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只有植入現實議題 女性職業劇才能突破狹窄圈層
2021-02-07 09:12:07來源:文匯報編輯:武若曦

  女性題材的劇集從2020年以來一直處於十分活躍的狀態。《三十而已》《摩天大樓》 《流金歲月》《陽光之下》等質量不錯的劇集不斷涌現。在這其中,《迷霧追蹤》顯得有些特別。與《三十而已》等更著重展現女性的婚戀問題和情感狀態,將女性職場經歷和事業表達作為輔助情節不同,《迷霧追蹤》完全聚焦在女性的職業狀態描寫。其中的女主人公林雨虹作為刑警大隊隊長,從事著一個通常由男性來完成的危險職業。這樣的女主設置,有機會拓寬將女性議題限制在家庭空間和情感問題的狹窄視野,展開更豐富的內容表達,《迷霧追蹤》也有希望成為一部質量不錯的女性職業劇。但可惜的是,這部劇的實際觀看效果卻並不理想,甚至變成一部不好看的劇。這其中的問題到底在哪?

  一部優質的女性職業劇需要專業精良的製作和真正的女性意識。不僅要符合類型影視操作規律,讓情節和女主人公形象都充滿吸引力,還要有能力將有價值的女性議題融入精彩的故事和人物塑造之中。 圖為《迷霧追蹤》劇照

  無視類型樂趣,一味強調寫實,現實議題成為空洞口號

  女性職業劇中最主要的內容應該是女主人公的職場工作情節。《迷霧追蹤》因為女主的職業為刑警隊長,其職場經歷就是案件的偵破過程。對比其他職業劇,這其實具有很大的類型優勢。因為作為世界範圍的成熟類型,刑偵題材目前已經積累了大量類型資源,比較經典的就有英式理性推理、美式硬漢偵探、還有近些年新崛起的韓日現實主義犯罪等。可以說刑偵劇創作處於一個豐富的類型汪洋之中。從近期比較成功的國產刑偵劇集來看,它們或多或少都在借鑒和綜合這些已有的世界經典類型資源。《隱秘的角落》借鑒了韓日現實主義犯罪的類型框架;《白夜追兇》通過性格迥異的兄弟偵探形象將美式硬漢偵探和英式理性推理元素進行結合;《沉默的真相》則是將英式理性推理與韓日現實主義犯罪融合起來。

  《迷霧追蹤》不僅談不上對經典類型資源的積極借鑒,甚至在基本的類型操作上都出現了失誤。導演自述說: “我給迷霧設定的基調是寫實,因為寫實是最契合我們故事表達的方式,所以我們的主角人物也都比較寫實,他們是普通的、有瑕疵、不是所有決定都能達到完美效果的警察”。這段自述表明,導演不僅缺少敏感的類型片思維,對類型表達和現實表達的關係認識也走入誤區。類型影視不是不可以表達現實內容,開拓現實議題,但前提是首先要為觀眾提供類型樂趣,吸引觀眾的觀看。類型樂趣就好比類型與觀眾的一種契約,也是觀眾認為一個類型必須具備的基本類型慣例。從刑偵類型來看,燒腦推理、暴力展現、驚險刺激等都屬於刑偵類型的類型樂趣,也是觀眾對刑偵劇的類型期待。只有在滿足類型樂趣表達的前提下,才有機會將現實議題以一種相對含蓄的方式在作品中呈現出來。

  《沉默的真相》就包含很尖銳的現實議題,但劇集始終自覺將燒腦推理放在顯著位置。24天的時間限制,分成9份的照片,從2000年到2010年三個時空的案件交織與不同時間點的交叉剪輯等手法,不斷加強懸疑性和敘事的緊張感。在這樣的類型樂趣操作下,劇集才將社會歷史的真實質感和豐富內容有機嵌入在劇情之中。

  而《迷霧追蹤》則是完全無視類型樂趣的操作,只一味強調“寫實”。帶來的結果就是,整個劇集雖然包含兩個不同的案件,但破案方式和破案過程卻高度一致。幾乎所有的案情突破點都是依靠調取監控錄像,然後出現新的線索,刻薄點說可以總結為監控錄像破案法。在看第一個案件時可能還有一些新鮮感,到第二個案件時刑偵片就變成了“紀錄片”。這樣單調的劇情肯定是無法吸引觀眾追下去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現實議題在劇中反而顯得像是被強行植入的空洞口號。

  一個不具備職場魅力的女主人公,無法承載豐富的現實議題

  除了職場情節必須抓人外,女性職業劇對女主人公的個人魅力展現更是重中之重。首先是個性魅力。女主人公必須是一個有慾望和追求,同時也有困境和局限的個體。這可以說是任何一個魅力人物所應具備的基本層面。比如《白夜追兇》中,亦正亦邪的周巡、理性高冷的關宏峰、熱情直率的關宏宇,三個偵探,三種個性,但都栩栩如生。《迷霧追蹤》中由於缺乏揭示林雨虹個性和困境的細節描繪,演員表演也沒有出彩,使這個本應處於全劇中最高光的魅力人物卻顯得模糊和沉悶。觀眾既不能被她的個性吸引,又因為對她的個人困境並不了解而產生距離,無法與之共情。

  其次是職業魅力。如果能夠充分展示女主人公的職業魅力,不僅有機會打破性別刻板印象,還能避免將女性職業劇拍成偶像劇或情感劇的尷尬。作為刑警大隊隊長,林雨虹可以說深入到了職場性別刻板印象的深水區。但正是如此,又帶來了塑造這個人物職業魅力的機會。既可往理性智慧形象塑造,也可往硬朗幹練形象推進,或文或武都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比如經典女性偵探片《沉默的羔羊》,其中的女探員不僅憑藉女性的細膩和敏感與高智商罪犯進行智力較量,同時在最後與兇手的獨自對峙中又展現了自己毫不遜色男性的勇氣和能力。國產劇集《重案六組》中也曾塑造過一個有情有義、智勇雙全的女警探季潔,成為這部劇中觀眾最喜愛的警察形象。而在《迷霧追蹤》中,林雨虹在大部分的探案過程中,不僅沒有能夠體現出“神通”,關鍵時候只會大叫大嚷或愁眉不展。在幾次獨自面對犯罪嫌疑人的重頭戲中,本應是對她的職業魅力進行展現的最好機會,但劇集卻莫名其妙地將她表現得極其被動和無助。可以說,林雨虹形象的塑造失敗是《迷霧追蹤》失去吸引力的最重要原因。

  職場關係與家庭關係的展現雙重缺失,現實議題失去了展開的空間

  更令人遺憾的是,本可以在女性職業劇中充分展開的豐富女性議題在本劇中幾乎是缺席的。

  首先從職場來看,作為一位女刑警隊長,挖掘其性別特色,尤其是與男性警察的對比,不僅有可能產生很強的戲劇性,而且女性議題可以非常自然地展開。劇集將林雨虹與趙偉作為搭檔形象,本來有機會通過男女警察之間的較量與合作來實現職場女性議題的討論,但奇怪的是,劇集在這個方面幾乎沒有著力。其他警察形象更是模糊,對林雨虹都是絕對服從,反而讓人覺得乏味和虛假。

  其次從家庭關係來看,在很多成功的國外女性職業劇中,夫妻之間的職業交集往往是展現女性議題的極佳線索。《迷霧追蹤》的第一個案件中,案情鋪展過程中本來有機會去實現這個可能的。作為成功商人的丈夫與妻子的職業之間會構成何種衝突和摩擦?兩人又如何從恩愛夫妻到情斷義絕?林雨虹與年幼的兒子竟然如大人一樣對話,連基本的身體接觸都沒有。這樣違背一般母子相處常理的情況背後又有怎樣的隱情?劇集中設置林雨虹父親是反對她當警察的,但她卻挑戰父親的權威,堅持成為一名警察。林雨虹如何反抗父親?他們後來又如何一同探案?以上這些本應成為女性議題絕好切入點的內容在劇集中都被完美略過,避而不談。

  綜上所述,之所以對槽點重重的《迷霧追蹤》展開嚴肅批評,是因為它的類型發展方向實際是很有意義的。首先,女性職業劇是目前女性題材劇集中有良好發展前景的重要類型。2020年以來已經問世的女性題材劇大多還在女性情感上做文章。即使有些描寫女性職業內容的劇也是打著職場的幌子談戀愛,或者是憑藉男性助力的職場瑪麗蘇套路。從觀眾對女性題材劇集的新鮮化需求來看,女性職業劇會成為一個很好的類型增長點。其次,女性職業劇有可能推動女性議題的擴展和深入。當我們在屏幕上看到越來越多的女性擺脫家庭和情感問題的狹隘圈層,在職場拼殺中展現自己的專業素質和職業魅力時,很多新的女性議題會水到渠成地進入討論視野:如何建構一個性別平等的職場?男女兩性如何在職場展開良性競爭和合作?女性在公共事務中如何發揮更大的作用?等等。第三,借助刑偵劇等類型樂趣操作手段眾多的成熟類型來製作女性職業劇,能夠將觀賞性與嚴肅的女性議題討論極好地結合起來,比起一般的女性職業劇創作有更大的類型優勢。

  但一部優質的女性職業劇光有好的想法是遠遠不夠的,更需要專業精良的製作和真正的女性意識。不僅要符合類型影視操作規律,讓情節和女主人公形象都充滿吸引力,還要有能力將有價值的女性議題融入精彩的故事和人物塑造之中。《迷霧追蹤》恰恰在這兩點上都出現了失誤。既沒有能夠成為一部好看的刑偵劇,更沒有能夠成為一部真正的女性職業劇。但它的遺憾和失誤則可以為後面的女性職業劇創作帶來諸多啟示。我們有理由期待高質量的女性職業劇在目前繁榮的劇集市場上能夠橫空出世。(桂琳)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