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維碼支付解凍大餅 銀聯分食左右為難

2016-07-19 13:14:12|來源:時代週報|編輯:許煬

  在被叫停兩年後,“二維碼支付”開閘終於被提上日程。

  近日消息稱,中國清算協會已下發相關通知,要求涉及二維碼支付的硬體、軟體企業和銀行開會,討論條碼支付業務交易限額、信息保護等問題。“據我了解,現在在探討怎麼做,由銀行銀聯、清算協會以及多個比較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制定標準,沒有說現在就放開,還處於制定標準的階段。”7月12日,據接近監管層的人士向時代週報記者透露。

  儘管央行名義上叫停,但二維碼支付這兩年發展迅速,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繼續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全年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6.36萬億元人民幣,同比漲104.2%。而支付寶、微信等已經完成了大量線下商戶場景的覆蓋。艾媒諮詢CEO張毅告訴時代週報記者,開閘之後,最大的受益者是互聯網支付公司。目前二維碼支付在一線城市無孔不入,但是不敢宣傳推廣,一旦開放,或許能鋪天蓋地展開,這個還是有天壤之別的。

  而反觀銀聯,由於其在移動支付上主推的是NFC、雲閃付,目前仍處於初期的培育用戶階段。對於二維碼支付解凍,7月15日,中國銀聯相關人士回復時代週報記者稱,中國銀聯作為卡組織者,致力於成為支付產業新業務、新產品的創新者和引領者,一直以來都在聯合境內外產業各方積極研究、探索包括二維碼支付在內的各種創新支付模式。

  由於銀聯以及銀行目前著力進行的NFC支付,對其選擇發力二維碼支付來說,是一個兩難的選擇。“除非銀聯著力二維碼支付,但是這裡銀聯也會有它糾結的地方。”易觀智庫互聯網研究中心總監馬韜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監管層已在制定標準

  2014年3月,央行以“掃碼易被植入木馬病毒,存在安全隱患”為由,叫停線下二維碼支付業務,當初央行暫停二維碼支付是擔憂這種新型支付模式的安全性。某不便具名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放開二維碼支付,表示監管層對這種方式的認可。當初不認可的原因是金融風險問題,因為要保護傳統支付渠道。”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則對時代週報記者說,之所以叫停是技術問題,當時二維碼支付出現了一些風險,遭到了投訴。經過兩年的冷卻,二維碼支付開閘在即。近日有消息稱,有關放開二維碼支付的計劃已提上日程,估計最快明年正式落地。不過,在使用過程中還要遵循央行7月1日執行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的賬戶管理要求,即將個人網絡支付賬戶分為三類,並規定各類賬戶的功能、額度和信息認證標準。同時,要求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負責制定行業標準和技術標準。

  “是由清算協會牽頭,這個標準是要符合監管的標準,也要符合銀聯的標準、符合銀行安全的標準,也要與第三方支付的技術以及用戶習慣相合。”上述接近監管人士表示。

  但在暫停的這兩年時間堙A二維碼支付仍隨處可見。尹振濤解釋稱,目前來說二維碼支付在某些環節使用是可以的,對幾類賬戶不同的規定,小額支付在市場上已經使用了,目前用第三方的餘額支付,也有一些挂在銀行的快捷支付通道上,但相對少一些。“業務開閘後,這種支付行為發展成為常態,不限定金融和領域,變成刷卡一樣常見渠道。”

  “雖然當時叫停了,但是用戶培養一直在繼續,這兩年堨奕鶖瑽褐雂々]已經在發生,監管層只是沒有公開承認其身份而已。現在認可,主要是推動相關標準的出臺、使之規範化。”上述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稱。

  “監管層這兩年其實沒有完全禁止,而是一種默許的態度,這次討論相關標準,也說明監管層對這種新型支付方式的認可,離放開也不遠了。”上述接近監管層人士也表示,二維碼發展得如此迅猛,監管層也要有明確的態度。官方將二維碼支付定位為與傳統線下銀行支付業務補充,具有進入門檻低、便捷等特點,適用於對傳統POS收銀成本敏感的小商戶日常的小額交易。馬韜也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這一點沒有爭議,當初二維碼支付面世就是更符合小額商戶支付的場景。現在市場化機制已經形成,從市場的角度,二維碼支付更適合小商戶交易。

  除此之外,從開閘中獲益的或許還有支付背後的硬體商、開發商。馬韜告訴時代週報記者,不但支付寶和微信的業務會得到進一步推動,在二維碼智慧創新上,不少大的廠商也會得到進一步的動力去開發,這方面有一定的前景。

  “在目前情況下,想要從支付寶、微信轉到銀行有難度,因為之前第三方支付已經有很大力度補貼,他們在商戶和場景的拓展上已經全面了,傳統金融機構再入局欠缺競爭力,對現在格局影響有限。”馬韜表示。

  國泰君安研究團隊也認為,目前仍在手機近場支付領域佔據優勢,短期仍可保持。

  衝擊NFC支付

  在這塊誘人的蛋糕面前,銀聯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也很難不動心。工商銀行近期已公開展示其基於支付標記化技術研發的二維碼支付產品;郵儲銀行、中國銀行、民生銀行、平安等多家銀行也均已支持二維碼轉賬。

  正在著力推廣NFC支付的銀聯,也要“加入戰局”。“移動支付領域正呈現出多元化發展的趨勢,整體支付市場尤其是對成本較為敏感的小微商戶對二維碼支付有一定的需求,銀聯成員銀行和入網收單機構也表達了在非接支付為主流的基礎上,同時支持二維碼支付的訴求。基於此,最新版的銀聯錢包已經增加了掃碼的功能,開始進行業務試點。”銀聯回復時代週報記者稱。

  上述銀聯人士表示,正在積極推進相關工作,擬把二維碼這一種交互方式充實到“雲閃付”產品系列中,作為非接支付的補充,豐富“雲閃付”產品體系。

  “銀行希望借助二維碼支付的優勢,在小額支付領域作為NFC的補充,搶佔手機近場支付份額。若推廣宣傳有力,預計會有很好效果。”國泰君安研究團隊認為,從銀行、銀聯角度而言,有很大動力獲取用戶近場支付份額,從而獲取用戶交易信息。“前期推出NFC支付,但由於硬體門檻高、受理終端不成熟等原因,效果未完全顯現。而支付公司借助門檻較低的二維碼支付搶佔線下支付,份額較高。”

  馬韜表示,由於銀行現在主推的是NFC、雲閃付,二維碼支付是不同的支付形態,銀行必須權衡有限的資源主要要放在哪一塊上,現在銀行應該還是以推雲閃付為主

  張毅認為,放開二維碼支付對銀聯、銀行目前力推NFC支付會有一定衝擊,但是NFC支付比較安全,定位為大額支付,這點與定位為小額支付的二維碼便形成了區隔,NFC支付的安全性是其優勢。“兩者的支付方式不一樣,更多是互補。”尹振濤分析說,NFC是手機內置芯片,兩者模式不一樣,NFC第三方是芯片製造商,依託是手機;二維碼支付依託的是手機的軟體,兩種支付方式要根據不同情況使用。(記者 曾令俊 實習生林思雨)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