為自己講經釋義,並讓他5天到自己這裡來一次,按宰相的規格對待他。過了一年(1055年),晏殊疾病加劇,仁宗要親自去探訪病情。晏殊立即派人飛馳上奏說:“臣無非是老毛病又犯了,很快痊癒,不足以讓陛下擔憂。”不久後竟遺憾地病逝。悲痛不已的宋仁宗親自前去哀悼,但仍愧疚沒能見老師最後一面,於是特地罷朝兩天,追贈晏殊為司空兼侍中,並親自在他的墓碑碑首刻上“舊學之碑”(意為傳統文化的楷模)四個大字,對晏殊的一生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撫州名人雕塑園

為您推薦

新聞
軍事
娛樂
體育
汽車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