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93歲藍天野:未來可期,不言別!
2020-10-27 09:37:52來源:北京日報編輯:馮雪

  

  昨晚11點,北京人藝經典名劇《家》迎來本輪最後一場演出謝幕。老藝術家藍天野攜人藝老中青少四代演員在觀眾如潮的掌聲與喝彩聲中再次登臺,精神狀態之飽滿讓所有觀眾為之驚訝讚嘆。以93歲高齡在話劇舞臺上連演11場三個半小時的大戲,藍老爺子可謂創下了奇跡。最後一場演出結束,老驥伏櫪的他仍然意猶未盡,流露出不捨之情:“似是告別,依依不捨,《家》在,沒有結束,期待再攜手同臺!”

  堅持每場都上

  這部由李六乙導演、曹禺改編自巴金小說的“人藝四世同堂版”《家》,自2011年首演之後,已經9年沒有演出了。今年再次上演,受到極大關注。本輪演出剛一開票,立刻售罄。很多觀眾看到演員陣容上有“藍天野飾演馮樂山”都非常驚喜,但也都認為這麼多場次演出,“馮樂山”這一角色肯定會設AB角,因此紛紛打聽“天野老師會演哪一場呢?”

  讓觀眾沒想到的是,從10月15日至26日的11場演出,93歲的藍天野出現在了每一場演出的舞臺上,而且每天晚上11點多謝幕時都精神矍鑠、神采奕奕。藍老說:“很多觀眾聽說這次演出有我,都很期待。我不想讓大家失望,所以堅持每場都上,感謝大家的厚愛。”

  昨天,本報記者全程跟隨採訪藍老演出期間的行程安排,對這位“寶藏爺爺”如今的生活和工作狀態更是敬佩不已。

  《家》的演出長達3個半小時,每晚結束時已經11點多了。藍天野謝幕後卸菕B換裝,再坐車回家,到家時常常都過了午夜12點。多年來一貫失眠的他,依然還會很興奮地發發朋友圈,和朋友們在微信互動聊天,一直到淩晨一兩點鐘才會在安眠藥的作用下入睡。早上九十點鐘,他起床後吃完早餐,帶著自己收養的流浪狗“大腕”一起在院子奡眼疏B;回家後再賞賞收藏的奇石、看看字畫、逗逗兩隻貓;清淡的午飯後,他稍作休息,靜靜養神,下午4點40分,在助理的陪同下乘坐人藝的專車從天通苑的家中趕往劇院。

  都是自己化

  下午5點半左右,藍老抵達劇院,助理會從人藝食堂為老爺子領回一份盒飯在化蛚‘怹\,這是藍老享受的“特別待遇”。用過餐刷好牙之後,坐在化袺隢e的藍天野便打開化蛢偉}始給自己化菕C看到記者驚訝的表情,藍老不以為然道:“這麼多年演出,我都是自己化菄滿A而且當年還給劇組堥銗L人化菕A最多的時候,一次給30個演員化過菕I”藍老笑道,由於以前北京人藝演員都是自己化菕A所以化萛v常常感覺“缺乏存在感”,但提到北京人藝的舞美道具製作水平,藍老讚不絕口,“我一直想專門寫寫北京人藝的舞美工廠,這不僅是中國戲劇舞臺頂尖水平,在國際上也是一流的!”藍老自己也對舞美道具頗有貢獻,他曾經跟隨李苦禪和許麟廬兩位藝術大家學過書畫,這次他在《家》中第一場戲手堮釭爾祧Z,上面的幾首詩詞就是他自己所作並親筆手書。他說:“觀眾看不見這些,但我自己拿著,在臺上更多些真實自信。”

  藍老給自己化好菻寣A化萛v來給他貼鬍子。劇中的馮樂山是一位道貌岸然、好色偽善的士紳,當年藍天野主動表示想要挑戰這個以往他沒有嘗試過的“反派角色”,為了從形象上更加靠近人物,他研究了很多資料照片,給馮樂山設計了很顯風度的美髯:“不能將這個人物演成讓人一看就是個壞人的樣子,因為他有那麼高的地位,誰見了他都奉承他,所以他看上去肯定是很德高望重、很儒雅、很有文化的。”李六乙導演在一旁透露,這個鬍子是專門找做影視化菄滷M業人士定制的,根據藍老的臉型和服飾量身定做,無論是形還是色都非常講究,因此在舞臺上會給大家非常深刻的印象。

  藍老對人物的服裝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設計,他特意將袖子挽成一個“月牙形”,再戴上一串佛珠。他說:“不是什麼人物都把袖子挽成這樣,只有《茶館》中的秦二爺和《家》中的馮樂山,我會把袖子挽成這樣,突出人物瀟灑的狀態。”這時,助理給藍老遞上拐杖,藍老笑道:“9年前我來演《家》時,其實不用拄拐的,但因為劇中人物需要才用上了拐杖道具,結果用習慣了,從那個時候開始拄上了拐杖。”但記者發現,大多數時候,藍老只是把拐杖當成一個裝飾,基本不用拐杖輔助,行動也十分穩健,就連上下樓也常常不用別人攙扶。不過北京人藝還是派出了專門的“後勤保障小組”保障藍老的安全,每天晚上,院領導、老幹處、醫務室、演員隊、司機班都會有專人全程在劇組陪同藍老,大家也都對藍老的精神狀態佩服不已。

  境界修為激勵後輩

  藍天野雖然是《家》中的“大家長”,但平易近人、思想開明,跟劇組中的幾代演員都能聊到一起,玩到一塊兒。在《家》中扮演覺新的荊浩在藍老化蛚〞漯鬤K上寫上“神仙居”幾個大字,並在“藍天野”名字旁邊畫上戲中臺詞提到的“竹子”。女演員們化好蛓咻n服裝後也都爭先恐後跟藍老合影。在劇中扮演“覺英”的12歲小演員每天換場時還會特意等在藍老化蛚〞糷f為藍爺爺開門。不演戲時,演員們也經常在藍老的朋友圈中互相開玩笑,看到藍老朋友圈發對劇組“依依不捨”的內容,盧芳、張培等人都紛紛留言“我們真是愛您呀!”“不分開……”

  李六乙導演多次感慨道:“家有一老是一寶,藍老就是我們大家的寶,是人藝的寶。看到他在舞臺上深深鞠躬謝幕,我在臺側動容淚目。他93歲高齡的藝術精神、境界修為和對後輩的責任感,讓我和臺前幕後所有演職員都興奮不已、感激不盡!”

  面對著自己深愛的舞臺、溫馨的劇組、充滿活力的同仁,藍天野依然葆有旺盛的創作力,他透露自己今年年底、明年年初還將復排《吳王金戈越王劍》,他還計劃為北京人藝新建的曹禺劇場排演一部曹禺的劇作,並且還想再登臺演戲,“未來可期,不言別!盼望再同臺!”

  記者 王潤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