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_fororder_QQ圖片20170627134107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2020-08-25 11:37:13  來源:新華網  編輯:朱琱s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賀子珍家鄉-永新黃竹嶺

  永新,位於江西西部邊境,與井岡襟山依水,于東漢建安九年(公元204年)建縣,古稱楚尾吳頭,縣名來源於《大學·禮記》:“日永月新”,至今有1810多年曆史。永新是一片紅色故土,因紅色而聞名天下,是中國第一位女紅軍戰士--賀子珍的家鄉。在這塊紅土地上經歷了井岡山革命鬥爭血與火的洗禮,積澱了不朽的紅色印跡,發生了三灣改編、龍源口大捷等重大革命歷史事件,流傳著許多經典的革命故事,是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誕生地和全國著名的將軍大縣。

  三灣改編鑄軍魂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三灣楓樹坪

  1927年9月29日,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沿湘贛邊界向農村和山區轉移,在永新縣三灣村親自領導了舉世聞名的“三灣改編”,總結了秋收起義的經驗教訓,針對部隊中存在的各種問題,對部隊進行了改編。

  一是縮編部隊。採取願留則留、願走則走的原則,將起義部隊由一個師縮編成一個團,即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轄兩個營,第一營和第三營。每營三連,另設屬於團部的特務連,共七個連,加上不存在的第二營三個連對外號稱十個連。設立了只屬於團部的衛生隊和輜重隊,沒有擔任職務的軍官全部編入軍官隊。縮編後的部隊由原來一千余人減至七百餘人,雖然人數減少了,但部隊更精悍了,戰鬥力更強了。

  二是“支部建在連上”。毛澤東在總結何挺穎連經驗的基礎上,提出把“支部建在連上”,開創了在軍隊基層建立共產黨組織“偉大的起點”。從此,部隊營團設黨委,連以上設黨支部,班、排設黨小組;實行黨代表制度,黨代表擔任黨的各級書記,負責部隊的政治訓練和民運工作,整個部隊統一由毛澤東為書記的前敵委員會指揮,從而確立了“黨指揮槍”的原則,使我軍獲得了政治靈魂和領導核心,從而保證了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毛澤東在《井岡山鬥爭》一文中說:“紅軍所以艱難奮戰而不潰散,‘支部建在連上’是一個重要原因。”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支部建在連上”主題雕塑

  三是實行民主。為破除舊軍隊的習氣,建立以平等為基礎的新型官兵關係,實行軍隊民主制度。規定長官不準打罵士兵、廢除繁文縟節、實行經濟公開、官兵待遇平等等多項民主制度。為了確保這些民主制度的貫徹執行,毛澤東創造性地決定在連以上建立各級士兵委員會,並賦予士兵委員會參加部隊管理,監督部隊經濟開支,對軍官有監督批評的權利。士兵委員會在井岡山革命時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毛澤東在《井岡山鬥爭》一文中對士兵委員會的作用給予了高度評價:“紅軍的物質生活如此菲薄,戰鬥如此頻繁,仍能維持不敝。除黨的作用外,就是靠實行軍隊內的民主主義。”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岡山,又一次談到士兵委員會,他說士兵委員會和“支部建在連上”具有同樣深遠的意義,並且強調必須重視發揮士兵委員會的作用。

  三灣改編是我黨創建新型人民軍隊的第一次成功探索和實踐,確立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鑄就了人民軍隊的紅色屬性,鍛造了我軍的無敵軍魂,奠定了政治建軍的基礎,是我黨建軍史上一座劃時代的里程碑,標誌著毛澤東建軍思想的開端和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週年的講話中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發端于南昌起義,奠基於三灣改編,定型于古田會議,是人民軍隊完全區別於一切舊軍隊的政治特質和根本優勢。

  龍源口大捷定乾坤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龍源口橋

  龍源口位於永新縣的南面,離縣城21公里,在永新、寧岡交界之處,橫亙著兩座相隔10余堛漱j山,即新、老七溪嶺,山上林深草密,山間谷深溪急,地勢十分險要。井岡山革命鬥爭時期,這裡發生了以少勝多、一戰定乾坤的龍源口大捷,使永新成為井岡山根據地中心區域,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同時也進入了全盛時期。

  龍源口大捷主要由新、老七溪嶺兩大戰役組成。為了粉碎敵人的“聯合會剿”,毛澤東等同志根據兩省敵軍的內部矛盾,制定了作戰計劃,決定採取聲東擊西、避實就虛的戰術,對力量較強的湘敵取守勢,對力量較弱的贛敵取攻勢。毛澤東在寧岡新城召開紅四軍連以上幹部會議,進行戰鬥部署。朱德在會宣佈了紅軍的擊敵計劃:王爾琢率領紅二十八團在老七溪嶺迎擊敵人;朱德、陳毅率領紅二十九團和三十一團一營在新七溪嶺擊敵;袁文才率領紅三十二團一部與永新、寧岡部分地方武裝埋伏在白口附近的新七溪嶺、武功壇山上;永新、寧岡兩縣地方武裝和人民群眾數千人在新、老七溪嶺附近山頭配合紅軍作戰;另派三十一團三營在寧岡睦村監視湖南敵軍。

  6月23日清晨,新七溪嶺戰役打響。進攻新七溪嶺的敵軍是號稱“江西最狠的部隊”——楊池生九師二十六團。敵軍憑藉優良裝備,攻奪了紅軍的第一道防線後,又向第二道防線泰山亭發起猛攻,一直把紅軍逼到最後一道防線——風車口上面的“吊谷上倉”。在戰鬥最為激烈的時候,朱德從指揮部望月亭率領軍部警衛排衝下來,手持機關槍向仰攻的敵軍掃射。戰士們看見朱軍長親臨前沿,瞬時銳氣倍增,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奪回了風車口陣地。老七溪嶺戰役結束以後,敵軍全面潰逃,紅二十八團立即分兵兩路,一路追殲逃敵,一路包抄龍源口。此時,地方武裝也從四面八方包圍上來,敵軍迅速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經過短時激戰,全殲敵軍一個團于新七溪嶺山下和龍源口村周圍。下午三四點鐘戰鬥結束,紅軍乘勝追擊,一鼓作氣直逼永新城下。留守在縣城的兩團敵軍,匆忙棄城而逃,紅軍第三次佔領永新縣城。湖南敵軍得知江西敵軍慘敗,不敢出擊,慌忙退回茶陵。

  老七溪嶺戰役,敵軍搶先佔領了制高點百步墩,戰局對紅軍不利。王爾琢指揮部隊向敵人發起多次衝鋒,都未能奏效。為了掌握戰鬥的主動權,王爾琢與團黨代表何長工商量,決定調整戰鬥部署,以連為單位,由黨員、幹部、老戰士組成突擊隊,由三營營長蕭勁率隊,正面向百步墩猛烈衝鋒;另派出一小部分部隊,以深山密林作掩護,隱蔽地向百步墩背後攻擊。在全團火力的掩護下,突擊隊經過半小時猛攻,以犧牲了蕭勁等幾十人的代價,奪取了百步墩。在紅軍指戰員的猛烈攻擊下,百步墩的敵軍前後受擊,招架不住,迅速往山下潰退。此時,埋伏在武功壇的袁文才紅三十二團小分隊和地方武裝迅速出擊,直搗敵人前線指揮部。進攻新七溪嶺的敵軍,腹背受擊,頓時失去指揮,後衛牽動前衛,全線崩潰。敵師長楊如軒被紅軍擊傷,帶著殘敵向永新縣城逃竄。

  龍源口大捷,共殲滅敵軍一個團,擊潰兩個團,繳槍千余支,俘敵500多人,是紅四軍取得的第一次重大勝利,也是中國革命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更是永新人民心中永遠難以忘懷的豐碑。在永新至今還流傳著讚頌“龍源口大捷”的歌謠:

五月堥茯O端陽,

七溪嶺下襬戰場,

不費紅軍三分力,

打敗江西兩隻羊(楊)。

  龍源口大捷之後,毛澤東曾滿懷豪情地說:“我們看永新一縣,要比一國還要重要。所以現在集中人力在這一縣內經營,想在最短的期間內,建設一個黨與民眾的堅實基礎,以應付敵人下次的‘會剿’”。由此可見,毛澤東“大力經營永新”的實踐使井岡山革命根據地迅速進入“全盛時期”,為後來湘贛蘇區和中央蘇區的建立和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塘邊分田樹典範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井岡山土地法》

  永新塘邊村曾經是默默無聞的小山村,坐落在永新縣的西鄉,這裡三面環山,山上松柏成林,鬱鬱蔥蔥,山下樟樹成片,地理環境優越。上世紀二十年代,毛澤東在塘邊分田讓這裡在中國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輝一頁。

  1928年夏,毛澤東率紅四軍三十一團部分指戰員先後三次深入永新縣塘邊村進行土地調查,開展土地革命的試點工作,領導塘邊群眾開展轟轟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運動,使塘邊成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土地革命的典範,有力地推動了邊界土地革命運動的深入開展。

  在塘邊的40余天堙A毛澤東經常深入群眾家中訪貧問苦,召開塘邊農民及各階層人士調查會,取得了大量的土地革命的調查資料。經過廣泛的調查研究,在分析了塘邊的階級狀況和勞苦群眾受苦受難的根源後,毛澤東在塘邊形成了一個分田臨時綱領,共17條,號召群眾起來分田分地,進行土地革命。塘邊土地革命首先是鬥爭土豪,發動群眾紛紛起來分發土豪的浮財,燒燬所有契約,沒收土豪佔有的土地。接下來進行了轟轟烈烈的分田運動,塘邊分田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步驟:

  1、成立分田機構,鄉由七人組成土地委員會,村由三人組成分田小組。

  2、由村分田小組丈量自己村的全部土地,將村堛漱H數、田畝數(按甲、乙、丙三等)登記造冊,交鄉土地委員會統一分配。

  3、根據毛澤東同志制訂的分田政策,以鄉為單位,按人口平均分配。肥、瘠田互相搭配,以原耕為基礎,田多退出,田少補進,出榜公佈。

  4、分配好的田地由鄉土地委員會插好牌子,牌子寫明田畝數以及由誰管業、收割。

  塘邊土地革命的開展,摧毀了舊的生產關係,解放了生產力,使廣大勞苦群眾在鬥爭中得到了切身利益,提高了群眾的革命熱情。不久,塘邊土地革命的經驗在全縣及邊界各地得到推廣。1928年底,湘贛邊界工農兵政府根據塘邊及其它地方土地革命的經驗,制訂了我黨的第一部土地法——《井岡山土地法》,毛澤東親自領導的塘邊土地革命也因此成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土地革命的典範。

  牛田長征先遣隊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牛田紅六軍團長征紀念碑

  牛田村位於永新縣坳南鄉,距縣城約35公里,是永新、井岡山、泰和、遂川四縣(市)交界處的一塊盆地,四週山高林密、地勢險要。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在這裡誕生,並率先突圍西征,揭開了紅軍長征序幕。

  1934年,湘贛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後,湘贛蘇區的中心區域被敵人佔領。為此,中共湘贛省委、省蘇維埃政府、省軍區及所屬機構,在1934年5月底分別從永新象形相繼轉移到牛田。就在省委、省蘇政府等機關搬遷至牛田後不久,中共中央書記處、中共革命軍事委員會于7月23日發來訓令,指示紅六軍團離開現在的湘贛蘇區轉移到湖南中部,去發動廣大的遊擊戰爭及創造新的蘇區。按訓令精神,省委領導廣大軍民在牛田秘密進行了一系列出發前的準備工作:

  1、組建紅六軍團軍政委員會,由任弼時擔任主席,肖克、王震為委員,領導紅六軍團突圍西征;

  2、成立留守湘贛蘇區新的省委領導班子,由陳洪時任省委書記;

  3、召開湘贛全省政治工作會議,組建紅十八師五十四團,計1200多人,補充到紅六軍團,並且實施了行軍、偵察、警戒等方面的教育,地方行政機關也進行了精兵簡政充實到部隊;

  4、廣泛動員蘇區人民為紅六軍團儲備物資。

  1934年8月7日,任弼時、肖克、王震率領紅六軍團9700多人,告別湘贛蘇區人民,分別從牛田等地出發,踏上突圍西進的征途。紅六軍團歷時八十多天,行程五千里,在戰勝湘、粵、桂、黔四省敵軍圍追堵截後,于1934年10月24日在貴州省印江縣木黃與賀龍、關向應率領的紅三軍會師,勝利結束西征。紅六軍團西征不僅在戰術上分化、牽制了大量敵軍,極大減輕了敵軍對中央紅軍的軍事壓力,也在戰略上揭開了紅軍長征的序幕,經過艱苦轉戰,較好地完成了中央賦予的長征“先遣隊”使命,為即將開始的中央紅軍戰略轉移起到了較好的探路和偵察作用。蕭克將軍後來回憶說:“紅六軍團突圍西征,比中央紅軍長征早兩個月,為中央紅軍長征起到了偵察、探路的先遣隊作用。”

  紅色誓詞耀初心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賀頁朵的入黨誓詞

  中國革命博物館珍藏著一份特殊的入黨誓詞,誓詞是布質的,中間是誓詞內容,兩邊是宣誓時間、地點和宣誓人姓名。誓詞雖然飽經滄桑、陳舊模糊,卻依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它照射出無數像賀頁朵一樣的共產黨人對理想信念和初心使命的堅守和忠誠,令參觀者印象深刻、深受教育。

  誓詞的主人是永新縣才豐鄉北田村的農民黨員賀頁朵,他于1886年出生於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生活十分艱難,只能靠幫人榨油和打短工謀生。1927年當井岡山地區農民運動蓬勃開展的時候,他積極投身革命,擔任鄉農民協會副主席,以榨油職業作掩護滿懷熱情地參加各種革命活動。1928年9月根據上級指示,賀頁朵在榨油坊建立中共永新縣委東南特別區委北田地下交通站,為區委以及紅軍收集情報、轉運糧食、籌備食鹽、運送傷員等。1931年1月25日夜,黨組織指派紅軍偵察員賀龍雪在榨油坊為賀頁朵舉行秘密入黨宣誓儀式,賀頁朵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員,他激動地把入黨誓詞一筆一劃默寫在一塊紅方布上——犧牲個人、言首泌蜜(嚴守秘密)、階級鬥爭、努力革命、伏(服)從黨其(紀)、永不叛黨——二十四個字的誓詞中,有六個別字,但這絲毫沒有減損誓詞的價值和意義,反而使人覺得真實和珍貴,更有一種感人至深的力量。謝覺哉在看到這份入黨誓詞後,非常感動,他為此專門寫了一篇文章《一個農民的入黨宣誓書》:“這是一位農民同志的入黨宣誓書,不用說,這位賀同志是在艱苦的鬥爭中經歷過嚴峻的考驗的。……賀同志在寫這張布質的入黨宣誓書時,不是照著底稿寫,而是記熟了這幾句話。他雖然寫了一些別字,這些別字並不減少它陳列在革命博物館的意義,倒使人感到它忠實、可愛、可貴。”最難能可貴也最令人佩服的是他冒著殺頭的危險在誓詞上留下了自己的姓名——中國共產黨黨員賀頁朵。由於在一次伏擊戰中身負重傷,1934年紅軍長征時,賀頁朵被組織留在家鄉堅持鬥爭,他冒著生命危險,把入黨誓詞偷偷藏在榨油坊的屋檐下。1951年,中央慰問團來到永新,賀頁朵把誓詞取出親自交到慰問團負責人、原湘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譚余保手中。

  風雨無跡,歲月留痕。雖然這份入黨誓詞已暗淡泛黃,卻依舊熠熠生輝,照射著這位農民黨員的初心和使命,體現出一名普通共產黨員靈魂深處對黨的忠誠信念。這份入黨誓詞是迄今為止發現的井岡山鬥爭時期唯一一份完好保存下來的入黨誓詞,也成為中國共產黨人歷經硝煙卻初心不改的歷史見證。

朱虹、龍溪虎:紅色永新

永新縣城全景

  革命精神永不忘,紅色基因代代傳。永新這塊紅土地,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湘贛革命根據地的中心。土地革命時期,全縣有近10萬人參軍參戰,誕生了王恩茂、張國華、王道邦、曠伏兆等為代表的41位開國將軍,犧牲的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達10000多人,留下了400多處紅色舊址,10000多件紅色文物,被稱為“紅色故土”。郭沫若曾賦詩讚譽“長征逾萬參加者,烈士八千磊落才”。

為您推薦

新聞
軍事
娛樂
體育
汽車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