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電影 > 正文
“唐探宇宙”的可能性與瓶頸
2021-03-03 08:59:23來源:解放日報編輯:武若曦

  

  在這個史上最強春節檔,《唐人街探案3》(下文簡稱《唐探3》)一度一騎絕塵,創下中國影史首日預售票房、首日票房、單日票房、單周票房等多項新紀錄。但《唐探3》的票房優勢並未延續下去,其口碑並不如2015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下文簡稱《唐探1》)以及2018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下文簡稱《唐探2》)。正月初四,《唐探3》的票房就被春節檔口碑最好的《你好,李煥英》反超。

  輿論對《唐探3》創作中的一些問題提出批評。確實,《唐探3》觀眾評分低,但不應將其一棍子打死,畢竟這對中國電影的原創IP發展不是一件好事。業內公認的一個說法:“唐探宇宙”是中國電影界第一大原創電影宇宙。因此,筆者試圖站在一個客觀的視角對《唐探3》進行評介:它的可取之處是什麼?它面臨哪些瓶頸?

  自成一體的“唐探宇宙”

  《唐探3》的首要意義是,它進一步鞏固了“唐探模式”,並且進一步延展了“唐探宇宙”。從《唐探1》到《唐探3》,“唐探系列”已經形成自成一體的創作模式,即異域色彩+喜劇+偵探推理+人性探索。

  從《唐探1》的曼谷唐人街,到《唐探2》的紐約唐人街,再到《唐探3》的東京唐人街,“唐探系列”均以異國唐人街為背景。那堿J有中華文化的熟悉感,又有異國他鄉的陌生感,同時異域語境也可以規避刑偵題材上的風險。在偵探題材里加入喜劇,是導演陳思誠的一個創造。他在採訪中談道,“一開始我做這個劇本的時候,很多人都質疑過,他們認為推理跟喜劇這兩個基因是互相排斥的,因為推理最重要的是氛圍的營造,而喜劇偏偏就是恨不得把那氣給銼掉。”“唐探系列”的成功,證明了喜劇風格的偵探片是可行的。《唐探3》一開始成為春節檔第一熱片,也是因為電影的喜劇元素與春節氛圍相契合。

  再者是偵探推理。“唐探系列”中的推理,更偏向於本格推理,以驚險離奇的情節與耐人尋味的詭計展開邏輯推理;觀眾與偵探分享著相同的線索,而不是偵探的視角高於觀眾,因此觀眾的參與感很強。《唐探1》《唐探2》兩起主要案件的設計都頗為精巧,最後的大反轉既出乎觀眾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也充分釋放出推理的魅力來。《唐探3》中“邪惡偵探聯盟”Q考驗秦風的案件,水平並不低。

  最後是偵探推理之後的人性反思。“唐探系列”雖重視以科學和邏輯撥開迷霧,但也吸納了社會派推理對現實與人性的探究。從《唐探1》到《唐探3》開篇均有一句來自中國古代典籍的引用。《唐探1》開篇引用《周易·係辭》:“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唐探2》開篇引用《道德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唐探3》開篇引用《禮記·禮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電影的開篇引用典籍並不只是一個功能性的點綴,或者是故意賣弄,它也成為統攝整部電影的一個核心主題,共同指向的是對人性善惡的思考、對某些社會性問題的檢討。《唐探3》經由反轉,將兇殺案與二戰遺孤的命運聯絡起來,表達宏大的“反戰”主題。《唐探3》是“唐探模式”的又一次實踐,也在商業上獲得良好反饋。與此同時,它也是“唐探宇宙”首次比較完整的亮相。

  有Q代表的邪惡偵探聯盟,也有以秦風、唐仁為首的正義者聯盟,二者的對決正式展開,“唐探宇宙”仍有無限可能。

  “唐探模式”的瓶頸

  跟前兩部《唐探》相比,《唐探3》完成度有所下滑,也是不爭的事實。這意味著,“唐探模式”雖然可行,但也存在瓶頸,這是創作者必須重視、反思並改進的問題,如此“唐探宇宙”才有可能走得又穩又遠。

  第一大瓶頸是,如何持續性地輸出高質量的推理案件。

  《唐探3》的核心案件是密室殺人案。在一個四面環水的天然密室堙A兩個幫派大佬共處密室,其中一人被害,而存活的幫派大佬委託唐仁和秦風調查此案。《唐探1》也是密室殺人案,但《唐探3》案件的難度系數遠遠低於《唐探1》。甚至不少觀眾從一開始就察覺出兇手是誰了。此案最大的破綻是,懸念揭曉時,人其實是在密室外被殺的。導演很自信地把這歸結為傳統十三種密室推理外的第十四種密室推理。問題是,既然是密室外殺人,又如何能夠稱之為密室推理?

  核心的偵探推理精彩度不夠,電影的可看性也就打了折扣。這是老生常談卻又永遠不會過時的道理:劇本才是根本。有好的劇本,模式和宇宙能夠替電影大加分;缺乏好的劇本,模式和宇宙也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第二大瓶頸是,如何持續性地輸出高質量的笑點。

  《唐探3》的喜劇分支,雖也有一些引人發笑的亮點,但在喜劇價值觀上出現了偏差——把女性當作凝視對象。

  機場那場混戰,幾個空姐互毆,臉撞到扶欄透明玻璃的特寫,讓人覺得略有不適。日式泡湯那場戲,唐仁脫口而出的“你還去過不正規的?”“東京熱”等隱喻並不高明。後面還出現類似“36D”“好胸”等,也會讓女性觀眾感到被冒犯。電影中對日本女性檢察官、法官的塑造非常臉譜化。尤其需要批評的是,電梯中毆打護士的橋段。通過毆打一個無辜且膽小的女護士,來製造錯位的笑點,讓觀眾察覺到創作者的冷漠。

  我們相信這是創作者的無心之失,但也要嚴正批評。或許有人會提出異議:以前的喜劇也常常有類似橋段,怎麼沒人批評?這反映的恰恰是觀眾審美的進步。對一些電影堣ㄕ菄儐漕k性霸權審美及時地提出反饋,創作者及時地進行檢討和調整,創作的總體質量才會不斷提升。

  總的來說,《唐探3》雖然稱不上令人滿意,但亦具可取之處;批評《唐探3》的不足,但不可將“唐探模式”“唐探宇宙”一併否認。筆者仍願意期待打破創作瓶頸的“唐探系列”。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