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李現:流量只是一時 作品才是永
2020-12-14 09:15:17來源:北京青年報編輯:武若曦

  作為90後,李現還有著很強的“少年氣”,他愛笑愛調侃,所以,在看到王耀慶模倣他的封面照片時,會開玩笑地說自己已經“無法fu吸”。他出演的角色中,比如《赤狐書生》中的白十三,《河神》堛熙2o友,以及《親愛的,熱愛的》堛瑭商言,也都有喜歡調侃的一面,李現說:“其實都是我自己。”

  而說起演員,說起表演,李現又會嚴肅得“少年老成”。只想做個好演員的他,去年卻以《親愛的,熱愛的》成了“頂流明星”,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像被處在“放大鏡”下為人窺視。身處其中,李現展現出了強大的自控與自律性,他說不在乎自己外形帥不帥,不在乎自己掉流量,“做演員這一行你心堶n清楚:流量只是一時的,但作品是永琲滿C”

  我是一個不太喜歡重復自己的人

  李現此次接受採訪是源於他主演的電影《赤狐書生》于12月4日上映,這是李現“火”了之後主演的第一部大銀幕作品。電影講述了書生王子進進京趕考,被想要成仙的狐妖白十三盯上。狐妖白十三率領“群妖騙子團”設下連環計,要騙取王子進的信任,沒想到一路同行兩人卻成為好友。李現在片中扮演的就是狐妖白十三。

  商業大片、奇幻電影、綠幕戲多、強大的幕後陣容等等原因,都吸引著李現出演這部電影,不過他最為喜歡的是片中白十三這個狐妖的設定:“我是一個不太喜歡重復自己的人,白十三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是非常新鮮的,他是一隻雜尾野狐,形象有別於以往大家既定印象堣S美又魅惑的樣子,很顛覆。而且他非常接地氣,是‘底層狐狸’,一開始的時候被很多人看不起,有點小人物成長逆襲的感覺,這一點也很打動我。”

  李現記得,進組之前大概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自己一直在圍讀劇本、排練、走戲,還用了很長時間跟導演去溝通人物小傳,“我們會去分析,白十三在年幼的時候是怎樣的成長,稍微成年一點是怎樣的成長,跟王子進一起趕考後,劇本沒有寫到的部分,他又是怎樣的成長。當你把人物小傳豐富了,你會了解白十三這頭被爺爺撿回來的雜尾野狐,小時候被血統純正的狐狸欺負,身邊只有成精的青蛙做他的好朋友,沒有其他人可以交流。他在陪王子進趕考的過程中,才慢慢感受到了人世間的各種愛,包括王子進和英蓮的愛情,這些都對白十三的人生有很大影響。他會發現,原來取丹只是他最初的目的和夢想,人生有比取丹更有意義的事情。白十三中後段的目標是有波動、轉折的,這種情緒的轉變,我希望自己在表演的時候放大,顯得更加豐滿一點。”

  為了演好狐妖,李現特意看《動物世界》來觀察藏狐、一般的白狐或者其他狐狸,觀察它們的生活習慣,對食物的喜好和誘惑感。“他們說我演的這種狐狸應該是藏狐,蠢萌,有表情包的那種,所以會增加一些表情性的表演,希望更加貼近藏狐的質感。”此外,李現還看了很多動漫,比如《火影忍者》,“鳴人身上封印的是九尾,也是狐狸。我還想找鳴人和佐助之間的那種羈絆,看兩人的兄弟情是如何表現的,這些是我在塑造角色的時候需要準備的功課。”

  具體到表演時,李現表示,在故事的前期,他會有意識地去體現白十三動物屬性的一面,“我去研究了真正的狐狸的生活習性是怎麼樣的,比如狐狸怎麼叫,有哪些小動作。等到白十三來到人間,認識了書生王子進,逐漸體會到了友情是什麼樣的感覺,心堛‘人性’那面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來了。”

  拍攝《赤狐書生》,最大的挑戰是喜劇表演和綠幕表演

  而找到扮演狐妖的感覺後,對李現來說,拍攝《赤狐書生》最大的挑戰是喜劇表演和無實物表演。雖然覺得生活中自己還算幽默,之前扮演的角色身上也有喜感,但是李現從未出演過喜劇,而《赤狐書生》的定位就是闔家歡喜劇。對於自己首次嘗試的喜劇表演和設計,李現沒有太多把握,不過影片導演伊力奇倒是給予了肯定,他說李現在生活中放鬆的狀態,讓他身上有演喜劇的能力。片中扮演青蛙精的姜超也笑說李現很有“喜感”,可以出演喜劇節目。

  《赤狐書生》中很多戲份都在綠幕前完成,這對於李現來說也是“初體驗”,“有很多跳脫自然情境,需要進入到綠幕去拍,在這種環境媞t戲肯定要投入自己的想象。你會發現原來也可以這麼演戲,跟虛無的對手演戲、投射感情的時候,都是之前沒有過的體驗,能讓自己在表演層面有很大提升。“

  李現表示,無實物表演需要他去感受劇本、特效、角色理解等各層面,“最終綜合表演感覺,呈現在鏡頭前,這是全新的挑戰。我們有很多在空中飛來飛去的鏡頭,其實不是機器陪著你在天空飛來飛去,是吊定了,你跟著機器運動。這裡有一種三維空間的思考,比如風從哪個方向吹過來的時候,你在這個空間是下墜的、還是起飛的、橫向運動的或者原地不動的,你需要去思考空間邏輯感,拍這樣的戲挺有意思的,對於理工男來說還好。”

  李現回憶,在綠幕前表演靈魂出竅那場戲NG了很多次,“我們生活中當然沒有這樣的真實經驗,需要配合攝影機的位置、動作的節奏來完成,是挺特別的嘗試。如果以後還有綠幕表演的機會,可能我的經驗會多一點點。”

  讓大家記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

  演什麼像什麼,讓大家記住角色本身而非自己,是李現努力的方向,為此,講求準確的他甚至會說自己在塑造角色的時候,大概有1/4可以看到李現的影子。“我會給予角色20%到25%左右,也就是說有1/4是可以看到李現的影子,其他都是為了這個角色去塑造,是這個角色本身的性格和魅力。”具體到《赤狐書生》,李現表示,那1/4表現在比如白十三在聽師傅、爺爺說話時,給到的反饋和表情,是現實生活中他本人會有的,“但是塑造的部分,比如像狐狸假裝自己是人的狀態,有很多東西是不懂的。在塑造的時候,更多的時候是塑造這種未知感,我覺得是增加白十三這種人物魅力。”

  不過,李現也解釋說,在塑造角色時“沒有所謂的一定要1/4李現本人的影子”,只是說他在看劇本的時候,能感受到這個角色什麼地方跟他自己產生共鳴,“他的某一個決定跟李現本人的決定可能是一樣的時候,他的喜怒哀樂也許就是和我本人一樣的,並沒有一定按照1/4的東西去給。但是李現的人生經歷和這個角色的人生經歷是完全不一樣的,我盡可能去塑造這個人物,所以還是希望能跳脫出李現本人的一些影子。比如之前我們看過的劉亞仁、河正宇、瑞恩·高斯林、傑克·吉倫哈爾,他們塑造角色的時候也不太會把自己平常生活中的性格帶進去。甚至他們生活中會做什麼事兒,平常是怎麼度假的,咱們都不知道,但他們塑造角色的時候也會讓你信服,相信他塑造的那個人物就是那個樣子的,我自己覺得一個演員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也因此,李現笑說,生活中他對自己打分也就是7分、7.5分,“如果人們覺得我帥,其實也是塑造的角色為我加分了,而這也是導演、攝影師等整個劇組的功勞。”

  李現對於表演的認真,讓《赤狐書生》導演伊力奇十分欣賞,“我們在現場的時候,經常會因為一段戲的表演去進行比較長時間的探討,他也會跟我聊一些他的感受。在現場,有的表演的處理其實還挺難的,你在一段表演堛漁伅‵D常短,但要處理的情緒會非常複雜。對於電影表演來說,要求其實還是挺嚴格的,你不能放得太大,又不能收得太多,你那個度要特別的精準,才能夠達到一個比較好的效果。李現拍的時候,他覺得開始不太對勁兒了,有可能自己直接就會打斷,說‘不行不行,重來’。他對自己要求非常高,哭戲到底怎麼哭,整體情緒的連接,他希望每一個角色都有不一樣的突破,是給自己負責,也是給觀眾負責。”

  《赤狐書生》中有一些動作戲,所以有傷的李現在吊威亞時就吃了不少苦頭,李現說之前在拍《劍王朝》的時候吊了很多的威亞,“那部戲的動作戲非常多,因此落下了很多傷,在進組《赤狐書生》時身上的傷還沒有好,確實是很辛苦。其實我對片子的類型是沒有局限,無論動作戲還是武俠片,只要項目好、團隊好,都願意去嘗試,但肯定還是希望在自己身體健康的時候去完成,這樣動作戲的呈現也會更流暢一些。”

  每部作品都會復盤,還會開彈幕看反饋

  在李現看來,演員是靠作品來成就的,李現感謝自己出演的第一部作品就是《萬箭穿心》,“可以說這是目前對我影響最大的一部作品,因為是我參演的第一部電影,還是和顏丙燕、焦剛老師這樣的好演員合作。這部電影收穫了很好的口碑和很多獎項,我覺得非常榮幸能參與其中,它建立了我對於‘好作品’的認知,也看到了真正的好演員是怎麼表演的。”

  《萬箭穿心》帶給李現的另一個巨大改變,是讓他有了健身的好習慣,“我在讀書的時候是個小胖子,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在鏡頭面前胖就是《萬箭穿心》,當時就下定決心要減肥,自此之後就養成了健身的習慣。我們身材的一點點變化,在攝影機堻ㄦ|被放大,你也會不自覺要求自己,而且運動健身會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健康,也是解壓的一種方式。心情不好時,就會健身,或者打遊戲。”

  李現說自己會對每一部他參演的作品都復盤,“而且我是會盡可能讓自己站在觀眾的角度去看這些作品,看當時演的好不好,哪有問題。電視劇的話我還會開著彈幕看,想看到更多觀眾的反饋,越真實越好。”李現的第一部古裝劇《劍王朝》播完後,他就曾總結說:“不得不說,這種古裝劇,我自己有很多經驗上不足的地方,包括古裝表演的方法、對造型的把控和動作戲的細微技巧,希望未來能加強這方面的能力。”

  如果說每個作品都是成長的基石,那麼《赤狐書生》是怎樣的一種收穫?李現表示,拍攝這部作品讓他認識了江老闆(影片製片人江志強),認識了優秀的主創團隊,第一次嘗試了喜劇片,第一次演了一個動物,解鎖了新的角色類型,“這些都是在我演員職業生涯堳傸_貴的經歷,至於說《赤狐書生》是怎樣的基石,可能當下我沒有辦法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或許過兩年再回看這段經歷心媟|更清晰。”

  熱愛演員這個職業,目前沒有想過要放棄夢想

  成名之前抑或成名之後,李現坦陳都有迷茫時刻,“每一個階段,迷茫的點都是不一樣的。”他沒有想到《親愛的,熱愛的》播出會火成這個樣子,所有東西都不在自己的預料之內。也難怪他要感嘆:“演員能走多遠,三分能耐,六分運氣,還有一分靠貴人扶持。”

  所以,李現說假如他可以和幼年的白十三說話,他會說“有些東西是你沒辦法選擇的,你的命數,成為什麼樣的狐狸是上天註定的,能做的事情,就是為了自己美好的未來、內心的夢想堅定地走下去。”對於已經成年的白十三,李現想對他說的是:“你會發現,設定的路並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候過程比結果更加重要。這也是我在塑造角色,包括拍攝的過程中感受到的,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結果一個目的去努力,但在過程中得到的收穫可能比結果更重要。”

  《赤狐書生》討論的命題,是設定一個人真的到了人生的某個節點,是否願意放棄曾經的夢想,或者說放棄終生所追求的目的。像白十三為了友情,放棄了取丹成仙的夢想,如果換做是李現,他會怎樣抉擇?會為了其他原因放棄做演員這個夢想嗎?

  李現坦陳這個問題他並沒有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白十三這個人物的人生到了一個節點,所以他會做出(放棄夢想)這樣的決定,但是李現的人生還沒有到這樣的一個節點,所以我沒辦法給出這樣的一個答覆。在那個節點之前,白十三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李現也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未來的某個節點,是否會因為某件事而做出改變,只能說現在當下還是按照自己喜愛的職業在進行著。”

  李現稱自己熱愛演員這個職業,因為如果不做演員,他這輩子有可能只做一個職業,但演員可以體會到千奇百怪的各種職業,在各種職業中找樂趣和學新技能,讓生活更豐富多彩。

  以演員的標準來衡量自己,不擔心“掉流量”

  作為“頂級流量”,總有人替李現擔心他的曝光率減少了,擔心他會糊了,擔心他不是頂級流量了。對於這些擔心,李現自己卻完全不在乎,他說,如果擔心的話,自己就不會剃光頭進《人生若如初見》劇組這麼久,而是趁自己正火,將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接廣告接商演,去綜藝節目常駐,但是這些不是李現想要的生活。

  李現表示,自己一直是以一個演員的標準來衡量,而不是以所謂圈子媢“流量”的認知來定義的,“我在堅持的一些東西,包括自由、私生活、價值觀等等,其實是我自己認知的,以一個演員的態度來面對的。就像我剛才提的那些演員,你並不會關注我喜歡的這些男演員在生活中喜歡喝紅酒還是喜歡喝啤酒,是喜歡健身還是喜歡搏擊還是游泳,咱們都不知道。因為這就是人家的私生活,但是他們只需要做好一件事情就行了,就是把戲拍好把角色演好,我覺得這些男演員已經給我們做出了表率,我們應該這麼學習才對。我想和人分享世間美好的東西,比如我覺得好的電影、好的書籍、好的運動,或者是我出去玩之後,感受到的美好世界,但我不願分享我的私生活。”

  2020年即將結束,對於今年,李現說最大的感觸“一個是要珍惜當下,因為命運無常,還有就是要更加珍惜身邊的人,今年有了很長一段時間可以和父母待在一起,覺得很寶貴。”

  而談及未來,李現表示他和他的經紀公司對未來兩三年要接的影視項目有一個大致的規劃和預期,面對市面上找過來的本子也會根據當下的變化,來擇優選擇。“與其說自己想什麼,不如說看看有什麼,當然還是期待有挑戰性的角色出現,遇到很好的創作團隊,大家都想拿獎,但這個要看緣分的。”

  在李現看來,電影是一個夢。在這個夢的環境堙A可以把你內心可能不會在現實生活中呈現的東西,情感或思想,放在電影中,呈現對於人生、價值、夢想的最初的思考,和一步步走到終點之前的感悟,“其實會對人生有一種很好的提升,就像通過電影做一場很美好的夢。”

  而現在的李現,就理智而幸福地沉醉在自己的電影夢中。

  文/本報記者 張嘉 供圖/黑馬

標簽:李現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