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網志
首頁 > 電視劇 > 正文
那些在與生活短兵相接中養成的演員
2021-10-12 09:20:33來源:文匯報編輯:武若曦

  《喬家的兒女》中劉鈞飾演的喬祖望(上圖)、《掃黑風暴》中孫浩飾演的胡笑偉(上右圖)、《隱秘的角落》中的張頌文飾演的朱永平(右圖),這些比演員本人更出名的小角色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2年是一個尋常年份。這一年,山東人劉鈞跟著電工師父在野外作業;廣東人張頌文輾轉于各個工廠,開始了打工生涯;陜西人孫浩初出茅廬,還沒有一首代表作;北京人寧理好不容易在電視劇裏謀得一個角色,演上海人。

  命運有時真的不公平。此後幾年,劉鈞和張頌文半路出家考上藝校,因為年齡偏大而備受冷遇;小有名氣的寧理赴美深造,宛如人間蒸發;“出道即巔峰”的孫浩很快品嘗了大紅大紫後過氣的苦澀。

  但命運有時也很公平。在將近30年的人生起伏後,這四個出身不同、軌跡各異的中年男人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了公眾視野,以各自的方式展示著極強的存在感。《喬家的兒女》中的喬祖望、《掃黑風暴》中的馬帥和胡笑偉、《裝臺》中的鐵扣、《隱秘的角落》中的朱永平、《無證之罪》中的李豐田,這些比演員本人更出名的小角色無不令觀眾驚嘆:這些年,你們經歷了什麼?

  如果時運不濟,那就磨礪吧

  最近有很多網友勸劉鈞,“喬哥哥,做個人吧。”

  也經常有人開玩笑地問寧理,“叔,你手上是不是有命案?”

  他們應該感謝發達的社交媒體,讓自己有機會站在觀眾的視角痛斥角色的不堪,或是在直播間裏調侃自己為“進獄係男神”。畢竟,馮遠征就因為20年前吃了這個虧,才成為觀眾心目中“不老的安嘉和”。

  調侃歸調侃,就藝術創作而言,能做到模糊角色與演員的分界,勾起觀眾強烈的代入感和正義感,他們無疑施展了高超的演技。撇開觀劇濾鏡,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這些角色當然不可能本色出演,這份演技也必定不是渾然天成,而需要演員們費盡心力地去打磨、雕琢。但網友們的嬉笑調侃卻不經意地點出了一條嚴肅的表演法則:角色未必源於演員自身,卻一定根植于生活。

  生活是什麼?是柴米油鹽,是三教九流,是善惡美醜,是悲歡冷暖,是諸多對立面的統一,是無數矛盾體的集合。一名優秀的演員,固然要自帶“三秒流淚”“暴突青筋”的天賦,但更需要豐富的生活體察。劉鈞、張頌文雖然輸在了表演的起跑線上,卻獲得了受用終身的寶貴財富——經歷。

  在《隱秘的角落》中,剛剛經歷喪女之痛的朱永平坐在路邊吃著餛飩,而張頌文的心裏裝著在他14歲那年病故的母親。在《裝臺》的開頭,鐵扣焦急地尋找卷錢跑路的騙子,而孫浩回味著1988年演出結束後苦等經紀人的心情。 《喬家的兒女》中,喬祖望三番五次地假裝上吊,這股慫勁裏不知有沒有劉鈞當年爬上電線桿時的恐懼。作為普通人,這些經歷是坎坷;作為演員,擁有這些經歷是跳板;作為人,為了表演而不斷調取這些經歷,為了工作而反覆撕開傷疤,這又是痛苦的。但也正因為曾經是在生命的泥潭中摸爬滾打的“小人物”,遍嘗了柴米油鹽、見慣了人間煙火,他們才能體會人性的複雜,感知人間的溫度,並將所思所感化作“小角色”的靈魂,賦予其鮮活的生命。

  其實,對於人物塑造來説,藝人過於溫潤的生活欠缺命運的溝壑,平面單一的人設缺乏飽滿的填充。年輕藝人要成為一個好演員,這之間,差的不是相貌而是氣質,不是技術而是儲備,不是年齡而是閱歷。

  如果生活平庸,那就挑戰吧

  當然,並非所有人到中年的演員都能破繭成蝶。有些人的演技隨著年齡增大而趨於程式化,有些人在面對不熟悉的角色時依然露怯,還有些人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失去了作為演員的創造力。中年危機,同樣困擾著影視行業。

  有些人則相對幸運,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遭遇生活的雞零狗碎,而恰恰是因為他們經歷了雞零狗碎,卻又沒有因為陷入其中而安於平庸。《懸崖之上》中金志德的扮演者余皚磊就經常受邀拿出此前某一部戲的水準,作出類似某一個角色的表情,正如“職場老油條”金志德每天都要例行公事。但余皚磊的人生態度,與金志德剛好相反。如果説張頌文、孫浩等人是不屈服於命運的捉弄,在與生活的被動搏擊中淬煉自己,那麼他顯然是一個主動的挑戰者。

  金志德是一名極端市儈的特務長官,對工作懶散怠慢,他的扮演者卻熱衷滑板、滑雪、潛水、跳傘、攀岩……與自然博弈,同自己抗爭,又從抗爭中汲取一切生活的養分,反哺本職工作。金志德對高科長惟命是從,余皚磊卻不隨便。從兜裏只剩下四毛錢到現在,他對劇本始終保持挑剔,唯恐陷入千篇一律的泥沼。正如他自己所説,“一味地重復自己,然後拿錢走人,和一個集裝廠的熟練工人有什麼區別”。

  敢於直面中年危機的男演員,還有田雨。在爆紅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他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恐怕是夏雨的大學同學和湯唯的前男友。我們無從揣摩這個顧家的男人、勤懇的演員在被頻頻貼上標簽時心裏是何種滋味,但至少從日後的發展來看,佛係的田雨並沒有躺平。2015年,年逾不惑的他在接到《夏洛特煩惱》王老師一角時曾懷疑自己沒有幽默感,但依然抱著“玩一玩”的心態接受了邀請。後來的事實證明,從與開心麻花的多次合作開始,到《慶餘年》中的王啟年、《精英律師》中的何賽、《流金歲月》中的范金剛,他完全可以將喜劇角色拿捏自如,更憑著特有的傲嬌萌洗刷發福大叔的油膩感。

  相比十惡不赦的罪犯,喜劇角色在某種程度上更難演好,因為如何準確戳中觀眾的笑點,而不至於淪為尷尬的自嗨,是一門微妙的學問。王啟年就是一個分寸感上佳的配角,集憨厚與睿智、自私與正義于一身,有小人物的卑微,也有大總管的親和。除去戲劇表演中的誇張成分,在王啟年的身上我們能看到田雨本人的影子:一個拍戲之餘喜歡在博物館、美術館充實自己的文藝青年,一個在工作以外為妻女留出時間的顧家暖男。和極限運動發燒友余皚磊不同,他就像一塊海綿,默默地浸潤在生活中,吸收點點滴滴的水分,滋養著每一個角色。

  畢加索説,“好的藝術家懂得複製,偉大的藝術家善於偷取。”無論紅花還是綠葉,“靈感剽竊”的對像是生活,養成演員的土壤亦是生活。但生活並不總是慷慨的施予者,它時而肆虐,時而掠奪,時而靜如死水。也正因此,與生活抗爭、向命運挑戰,成為了不甘平庸者最鮮艷的底色、最震撼的特質。在生活的調味料中翻滾摸爬的男演員們,正如他們所飾演的諸多角色,未必耀眼,卻鮮活得讓人心顫,而生活中的人們則在同一部內心戲中被他們悄然勸降。(孫欣祺)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