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環球星訪談·新生代|胡先煦:《棋魂》是我的代表作 但絕不是巔峰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武若曦):如果盤點2020年最火的劇集,那網劇《棋魂》一定榜上有名。這部改編自日本同名漫畫的作品,從開拍之際就一直受到外界質疑,爭議聲不斷。剛剛播出時,也並不被大家看好,但是隨著劇情的深入發展,《棋魂》實現了口碑逆襲,成為2020年的黑馬。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棋魂》講述了時光(胡先煦 飾)在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一個古老的棋盤,從而認識了盤踞在棋盤內、歷經千年的南梁圍棋第一人——褚嬴,並在他的熏陶下逐漸對圍棋產生興趣,勵志成為職業圍棋手的故事。而主演胡先煦也憑藉這部電視劇獲得了2020中國年度新銳榜“年度新銳演員”榮譽,發表感言的時候他表示:“拍戲十二年,這是我第一次獲得以演員身份來定義自己的榮譽。” 《棋魂》絕不是巔峰之作《棋魂》是胡先煦首次擔綱男主的作品,20歲的他入行已有12年,參演過《小別離》《百鳥朝鳳》《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等近20部作品,憑藉出色的表演獲得大家的認可和喜愛。《棋魂》的播出,對於20歲的胡先煦而言更像是一次考試,緊張程度不亞於高考,令人欣慰的是成績還不錯,“還是挺高興的,而且終於也有代表作了,我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熱愛演戲這件事。”在獲得大量觀眾關注的同時,也給他帶來了更多壓力,雖然《棋魂》播出效果很好,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放鬆,“一方面證明了努力就會有收穫,另一方面,就是大家越喜歡,我給自己的壓力就會越來越大”。他進一步解釋道,“喜歡《棋魂》的朋友很多,如果下部戲播的沒這部好,別人可能就以為你拍的這部戲是運氣,是湊巧。”“我相信大家在《棋魂》中看到了我的成長和變化,但是我擔心大家覺得這是我演的最好的一部戲”,胡先煦希望自己接下來的每一部作品,標準都可以在《棋魂》之上,這部劇是他的成名作,但絕對不是巔峰,這是他對自己未來的職業要求,期望以後拍戲可以越來越好。《棋魂》的口碑,也讓作為演員的他有了更多的底氣去演繹接下來的角色,“我不用再對著鏡頭喊我多麼多麼熱愛表演,我在學校有多麼認真學習,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 內心對表演愈加敬畏20歲的胡先煦清醒而自知,作為演員他有追求,對於表演他有自信,他坦言自己的表演水平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採訪中他強調道,“我真的還可以變得更好”。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你會被他的坦誠所打動,與此同時,這份坦誠也會讓你毫不猶豫地相信,眼前這個少年真的可以做到。20歲的他,人生才剛開始起步而已,未來值得期待。2018年,胡先煦以話劇影視表演專業課第三名的成績考入中央戲劇學院,此後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外出拍戲,而是在學校沉澱下來學習專業知識。剛進入大學的那段時間,發現身邊同學臥虎藏龍,胡先煦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長處,“以前演戲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是靠自己的領悟力和在劇組的實踐經驗磨練出來的”,上了大學之後,讓他意識到表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內心對於表演愈加敬畏,“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學校堛漕C一個人對於表演的熱愛和敬重,這種情緒時時刻刻感染著我。”採訪中,胡先煦還提到了一個小故事,兩年前他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了關於自己演技的評價,有位答主很認真地評價了胡先煦的以往作品並指出他在表演中的優點和不足,比如“形體和臺詞需要提升”、“有演戲的天賦但是也需要後天的努力”等等。胡先煦看完之後,在這條回答下面很真誠地回復答主,“如果像您所說,不加以訓練和用專注的態度對待戲,那麼我的結局會是當代‘傷仲永’,謝謝您的肯定和意見,先煦感激不盡。”兩年之後《棋魂》播出,該答主更新了回答,胡先煦也有看到,但是這次他沒有回復。胡先煦坦言很感激這位答主給他指出了一些新的努力方向,他都有默默記在心堙A20歲的他覺得用“我記住了你的意見”、“我會更加努力,朝著更專業的地方去發展”這些話來回復顯得微不足道,他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用接下來的作品來證明,這些意見和建議他都有記在心堙C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 這個世界不會埋沒任何一個會發光的人談到角色和演員的關係,胡先煦說到《棋魂》堨L所飾演的“時光”在某種程度上也成就了自己,“圍棋對於時光,就像演戲對於胡先煦,我們都會為此赴湯蹈火、乘風破浪。”而“時光”這個人物也給了他一些人生啟迪,“保持獨立的思考、對熱愛專注的探索、堅持不懈的動力和不輕言放棄的品質。”在採訪中,偶爾可以感受到胡先煦有著在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但是換個角度來想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壓力可以轉換為前進路上的動力。演員這個職業更新迭代很快,很容易讓人產生危機感和焦慮感,前輩黃渤的一句話讓胡先煦印象深刻,“這個時代不會阻止你自己閃耀,但你也覆蓋不了任何人的光輝。”在胡先煦看來,每個人發光發熱的機會有很多,但是不要有危機感,不要想著用自己的光芒去覆蓋別人,這個世界不會埋沒任何一個會發光的人。因為熱愛,所以堅持。胡先煦用“幸福”、“矛盾”、“堅持”這三個詞來總結自己的2020年,他希望能夠在演藝之路上一直走下去,用好的作品來證明自己對演戲的熱愛。20歲的他有著這個年紀該有的活潑,同時也有著這個年紀該有的沉穩。對於20歲的少年來說,沉穩和活潑,並不是矛盾對立的一面,這只是成長的必經階段,相信未來他會在屬於自己的軌道上不斷發光發熱。採訪實錄國際在線文娛:怎麼看待演員和角色的關係?胡先煦:我不知道以前有沒有人說過這些話,這是我最近更新的一個想法,我好像從來沒有講過。我覺得演員和角色是兩個島,是兩個小島。你自己身上長了很多植物,長了很多樹,開了很多花,然後有很多人或者是很多生物在這個島上生活,我覺得角色也是一個島。雖然劇本沒有寫,但是在他的世界堙A他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跟你一樣,他有很多故事,他也是一個島,但是你們兩個島之間可能長的樹不一樣,開的花不一樣,然後生活的昆蟲、生活的動物可能不一樣。那角色和演員之間,什麼叫角色和角色入沒入戲,你可能是你這個島的主人,你的角色那個島也有一個主人,是那個角色本身。有的時候別人說本色出演,在我看來可能是島和島之間有一條高速公路,你直接開著車就過去了,非常快。有的島和島之間只有一個獨木橋,你可能要顫顫巍巍地走過去,然後去和那個人握手。有的島和島之間你完全不入戲,或者是你們兩個開的花完全不是一種花,種的樹不是一種樹,可能連河都沒有,你要慢慢地自己種(搭)出來一條路,然後顫顫巍巍走過去。我覺得這兩個島和島之間,(就像)角色和演員的關係,只不過有的完成的特別好,是你找到了一條特別迅速,特別快的一條路,你馬上就開過去了,兩個人就見面了。角色和你之間,你們倆就拉著手促膝長談,我這輩子怎麼怎麼樣,你這輩子怎麼怎麼樣。有的島的主人就不想見你,你要走到他心堶n費很大的功夫。國際在線文娛:《棋魂》播出之後,有看網友的評價嗎,有哪些印象比較深刻的評價?胡先煦:有的,就是說時光胖,但是這跟胡先煦沒什麼關係。也有說演的好的,也有說演的不好的,說我形體有問題,口音有問題,這些其實我都看了,對我下一部要拍的戲有很大幫助。國際在線文娛:拍完這部戲之後,你覺得最大的收穫是什麼?胡先煦:收穫了一部很好的作品,很感激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可。心態上沒有多大變化,還是想多接好戲,希望更多的好的角色可以來找我,希望更多的製片方和導演可以看過來,一個很虔誠的演員在等待邀約。國際在線文娛:現在你再去看這部戲,你覺得有沒有什麼讓你自己覺得遺憾的地方?胡先煦:遺憾的地方就是身材,其他地方就還比較滿意。雖然我當時拍的時候真的挺努力的,但是如果我知道有這麼多人在關注這部戲的話,我會減肥的時候再努力一點。國際在線文娛:《棋魂》堮犮身上有沒有你自己的影子?胡先煦:他身上的很多特質,跟我有的時候想法很像,只不過他在生活中表達出來了,我可能會把那一部分放的很深,或者說我自己也沒有拿出來,我們倆其實算得上是互相成就。但是小光可能更像我小時候一點,自來熟,長大了之後我就變得比較慢熱,但是時光還是保留了那種特質。國際在線文娛: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胡先煦:當個科學家、詩人、畫家、警察,都有想過。我之前其實最想當的是昆蟲學家,我甚至想畢業之後去昆蟲院(昆蟲研究所)工作,這個想法伴隨了我很長時間,因為我小時候特別喜歡蟲子,但是現在跟小時候完全不一樣,因為看著蟲子我會跳起來,我害怕,但我以前都直接拿手抓的,啥事沒有。我爸之前家媥i蟈蟈,我是敢徒手抓過的。現在別說抓蟈蟈了,看到我都害怕。小時候你說我那小嫩手啥都敢抓,現在這手糙起來倒不敢了。國際在線文娛:能不能分享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動態?胡先煦:《快把我2哥帶走》(已更名《《2哥來了怎麼辦》》)馬上(今年)就要和大家見面了,希望大家期待一下,《棋魂》的時光逐漸遠去,接下來迎接一下楊聽風。
    2021-01-07 09:55:42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蔣勤勤:處女座的世界堥S有“完美”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馮雪):闊別熒幕許久的蔣勤勤復工了!與以往演的古裝戲不同,這次蔣勤勤選了一部懸疑劇——《迷霧追蹤》,今年是懸疑類影視劇的豐收之年,這次她獨挑大梁,飾演了一位雷厲風行的刑警隊隊長林雨虹。這是蔣勤勤第一次演刑警,但對這個職業她並不陌生,“我父親就是一位刑警,我把他身上的很多特質嘗試著放進角色。”提到蔣勤勤,緊隨其後的關鍵詞一定是和她的美貌相關,甚至網友們紛紛說“蔣勤勤就是純元皇后”。她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可在前不久,《迷霧追蹤》的宣傳階段,蔣勤勤在微博中發小視頻還吐槽稱:“再也不想用‘美’來說事情了!”的確,一直以來,蔣勤勤對於“演技”、對於在戲中深層次的表達是有追求的。在採訪中,面對“希望別人在哪方面稱讚你”的問題,她毫不猶豫地回答“表演”!  蔣勤勤微博截圖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說,蔣勤勤的“美”是有風骨的。你一定想不到女藝人會用“火辣”、“偏執”、“易怒”來形容自己的性格!蔣勤勤說自己像“刺猬”,最無法忍受的事情就是“混亂”,處女座的她要求一切必須井然有序。在聊到老公陳建斌身上的閃光點時,她遲疑了一會兒,竟感嘆說:“處女座的世界怎麼會有‘完美’兩個字!”任何事情她都能挑出些“毛病”,嚴謹、較真兒、一絲不茍、敢作敢為……這些詞放在蔣勤勤身上再合適不過,無論是對待工作還是生活,她都是一貫如此。  《迷霧追蹤》蔣勤勤劇照 受訪者提供《迷霧追蹤》這部戲最吸引蔣勤勤的,並不是對一個個案件故事的編排,更多的是對“人性”的探討,女主角林雨虹在迷失的生活困境中尋找答案的過程,讓蔣勤勤和角色產生了共情。對她來說,女主角和她很像,也會遇到不被人理解的時候,也同樣和自己的父親缺乏溝通。在蔣勤勤的記憶中,身為刑警的父親總是不茍言笑的,“也許父輩們的感情都是非常深沉的,不像我們現在這樣,常常把愛與不愛這類話挂在嘴邊,以前的我和父親很少溝通,我常常在想父親到底愛我嗎?我的選擇他真的支持嗎?”《迷霧追蹤》的女主角“林雨虹”讓蔣勤勤演得很過癮,也由此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重新思考和父親的關係。“這個角色讓我很受啟發,現在的我和父親常常用微信交流,很多事情面對面來說就很難開口,微信聊真的是很不錯的溝通方式。”  《迷霧追蹤》蔣勤勤劇照 受訪者提供擁有兩個孩子的蔣勤勤,常常感嘆“時間根本不夠用,感覺只有孩子們睡下之後,那段時間才是完全屬於自己的!”家庭對她和陳建斌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幸福的兩個人總是彼此配合著來平衡家庭和工作,“如果陳老師出來拍戲,我就不會去工作,更多時間來照顧家,如果我去拍戲,陳老師就會留在家媟蚥U孩子們。”提起孩子和老公,蔣勤勤總有聊不完的話題,最讓她開心的是“和孩子們在一起玩遊戲”、是“和老陳一起出去看電影”、是“一家人出去旅行”……蔣勤勤說“處女座的世界堥S有完美兩個字”,即便並不是每件事都“盡善盡美”,但看到“緊繃著”的她在陷入家庭生活的時候如此柔軟、可愛、投入且樂此不疲,這一定就是“幸福”的模樣。 採訪實錄:國際在線文娛:《迷霧追蹤》這部劇最吸引你的是什麼?蔣勤勤:我覺得這部戲不僅僅只是對案件故事的一個一個編排和展現,更多的還是對人性的一種探討。包括女主角林雨虹她自身的對生活、對自己、對工作、對整個社會的迷失和困惑,她怎麼從兩個案件當中得到一些啟示啟發,然後從迷失的生活困境中尋求答案的過程是最吸引我的。國際在線文娛:你和女主角林雨虹有相似的地方嗎?蔣勤勤:有。她也會遇到不被人理解的時候,她不善於跟人溝通,特別是跟自己的父親。國際在線文:拍這部戲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蔣勤勤:印象最深的就是跟劇中“父親”對戲的部分,我非常能共情。因為我跟角色有相同的經歷,很像生活中我跟父親的關係。我倆很少溝通交流,因為父輩他們的感情都比較深沉,他們不會像現在我們做父母這樣,跟孩子常常把愛與不愛、想與不想、喜歡不喜歡都挂在嘴邊。我覺得我跟女主角有同樣的一個經歷,都會時常在想:爸爸愛我嗎?我是他最親近的人嗎?他對我的選擇支持嗎?……因為這些東西跟我生活當中遇到的很重合,所以演得也最過癮。我跟劇中“父親”的戲很少,就那幾個為數不多的回憶的片段,還包括最後父親失蹤的謎團以及其他謎團的解開,加上女主因為自己的過失造成父親最後那樣的結局,這些都讓我很有感觸,我會好好的重新審視我自己的一些情感,就會很有啟發。現在我也會跟我父親通過微信有更好的溝通交流了。因為有很多面對面交流會比較難以言表,所以用微信來交流對我和父親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溝通方式。國際在線文娛:最近幾年你的作品並不多,是選戲和選角色的標準變了嗎?蔣勤勤:因為現在我的身份發生了變化,我不光是女演員,而且我也是一個妻子,也是一個母親,事業跟家庭就要去平衡。再加上我們家媄鉹S是“雙職工”,比如說陳老師在工作的時候,我肯定就要多一些時間在家堙A我出去工作的時候,就像這次一樣,我拍了兩個戲,陳老師就會放棄了工作在家媟蚥U孩子們,我們就是這樣去平衡的。國際在線文娛:面對“市場對40+女演員不友好”這種的說法,你是怎麼想的?蔣勤勤:我覺得這點被提出來很好,會讓很多從業人員有所思考或有所行動,然後讓我們的戲更多元化,會有更多屬於40+年齡段的演員去飾演的角色。國際在線文娛:閒暇時你都會做些什麼?蔣勤勤:我覺得有很多事情可做,比如說照顧孩子們,一家人出去旅行,我也會去練瑜伽,會追劇。國際在線文娛: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你是一個什麼狀態?蔣勤勤:我感覺時間不夠用啊!每次都感覺屬於自己的時間都是在孩子們睡下以後,我覺得那一段時間才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因為我小兒子現在還小嘛,他需要更多的照顧。
    2020-12-23 09:10:30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新生代|胡先煦:《棋魂》是我的代表作 但絕不是巔峰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武若曦):如果盤點2020年最火的劇集,那網劇《棋魂》一定榜上有名。這部改編自日本同名漫畫的作品,從開拍之際就一直受到外界質疑,爭議聲不斷。剛剛播出時,也並不被大家看好,但是隨著劇情的深入發展,《棋魂》實現了口碑逆襲,成為2020年的黑馬。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棋魂》講述了時光(胡先煦 飾)在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一個古老的棋盤,從而認識了盤踞在棋盤內、歷經千年的南梁圍棋第一人——褚嬴,並在他的熏陶下逐漸對圍棋產生興趣,勵志成為職業圍棋手的故事。而主演胡先煦也憑藉這部電視劇獲得了2020中國年度新銳榜“年度新銳演員”榮譽,發表感言的時候他表示:“拍戲十二年,這是我第一次獲得以演員身份來定義自己的榮譽。” 《棋魂》絕不是巔峰之作《棋魂》是胡先煦首次擔綱男主的作品,20歲的他入行已有12年,參演過《小別離》《百鳥朝鳳》《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等近20部作品,憑藉出色的表演獲得大家的認可和喜愛。《棋魂》的播出,對於20歲的胡先煦而言更像是一次考試,緊張程度不亞於高考,令人欣慰的是成績還不錯,“還是挺高興的,而且終於也有代表作了,我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熱愛演戲這件事。”在獲得大量觀眾關注的同時,也給他帶來了更多壓力,雖然《棋魂》播出效果很好,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放鬆,“一方面證明了努力就會有收穫,另一方面,就是大家越喜歡,我給自己的壓力就會越來越大”。他進一步解釋道,“喜歡《棋魂》的朋友很多,如果下部戲播的沒這部好,別人可能就以為你拍的這部戲是運氣,是湊巧。”“我相信大家在《棋魂》中看到了我的成長和變化,但是我擔心大家覺得這是我演的最好的一部戲”,胡先煦希望自己接下來的每一部作品,標準都可以在《棋魂》之上,這部劇是他的成名作,但絕對不是巔峰,這是他對自己未來的職業要求,期望以後拍戲可以越來越好。《棋魂》的口碑,也讓作為演員的他有了更多的底氣去演繹接下來的角色,“我不用再對著鏡頭喊我多麼多麼熱愛表演,我在學校有多麼認真學習,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 內心對表演愈加敬畏20歲的胡先煦清醒而自知,作為演員他有追求,對於表演他有自信,他坦言自己的表演水平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採訪中他強調道,“我真的還可以變得更好”。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你會被他的坦誠所打動,與此同時,這份坦誠也會讓你毫不猶豫地相信,眼前這個少年真的可以做到。20歲的他,人生才剛開始起步而已,未來值得期待。2018年,胡先煦以話劇影視表演專業課第三名的成績考入中央戲劇學院,此後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外出拍戲,而是在學校沉澱下來學習專業知識。剛進入大學的那段時間,發現身邊同學臥虎藏龍,胡先煦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長處,“以前演戲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是靠自己的領悟力和在劇組的實踐經驗磨練出來的”,上了大學之後,讓他意識到表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內心對於表演愈加敬畏,“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學校堛漕C一個人對於表演的熱愛和敬重,這種情緒時時刻刻感染著我。”採訪中,胡先煦還提到了一個小故事,兩年前他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了關於自己演技的評價,有位答主很認真地評價了胡先煦的以往作品並指出他在表演中的優點和不足,比如“形體和臺詞需要提升”、“有演戲的天賦但是也需要後天的努力”等等。胡先煦看完之後,在這條回答下面很真誠地回復答主,“如果像您所說,不加以訓練和用專注的態度對待戲,那麼我的結局會是當代‘傷仲永’,謝謝您的肯定和意見,先煦感激不盡。”兩年之後《棋魂》播出,該答主更新了回答,胡先煦也有看到,但是這次他沒有回復。胡先煦坦言很感激這位答主給他指出了一些新的努力方向,他都有默默記在心堙A20歲的他覺得用“我記住了你的意見”、“我會更加努力,朝著更專業的地方去發展”這些話來回復顯得微不足道,他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用接下來的作品來證明,這些意見和建議他都有記在心堙C  胡先煦 受訪者供圖 這個世界不會埋沒任何一個會發光的人談到角色和演員的關係,胡先煦說到《棋魂》堨L所飾演的“時光”在某種程度上也成就了自己,“圍棋對於時光,就像演戲對於胡先煦,我們都會為此赴湯蹈火、乘風破浪。”而“時光”這個人物也給了他一些人生啟迪,“保持獨立的思考、對熱愛專注的探索、堅持不懈的動力和不輕言放棄的品質。”在採訪中,偶爾可以感受到胡先煦有著在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但是換個角度來想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壓力可以轉換為前進路上的動力。演員這個職業更新迭代很快,很容易讓人產生危機感和焦慮感,前輩黃渤的一句話讓胡先煦印象深刻,“這個時代不會阻止你自己閃耀,但你也覆蓋不了任何人的光輝。”在胡先煦看來,每個人發光發熱的機會有很多,但是不要有危機感,不要想著用自己的光芒去覆蓋別人,這個世界不會埋沒任何一個會發光的人。因為熱愛,所以堅持。胡先煦用“幸福”、“矛盾”、“堅持”這三個詞來總結自己的2020年,他希望能夠在演藝之路上一直走下去,用好的作品來證明自己對演戲的熱愛。20歲的他有著這個年紀該有的活潑,同時也有著這個年紀該有的沉穩。對於20歲的少年來說,沉穩和活潑,並不是矛盾對立的一面,這只是成長的必經階段,相信未來他會在屬於自己的軌道上不斷發光發熱。採訪實錄國際在線文娛:怎麼看待演員和角色的關係?胡先煦:我不知道以前有沒有人說過這些話,這是我最近更新的一個想法,我好像從來沒有講過。我覺得演員和角色是兩個島,是兩個小島。你自己身上長了很多植物,長了很多樹,開了很多花,然後有很多人或者是很多生物在這個島上生活,我覺得角色也是一個島。雖然劇本沒有寫,但是在他的世界堙A他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跟你一樣,他有很多故事,他也是一個島,但是你們兩個島之間可能長的樹不一樣,開的花不一樣,然後生活的昆蟲、生活的動物可能不一樣。那角色和演員之間,什麼叫角色和角色入沒入戲,你可能是你這個島的主人,你的角色那個島也有一個主人,是那個角色本身。有的時候別人說本色出演,在我看來可能是島和島之間有一條高速公路,你直接開著車就過去了,非常快。有的島和島之間只有一個獨木橋,你可能要顫顫巍巍地走過去,然後去和那個人握手。有的島和島之間你完全不入戲,或者是你們兩個開的花完全不是一種花,種的樹不是一種樹,可能連河都沒有,你要慢慢地自己種(搭)出來一條路,然後顫顫巍巍走過去。我覺得這兩個島和島之間,(就像)角色和演員的關係,只不過有的完成的特別好,是你找到了一條特別迅速,特別快的一條路,你馬上就開過去了,兩個人就見面了。角色和你之間,你們倆就拉著手促膝長談,我這輩子怎麼怎麼樣,你這輩子怎麼怎麼樣。有的島的主人就不想見你,你要走到他心堶n費很大的功夫。國際在線文娛:《棋魂》播出之後,有看網友的評價嗎,有哪些印象比較深刻的評價?胡先煦:有的,就是說時光胖,但是這跟胡先煦沒什麼關係。也有說演的好的,也有說演的不好的,說我形體有問題,口音有問題,這些其實我都看了,對我下一部要拍的戲有很大幫助。國際在線文娛:拍完這部戲之後,你覺得最大的收穫是什麼?胡先煦:收穫了一部很好的作品,很感激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可。心態上沒有多大變化,還是想多接好戲,希望更多的好的角色可以來找我,希望更多的製片方和導演可以看過來,一個很虔誠的演員在等待邀約。國際在線文娛:現在你再去看這部戲,你覺得有沒有什麼讓你自己覺得遺憾的地方?胡先煦:遺憾的地方就是身材,其他地方就還比較滿意。雖然我當時拍的時候真的挺努力的,但是如果我知道有這麼多人在關注這部戲的話,我會減肥的時候再努力一點。國際在線文娛:《棋魂》堮犮身上有沒有你自己的影子?胡先煦:他身上的很多特質,跟我有的時候想法很像,只不過他在生活中表達出來了,我可能會把那一部分放的很深,或者說我自己也沒有拿出來,我們倆其實算得上是互相成就。但是小光可能更像我小時候一點,自來熟,長大了之後我就變得比較慢熱,但是時光還是保留了那種特質。國際在線文娛: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胡先煦:當個科學家、詩人、畫家、警察,都有想過。我之前其實最想當的是昆蟲學家,我甚至想畢業之後去昆蟲院(昆蟲研究所)工作,這個想法伴隨了我很長時間,因為我小時候特別喜歡蟲子,但是現在跟小時候完全不一樣,因為看著蟲子我會跳起來,我害怕,但我以前都直接拿手抓的,啥事沒有。我爸之前家媥i蟈蟈,我是敢徒手抓過的。現在別說抓蟈蟈了,看到我都害怕。小時候你說我那小嫩手啥都敢抓,現在這手糙起來倒不敢了。國際在線文娛:能不能分享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動態?胡先煦:《快把我2哥帶走》(已更名《《2哥來了怎麼辦》》)馬上(今年)就要和大家見面了,希望大家期待一下,《棋魂》的時光逐漸遠去,接下來迎接一下楊聽風。
    2021-01-07 09:55:42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蔣勤勤:處女座的世界堥S有“完美”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馮雪):闊別熒幕許久的蔣勤勤復工了!與以往演的古裝戲不同,這次蔣勤勤選了一部懸疑劇——《迷霧追蹤》,今年是懸疑類影視劇的豐收之年,這次她獨挑大梁,飾演了一位雷厲風行的刑警隊隊長林雨虹。這是蔣勤勤第一次演刑警,但對這個職業她並不陌生,“我父親就是一位刑警,我把他身上的很多特質嘗試著放進角色。”提到蔣勤勤,緊隨其後的關鍵詞一定是和她的美貌相關,甚至網友們紛紛說“蔣勤勤就是純元皇后”。她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可在前不久,《迷霧追蹤》的宣傳階段,蔣勤勤在微博中發小視頻還吐槽稱:“再也不想用‘美’來說事情了!”的確,一直以來,蔣勤勤對於“演技”、對於在戲中深層次的表達是有追求的。在採訪中,面對“希望別人在哪方面稱讚你”的問題,她毫不猶豫地回答“表演”!  蔣勤勤微博截圖從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說,蔣勤勤的“美”是有風骨的。你一定想不到女藝人會用“火辣”、“偏執”、“易怒”來形容自己的性格!蔣勤勤說自己像“刺猬”,最無法忍受的事情就是“混亂”,處女座的她要求一切必須井然有序。在聊到老公陳建斌身上的閃光點時,她遲疑了一會兒,竟感嘆說:“處女座的世界怎麼會有‘完美’兩個字!”任何事情她都能挑出些“毛病”,嚴謹、較真兒、一絲不茍、敢作敢為……這些詞放在蔣勤勤身上再合適不過,無論是對待工作還是生活,她都是一貫如此。  《迷霧追蹤》蔣勤勤劇照 受訪者提供《迷霧追蹤》這部戲最吸引蔣勤勤的,並不是對一個個案件故事的編排,更多的是對“人性”的探討,女主角林雨虹在迷失的生活困境中尋找答案的過程,讓蔣勤勤和角色產生了共情。對她來說,女主角和她很像,也會遇到不被人理解的時候,也同樣和自己的父親缺乏溝通。在蔣勤勤的記憶中,身為刑警的父親總是不茍言笑的,“也許父輩們的感情都是非常深沉的,不像我們現在這樣,常常把愛與不愛這類話挂在嘴邊,以前的我和父親很少溝通,我常常在想父親到底愛我嗎?我的選擇他真的支持嗎?”《迷霧追蹤》的女主角“林雨虹”讓蔣勤勤演得很過癮,也由此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重新思考和父親的關係。“這個角色讓我很受啟發,現在的我和父親常常用微信交流,很多事情面對面來說就很難開口,微信聊真的是很不錯的溝通方式。”  《迷霧追蹤》蔣勤勤劇照 受訪者提供擁有兩個孩子的蔣勤勤,常常感嘆“時間根本不夠用,感覺只有孩子們睡下之後,那段時間才是完全屬於自己的!”家庭對她和陳建斌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幸福的兩個人總是彼此配合著來平衡家庭和工作,“如果陳老師出來拍戲,我就不會去工作,更多時間來照顧家,如果我去拍戲,陳老師就會留在家媟蚥U孩子們。”提起孩子和老公,蔣勤勤總有聊不完的話題,最讓她開心的是“和孩子們在一起玩遊戲”、是“和老陳一起出去看電影”、是“一家人出去旅行”……蔣勤勤說“處女座的世界堥S有完美兩個字”,即便並不是每件事都“盡善盡美”,但看到“緊繃著”的她在陷入家庭生活的時候如此柔軟、可愛、投入且樂此不疲,這一定就是“幸福”的模樣。 採訪實錄:國際在線文娛:《迷霧追蹤》這部劇最吸引你的是什麼?蔣勤勤:我覺得這部戲不僅僅只是對案件故事的一個一個編排和展現,更多的還是對人性的一種探討。包括女主角林雨虹她自身的對生活、對自己、對工作、對整個社會的迷失和困惑,她怎麼從兩個案件當中得到一些啟示啟發,然後從迷失的生活困境中尋求答案的過程是最吸引我的。國際在線文娛:你和女主角林雨虹有相似的地方嗎?蔣勤勤:有。她也會遇到不被人理解的時候,她不善於跟人溝通,特別是跟自己的父親。國際在線文:拍這部戲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蔣勤勤:印象最深的就是跟劇中“父親”對戲的部分,我非常能共情。因為我跟角色有相同的經歷,很像生活中我跟父親的關係。我倆很少溝通交流,因為父輩他們的感情都比較深沉,他們不會像現在我們做父母這樣,跟孩子常常把愛與不愛、想與不想、喜歡不喜歡都挂在嘴邊。我覺得我跟女主角有同樣的一個經歷,都會時常在想:爸爸愛我嗎?我是他最親近的人嗎?他對我的選擇支持嗎?……因為這些東西跟我生活當中遇到的很重合,所以演得也最過癮。我跟劇中“父親”的戲很少,就那幾個為數不多的回憶的片段,還包括最後父親失蹤的謎團以及其他謎團的解開,加上女主因為自己的過失造成父親最後那樣的結局,這些都讓我很有感觸,我會好好的重新審視我自己的一些情感,就會很有啟發。現在我也會跟我父親通過微信有更好的溝通交流了。因為有很多面對面交流會比較難以言表,所以用微信來交流對我和父親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溝通方式。國際在線文娛:最近幾年你的作品並不多,是選戲和選角色的標準變了嗎?蔣勤勤:因為現在我的身份發生了變化,我不光是女演員,而且我也是一個妻子,也是一個母親,事業跟家庭就要去平衡。再加上我們家媄鉹S是“雙職工”,比如說陳老師在工作的時候,我肯定就要多一些時間在家堙A我出去工作的時候,就像這次一樣,我拍了兩個戲,陳老師就會放棄了工作在家媟蚥U孩子們,我們就是這樣去平衡的。國際在線文娛:面對“市場對40+女演員不友好”這種的說法,你是怎麼想的?蔣勤勤:我覺得這點被提出來很好,會讓很多從業人員有所思考或有所行動,然後讓我們的戲更多元化,會有更多屬於40+年齡段的演員去飾演的角色。國際在線文娛:閒暇時你都會做些什麼?蔣勤勤:我覺得有很多事情可做,比如說照顧孩子們,一家人出去旅行,我也會去練瑜伽,會追劇。國際在線文娛: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你是一個什麼狀態?蔣勤勤:我感覺時間不夠用啊!每次都感覺屬於自己的時間都是在孩子們睡下以後,我覺得那一段時間才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因為我小兒子現在還小嘛,他需要更多的照顧。
    2020-12-23 09:10:30環球星訪談
環球星訪談

《環球星訪談》立足環球視野,定期對話訪談國內外知名娛樂人物,講述他們的拍戲過程和幕後故事,展示演藝光環下的明星生活、工作和情感經歷,與網友一起分享演藝圈的快樂和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