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聯框架方案通過 第三方支付直連銀行將終結

2016-08-01 13:37:34|來源:財新網|編輯:許煬

  中國的互聯網支付如火如荼,因其方便快捷逐漸成為普通人常用的消費支付方式。針對這一趨勢,央行牽頭成立線上支付統一清算平臺(業內簡稱網聯)的方案也已經成形。據財新記者從多個方面獨家獲悉,央行近日已原則上通過了成立網聯平臺整體方案的框架,計劃今年年底建成。不過,有關招標建設的技術方案的細節分歧,還有待下一步厘清。  

  中行網絡金融部副總經理董俊峰或將出任網聯總裁(這一職位相當於央行的副司級),並作為具體負責人與中國支付清算協會一起牽頭籌建網聯。目前,董俊峰已到央行支付司報到。

  網聯的建設,意味著目前大量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模式將被切斷,回歸支付和清算相獨立的業務監管規則。這也有助於解決第三方支付機構多個備付金賬戶、資金賬戶的關聯關係複雜且透明度低等痼疾,將成為備付金集中存管的技術抓手,消除互聯網支付在快速無序發展中積累的風險。

  根據央行2016年4月發佈的《非銀行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下稱“整治方案”),央行推動清算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共同建設網聯,向人民銀行申請清算業務牌照。

  “網聯”的統籌方案由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牽頭設計,最終方案由央行拍板。今年4月1日支付清算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通過了“關於建設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清算平臺的議案”,由支付清算協會組織發起設立實體建設運營網聯平臺,協會將參與實體公司出資,股東總數不超過50家,投資金額不超過5000萬元。

  網聯將是獨立於現有銀行間支付清算機構的新平臺。值得注意的是,“網聯”並非網上的發卡機構,只是一個清算平臺,類似于銀行間的大小額清算系統,並不做支付。財新記者獲悉的最新消息則顯示,網聯平臺的入股方只有第三方支付機構,銀行不入股,銀聯亦不參與。“網聯平臺的定位是為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線上轉接清算服務,所以股東架構排除銀行,但銀行將接入網聯平臺,因為涉及支付信息的交互。”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這一方向與最初方案相比有了很大調整。

  而網聯中心是否按照三地三中心(北京、上海、深圳),還是二地二中心設立,目前尚未最後明確。

  如何保證“網聯”運營的中立性,一直是業界關注的焦點。在業內多位人士看來,凡是要連接入網的機構都不應直接參與系統建設和公司運營,包括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以堅持“網聯”的中立性。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向財新記者表示,“網聯”必須是會員制、資源共享、中立的。如果不能堅持中立,就沒有人願意玩;應由會員推舉代表組成理事會來保證獨立性,由理事會一事一議。“如果由某一家或某兩家壟斷的第三方支付機構來主導這個平臺,大家都會‘用腳投票’,因為這涉及數據的安全性,而系統穩定性又如何能保證?”

  在網聯平臺方案之前,中國的線上支付形成了由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三方模式”,存在諸多監管上的漏洞和風險問題。萬事達卡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彭安傑(Ajay Banga)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曾對此表示,“最好的方式是由一個中立機構轉接清算,比如中國銀聯、美國運通、VISA或者萬事達卡這些卡組織,因為卡組織是中立的,不會覬覦商戶和銀行的數據。”

  針對網聯平臺的方案,也有第三方支付專家說這是中國特色,國外並無先例。“迄今為止,國外的轉接清算並未分線上和線下,均由主要卡組織來負責。”

  中國的線上支付的發展勢頭和市場規模,互聯網支付巨頭的崛起,也一定程度上區別於國外成熟的支付市場。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 (CNNIC) 發佈的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國使用網上支付的用戶規模達到4.16億,比上年增長36.8% 。2015年手機網上支付增長尤為迅速,用戶規模達到3.58億,增長率為64.5%。

  艾瑞諮詢數據顯示,在中國的線上支付市場中,支付寶和財付通的市場份額分別為前兩名,分別佔比50%、20%;銀聯商務為第三名,佔比約為11%。在第三方支付機構中,從跨行清算筆數看,支付寶已經成為全球第一大線上跨行清算機構。(記者 張宇哲)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