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綜藝 > 正文
“金牌喜劇班”導師點評撞火花
2021-02-25 11:11:45來源:北京晚報編輯:劉欣

  由陳佩斯、郭德綱、英達擔任導師的喜劇綜藝《金牌喜劇班》正在央視綜藝頻道熱播。這是國內首檔喜劇傳承類綜藝,導師陣容集結了三位喜劇名家,他們在共同挖掘喜劇人才的過程中碰撞出的火花是節目最大的看點。已播出的三期節目中,陳佩斯、郭德綱對小品《忘不了》截然相反的點評成為導師考核階段最為耐人尋味的一幕。

  作為家喻戶曉的喜劇前輩,陳佩斯在節目中的點評專業度高,句句幹貨。相比陳佩斯的“冷思考”,郭德綱則擔負著熱絡舞臺的角色。每當陳佩斯的“不留情面”把現場氣氛降下來,他總能在只言片語之間把現場溫度圓回去。郭德綱的點評也最接地氣,是直接從觀眾的感受出發,將“讓觀眾發自肺腑的開心”作為對喜劇藝人的基本要求。

  已播出的節目中,開心麻花演員高海寶、李海銀帶來的小品《忘不了》獲得了現場的滿堂彩,唯有陳佩斯毫不客氣地指出這是一個“表演一直在結果當中,一點過程都沒有”的作品,整個小品全都是一個個包袱組成的,演員各演各的,看不到交流,高海寶飾演的外賣員,人物沒有遞進,在不同人物狀態間瞬間跳切,把這麼有感覺的故事演成這樣,讓陳佩斯感到“非常遺憾”。而一旁的郭德綱則不同意陳佩斯的觀點,他評價說包袱響了就是好表演,《忘不了》是他在這個舞臺上看到的最好的小品之一。郭德綱還強調陳佩斯、英達兩位老師站得高、看得遠,自己卻是跟觀眾站在一起。最終的選擇結果,陳佩斯給出了“落榜”,郭德綱給出了“錄取”。

  兩個導師截然相反的評語,與他們所秉持的不同喜劇理唸有關。《忘不了》是一個有關阿爾茲海默症的小品,是那種一看開頭,就能大概猜到結局,人物會在煽情中反轉、實現主題昇華的舞臺故事。在這個相對套路化的情節中,怎麼處理觀眾意料之中的人物反轉,成為整個作品的關鍵。

  陳佩斯有對戲劇技巧的獨到見解,他在創作中講究傳統戲劇的章法、完整的故事構思與框架結構。在《金牌喜劇班》的舞臺上,他反復講所謂“劇”就是衝突,是有人物、有故事的衝突,喜劇效果要從性格堶悼穻芋A從事件堶悼穻芋A這是基於他對戲劇創作規律的通透理解。回顧陳佩斯那些膾炙人口的舞臺喜劇作品,都是從人物性格出發,舞臺人物塑造講究心理過程和人物真實感受,在衝突的層層遞進中強化喜劇效果,他早期小品最大的風格就是樸實無華,讓觀眾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人物身上。所以陳佩斯特別看重在表演過程中,演員進入人物狀態,在表演的交流中,讓觀眾體味人物內心的變化,通過人物內在邏輯說服觀眾。

  而郭德綱讚許的喜劇風格,看重的是包袱效果,是演員對表演節奏的把控。其實這也是開心麻花的特點之一,這個團隊的節目中時常會看到刻意去掉鋪墊、變臉式的表演,尤其在《忘不了》這樣大家都能猜到結局的舞臺故事堙A甚至會為了包袱效果而淡化人物的行為邏輯,來實現既在意料之中又多少有點出乎意料的反轉。因為節奏快、效果足,這種“硬包袱”直給的方式在年輕人中非常受歡迎。

  在另一期節目中,陳佩斯對來自開心麻花的劉思維、許慧強也提出了類似的意見。劉思維、許慧強表演的作品《五指山》融入了音樂劇形式,並效倣《大話西遊》的無厘頭效果,在戲劇風格上有些天馬行空。點評節目時,陳佩斯直指二人沒有從唐僧、孫悟空的角色性格出發去設計人物和動作,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組合一個一個包袱上了,比如唐僧給孫悟空遞大餅的包袱,和故事情節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樣的包袱會影響演員對人物真實的感受,阻礙人物關係的交流,無法讓故事好看起來。

  文藝創作總能在不同程度上反映時代變化,《金牌喜劇班》舞臺上發生的這一幕幕,可以說是喜劇舞臺“學院戲劇風”和“草根實用風”的一次碰撞,也可以說是喜劇潮流新與舊的一次交匯。其實不止喜劇舞臺,碎片化製作的現象已經在越來越多的文藝創作領域引發探討。

  客觀說,不同表演風格永遠會有各自的受眾與市場,孰優孰劣很難一概而論。而在《金牌喜劇班》的導師席上,三位導師來自不同領域、不同流派,他們在節目中能通過交流與切磋,看到彼此的長與短,才是這檔喜劇傳承綜藝節目的價值所在。

  有意思的是,上文中提到的開心麻花的劉思維、許慧強最終還是被惜才的陳佩斯一頓批評之後,收進了他自己的喜劇學習班,在這位金牌喜劇導師的傾囊相授下,一眾喜劇人之間還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才是更令人期待的。(邱偉)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