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滾動 > 正文
強化評論擔當 直擊文娛亂象
2021-09-24 09:15:58來源:新民晚報編輯:武若曦

  近些年來,文娛領域出現的不良現象和問題,敗壞了行業形象,損害了社會風氣,社會對此反映強烈。中宣部最近印發的《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劍指當下文娛領域亂象,直擊天價片酬、流量至上、畸形審美、“飯圈”亂象、“耽改”之風、違法失德等突出問題,重拳整治,激濁揚清,還一個風清氣正的文化環境。這裡,強化評論擔當,直擊文娛亂象,是構建健康文化生態的重要一環。

  應該說,文娛領域不良風氣已危害多年。早在10年前,文化娛樂界開展了“反三俗”,即堅決抵制庸俗、低俗和媚俗之風,文化評論就發揮過積極的輿論引領作用。

  以男性歌手為參賽對象的“快男”海選舞臺上,曾出現過一群男扮女裝的“美少女”,他們擦著口紅、留著長髮、穿著短裙、踩著高跟鞋、頭戴蝴蝶結……這些“美少女”被人們稱之為“偽娘”。一個唱歌節目不比歌唱水平,竟在比誰更能以“偽娘”形象來博眼球,豈不是咄咄怪事?!

  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也曾出現一些“拜金女、炫富男”,一些男女在價值觀上“博出位”,炫耀自己的名車豪宅、百萬收入。女嘉賓一句“寧願坐在寶馬車堶,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的名言,風靡一時。

  更有甚者,綜藝節目《一站到底》中,女嘉賓求美大多都穿花裙登臺,但答錯題時人會墜落,底下有攝像機偷拍,墜落裙子被風掀起,就露出女嘉賓內褲,讓“走光”的不雅鏡頭直露在熒屏之上。

  實際上,“偽娘”也好、“拜金”也好、“走光”也好,其背後都是金錢在作怪。電視臺需要收視率來拉動廣告,廣告商需要收視率來提高知曉度,節目需要靠炒作低俗話題來博取眼球,年輕選手們為求繼續留在熒屏上,無所不用其極,底線由此突破。至於他們是否能唱歌,是否來相親,鏡頭是否會不雅,都不重要了。針對這種現象,新民晚報當年就發表了《熒屏選秀莫把肉麻當有趣》《來找配偶還是來找金錢?》等文化評論,對這種庸俗、低俗、媚俗現象予以迎頭痛擊。

  尤其是對各地惡性競爭的“相親節目”三俗風,我一連發表了《熒屏“炫富男”“拜金女”衝向何方?》等12篇文章,對那些肆意玩弄低俗話題、挑戰社會道德底線的節目嚴厲批評。記得還引用了時任上海世博會開幕式總導演滕俊傑的一句話:“一場經濟危機,會影響三五年;而一場文化危機,會影響三五代人!如此博得的高收視率對社會有害無益。”

  文化批評產生的社會影響是有目共睹的,它和觀眾呼聲一起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不久,廣電總局就出臺了《關於進一步規範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的管理通知》,嚴厲整治相親節目“三俗”現象,使熒屏不正之風驟然降溫。

  可見,文化批評對於營造一個積極向上、健康陽光的輿論環境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一個健康有序的文化生態,更期待文化批評的常態化、規範化。

  文化成長需要文化批評。但種種原因,開展積極健康的文化批評並不容易。如“捧殺與棒殺”之說就是證明。有人無原則吹捧以謀取利益;有人無根據棒打以博眼球。背後,往往都是金錢在幕後起作用。紅包評論就是其中一個。它讓文化評論失去了應有的客觀公正。一些平庸之作、低俗之作包括沒有演技的流量明星,竟然也能贏得一些公開的讚美之詞,其背後就是紅包在悄悄推動。敢說真話、實事求是的文化評論變得少了。換句話說,評論某種程度上也在趨向庸俗、低俗、媚俗,不僅不能起到引領作用,相反,混淆了觀眾視聽,擾亂了文化生態,暗中在為文娛亂象推波助瀾。

  近年來,“飯圈”亂象更讓文化批評迷失了方向。有部電視劇開拍在即,突遭一個流量明星毀約,致使劇組陷於癱瘓。流量明星毀約是因為見利忘義,有更高片酬讓他變卦了。此事的是非十分清楚,劇組也出於義憤,啟動了打官司、開發佈會等程序。但突然間,一切戛然而止。原因是劇組知道這流量明星擁有上千萬的粉絲量,無腦粉絲們只要你敢碰一下他們迷戀的明星,就會瘋狂地罵你撕你,施展網絡暴力圍攻,把你一直撕得頭破血流,永無休止。既影響劇組,也影響公司,作品也會被網絡水軍所“黑”。劇組由此望而生畏,被迫暗暗私了。媒體也不敢貿然去捅這個“馬蜂窩”。

  流量明星、飯圈亂像是互聯網經濟的產物,眾多粉絲擁戴,誰也不敢得罪,正不壓邪,讓流量明星也變得有恃無恐,也不知何謂道德底線。這是年輕的流量明星為何問題頻發的根源。

  這些年來,文娛領域不良風氣的屢禁不止、死灰復燃有多種原因,其中就與文化批評的缺位、扭曲有關。這亟待我們加以改進和重視。文化評論的風清氣正,驅邪扶正,清污去垢,正確引領,這直接關係到文化生態的健康構建。(俞亮鑫)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