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三倍速刷劇:人追劇,還是劇追人
2021-03-03 10:05:48來源:光明日報編輯:武若曦

  春節期間,不少人難得閒下來,又開啟了刷劇、刷綜藝模式。也許你會在某個瞬間突然發現倍速模式埵h了一個三倍速選項,或許還會抱著試試的態度感受一下它的魔性。

  有人不禁要問,我們這是怎麼了?作為娛樂消遣的刷劇也要這麼著急?電視劇越來越長,綜藝越來越臃腫,觀眾越來越著急,倍速模式從一倍到二倍,從二倍到三倍,電視劇從二十多集到七八十集,綜藝從一個多小時到上下集各兩個小時,觀眾用倍速追著時長,時長反過來又用更長的時長追趕倍速,到底是人在追劇,還是劇在追人,你追我趕的惡性循環顯然都錯會了重點。

  其實倍速模式並不是新鮮事物,放在當下也並非技術難題。早在多年前,司法考試(後改為法考)、注會考試等部分網課軟體上就已經有了二倍速、三倍速的選項。網課倍速模式本來是為了適應考生個性化學習的需要,不同考生的學習能力、理解能力各異,學習階段也各有不同。有人學習時間緊,但基礎好、學習能力強,開啟二倍速甚至三倍速模式也能學懂吃透,甚至效果更好,注意力更集中;有人在重復刷課時,也會選擇倍速,實現快速復習的效果。當然相應的,網課軟體上也有減速模式。

  倍速模式最初出現在視頻平臺時,對於觀眾來說無疑是多了一項選擇,如同曾經DVD上的快進鍵,它讓觀眾實現了觀劇自由,這是科技進步為觀眾帶來的便利。然而,電視劇領域出現的時長大戰很快就讓我們意識到了問題的兩面性。動輒七八十集的“注水劇”迅速成為一種潮流,電視劇成功用長度稀釋了二倍速,大家也很快意識到即便開到十倍速也很難趕得上電視劇的膨脹速度。可怕的是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常常播了十幾集,劇中的一天還沒過完,劇情不夠,雞毛蒜皮來湊,觀眾看劇不開倍速模式簡直是一種精神折磨。此時,演員的演技、電視劇選景、背景音樂等一切都不重要了,唯一值得關注的就是“結果怎樣了”。更可怕的是很長一段時間堙A這樣的劇氾濫成災,很難找到一部不玩時長套路的新電視劇。

  有人說綜藝節目盲目增加時長是受到了電視劇的“真傳”,尤其是疫情期間一些投資電視劇的資本開始往綜藝上傾斜,“注血”的同時也把病毒帶給了綜藝。某個時期開始,綜藝節目紛紛製作上下集,並美其名曰“觀眾福利”。剛開始,觀眾的確感受到了時長帶來的短暫愉悅。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無論是選秀還是音樂比賽或者喜劇綜藝,每個選手或嘉賓都成了故事達人,哭的、鬧的、賣慘的、吵架的,一些瑣碎的、無聊的、胡亂剪輯拼湊的鏡頭堆砌出了越來越無法控制的時長,觀眾又開始在倍速模式和快進模式間來回切換,一邊吐槽“注水”的可惡,一邊又耐著性子做一個“吃瓜群眾”。觀眾開倍速,綜藝加時長,觀眾越快,綜藝越長,如今,很多綜藝節目上下集平均時長已經達到了兩個小時,曾經在電視劇領域無限循環的悲劇又在綜藝領域重復播映。

  三倍速模式的出現是好是壞無法下定論,然而我們不得不去思考一個問題,我們這是怎麼了?到底是觀眾在著急還是視頻輸出者在著急?其實,相關部門也關注到了這種惡性循環帶來的不良影響。去年2月份,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對“注水劇”問題進行了規範,引導電視劇行業從盲目增加數量向提高質量轉變,鼓勵製作精品短劇集,擠掉水分。之後,12集的《唐人街探案》、18集的《龍嶺迷窟》、12集的《我是余歡水》、12集的《隱秘的角落》、12集的《十日遊戲》等相繼涌現,這些爆款短劇很大程度上扭轉了逐漸走向畸形的電視劇創作套路,多數觀眾不僅不會開倍速,甚至會二刷、三刷,一遍遍細品劇中的每一個細節。比如《隱秘的角落》,就連開頭的動畫觀眾也不願錯過一秒,演員的演技、刻畫的細節自然會受到關注,劇中臺詞和演員的出圈皆是主創團隊花大力氣精雕細琢的結果。

  反觀人追劇和劇追人這組矛盾,我們無須諱言“浮躁”二字。曾經,刷劇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件很正式的事,需要專門擠出時間,備好瓜子薯片,甚至要調好燈光好好享受高品質的電視劇或綜藝。而現在,刷劇成了刷量,什麼都想看,什麼都不入心。而電視劇和綜藝市場則更加浮躁,一種現象火了,其他人就一哄而上,直到把一種陋習做到極致,把一種資源徹底吃幹榨凈。我們無權要求觀眾看什麼,不看什麼,或者應該怎麼看,但是作為文藝作品輸出方,電視劇行業和綜藝行業如果想要走得更遠,就應該把製作精品作為永遠的航向標,人可以追劇,劇也可以追人,但不是用時長,而是用更多精品。

  (作者:孔德巍,係湖北大學藝術學院講師)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