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州|黔江|涪陵|渝中|江北|南岸|北碚|渝北|巴南|長壽|江津|合川|永川|南川|綦江|潼南|大足|璧山|銅梁|兩江新區

豐都|墊江|武隆|忠縣|雲陽|奉節|巫山|巫溪|石柱|秀山|酉陽|彭水|城口|榮昌|開州|梁平|大渡口|沙坪壩|九龍坡|萬盛 

首頁>重慶頻道> 山城故事>正文

謝彬蓉 當過兵的老師就是不一樣

2018-12-10 13:55:43 | 來源:重慶日報 | 編輯:歐平淑 | 責編:石麗敏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8-12-10-0324

謝老師和孩子們做遊戲。  受訪者供圖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018-12-10-0325

  人物名片

  我要給我的孩子們帶來一束光,讓他們看到外面的世界。

  謝彬蓉,重慶人。曾是部隊的高級工程師,退役後,只因大涼山深處一雙雙渴求知識的彝族孩子的大眼睛,她選擇留下來。她是全國“最美退役軍人”,一名紮根大涼山的鄉村支教教師。

  從立功軍人到優秀教師,從技術軍官到支教志願者,謝彬蓉的人生轉折充滿盪氣迴腸的偉大與無私,也蘊含著一名退役軍人的執著與奉獻。

  從重慶走出來的全國“最美退役軍人”謝彬蓉,用自己的青春詮釋了志願者精神。

  退役大校當支教老師的“因果關係”

  “謝老師,你這當過兵的老師確實不一樣,我喜歡得很!”這是一位民辦彝族學校校長的母親4年前對謝彬蓉說過的一句話,為了這句暖心的話,“謝老師”在大涼山彝族地區支教至今。

  謝彬蓉曾是技術軍官,技術七級,大校軍銜。1993入伍後呆在內蒙古額濟納旗邊遠地區,直至2013年退役。

  回到家鄉重慶的謝彬蓉,本無任何後顧之憂。偶然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涼山彝族地區缺乏教師的新聞,完全改寫了她退役後的生活。

  “我當初是從四川師範學院畢業參軍入伍的,所以我本來就該是一名教師。”談及當初支教的想法,謝彬蓉將之歸納為最簡單的因果關係。

  2014年2月23日,謝彬蓉踏上涼山支教之路,行前一天,她又做了一件簡單的事:剪去了一頭秀麗長髮。

  軍中20年,她就短髮20年。這頭長髮,她剛留一年。

  重歸齊耳短發的謝彬蓉,站在支教的第一所彝族學校門口時,沉默良久。那是西昌市附近一所民辦彝族學校,沉默的原因只因衛生條件奇差。

  支教沒幾天,謝彬蓉的眼睛重度感染,最後手術治療。學校來了個“獨眼龍老師”,並且還天天上課的消息,傳遍十里八鄉。

  這個“獨眼龍老師”不僅每天上課,還要求整治學校衛生,標準是“部隊標準”。眾人不解,她就拿起掃把,哼哧哼哧自己幹。久了,大家看不過眼,紛紛跟進。

  謝彬蓉當了兩星期的“獨眼龍老師”,整個校園衛生煥然一新。校長的母親看到校園的變化,感慨萬千說了本文開頭那句話。

  彝族大媽的話讓謝彬蓉心暖,眉頭卻舒展不開——學校的教學條件太差了。她自己拿出了一千多元,並四處募集2萬元,修繕了教室。

  此後,她又四處協調,讓128個沒有學籍的孩子全部進入一所公辦學校學習,並統一進行了學籍註冊登記。

  一學期過去,謝彬蓉以為,做了那麼多基礎工作,她可以安心離開了。然而,期末被抽調到當地中心校監考時,她的心又揪緊了——孩子們的試卷上,除了大段空白,就是扭曲的“象形文字”,有的連自己名字都寫不來。

  “我只能先留下來。”那一刻,謝彬蓉才驚覺,衛生可以打掃、教室可以修繕,但教師才是這裡最稀缺的資源。

  不曾想,她這一留,就是3個學期。

  摟過孩子,推回土特產

  謝彬蓉留了下來,不僅如此,她支教的腳步還在往深山堜策龤C

  2015年8月23日,海拔3000多米的原生態彝族村寨扎甘洛村,多了一個叫謝彬蓉的短髮支教老師。

  村堛瑣ヴ捸A實際上只能算一個教學點。10個學生,一場考試下來,總分數加起來100多分。

  這個村子堸ㄓF村支書會一點方言普通話,其他人基本無法與外界交流。上課時,家長會隨時叫自家孩子出去放羊或照顧弟弟妹妹,謝彬蓉的阻止只能用手比劃。

  為教孩子,也為了解家長,謝彬蓉學起了彝語。靠著筆記本和手機,現在的謝彬蓉已能用簡單彝語跟村堣H交流。

  “沒辦法,那樣的成績,小學都沒法畢業。”謝彬蓉彼時的想法也簡單,留下來,起碼讓孩子們能小學畢業。

  這一留,又是7個學期。

  在扎甘洛村的第一個學期結束,謝彬蓉回家。村支書不想她走,可也不敢攔,一個大男人就杵在那一個勁兒抹淚。

  原因也很簡單,謝彬蓉來的前兩個學期,村堣w經換了八九個代課老師。鄰村的情況更糟,支教老師提前離開,10多個孩子就停課在家。

  謝彬蓉面對一眾父老鄉親,面對無數張渴求、惶恐、急切的臉龐,面對“還來不來”的簡單問題,只丟下一個字:“來!”

  下一學期,謝彬蓉悄悄進山了。消息又一次像長了翅膀。鄰村的家長,翻兩座大山,將自家孩子和成堆的土特產,一起推向謝彬蓉。

  謝彬蓉只是笑笑,摟過孩子,推回土特產。

  於是,謝彬蓉這個教學點的學生,猛增至30名。

  支教改變鄉村教育

  扎甘洛村,夏天多雨,冬天多雪,苦蕎和土豆是主食。第一次進村後,因為害怕那挂在懸崖上的土路,不敢坐車的謝彬蓉曾徒步11個小時,下山到鎮上買生活必需品。

  支教點原本是上世紀70年代初的土坯房,只有教室一間,另一間作為謝彬蓉的宿舍、辦公室兼廚房。房埵揤咫茼h,她害怕得只能整夜開燈。2016年夏,這間快半個世紀的土房子在一場暴雨中垮塌。

  一次,謝彬蓉背一名全身長滿紅斑、膝蓋疼得無法走路的孩子回家。家中沒人,在陪著說話時,孩子不經意間叫了一聲“阿莫”。

  “那是彝語‘媽媽’的意思。”謝彬蓉頓時愣住了,淚水涌出,抱著孩子久久沒有鬆開,“那是一種被需要的滿足和感動”。

  學生文化底子太差,謝彬蓉就每天放學後和週六補課。她的最高紀錄,是連續18天上課、補課、排節目,直到10年沒犯的偏頭疼重發。

  學生缺乏紀律性、不懂禮貌,她就把課文改編成情景劇,讓孩子們在表演中學習明禮,甚至組織孩子們到山外去遊學,見識各種社會規範。

  漸漸地,曾經不會寫自己名字的孩子,會流暢閱讀繪圖版《西遊記》了;曾經不會說普通話的孩子,可以大方地用普通話與外來者交流了。

  經過漫長的努力,謝彬蓉的學生堙A10個畢業生中有7人繼續讀初中,升學率達到了70%。這其中,甚至有一名19歲的女生也讀了初中。這在重男輕女思想嚴重的當地,幾乎算是一個奇跡。

  今年11月10日,中央宣傳部、退役軍人事務部在北京向全社會公開發佈2018年“最美退役軍人”先進事跡,全國共有20位“最美退役軍人”獲評,謝彬蓉就是其中之一。(記者 陳波)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