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期待現實題材劇更豐富多元
2020-09-16 09:08:00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編輯:馮雪

  《平凡的世界》劇照  

  《破冰行動》劇照 

 

  《以家人之名》劇照 

 主持人:

  苗  春  本報記者

  嘉  賓:

  蔣雲峰  電視劇鷹眼創始人

  周可慧  愛奇藝自製劇開發中心製片人

  趙  毅  華視娛樂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溫豪傑  編劇

  劉斯斯  北京世紀華納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

  近年來,《破冰行動》《平凡的世界》等現實題材劇引人關注,並且在不斷進行新的探索。由電視劇鷹眼主辦,世紀華納聯合主辦的“鷹眼論壇·九月北京場”針對行業現狀,探討了“現實主義劇集的創新”等議題,請專業人士分享影視劇創作經驗,共謀產業發展。本報記者請與會嘉賓就論壇議題發表各自看法,以饗讀者。

  一

  記者:各位嘉賓對現實主義手法和現實題材是如何認識的?所在平臺和公司以及本人在現實題材創作生產方面有哪些經驗?

  趙毅: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方法,或者說是一種思考方式、創作規律。它不是一種外在表現。影視作品的宣傳有時候存在偏差,把表現今天的戲都認為是現實主義的,其實還要看作品是否真的結合真實的生活,延續了現實邏輯,去把故事和人物關係往前推進,最終揭示生活的本質和真相。我們出品的《親愛的自己》正在湖南衛視和芒果TV播出,講的是年輕人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工作生活的過程中,如何面對親情、友情、愛情的困境和成長的煩惱。這部劇我們定位是偶像生活劇,是偶像的外在和現實生活的內在表達兩者的結合。

  周可慧:愛奇藝的《怪你過分美麗》是聚焦娛樂圈的行業劇,也是女性勵志劇。在用戶結構方面,我們認為首先是關注娛樂圈的受眾,其次是職場人和熟齡女性。實際上最先破圈成為這部劇的傳播人群的,是很多娛樂業同行,他們評價這部劇做得太真了。

  溫豪傑:並非表現新中國成立之後甚至改革開放之後的劇就一定是現實主義的,更多的應該看作品的創作方法或者思考。比如我編劇的《平凡的世界》。哪怕是歷史題材,如果是基於生活,基於人物,基於今天所思考的問題,也可以稱之為現實主義的。

  劉斯斯:我們的團隊從一開始在內容上就沒有特別局限性的板塊限制,比如《天衣無縫》是李路導演的一部諜戰劇,也往現實方向深挖。剛剛播完的《幸福還會來敲門》,從創作初期就想通過小人物的成長和角色生活的點滴,反映社會的一些熱點問題。

  二

  記者:近年來優質的現實題材劇不少是由視頻網站主投主控的網絡劇,比如獲得今年白玉蘭獎“最佳中國電視劇”的《破冰行動》便是由愛奇藝出品的。臺網劇與網絡劇在現實題材作品創作上各自有哪些優長?

  周可慧:不管是臺網劇還是網絡劇,都是為觀眾服務的。基於這種共同點,網絡劇由於互聯網特殊基因,在排播或者運營上會有一些創新的做法,比如《隱秘的角落》每集結尾都有一首主題曲,《怪你過分美麗》36集有36個不同片頭。網絡劇的時長也沒有強制性的規定,而是儘量保持每集故事的完整性。網絡劇的內容創作也比較自由和包容。

  蔣雲峰:臺網劇更注重泛人群及闔家歡性質,網絡劇在現實主義作品的題材選擇上,會更加注重新穎的切入點,取材範圍也會更多元化。同時,越來越多的現實主義作品將由視頻網站作為第一齣品方,除了面向電視臺發行之外,考慮的是網絡用戶尤其是付費會員的熟齡化。

  三

  記者:以前的現實題材劇很多是家庭倫理劇,著眼于婆媳關係,後來被新女性視角、親子關係以及新式家庭關係所替代。《都挺好》《小歡喜》《以家人之名》等劇的出現,是不是意味著家庭倫理劇發生了新的回歸?

  趙毅:探索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最好的落點和最有共情感的代入點,就是家庭。大約10年前的家庭劇,主要通過描寫倫理和婆媳關係來展開,漸漸很難有新鮮的話題性,所以被女性故事替代。這幾年,大的時代環境和社會心理都在變化,現在因為疫情,以探索家庭關係作為主要故事的劇,一定會出頭。反過來說,探討家庭關係的劇,也特別難出彩,因為每個人都有家庭,必須找到非常新鮮的視角。

  溫豪傑:老一代的家庭兄弟姐妹多,今天的家庭已經不一樣了。但是家庭劇有各種新鮮的辦法去講述故事。影視作品的創作方法有3種,第一種是揪著頭髮離開地球的,比如從國外的漫威、玄幻到中國的重生、穿越。還有一種是回到過去的,像《平凡的世界》一樣從懷舊時光塈鋮麈繙撉漯韃﹛C這兩種中間還有一種,就是直面現實的,還有什麼能比從家的角度來講現實更真實的呢?

  四

  記者:現實題材劇要關注當下的社會變遷,但現在更多作品是展現一線城市生活,較少將鏡頭對準三四線及以下城市和農村,如何看待和解決這一問題?

  蔣雲峰:今後依然會有很多表現一線城市眾生相的作品,但視角會更加新穎,甚至會出現不少十幾集、20集的精緻短劇集。此前之所以表現三四線城市人群的作品相對匱乏,一是文本作者大多集中在一線城市,二是整體人口流動方向是“進城”,三是社會文化取向的工具性。目前來看這三個關鍵因素都在發生變化,我個人比較期待現實主義作品視角的多元化。

  周可慧:我們正在這方面做一些儲備,也在做用戶調研,真正下沉到三線、四線城市的觀眾中去,收集他們的反饋,今後做現實題材劇會加入一些元素。

  五

  記者:目前現實題材劇創作、製作還存在哪些短板?如何補上這些短板?

  周可慧:觀眾其實對於現實生活有自己慣有的認知,我們做劇時不能刻意去打破他慣有的認知,但是要告訴他我們想表達的核心價值觀是什麼。除了文本上做到很真實,給出很多真實的情節,在整個工業鏈條上,包括製作、拍攝、演員表演、後期宣傳推廣,都要放在一個體系堙A體現核心價值觀。

  趙毅:現實題材劇的難點在於製作公司、創作團隊,包括編劇、策劃團隊,要有對生活的觀察和積累、提煉和總結,而且表達時能和今天的觀眾對應。

  溫豪傑:作為一個創作者,我面臨的困難是如何讓自己的內心安靜下來、沉浸下來,而不是什麼都迎合,什麼都想要。

  蔣雲峰:最近10年,中國移動互聯網迅猛發展,對國內年輕人的生存狀態與審美風格產生了巨大影響,這種變化不一定在傳統的創作者那堭o到及時的呼應。雖然不少新興創作者開始推出一些真實反映當代年輕人生存狀態的故事文本,但這個群體人數還不夠多,還不夠職業化,需要時間來呵護與培育。

  劉斯斯:從製作公司來講,痛點是可能一個月拿到5個劇本,都是差不多的,特別是現實題材的,故事、人物等比較雷同。創作者和策劃者應該尋找更新的角度來展現時代和生活。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