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資產處置緣何頻頻遇阻

2016-05-24 09:26:39|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離7月兌付僅剩一個多月時間,快鹿事件又出現新問題。昨日,快鹿集團董事局主席徐琪表示,由於蘇寧方面向法院提交了訴訟保全,凍結了快鹿集團擁有的華瑞銀行股份以及中科招商股份,導致快鹿資產處置遇阻。一位接近蘇寧的知情人士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對於快鹿集團而言,由於資產處置頻頻遇阻,100億元兌付危機化解仍成謎。

  資產頻遭凍結

  23日,有投資者發帖稱蘇寧眾籌凍結華瑞銀行股份,導致快鹿資產處置遇阻。徐琪在其個人微博上證實了該消息,並公佈了與疑似蘇寧集團相關負責人的短信往來,把矛盾進一步公開化。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近期快鹿集團曾有兩次資產被凍結。徐琪在微博中提到 ,4月26日上午法院已經凍結了兩塊各超過億元價值的資產。 北京商報記者從工商資料查詢到,正如徐琪所言,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確于2016年4月26日起被南京鼓樓法院凍結12億元的股權和其他投資權益,但是在2016年5月10日已解凍。

  徐琪選擇在微博公開整個事件的一個原因在於第一個資產被解凍後,法院再次凍結了快鹿的相關資產。徐琪表示,“5月10日左右在我們一再請求下,被強行要求支付50萬元律師費的前提下解凍了一部分,但法院又凍結了另外一個新的標的物,包括價值約1.2億元華瑞銀行股份以及價值1億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導致我們接二連三處置資產失敗”。

  法院接連凍結快鹿相關資產的原因在於蘇寧向南京鼓樓區法院提起的訴訟保全。 2015年10月,蘇寧眾籌攜手合禾影視、易聯天下共同推出《葉問3》影視眾籌項目, 總共籌集了4050萬元。雖然蘇寧眾籌名義上是眾籌平臺,但其發起的《葉問3》眾籌 ,實質是還本付息的債權型眾籌,在項目到期後,此前募集的4000多萬元需要進行兌付。但《葉問3》上演後便被曝出涉嫌票房造假,快鹿集團整個陷入兌付危機中。

  一位接近蘇寧相關知情人士昨日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蘇寧方面確實了凍結了快鹿集團擁有的華瑞銀行1.2億元股權,這是通過合法手段凍結的,也是為了保障投資人的合法權益。

  引發口水戰

  在徐琪將事件公開後,也引發了快鹿投資者與蘇寧投資者的口水戰。北京商報記者從快鹿投資者維權群看到,快鹿投資人寫了一封致蘇寧的公開信,信中提到 ,“對於蘇寧近日在與快鹿集團就《葉問3》的相關糾紛,公司申請財產保全一事, 從法理上,我們覺得你們的做法符合法律規定,無可厚非。但是合法並不合情”。公開信還稱,“蘇寧的一些做法已經導致了快鹿集團的幾次資產處置失敗, 這讓我們這些快鹿的投資人感到惶惶不可終日。隨著時間的一天天流逝,我們越來越 有緊迫感”。

  公司向南京鼓樓區法院提起的訴訟保全導致了華瑞銀行的資產無法到位, 緊急兌付資金捉襟見肘。上述接近蘇寧的相關知情人士也指出,之前快鹿公佈了50億元資產包,卻把矛頭指向蘇寧方面,這樣很不地道,因為並不影響他們對投資人的正常兌付。

  也有快鹿投資者對快鹿近期的兌付工作進行質疑。一位快鹿投資者稱,快鹿之前稱有能力兌付100億元,那蘇寧的4000萬元又算什麼?問題出在快鹿到底有沒有進行債務重組,投資者等了快兩個月了,卻發現快鹿的承諾一點點的在消失。

  危機化解仍是謎

  對於快鹿集團而言,目前的現狀是,離7月恢復兌付僅剩1個多月,兌付危機的解決仍成謎。

  昨日晚間,徐琪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快鹿集團債務總額為100億元左右,這是快鹿集團必須承擔的責任。前幾日我們已對外公佈了第一個價值 50億元的資產包。同時,我們也在加緊整理第二個資產包,整理過程中涉及法律關係的梳理,因此尚需時間。待第二個資產包整理完畢後,我們也會對外進行公佈”。此前,快鹿集團曾對外公開過一個50億元的資產包,資產包主要包括對外投資類、房屋產權類、債權類三大部分,但未公佈詳細列表。“之前公佈的50億元資產包並非能夠輕易地保值處置,我們希望能夠保證儘量在保值的基礎上處置相應資產。而此次凍結的資產均為目前最容易變現的部分。”徐琪說道。

  同時他也指出,“我們正在加緊資產處置的進程,並全力尋找合作夥伴,為我們提供資金支持。更關鍵的是,我們正在全力恢復經營業務,推動公司的正常運轉”。(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