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州|黔江|涪陵|渝中|江北|南岸|北碚|渝北|巴南|長壽|江津|合川|永川|南川|綦江|潼南|大足|璧山|銅梁|兩江新區

豐都|墊江|武隆|忠縣|雲陽|奉節|巫山|巫溪|石柱|秀山|酉陽|彭水|城口|榮昌|開州|梁平|大渡口|沙坪壩|九龍坡|萬盛 

首頁>重慶頻道> 會客廳>正文

重慶藥物種植研究所“中藥老牛”耕耘不息

2019-03-25 13:11:32 | 來源:重慶日報 | 編輯:歐平淑 | 責編:石麗敏

  原標題:重慶藥物種植研究所研究員劉正宇:“中藥老牛”耕耘不息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1c1b0d134e881e02620d05

劉正宇在藥研所標本園媢謈搥荇隤禷捸C通訊員 任前蔚 攝

  3月20日,結束了在四川隆昌的全國第四次中藥資源普查工作,重慶藥物種植研究所研究員劉正宇匆匆趕回南川,繼續琢磨自己的“新寶貝”川柿。

  中藥資源普查是中藥資源保護和產業發展的前提。我國先後於1960-1962年、1969-1973年、1983-1987年開展過3次普查,由於時間間隔較長,參加過兩次普查的人已是鳳毛麟角,算上第四次中藥資源普查,67歲的劉正宇是唯一參加了3次普查的人。

  劉正宇的微信昵稱為“中藥老牛”,前後跨越40多年的3次普查,印證著這頭“老牛”的大半生耕耘。

  傳承:自小與中藥結下不解之緣

  要說劉正宇,就不得不提到他的父親劉式喬,一位老知識分子,解放前曾是國立中央大學學生,先後學習過化學與農藝。

  “父親是想走科學救國的道路。”劉正宇回憶,學化學是為了國防,後來看到戰爭堛疑囓褻V來越多,沒有飯吃,轉而學起了農藝。

  重慶藥物種植研究所的前身是一個墾區。1942年,29歲的劉式喬來到這裡,和同仁們一起把墾區變成了藥物種植、研究單位。抗日戰爭時期,大後方瘧疾橫行,抗瘧藥品奇缺,黃常山是治療瘧疾的奇效藥,劉式喬便在這裡發明了直接插播法種植黃常山。

  受父親的影響,劉正宇從小就與中藥結下不解之緣。童年時,他時常跟隨父親上山採標本,對金佛山的花花草草產生濃厚的興趣。

  小學六年級時,劉正宇患了腦膜炎,醫生搖頭、醫院拒收,家人只好把他背回來聽天由命,全靠一個過路老頭的指點,用金佛山上的草藥救回了他的命。從鬼門關回來的劉正宇,後來立下了志願,投身於藥用植物研究。

  幹這一行並不容易,首先要清楚各種藥用植物的特性,還得了解把它們綜合在一起能產生什麼樣的療效或害處,劉正宇除自己鑽研外,也到處找人要方子。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劉正宇借住在金佛山上的金佛寺(當時叫鳳凰寺)。一天夜堙A寺廟堥茪F頭野豬,幾個和尚怎麼也趕不走。年輕力壯的劉正宇及時趕到,把野豬打跑了。一名和尚為了感謝劉正宇,傳了兩三百條方子給他,劉正宇如獲至寶。

  由於父親患有高血壓,劉正宇常常從金佛山上採回重樓草給他泡藥酒治療。1972年的一天,上海藥物研究所的一位同仁到金佛山找銀杉,父親囑咐劉正宇,客人遠道而來,一定要帶他找到銀杉,另外順道把重樓草帶回來。不想3天后,父親因高血壓倒在田間再也沒有醒來,劉正宇流著淚將重樓草撒進了父親的棺材。

  父親沒給劉正宇留下什麼東西,只託人給他帶了一句話:“正宇,黨和人民培育了你,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首先想到的應是人民。”這讓劉正宇更加堅定了研究藥用植物的志向。

  發揚:把一棵棵植物變成了寶

  從1975年進入藥研所以來,40多年堙A劉正宇幾乎走遍金佛山的每個角落,每年差不多有200余天在野外蒐集標本和調查研究,武陵山、秦巴山、峨眉山、貢嘎山、橫斷山、金沙江、烏江、神農架、西雙版納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野外的生活異常艱辛,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更是難以想象。“吃不上飯是常事,睡覺也得多留個心眼。”劉正宇告訴記者,在野外找到農房借宿是最好不過的,但多半不能如願,“所以我們常常睡山洞,實在不行就睡在崖壁下面。只要頭上不漏雨,抱一團穀草、生一堆火就能入睡。”

  野外的生活也是危險的。幾十年來,劉正宇用衣服疊成的枕頭下鑽進過蜘蛛、螞蚱、蜥蜴、蛇,他甚至遇到過老虎和黑熊,這些經歷記者聽著冒冷汗,劉正宇說起來卻雲淡風輕。

  越是珍貴的植物,越是生活在陡峭的懸崖或絕壁上,劉正宇和同事們經常要徒手攀岩,才能把植物標本採下來。“那時候沒什麼保護,就是一雙手摳著石頭縫往上爬,有一次爬上了幾十米卻下不來了,人筋疲力盡,真想跳下去算了,好在聽到懸崖的另外一頭有聲音,接著往上爬,才撿回一條命……”他饒有興致地說,對事業的癡癡追求寫在了臉上。

  “我不願做河灘上八面玲瓏的石頭,要做就做暀W有棱有角的磚。”對於科研工作,劉正宇始終堅持一絲不茍、認真鑽研,主持各級課題78項,在國內外發表學術論文155篇,採集各類動植物標本30余萬份,積累了數千萬字的原始材料。

  最讓人稱道的是,劉正宇發現了崖柏。崖柏是世界上最珍稀的裸子植物,1892年,法國傳教士、植物愛好者法吉斯在我市城口縣咸宜溪首次採集到崖柏標本,回國後被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收藏。之後的百年間,再也沒有尋到它的蹤跡。1988年,崖柏從自然保護名錄中除去。

  1999年,劉正宇帶領考察隊走進大巴山深處,經過3個多月的艱難尋找,最終在城口明中鄉龍門村發現了消失100年的古崖柏。此次發現,促進了我國在2003年批准成立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劉正宇的研究也相繼轉化為成果,造福於民。例如,他發掘出分佈在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南川大茶樹生長特性和經濟價值,讓原本三四塊錢一斤的大樹茶價值飆升到上千元,當地人種植一株茶樹就能吃上飽飯;他在酉陽發現了大面積的青蒿野生資源,並幫助當地建立了一座青蒿素藥廠;他主持的全國金蕎麥(苦蕎頭)主產區資源調查和金蕎麥人工栽培技術項目,為太極集團解決了急支糖漿面臨無原料而將停產的難題……

  堅守:到了80歲還要繼續做下去

  著作等身,榮譽等身。劉正宇早就可以功成身退,但他覺得自己還有許多沒做完的工作,兩次主動申請“延退”。如今,67歲的他仍然堅持上山採藥。

  這項工作清貧而辛苦,且很多數時間無法照顧家庭,一般人很難堅持長久。劉正宇卻說:“因為喜愛,尤其有收穫的時候,感覺再苦再累都值得。”

  上世紀80年代末,劉正宇與同事承接了科技星火項目“南川經濟植物動物資源調查研究”。3年時間堙A他們蒐集植物標本5.3萬份,查明金佛山上有經濟植物330科、1599屬、5099種,動物資源523種。在完成項目的最後幾個月堙A劉正宇仿佛變成一頭拉拽不住的牛,廢寢忘食、日以繼夜地幹。最終,專家們評價該項目“規模之大、內容之全,達到國內同項目研究水平之首”時,他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我要好好地睡一個月。”

  大概十多年前,藥研所科研人員的福利待遇比較低,於是,有人選擇到醫藥企業去謀個技術崗位,年收入數倍、數十倍地增長。

  早在1988年,有德國專家就曾以豐厚的待遇邀請劉正宇去工作。北京、成都的幾所高校和研究所也曾拋來“橄欖枝”,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甚至準備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帶著鑰匙來請他“出山”。

  面對這些機會,劉正宇卻選擇了留下。談及此,他感慨道,當年自己在雲南大學求學時,秦仁昌教授把他的名字署在研究成果的後面,以至於人們都喊他“劉博士”,“其實我哪是博士呢,我當時連學士學位都沒拿到。我的一點點成績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獲得的,我必須把這種精神傳遞下去,讓中藥研究更長久。”

  在劉正宇的各種頭銜堙A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老師身份。如今,藥研所許多研究員都是他的學生,他們一直留在藥研所為植物資源的保護和利用默默奉獻。

  受他影響,兒子劉翔也子承父業,選擇到重慶市中藥研究院上班,從事中藥研究和開發工作。劉正宇說:“我做得還不夠,希望兒子幫我接著做下去,讓中藥研究造福更多老百姓。”

  在中國植物學界有“南北正(振)宇”的說法,說的正是劉正宇和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李振宇。如今,他們兩人正在合作研究“新寶貝”川柿的特性。或許是由於常年在山埵璅囿瑤t故,劉正宇仍然眼不花、手腳麻利,幹勁不減,“金佛山是座寶庫,只要我還能走得動、上得了山,哪怕到了80歲都要繼續做下去!”(記者 顏安)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