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城》北美黯淡 中國電影走出去無需自毀“長城”
      劉德華和張涵予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鹿晗全副武裝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馬特·達蒙和佩德羅·帕斯卡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馬特·達蒙景甜劉德華和陳學冬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王俊凱初當小皇帝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無影禁軍將領全亮相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2017-02-26 13:27:49長城
  • 劇情無聊對白蒼白 張藝謀《長城》北美上映被罵慘
    電影《長城》在北美上映,分數相當低。劇情無聊、對白蒼白、硬傷處處、套路多多,文化不兼容是最大敗筆  美國時間2月17日7點,張藝謀執導的電影《長城》,終於在北美上映了。  首日票房59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4049萬),是中國內地首日票房1.24億人民幣的1/3,緊隨《樂高蝙蝠俠》、《五十度黑》,位列第三。  根據預測,在全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的《長城》,首週末四天有望拿下近2000萬美元。  之前電影在國內上映時,有不少網友表示,這部電影是拍給老外看的,國人看不明白很正常。雖然從目前的北美票房數據來看,成績還不算太差,但在口碑上,《長城》卻一邊倒地遭到惡評。目前,爛番茄上新鮮度僅為36%,IMDb評分為6.3。  不少美國媒體認為,在視覺和機構上,《長城》借鑒了《權力的遊戲》和《星河戰隊》等好萊塢的一些核心元素,找來好萊塢水準的特效團隊,加上馬特·達蒙等有號召力的影星加盟,走的是“標準大片范兒”的路線。然而,故事本身卻收到各種花式吐槽。  美國主流媒體《今日美國》認為,“片子無聊”、“痛苦地令人感到毫無啟發”、“漂亮面孔的堆砌”,指出全片存在文化不兼容性,除了一些華麗的視效外,電影本身情節太過可預測,對白蒼白,無法給觀眾帶來有精神衝擊的觀影感受,“文化上有不適應性,劇中守城士兵的服裝過於誇張,產生一種可笑而不嚴肅的觀感”。  評論還指出情節有硬傷,“女性戰士令人瞠目地縱身躍下參加戰鬥,這些場面令美國觀眾感到奇怪而又有些可笑。”  《好萊塢報道》則稱:“張藝謀和他的好萊塢團隊奉上的也就是一部標準化的魔獸電影——在一個沒有朝代界定的中國,有一群穿得像兵馬俑的將軍,他們講著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掌握先進的麻醉技術,還會在空中飛來飛去。”  CNN指出,跟電影《哥斯拉》一樣,馬特·達蒙在電影中就是一個有著西方人面龐並且靈活應變的外來者形象。故事通過他的視角,向觀眾講述一個東方特色的史詩般故事,“這都是套路”!  雖然CNN也建議,對於喜愛怪獸電影,並且對張藝謀式東方文化異域風格感興趣的觀眾來說,《長城》還是值得觀看的,不過,“去HBO頻道(美國電影頻道)看看就好了,沒必要去影院”。  比較而言,吐槽最狠的是英國《衛報》,報道吐槽說,電影開頭說故事來源於長城的古老傳說,後來竟然是西方人潛入中國偷黑火藥,炮轟這部電影是“啞炮”,空乏無力。  《長城》是馬特·達蒙第一部參演的中國電影,這也一直是該片的宣傳點。只是在北美上映以後,馬特·達蒙也無法力挽狂瀾,還成了最大的槽點。  《舊金山紀事報》在《長城》上映首日,直接發表了題為《各種差評手撕馬特·達蒙的新大片:一個無趣的白人拯救者》的文章。  演技和劇情被詬病,甚至連馬特·達蒙的英語口音都被吐槽,《衛報》和《今日美國》等媒體屢次提及他在電影中帶著英倫、愛爾蘭和蘇格蘭及自己特色的古怪口音,認為有一種齣戲感。  其實,彭博新聞社網站早在去年12月21日就發表題為《為什麼中國和好萊塢無法交融》的專欄文章,稱“《長城》是有史以來好萊塢與中國最昂貴的合拍片——以及一齣巨大的文化敗筆”。  只是沒想到,這次招黑招得這麼厲害。  《長城》是張藝謀導演的首部完全在中國拍攝的中美合拍大片。目前,製作成本高達1.5億美元(約合9.37億人民幣)的《長城》,在全球已收穫2.24億美元(約合14.53億人民幣)票房,其中,國內票房佔超過1.7億美元(約合11.03億人民幣)。  鋻於電影在國內的票房不如預期,所以此次在北美的票房無疑是重中之重。但影評慘不忍睹,社交媒體上的吐槽隨處可見,未來票房收入前景黯淡。  在那篇《為什麼中國和好萊塢無法交融》中有幾句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如果說好萊塢希望與中國電影人合作的話,那就應該放棄不倫不類的合拍片。更好的做法,是在中國建立一家國際製片公司來培養年輕的中國電影人和編劇,並幫助他們創作出可以吸引中國觀眾的影片。這才是中國以及好萊塢製作賣座影片的有效的訣竅。  老外的花樣吐槽  比國人狠多了  《芝加哥先驅導報》:一部怪獸電影,一部白人拯救者的電影,一部沉悶到令人髮指的電影。  《電訊報》:《長城》有一件事做的絕對沒錯就是那堵晼A因為看這部電影就像不停地把你的頭往上面撞。  《華爾街日報》:電腦隨機生成的怪物,讓這部電影重復又讓人覺得麻木,既無法觸動也不能嚇到或是感動到我們。  《紐約時報》:《長城》堬V雜了蹩腳的臺詞和浪漫元素,演員喋喋不休地宣揚帶有煽動性的價值觀。  《娛樂週刊》:看上去影片可能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電子遊戲。  《Empire》:用了太多而CGI特效製作出來的怪獸,老套的劇情、故事僵化的劇本以及演員僵硬的演出讓人很失望,這就是個災難。
    2017-02-20 09:55:14長城
  • 景甜穿黑鏤空紗裙現身秀香肩美背 張藝謀在旁大笑(組圖)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2017-02-17 07:43:36長城
  • 張藝謀美國宣傳《長城》 愛妻陳婷相陪秀美腿(圖)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圖片作者:Donato Sardella/GettyNorthAmerica/視覺中國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圖片作者:Donato Sardella/GettyNorthAmerica/視覺中國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 
    2017-02-15 08:51:27長城
  • 《長城》橫掃歐洲 法國瑞士登頂票房榜首德國第二
      由張藝謀執導的賀歲饕餮巨制《長城》已于12月16日全國上映,截至今日已取得了近12億票房的驕人戰績。同時,電影自12月28日開始也在全球68個國家及地區陸續上映,並強勢橫掃多地影市。據悉,影片第一週在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土耳其、冰島等國家及地區牛刀小試,上映當天就奪得多地單日及首周票房冠軍,第二周影片在印度尼西亞開畫後即成為票房榜冠軍,票房成績超越《魔獸》,與《哥斯拉》齊平。不僅如此,影片還橫掃匈牙利、埃及、中東和阿聯酋等地的電影市場,均成為當地票房冠軍,在希臘、黎巴嫩、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亞也都收穫了很好的票房成績,穩居票房前三的位置。上週末電影正式在歐洲大規模上映,包括法國、德國、瑞士、奧地利、塞浦路斯和波蘭等6個國家,首個週末電影在法國、瑞士佔據票房榜首位,在德國則居於次席。在本週,電影還將登陸比利時、塞黑等國家及地區。  張藝謀曾表示《長城》與好萊塢合作是雙方的一次全新嘗試,如果可以成功,那麼之後類似的合作和嘗試將會越來越多。這次電影能在歐洲取得如此戰績,正是這一策略的成功,歐洲觀眾“用腳投票”,也為之後的類似合作與嘗試鋪平道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中國電影和中國文化走出去的絕佳時機。在全球電影市場,能夠成為世界級的闔家歡大片有過不少,但這次是第一次有一部融匯中國文化,適合全年齡層觀影的影片席捲歐洲,用國際化的中國電影,向世界展示“只有中國人能拍的商業大片”。  2月17日,《長城》將會正式登陸北美,相信也會有不錯的票房表現。
    2017-01-17 10:36:56長城
  • 《長城》北美黯淡 中國電影走出去無需自毀“長城”
      劉德華和張涵予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鹿晗全副武裝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馬特·達蒙和佩德羅·帕斯卡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馬特·達蒙景甜劉德華和陳學冬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王俊凱初當小皇帝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無影禁軍將領全亮相  北京日報2月26日報道  2月17日,張藝謀導演的電影《長城》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以好萊塢大片待遇上映的《長城》卻未能有大片席捲市場的表現。  首映日590萬美元的票房,落後同期已經上映一週、製作規模還不到它一半的兩部影片。再加上,各個媒體並未給出高分,這部史上成本最高的中美合拍片的北美首秀顯然有些黯淡。張藝謀所謂至少有1億海外觀眾的預言,如今看來也是有些過度自信。  我們可以理解張藝謀的自信,畢竟《長城》在設計之初就將海外市場包含其中。我們看到的《長城》有北美頗受歡迎的馬特·達蒙,有中國在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景點長城,還有怪獸這種東西方觀眾都買單的元素,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不受歡迎。但也許這次錯就錯在太刻意。  如何贏得海外市場?我們也許需要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機緣。你不用去絞盡腦汁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然後再按照科學配比,試圖製作一份能夠滿足他們的中國菜。畢竟,我們很多電影連中國觀眾的胃口都沒有琢磨清楚,還談什麼海外觀眾的胃口呢。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並不是真的無心,而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看看在海外市場最受歡迎的華語影片是什麼?是《臥虎藏龍》、《英雄》。《臥虎藏龍》當初為西方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與傳統的中國功夫片也截然不同,傳遞出獨特的東方哲學。《英雄》中張藝謀更是以其獨特的個人風格、獨特的思想內涵,展現了獨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世界。正是這些文化上的與眾不同讓它們贏得了市場,想必那個時候的張藝謀也不會說,《英雄》在海外能有10億觀眾,也沒有鉚著勁兒非得琢磨海外觀眾的胃口。  全球電影市場之所以能夠流動起來不正是因為文化差異嗎?如果你在一部好萊塢大片中可以看到馬特·達蒙,可以看到怪獸,那麼為什麼要看一部由中國人效倣的有馬特·達蒙、有怪獸的電影?  中國人講究“以柔克剛”,我們卻以自己初學的還並不熟練的好萊塢套路,去硬碰硬地跟早就將這一套玩得滾瓜爛熟的好萊塢對峙,即使再努力也無法避免先天不足。  這裡還必須提到那句大俗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一個民族對外交流的標簽就是本民族的精神內核。好萊塢影片堣@言不合就激情洶湧,《臥虎藏龍》塈齞}白和俞秀蓮之間那急死圍觀者的感情,沒有誰對誰錯,誰弱誰強,就是兩個世界向願意了解他們的人招手。我們的《長城》有了很多突破,但如果將故事講得更中國一點,將我們的“長城”守護得更好,也許比現在這種中西通吃的模樣更招人疼。
    2017-02-26 13:27:49長城
  • 劇情無聊對白蒼白 張藝謀《長城》北美上映被罵慘
    電影《長城》在北美上映,分數相當低。劇情無聊、對白蒼白、硬傷處處、套路多多,文化不兼容是最大敗筆  美國時間2月17日7點,張藝謀執導的電影《長城》,終於在北美上映了。  首日票房59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4049萬),是中國內地首日票房1.24億人民幣的1/3,緊隨《樂高蝙蝠俠》、《五十度黑》,位列第三。  根據預測,在全美3326家影院大規模上映的《長城》,首週末四天有望拿下近2000萬美元。  之前電影在國內上映時,有不少網友表示,這部電影是拍給老外看的,國人看不明白很正常。雖然從目前的北美票房數據來看,成績還不算太差,但在口碑上,《長城》卻一邊倒地遭到惡評。目前,爛番茄上新鮮度僅為36%,IMDb評分為6.3。  不少美國媒體認為,在視覺和機構上,《長城》借鑒了《權力的遊戲》和《星河戰隊》等好萊塢的一些核心元素,找來好萊塢水準的特效團隊,加上馬特·達蒙等有號召力的影星加盟,走的是“標準大片范兒”的路線。然而,故事本身卻收到各種花式吐槽。  美國主流媒體《今日美國》認為,“片子無聊”、“痛苦地令人感到毫無啟發”、“漂亮面孔的堆砌”,指出全片存在文化不兼容性,除了一些華麗的視效外,電影本身情節太過可預測,對白蒼白,無法給觀眾帶來有精神衝擊的觀影感受,“文化上有不適應性,劇中守城士兵的服裝過於誇張,產生一種可笑而不嚴肅的觀感”。  評論還指出情節有硬傷,“女性戰士令人瞠目地縱身躍下參加戰鬥,這些場面令美國觀眾感到奇怪而又有些可笑。”  《好萊塢報道》則稱:“張藝謀和他的好萊塢團隊奉上的也就是一部標準化的魔獸電影——在一個沒有朝代界定的中國,有一群穿得像兵馬俑的將軍,他們講著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掌握先進的麻醉技術,還會在空中飛來飛去。”  CNN指出,跟電影《哥斯拉》一樣,馬特·達蒙在電影中就是一個有著西方人面龐並且靈活應變的外來者形象。故事通過他的視角,向觀眾講述一個東方特色的史詩般故事,“這都是套路”!  雖然CNN也建議,對於喜愛怪獸電影,並且對張藝謀式東方文化異域風格感興趣的觀眾來說,《長城》還是值得觀看的,不過,“去HBO頻道(美國電影頻道)看看就好了,沒必要去影院”。  比較而言,吐槽最狠的是英國《衛報》,報道吐槽說,電影開頭說故事來源於長城的古老傳說,後來竟然是西方人潛入中國偷黑火藥,炮轟這部電影是“啞炮”,空乏無力。  《長城》是馬特·達蒙第一部參演的中國電影,這也一直是該片的宣傳點。只是在北美上映以後,馬特·達蒙也無法力挽狂瀾,還成了最大的槽點。  《舊金山紀事報》在《長城》上映首日,直接發表了題為《各種差評手撕馬特·達蒙的新大片:一個無趣的白人拯救者》的文章。  演技和劇情被詬病,甚至連馬特·達蒙的英語口音都被吐槽,《衛報》和《今日美國》等媒體屢次提及他在電影中帶著英倫、愛爾蘭和蘇格蘭及自己特色的古怪口音,認為有一種齣戲感。  其實,彭博新聞社網站早在去年12月21日就發表題為《為什麼中國和好萊塢無法交融》的專欄文章,稱“《長城》是有史以來好萊塢與中國最昂貴的合拍片——以及一齣巨大的文化敗筆”。  只是沒想到,這次招黑招得這麼厲害。  《長城》是張藝謀導演的首部完全在中國拍攝的中美合拍大片。目前,製作成本高達1.5億美元(約合9.37億人民幣)的《長城》,在全球已收穫2.24億美元(約合14.53億人民幣)票房,其中,國內票房佔超過1.7億美元(約合11.03億人民幣)。  鋻於電影在國內的票房不如預期,所以此次在北美的票房無疑是重中之重。但影評慘不忍睹,社交媒體上的吐槽隨處可見,未來票房收入前景黯淡。  在那篇《為什麼中國和好萊塢無法交融》中有幾句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如果說好萊塢希望與中國電影人合作的話,那就應該放棄不倫不類的合拍片。更好的做法,是在中國建立一家國際製片公司來培養年輕的中國電影人和編劇,並幫助他們創作出可以吸引中國觀眾的影片。這才是中國以及好萊塢製作賣座影片的有效的訣竅。  老外的花樣吐槽  比國人狠多了  《芝加哥先驅導報》:一部怪獸電影,一部白人拯救者的電影,一部沉悶到令人髮指的電影。  《電訊報》:《長城》有一件事做的絕對沒錯就是那堵晼A因為看這部電影就像不停地把你的頭往上面撞。  《華爾街日報》:電腦隨機生成的怪物,讓這部電影重復又讓人覺得麻木,既無法觸動也不能嚇到或是感動到我們。  《紐約時報》:《長城》堬V雜了蹩腳的臺詞和浪漫元素,演員喋喋不休地宣揚帶有煽動性的價值觀。  《娛樂週刊》:看上去影片可能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電子遊戲。  《Empire》:用了太多而CGI特效製作出來的怪獸,老套的劇情、故事僵化的劇本以及演員僵硬的演出讓人很失望,這就是個災難。
    2017-02-20 09:55:14長城
  • 景甜穿黑鏤空紗裙現身秀香肩美背 張藝謀在旁大笑(組圖)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2月15日,《長城》北美首映禮。導演張藝謀獲愛妻陳婷相陪非常恩愛,馬特·達蒙(Matt Damon)、佩德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威廉·達福(Willem Dafoe)現身。景甜身穿一件黑色鏤空薄紗長裙,大方秀出白皙美膚及纖細小蠻腰,雪膚紅唇美艷動人,優雅大氣,一現身便引起一眾外國媒體圍觀狂拍,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圖片來源:Sipaphoto
    2017-02-17 07:43:36長城
  • 張藝謀美國宣傳《長城》 愛妻陳婷相陪秀美腿(圖)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圖片作者:Donato Sardella/GettyNorthAmerica/視覺中國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圖片作者:Donato Sardella/GettyNorthAmerica/視覺中國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  美國比弗利山莊當地時間2月13日,張藝謀、景甜現身Saks長城之夜宣傳電影《長城》。景甜白色西裝裙顯優雅氣質,與外國友人對話毫無障礙,十分流暢。張藝謀導演攜妻子陳婷情侶裝現身,非常恩愛。據悉,由張藝謀執導,景甜主演的電影《長城》將於2月17日于北美上映。 
    2017-02-15 08:51:27長城
  • 《長城》橫掃歐洲 法國瑞士登頂票房榜首德國第二
      由張藝謀執導的賀歲饕餮巨制《長城》已于12月16日全國上映,截至今日已取得了近12億票房的驕人戰績。同時,電影自12月28日開始也在全球68個國家及地區陸續上映,並強勢橫掃多地影市。據悉,影片第一週在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土耳其、冰島等國家及地區牛刀小試,上映當天就奪得多地單日及首周票房冠軍,第二周影片在印度尼西亞開畫後即成為票房榜冠軍,票房成績超越《魔獸》,與《哥斯拉》齊平。不僅如此,影片還橫掃匈牙利、埃及、中東和阿聯酋等地的電影市場,均成為當地票房冠軍,在希臘、黎巴嫩、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亞也都收穫了很好的票房成績,穩居票房前三的位置。上週末電影正式在歐洲大規模上映,包括法國、德國、瑞士、奧地利、塞浦路斯和波蘭等6個國家,首個週末電影在法國、瑞士佔據票房榜首位,在德國則居於次席。在本週,電影還將登陸比利時、塞黑等國家及地區。  張藝謀曾表示《長城》與好萊塢合作是雙方的一次全新嘗試,如果可以成功,那麼之後類似的合作和嘗試將會越來越多。這次電影能在歐洲取得如此戰績,正是這一策略的成功,歐洲觀眾“用腳投票”,也為之後的類似合作與嘗試鋪平道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中國電影和中國文化走出去的絕佳時機。在全球電影市場,能夠成為世界級的闔家歡大片有過不少,但這次是第一次有一部融匯中國文化,適合全年齡層觀影的影片席捲歐洲,用國際化的中國電影,向世界展示“只有中國人能拍的商業大片”。  2月17日,《長城》將會正式登陸北美,相信也會有不錯的票房表現。
    2017-01-17 10:36:56長城
長城

《長城》,是由“傳奇影業”出品,全好萊塢製作班底,張藝謀執導的一部奇幻與魔幻類型的3D動作片,將由好萊塢演員馬特·達蒙、威廉·達福、佩德羅·帕斯卡與中國演員劉德華、景甜、張涵予、彭于晏、鹿晗、林更新、鄭愷、陳學冬、黃軒、王俊凱、余心恬等共同出演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