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閃付“四方模式”創新引爭議

2017-08-04 09:53:37|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一石激起千層浪。日前,京東金融與銀聯北京分公司(下稱“北京銀聯”)合作的NFC支付新品“京東閃付”正式上線,但隨即引發市場熱議。與以往第三方支付機構支付賬戶直連銀行賬戶的交易模式不同的是,京東閃付在業內首次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支付賬戶直接納入銀聯轉接清算網絡。

  有部分銀行人士對這種模式產生了質疑。因為,在京東閃付綁定銀行卡的過程中,其生成的“京東閃付虛擬卡面”上可看到一個62開頭的編碼。62開頭的Bin碼是銀聯卡的標識,因此,這是否意味著銀聯通過這種模式變相賦予了京東發卡資質呢?

  針對京東閃付以及其所引發的爭議,《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多方業內人士。京東金融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京東閃付與北京銀聯的此次合作實際上體現了典型的消費者、收單機構、商戶、發卡行的四方模式。該人士表示,消費者在京東商城的支付賬戶中所綁定的銀行卡,都可以開通京東閃付,通過京東閃付借助銀聯網絡用於線上、線下的支付。京東閃付一端連接銀行卡(發卡行),另一端連接銀聯雲閃付平臺(收單機構),僅作為自身支付賬戶所綁定的銀行卡的支付通道,所有支付由綁定的銀行卡扣款。

  該人士還表示,與其他第三方支付與銀行的支付合作模式不同的是:京東賬戶不沉澱資金、不截留卡信息,將完整的支付信息“透傳”給發卡銀行和銀聯,實現了穿透式信息傳遞。讓銀行與監管機構可以清晰地看到資金流動方向,便於防範支付風險和反洗錢,符合監管推動方向。

  信用卡服務平臺我愛卡首席研究員董崢表示,銀聯此次對京東閃付的定位為穿透式錢包,與之相對的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所定位的滯留式錢包。“我用同一張銀行卡進行了兩種不同模式的支付,通過賬單明細可以看出,京東閃付的賬單明細可顯示真正的對方賬戶信息;而支付寶或微信的賬單明細則只能顯示對方賬戶為支付寶或財付通。”他說。

  接近北京銀聯的人士對記者表示,以京東閃付的模式作為一個節點渠道,形成“一接多家銀行”的形式,再將京東的電子錢包賬戶直接接入銀聯的清算網絡,同時對所有接入銀行透傳交易信息。新模式其實是在發卡端做了一些創新改變,京東是作為渠道方被引入的,而資金來源還是其後綁定的銀行卡。之所以引入新的渠道方,還是看重京東強大的引流能力,能夠為“雲閃付”帶來更多的流量,提供更多的用戶。渠道方的引入能夠更好地經營入口,培養用戶的消費習慣。他也表示,銀聯也會嚴格控制渠道方的應用場景,目前定位還是小額高頻場景應用消費使用,這也符合監管要求。

  記者注意到,各商業銀行近段時間創新不斷,包括與各大互聯網機構的合作,如工行與京東、農行與百度、建行與螞蟻金服、中行與騰訊等的戰略合作,均是按照引入合作機構,解決引入流量、經營用戶、做好“最後一百米”的思路來推動整體經營策略的轉向。此前,京東閃付模式也已經在幫銀行做流量引入,京東的頁面上可以看到,建行、中信、光大、華夏、民生和平安等銀行都在聯合京東做綁卡促銷活動。業內人士認為,銀聯此次與京東金融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是該策略的一種延續,符合傳統金融機構與新興互聯網機構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發展趨勢,從根本上講也是為了做大做強“雲閃付”這一在人民銀行指導下銀行體系共同培育的移動支付產品,因此與商業銀行整體利益是一致的,並不存在矛盾。

  針對“銀聯通過這種模式變相賦予了京東發卡資質”的質疑,上述接近北京銀聯的人士也表示,京東旗下的支付機構網銀在線已經是銀聯的成員機構,銀聯並沒有給京東62開頭的Bin碼,而是類似簽約協議號的編碼,便於標記和識別資金流。

  他說,這種“四方模式”在國內是首創,但事實上,類似的模式在海外已經存在。比如Visa等就已經和PayPal在美國、歐洲有過類似的深入合作。該人士還透露,未來銀聯也將考慮和美團開展類似的合作。

  董崢表示,從市場常見的電商自行建設的支付“三方模式”情況看,完全是靠其自身力量開發線下商戶,鋪設收單設備,以達到閉環交易的目的,但這種做法的成本很大,建設週期長。而此次京東閃付模式則在電商、第三方支付和銀行之間,就如何借助互聯網機構建立一種合規透明的、新的合作模式做出了探索。(記者 張莫 韋夏怡)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