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演出 > 正文
挖掘傳承中秋文化 再續百年前緣
2021-03-02 09:33:44來源:北京日報編輯:武若曦

  2021年3月5日,北京京劇院新編京劇《嫦娥奔月》即將於長安大戲院上演。該劇是由文化和旅遊部、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支持,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資金專項資助的項目。北京京劇院將其作為挖掘傳承中秋主題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京劇梅派藝術的重要成果展示呈現在廣大觀眾面前。本劇遵循“守正創新”的原則,深入挖掘傳統,在傳統基礎上大膽創新,將“嫦娥奔月”的古老傳說重新演繹,以這部新編京劇,向全國乃至世界展現中國非物質文化的精神遺產。

  以國粹京劇講述美好神話傳說

  “嫦娥奔月”是國人耳熟能詳的中國傳統神話故事。嫦娥作為傳說中的人物,也屢屢以各種形象出現在不同形式的藝術作品之中。北京京劇院新編京劇《嫦娥奔月》,正是將嫦娥這一深入人心的形象,在傳統的基礎上進行了重新創作:上古時期,十日懸空,炙烤人間。后羿領軍出征,射下九日,得王母獎賜仙藥,獲封上將軍。后羿之妻嫦娥憐念百姓疾苦,義設粥棚,親布醫藥。其間,嫦娥發現瘟病在悄然蔓延。后羿將仙藥贈予嫦娥作為定情之物,嫦娥心念百姓,與后羿商定欲用仙藥幫助百姓。誰料一場陰謀正在悄悄地醞釀……是什麼原因致使參將逄蒙覬覦仙藥而心生歹念;在何種雲譎波詭的情態下,嫦娥與后羿被生生拆散,傷心欲絕的嫦娥被迫飛升月宮;月宮中的嫦娥在想什麼,遇到了誰,她還能做些什麼;飽受人間疾苦的百姓如何度過瘟災厄運;嫦娥與后羿這對患難夫妻能否再重逢;中秋佳節的定名與“嫦娥奔月”的神話傳說有怎樣的淵源……一環扣一環的設計,讓整部劇劇情緊湊引人入勝,相信會讓到場觀眾沉迷其中流連忘返。

  北京京劇院院長劉侗介紹:“嫦娥奔月這樣美好的神話傳說,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用國粹京劇去講述經典的中國神話傳說,這是我們為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再現與發揚所做的努力,是我們希望為戲迷,特別是梅派戲迷帶來一個新的驚喜。作為京劇藝術工作者,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把更多經典的傳統劇目整理、挖掘、再現出來。此外,這部劇從2020年初開始籌備,在抗擊疫情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停止創排工作,非常不易。在編排劇情時,我們融入了和抗疫相呼應的情節,希望借此向中國人民在抗擊疫情中所表現的勇敢、堅強、博愛與偉大的奉獻精神致敬,這樣的精神也是我們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所必不可少的。”

  以活態演出承傳梅蘭芳先生革新之作

  說起京劇《嫦娥奔月》,其流傳過程中還有許多幕後故事。該劇是梅蘭芳先生創編的第一部古裝戲,于1915年10月31日在吉祥戲院首次上演,梅蘭芳先生在其中飾演嫦娥這一角色。這部劇在當時可謂開古裝戲革新之先河,為古裝戲的發展起到了開路先鋒的作用,也為其他兄弟劇種的古裝戲革新提供了借鑒。在這齣戲中,梅蘭芳先生與齊如山、李釋戡等人合作,對傳統的旦角扮相作了改革:淡紅色的軟綢對胸短襖,下係白色軟綢長裙,頭梳呂字形發髻,戴珠穗玉釵及翠花,是當時古裝戲扮相的一大創新。同時該劇還增設了絢麗的歌舞表演和舞臺佈置,劇中的嫦娥載歌載舞、美麗傳神,給觀眾以耳目一新的感覺。

  後應外交部邀請,梅蘭芳先生在當時的外交部宴會廳為來華訪問的美國教師團演出了他的《嫦娥奔月》,受到在座約三百多名美國教師的熱烈讚賞。這也是中國京劇演員最早在本土向外國人介紹中國京劇。

  1957年,中國京劇院著名京劇演員杜近芳代表祖國赴前蘇聯的莫斯科,參加“第六屆世界青年與學生和平友誼聯歡節”。當時,杜近芳帶去了經過精心整理改編的一段載歌載舞的京劇《嫦娥奔月》片段,引起國際同行的高度評價和熱烈反響,榮獲了金質獎章,為祖國贏得了榮譽。

  然而,接下來的數十年中,梅蘭芳先生的這出《嫦娥奔月》並未完整流傳下來。談到為何選擇《嫦娥奔月》進行創排,北京京劇院院長劉侗表示:“北京京劇院擁有中國唯一的以藝術家命名的‘梅蘭芳京劇團’,我們有責任保護梅派藝術的傳統劇目,把梅蘭芳先生創造的成果一一轉化,以活態演出的方式將其保護傳承下來,讓今天的觀眾也能更多地欣賞到梅派藝術。《嫦娥奔月》是梅先生付出了很多心血的作品,也代表著他在藝術創作中的一個新的起點和高度。挖掘整理這部戲是我們的責任,更是我們的義務。3月5日,這部戲即將登上舞臺,我也期待著觀眾朋友們到場給予我們意見和建議,希望這個戲能夠更好地傳承下去,在京劇舞臺上久演不衰。”

  作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資金專項資助項目,北京京劇院新編京劇《嫦娥奔月》竭力展示和體現了神話戲的仙魅性、歷史劇的滄桑感和古裝歌舞戲的藝術特質,讓這一古老傳說煥發新顏。正如這部劇的編劇國家京劇院創作中心副主任張正貴,青年編劇陸蕾所述:“有機會能參與到這部劇的創作,我們感到很榮幸。這齣戲是梅蘭芳先生開創‘古裝歌舞戲’這一戲曲新樣態、劇目新類型和推進完善‘花衫’這一戲曲新行當的肇始。我們在保留了梅蘭芳先生的兩個經典唱段的基礎上,提煉新的主題立意,搭建新的故事構架,形塑新的藝術人物,進行了契合梅派藝術風格和當下審美特點的全新改編創作,力圖講述一個唯美動人而又多磨難的愛情故事,重彰一個家喻戶曉而又神秘的千古傳說,塑造一位新的女性偶像和神明,抒寫一曲不分凡仙、不計生死的博愛、向善、為民的精神讚歌。”

  堅持守正創新“移步不換形”

  新編京劇《嫦娥奔月》集結了一個強有力的主創團隊與演職員隊伍,力求在各方面做到盡善盡美。團隊特邀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杜近芳擔任藝術顧問,國家京劇院創作中心副主任張正貴、青年編劇陸蕾擔任編劇,中國戲曲微電影網導演、總編輯梁漢森擔任導演,著名戲曲音樂家朱紹玉擔任作曲、唱腔設計,北京京劇院資深藝術指導周家新擔任副導演,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閻桂祥及北京京劇院領銜主演、馬派名家朱強擔任藝術指導。

  在與主創隊伍的對話中,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守正創新”。導演梁漢森表示,“整部劇遵循‘守正創新’原則進行導演二度創作。守正為主,在梅派中規中矩的藝術精神前提下,根據時代要求做適度創新,以此展現梅派神韻。我們將京劇的好聽、好看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這一使命相結合,使其更富有內涵與厚重感。”守正創新秉持的正是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先生曾提出的“移步不換形”理論。“移步”意為改革發展,讓京劇保持活力,“不換形”意指京劇的本質根基不能變,保留京劇藝術的精髓以及獨有的藝術特徵。如此,遵循藝術發展的基本規律,方能將藝術的精髓代代相承。

  葆有京劇古老韻味並賦予時代色彩

  關於《嫦娥奔月》,當年梅蘭芳先生的表演資料流傳下來的並不多,很多地方還需在極少數史料基礎上自行創作。

  著名戲曲音樂家朱紹玉講述,這部新編京劇《嫦娥奔月》原封不動地保留了梅蘭芳先生流傳的兩段唱腔即【南梆子】與【西皮原板】。同時,匯集專家的多方意見,也在這部戲中綜合運用了許多傳統戲曲中的優秀唱腔和音樂元素,在符合整體戲劇情境氣氛的前提下,更好地烘托當時的場景。觀眾聽起來會覺得更加細膩,富有韻味。這齣戲同時也有很多的新創唱腔,但都不離傳統,比如考慮到現代人對戲曲節奏的審美需求,在這齣戲中沒有設計【反二黃慢板】,而是以【反二黃原板】代之,這便使得該劇既有京劇古老的勁頭,也有了新的意識。全劇最後的“月餅歌”也是一次大膽嘗試,它以京歌的形式跳出了全戲風格,在守正的基礎上進行了大膽創新。朱紹玉表示十分期待觀眾朋友們走進劇場觀戲後的反應。在劇中擔任藝術指導的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閻桂祥也表示:“朱紹玉老師所設計的音樂、唱腔十分精妙,體現出了梅派藝術特色,符合劇中的人物形象,並且能夠幫助演員更進一步地理解和刻畫人物。整齣戲很美、很有意境,通過演員的表演將人物真摯的情感細膩地表現出來,十分具有感染力,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舞蹈設計上也是如此,負責人楊竹韻介紹,全劇舞蹈部分較為突出的總共有三處,分別為“花鐮舞”、“畫眉序”和“月餅舞”,各有特色。其中只有“花鐮舞”有梅蘭芳先生的照片作為參考資料,因而在舞蹈編排上會嚴格按照梅先生的動作,結合“花鐮”的特色進行創排。

  服裝設計同樣遵循了梅先生一百年前的穿戴規制,當年,梅蘭芳先生發揚了“移步不換形”的美學精神,創制了古裝衣和古裝頭,從此古裝衣和古裝頭在京劇界普及開來。劇中嫦娥之外的人物造型基本遵循了傳統衣箱的穿戴規制,即按照約定俗成的定例裝扮,服裝主要是身份裝。在北京京劇院復排的新編京劇《嫦娥奔月》中,嫦娥的人間造型是傳統扮相,升仙後穿古裝衣,梳古頭,兔爺穿鎧甲,兔奶奶穿宮裝等,遵循百年前規制。在此基礎上,經過藝術家們的多輪集體討論,又融入了一定的現代審美原則,追求傳統與現代有機結合,創造既有傳統味道又有現代視覺感受的人物造型。

  在舞美設計、燈光設計這些更加現代化的方面,主創團隊則進一步做了大膽突破。負責舞美設計的常疆介紹:“誇張的月、游動的雲、寫意的山和以線條勾勒出的廳、堂、樓、閣,都強化了整體的視覺空間感。此戲以‘月’為主題,對月的各種表現方式形成了此戲舞臺美術的重要看點:圓月展現合美、角月展現嚮往、殘月展現天地隔空的情深對話、坡月上倒映的月桂樹展現天上人間和諧與共的追求與心聲。舞臺上沒有具象的傳統裝飾和圖案,更加強調的是‘大世界、大空間、大寫意’的審美格調,使整部戲始終統一在空靈和通透的現代風格中,產生意境深遠,想象空間豐富的舞臺效果,進一步突出了古裝人物絢麗多彩的服飾,襯托出嫦娥唯美的舞臺形象,達到柔美和浪漫的感官效果。”

  不斷發展和創新的創作思維是此次《嫦娥奔月》的基礎,北京京劇院對其的復排是在傳統戲新演之路上的一次嘗試,也是一次對戲曲舞臺空間的細心挖掘。正如在劇中擔任藝術指導的北京京劇院領銜主演、馬派名家朱強所說:“新編京劇《嫦娥奔月》這齣戲雖然是重新創作的新戲,但並未脫離傳統戲的根基。我們秉承梅蘭芳先生‘移步不換形’的精神,把京劇藝術的程式化表現手段融入到新的創作中去。我希望通過這樣的一齣戲能給青年人帶來一種激勵,激發他們的創作力,從所學、所見中汲取養分,形成自己的想法,甚至可以借鑒其他藝術形式的表演方法,將其運用到自己的表演中。這部劇作為中秋節的應節戲在這個時代重新上演,希望能夠讓觀眾更多地體會到京劇精神,也為中國的民族文化增添一份喜慶的色彩。”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06年前《嫦娥奔月》這部劇在吉祥戲院首次上演,而今年5月份,吉祥戲院即將正式重張,北京京劇院復排的這部新編京劇《嫦娥奔月》,屆時將會去到吉祥戲院成為駐場演出的劇目,新舊曆史交匯於此,令人倍加期待。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