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金融出擊大支付 白條掌舵人許淩接手

2017-02-21 09:41:41|來源:時代週報|編輯:許煬

  春節剛過,京東金融便進行了人事調整。

  近日,京東金融發佈郵件稱,原負責消費者金融業務的副總裁許淩主管支付業務,原白條業務負責人區力任消費者金融事業部負責人。此前,京東金融的支付業務由謝錦生主管,調整後,謝錦生仍擔任金融科技事業部負責人,主要負責金融科技的整合輸出工作。

  “將許總派往分管支付業務,說明對這塊業務很重視。”京東金融內部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說。一直以來,許淩被稱為是京東白條的“締造者”。

  這次人事架構調整與京東金融剛發佈的2017年新戰略有所關聯。在2016京東金融年會上,京東金融CEO陳生強對外發佈的2017年戰略規劃中,就曾提到支付將是未來的戰略重點。“支付是我們必須全力出擊的重要戰略。支付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但在微信支付與支付寶的二元競爭格局之下,京東金融將如何突圍?

  戰略與人事調整

  2月9日晚間,許淩在朋友圈確認了自己將主管支付業務的消息,並表示除了接管支付業務,他仍將繼續負責農村金融業務,“來吧,一身輕光腳擠進支付圈,給我挪些地兒”。

  許淩于2013年9月加入京東,參與京東金融籌建,並建立起消費金融體系。業內稱之為“白條掌舵人”。在加入京東金融前,許淩有過9年銀行從業經歷。

  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許淩進入工行總行信用卡中心,參與風險管理、量化模型、授信策略等業務;2008年,加入荷蘭銀行中國總部,參與籌建消費金融中心;2010年,加入華夏銀行總行卡中心,建立了易達金消費貸款業務。

  這次人事架構調整與京東金融戰略調整不無關係。新年伊始,京東金融就宣佈將堅持六大發展戰略“不動搖”,包括風控、支付、場景拓展、技術投入、金融科技輸出和農村金融。其中,支付將在2017年成為京東金融的核心戰略之一。

  在2月5日的京東金融媒體溝通會上,許淩告訴時代週報記者,2017年支付將是京東金融全力出擊的重要戰略。“從2017年開始,京東金融將推進包括京東支付、白條以及小金庫的大支付戰略,聯手像銀聯這樣的重量級合作夥伴,一起為看似已成定局的支付市場帶來變革。”他說道。

  大支付是京東金融2017年六大戰略之一,然而與其他業務相比,京東金融的支付板塊是短板。2月10日,京東集團董事長劉強東在京東年會中表示,2016年京東金融所有交易額已突破1萬億元,3年來交易規模增長了8.65倍。白條、京保貝、京東眾籌等都在行業率先推出,如眾籌已經佔了行業超過50%以上的市場份額。

  劉強東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這十年的時間錯過的就是支付,京東的支付沒有變成老百姓用得最多的支付工具。支付業務是金融業務很小的一部分,支付能給消費者帶來便利,是基礎業務,但是不會成為一個有千億元利潤的業務。

  而從近期的動作來看,京東金融已經發力支付業務。今年1月4日,中國銀聯與京東金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並宣佈京東金融旗下支付公司成為中國銀聯收單成員機構。根據協議,雙方將在移動支付產品創新、聯名卡、大數據應用、農村金融、國際業務等八大領域展開深度合作。此外,京東金融今年的人才招聘涉及郵幣卡業務,京東金融方面表示欲開荒郵幣卡支付業務。

  “過去三年,我們重點在京東體系內部去優化京東支付的整個體驗和產品能力,2016年其實我們已經上線了京東支付的2.0。這是我們在過去三年不斷地把原來收購來的小B端支付的公司改造成一個全面的綜合性支付公司,把所有支付的底層系統,產品重新構造了一遍。”許淩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支付是支點

  作為金融業務的入口,支付對京東金融的意義至關重要。

  京東于2012年全資收購網銀在線,2014年推出京東支付,實現了京東體系內的跨平臺融合。但由於起步較晚,支付業務的發展與其他板塊相比,稍顯遜色。在京東體系內,面臨微信支付這個強勁的對手;而在體系外,市場也被瓜分得所剩無幾。

  根據易觀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二季度,在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支付寶、財付通、拉卡拉佔據了超90%的市場。而京東支付的市場佔比未排進前十,和其他眾多第三方支付公司分食不到2%的市場。

  “劣勢是很明顯的,就是支付市場已經進入成熟期,用戶對試用新產品的積極性下降,市場格局開始固化,此時發力支付業務,要做好事倍功半的準備。”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優勢的話,其實還在於京東完備的生態圈支持,在資源互惠互利原則下,各類巨頭願意與之進行開放式合作。”

  許淩也坦言,競爭對手已經做了十多年支付,而京東2012年才收購網銀在線決定自己做支付,2013年京東金融獨立運營之後才重新調整優化。

  京東金融為何如此重視支付業務?許淩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支付是繞不過去的一個話題,很多要回歸到支付這件事,一方面,支付是所有金融服務的公約數,是技術支撐;另一方面,支付是支撐京東金融輸出金融科技的支點。

  “隨著企業的各類金融業務逐步走出生態圈,支付賬戶的重要性也與日俱增。在生態圈體系內,完善的電商賬戶體系可以很大程度上彌補支付賬戶體系發展不足的缺陷,但要走到體系外,沒有底層賬戶支撐,各類金融業務幾乎是無法開展的。”薛洪言稱。

  而對外輸出金融科技能力是京東金融自去年以來的主要戰略,京東金融以及京東高層在多個場合都強調這一概念。

  陳生強在今年1月20日的年會上就曾表示,京東金融轉型的方向是用技術幫金融機構做業務,從單維度的增長,轉向服務金融機構的平臺式發展,並將其描述為“京東金融2.0”。

  “京東金融1.0時代,我們主要的服務對像是金融受眾;但當2.0時代到來的時候,我們需要服務金融機構去了。”許淩說道。(時代週報記者 曾令俊 發自廣州)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