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銀行1_fororder_最頂部通欄1_1200x80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1
南京河西_fororder_南京河西CBD
清涼一夏_fororder_qingliangyixia沙洲優黃_fororder_沙洲優黃_370x80
首頁 >> 江蘇首頁 >> 專題策劃 >> 正文

聚焦“江蘇製造”:金融支持,期待更多源頭活水

2017-06-15 13:28:15    來源:新華日報     編輯:陳穎     責編:石麗敏    

  為推動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尤其是製造業的支持力度,省委省政府繼去年下半年出臺一系列的文件後,在今年又發佈了《關於加快發展先進製造業,振興實體經濟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鼓勵銀行業機構增加對製造業的信貸投放,鼓勵企業多元化融資。

  一季度數據顯示,製造業貸款呈現出“降幅收窄、增量企穩”的積極變化,製造業貸款餘額增速也實現了近兩年來的首次由負轉正。這是可喜的變化。

  然而,記者近一段時間在蘇南、蘇中等地採訪,企業的金融需求與銀行產品不對等、擔保機構與銀行風險收益不匹配等各種矛盾仍然呈交織狀態,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仍然有較大空間,需要打破“天花板”。

  銀行給的訂單貸款不合適

  “85後”的俞丁山,遞給記者的名片上印著兩家公司:一是上海孟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一是孟騰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地址分為上海的總部地址和常州武進的數字化工廠地址。2014年,作為常州市“龍城人才”引進的人才,俞丁山將上海公司搬到了常州。該公司是工業4.0工廠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目標客戶是汽車製造、3C、家電等急需轉型升級的勞動密集型企業。

  這是一家典型的輕資產企業。在決定A輪融資之前,俞丁山找了很多銀行,也有銀行願意提供訂單貸款、合同貸款。“不是產品不好,是不適合當前公司訂單不斷增長的情況。”他說,這種貸款以一個合同期間為貸款期限,合同期滿,貸款就要還掉。這兩三年,公司的訂單不斷增長,銷售額從幾十萬元增加到去年的六七千萬元,合同源源不斷,最希望是一筆錢能夠持續地供給。

  後來,在再擔保常州分公司的主動對接後,合作銀行很快發放了300萬元貸款,成為常州孟騰公司的首筆貸款。在這之後,俞丁山啟動A輪融資,軟銀投資2000萬元,佔股14%,今年1月份資金到賬。

  人行南京分行的調研顯示,以銀行間接融資為主的金融供給與不確定性強、風險高的創新型金融需求不匹配,銀行過於依賴不動產抵押,缺乏創新。對於製造業貸款,96.7%的銀行機構最願意接受房地產抵押,而創新型企業多數是輕資產企業,能夠提供廠房抵押的不足50%。

  拿2%擔保費,擔100%風險

  “行業內調侃,呆人做保。”做了18年的擔保,泰州國信擔保的老總嘗透了市場的酸甜苦辣。這是一家國資佔53%股份的擔保公司,2008年時註冊資本金為1億元,銀行授信額度為8億-9億元,擔保費1.2%-1.8%。2008年之後,受到全國擔保行業清理規範整頓影響,銀行對該公司的授信額度下降了20%-30%,且保證金要求1:10放大。“保費低、保證金交得多,公司可用資金越來越少,轉不起來了。” 這位老總感嘆,僅2014年-2016年,該公司由於代償較多,凈損失1億元。

  不僅如此,2015年之後發生的事情更讓他心冷。當年,銀行看到他們的代償額度高,紛紛降低了授信,一家大行從1.2億元授信直接下降至6000萬元,還有一家大行也從1.5億元直接下降至5000萬元。“銀行的授信降低,直接限制了擔保業務的規模,沒有規模,就難盈利。”他說,當時很擔心其他銀行跟進降低授信,那樣公司就活不下去了。

  他告訴記者,做擔保這麼多年,除了本地農商行略讓利外,其他銀行均要求100%償還本息。“雖然雙方合作這麼多年,但風險面前沒情面可談,我拿著不到2%的擔保費,承擔100%的風險,銀行拿著至少在基準利率上浮30%的利息,卻一分錢的風險都不擔。”他說,就算是國資背景的擔保公司,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而擔保的困局,自然又影響了金融活水流向製造業。

  信保基金能成良方嗎

  經過14個月的磨合,30多份的改稿,泰州市信用擔保基金正式成立,首期基金規模1億元,再擔保集團泰州分公司作為基金管理人。按照規定,單戶貸款不得超過500萬元,最高不超過1000萬元。該基金的一大亮點是風險分擔,即基金、銀行、再擔保、擔保按照2:2:2:4的比例分擔。

  泰州市財政局金融處處長張金濤告訴記者,最初銀行並不願意參加,因為對於擔保類貸款,他們從來沒有承擔過風險。“以姜堰區、海陵區為例,上萬戶中小企業中,能借助於不動產抵押獲得貸款的不足40%,其餘都要靠擔保機構提供擔保。”他說,而在經濟下行期,擔保機構不做增量,只做存量,因為做得越多,風險越大。

  事實上,當今年4月份信保基金的1億元到賬後,上門談合作的銀行明顯增多了。在張金濤看來,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強調金融機構要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同時加強對政府平臺融資的管理,這就迫使銀行為資金尋找新的出路,只能是回歸實體經濟。

  再擔保泰州分公司總經理許正參與了這支信保基金的創立。他認為,擔保機構的收費與風險承擔特點,就註定其應該成為準公共產品,那麼再擔保的介入就是使其不再要求反擔保措施,在服務小微企業上更大膽一些。然而,實際操作中也面臨著難題。比如泰州有一家生產搪瓷餐具的企業,產品主攻日本市場。僅成立一年多,月銷售額100萬元,貸款需求是200萬元。“銀行給我兩條路,如果從信保基金產品做,最少10天放款,如果做正常擔保貸款,第二天就可以放款。”泰州一家擔保機構負責人問,怎麼辦?

  事實上,在各方眼堙A基層銀行既想做業務,又怕擔風險,畢竟基層銀行要受到更高層級的考核和限制。“如果總行不批,基層行也承擔不了20%的風險。所以還需要更高層面的協調和方案設計。”泰州海誠擔保公司總經理馮山俊說。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圖片默認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