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小眾藝術綜藝頻出爆款 文化破圈能否帶來產業破圈
2021-03-02 09:04:46來源:文匯報編輯:武若曦

  近年來,包括說唱、舞蹈、相聲、樂隊、舞臺劇等在內的小眾藝術,日益借助綜藝節目亮相公眾視域。《戲劇新生活》《金牌喜劇班》《聲入人心》《這!就是街舞》《樂隊的夏天》《舞蹈風暴》《說唱新世代》《德雲鬥笑社》《聲臨其境》等小眾藝術和文化類節目,或成為綜藝爆款,頻頻掀起話題,或口碑高企,引發圈友四處推薦。這些綜藝節目不僅極大地推動了綜藝節目模式的本土化和原創性,更借助綜藝節目的媒介效應,推動小眾藝術和圈層文化的突圍和破圈:聲入人心男團一炮而紅,帶來線下演出一票難求的火爆局面;而原本只是活躍在圈內的樂隊文化,也因為“樂夏”效應,不僅推動線下音樂節的火爆,還帶動因此走紅的樂隊票價暴漲,以及演出節目的應接不暇。

  兼顧小眾藝術的專業表達與大眾審美,是這類綜藝實現破圈的關鍵

  作為一種具有原創性的本土綜藝新類型,小眾藝術綜藝跨界的火爆,既有著極為現實的產業動力,又具有較為正向的文化和經濟效益,無論對綜藝節目的製作者還是小眾藝術的生存發展而言都是多贏的。

  一方面,隨著公眾對數字文化需求不斷擴大、視頻網站平臺節目內容競爭不斷加劇、海外引入節目模式邊際效應不斷縮減,以及國家對文化生態政策引導的趨勢,本土綜藝節目面臨著迫切的內生需求:突破內容同質化進行創新。因而,豐富多樣的青年亞文化資源和傳統的、小眾的藝術資源,因其紮根特定審美文化和生活傳統,擁有一定已有受眾和潛在可能的受眾,具有粉絲文化的某種特質,成為綜藝節目進行內容原創的肥沃土壤。小眾藝術的綜藝跨界,既能開拓綜藝節目題材和類型發展的新空間,又能通過對圈層文化的大眾化編碼和主流化轉譯,盤活圈層粉絲,轉化大眾受眾,實現節目傳播效應的最大化。

  另一方面,以真人秀、競技等流行綜藝方式為途徑,綜藝節目打開了傳統、小眾藝術與圈層文化走向當下人們精神生活的可能通道。那些或因曲高和寡、或因藝術形態陳舊而無法引發當下年輕受眾喜愛,或由於“文化密碼”而被區隔在外的亞文化,在綜藝娛樂的流行方式和新媒介新技術的推動下,實現了知識普及、人氣積攢和受眾培育的目標。話劇、音樂劇、相聲、舞蹈等劇場藝術和說唱、樂隊等小眾藝術經綜藝節目的營銷進入當下大眾精神消費空間,不僅擴大了小眾藝術的受眾規模,而且推動了小眾藝術的線下發展。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在新冠疫情對線下文化消費持續制約的背景下,劇場、livehouse等線下消費場所長期處於停頓狀態,因而如何通過包括綜藝在內的數字文化內容,為以劇場為代表的現場藝術和文化提供生存發展空間,實際上也成為當下小眾藝術、圈層文化進行綜藝破圈現實也迫切的動機。

  然而我們需要看到,專業性和娛樂感的平衡,始終是小眾文化題材綜藝節目面臨的難題。對小眾文化和藝術題材的綜藝節目而言,如何兼顧小眾藝術的藝術展現、專業表達與大眾審美之間的關係,處理好小眾藝術的跨媒介轉譯,遵循電視綜藝真人秀的邏輯,適應當下娛樂文化的流行機制,使其能滿足行業、圈層內觀眾的專業需求,又能滿足圈外受眾的審美文化需求,是這一類型綜藝節目真正實現破圈、收穫口碑與收視的關鍵。

  依自身特點選準破圈定位,選擇最適合綜藝表達的藝術形式與場景

  小眾藝術之所以“小眾”,往往因其具有一定文化欣賞和理解的門檻,而圈內受眾以其擁有的文化資本彰顯身份,對此類節目的評價往往格外挑剔。對其而言,該類綜藝是否真正、純粹地表達其認可的藝術和文化形態,成為其衡量節目水平的標準。但是,由於傳播媒介的差異、受眾審美水平不同等因素存在,小眾藝術題材綜藝節目在進行破圈的過程中,需要借助流行文化的生產和傳播邏輯,如凸顯遊戲競技情境下的戲劇衝突、塑造個性鮮明的藝人人設,借助粉絲文化的力量等,將特定類型的藝術轉化為整體性的戲劇衝突、角色模擬、視覺奇觀的方式來呈現,以獲得在作品、話題、人設等層面的破圈效應,這就使該種藝術的傳統形態不得不適應電視和網絡觀眾的審美習慣而改變。

  如《聲入人心》第一季的成功,正是將對美聲、音樂劇等藝術形態的專業性舞臺呈現,與真人秀邏輯下聲入人心團年輕的表演藝術家們在特定賽制下的競爭與協作的戲劇效果、人設塑造,粉絲文化下的CP感營造等充分融合的結果。又如《舞蹈風暴》從之前眾多的舞蹈綜藝中脫穎而出,是通過壓縮舞蹈的時長,要求每個舞蹈在兩分鐘內,突出舞蹈“最具有包蘊性的時刻”,並借助現代文化科技凸顯極致的舞蹈視覺效果,使觀眾沉浸在舞者充滿魅力的藝術性和技術性的視覺奇觀中來實現。

  相比之下,《德雲鬥笑社》《聲入人心》第二季等節目遭遇的口碑下滑,就或過於迎合綜藝娛樂性而犧牲專業性,或過於聚焦圈內的“熟梗”而忽視大眾對相聲藝術的理解,從根本上在於節目定位的不清晰。這意味著,小眾藝術的綜藝破圈,需要適應特定類型藝術和文化的特點選準破圈的準確定位。以此為依據,選擇最適合綜藝表達的藝術形式與場景,兼顧圈內圈外受眾的習慣,恰當地講述藝術的動人故事。

  《戲劇新生活》遵循嚴敏一貫的“極限”遊戲模式,讓一班戲劇人以新人姿態在烏鎮這一特定情境下謀求戲劇生存,展現其充滿人文藝術深度的戲劇作品,將藝術性命題的探討、戲劇人對戲劇的熱愛與艱辛的生活,以及戲劇作品的動人力量共同呈現。可以說,節目從定位上和理念上,不謀求大眾化,而聚焦于話劇受眾的有限“擴圈”,並將其貫徹于節目理念上,以專業性和人文性為內核,將戲媕艇~的戲劇性做足,達到綜藝元素與藝術類型內在本質的一致,從而既獲得戲劇評論家的高度評價,也收穫了觀眾的高口碑。

  而由B站自製的《說唱新世代》等說唱綜藝的突圍,就在於從說唱的定義到rapper身份的選擇上,都立足於雙重“破圈”的理念:其一,打破由之前說唱綜藝所帶來對說唱音樂音樂性的刻板印象(如flow、freestyle、雙押等),而是將“表達”——“萬物皆可說唱”——作為對說唱的重新定義,讓聲音來自身邊的生活,表達對校園暴力、職場環境、女性地位、世界和平等主題的關注,讓說唱者承擔社會關懷,打開說唱音樂走向社會生活的廣闊空間;其二,節目改變同類型專業選手海選比賽、層層淘汰晉級的賽制,而是從一開始就限定40名來自各行各業的rapper,他們未必專業,但共同擁有對說唱音樂的熱愛,通過“四象限”“八角籠”“四環區”“嗶特幣”等構建生存性、經營性的真人秀賽制創新,更為真實、立體地呈現這些說唱者的生活與追求,引發觀眾的多維度共鳴。由此,節目從定位、理念、呈現到效果獲得高度的一致,這批充滿現實關懷的說唱音樂作品也因之獲得真正的破圈。

  破圈不應只是綜藝內部的問題,而需要積極謀劃產業形態和價值鏈構建

  綜藝節目內容生產的垂直化,是當下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必然趨勢。可以預見,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更多基於特定小眾、圈層文化和藝術的綜藝細分類型將越來越多地被生產製作。而已有小眾藝術綜藝節目如何打破同質化,獲得持續創新發展的動能,將成為一個值得不斷討論的重要命題。我們需要清醒地認識到,小眾藝術的綜藝破圈不應只是一個綜藝節目內部的問題,而需要從產業跨界發展的視域下,積極謀劃產業形態和價值鏈構建,使其文化的破圈真正轉化為消費的破圈。

  這是因為,隨著綜藝跨界趨勢不斷加強,綜藝節目已經愈來愈成為文化及相關產業發展的助推器,在文旅融合、產業跨界等領域發揮著重要的“引擎器”和“發動機”的作用。時下小眾藝術的綜藝跨界要真正實現產業破圈,不應僅僅看到綜藝節目對相關藝術的公眾普及、對演藝團隊的造星效應及對藝術作品的推介所發揮的傳播效應,不應滿足於以傳播推進線下消費的單一形態。實際上,如何適應文化科技發展的新趨勢,在尊重和適應各門不同小眾藝術自身發展的藝術邏輯基礎上,推進包括雲演藝在內的藝術形態創新,構建更為完整、豐富的產業鏈條,乘勢而上,推進小眾藝術產業真正進入大眾日常消費之中,這些才是當下小眾藝術綜藝破圈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

  (作者鄭煥釗為暨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