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現金貸”亂象不宜“一刀切”

2017-08-21 09:04:32|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日前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指出,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制。

  針對“現金貸”行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種種亂象,專家建議,“現金貸”的存在具有一定合理性,對其治理不宜“一刀切”,應儘快明確監管部門,出臺可操作性強的監管政策,明確準入門檻、利率等業務紅線,既給予“現金貸”行業一定的發展空間,又逐漸將行業引向健康發展的軌道。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說,實際上,業內也有不少平臺想好好做,將“現金貸”視為“事業”而非“暴利”,去年以來正在嘗試緩衝政策,比如設置滯納金“封頂政策”,對真正還不起的用戶適當減免利息,以及適當下調利率等。

  “大家現在既期待又擔心。”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說,一方面,期待政策落地,將損害行業健康發展的“劣幣”驅逐出去;另一方面又擔心政策“一刀切”。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說,“現金貸”滿足了部分人群的信貸剛性需求,是普惠金融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對於風險可控的低息“現金貸”而言,其存在是合理的。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專家巴曙松也曾表示,“現金貸”具有推進金融市場化、完善金融供給體系,豐富金融市場層次,增加消費者選擇空間的社會價值,應適當給予生存及發展空間。

  與此同時,“現金貸”行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問題,導致行業畸形發展,且帶來社會和金融風險。我國應儘快明確監管部門,促進監管政策落地,劃定監管紅線。

  實際上,英美等國已出臺針對“現金貸”的政策約束,至少包括監管目標、監管範圍、準入機制、貸款要素限制、引導優化產品服務、建立監管報告機制六大方面,其監管原則主要是金額控制、費率控制和總負擔封頂,確保本息總額不會無限制增長。

  薛洪言等專家表示,借鑒英美等國的經驗,我國對“現金貸”的監管政策至少應抓住三個要點。

  一是要求信息披露。信息披露到位將有利於減少對消費者欺瞞和誘導,大多數借款人都不會選擇利率高得離譜的“現金貸”,打擊惡意欺詐行為和惡意高利貸行為也將更容易。

  二是設定利率上限。由於“現金貸”的服務人群多是較為高危的次貸人群,如果將我國民間借貸36%的利率上限作為“現金貸”行業的紅線,“現金貸”行業或許將無法生存。因此,設定一個合理的利率上限,尋找企業利益、用戶利益和金融風險之間的“最大公約數”,這至關重要。例如,英國于2015年頒布新法規規定,所有貸款的利息和費用每天不得超過0.8%,年化利率不能超過200%。

  三是禁止暴力催收。政策應明確規定,“現金貸”企業應杜絕上門催收,杜絕濫用借款人的隱私信息,以及威脅、誤導等催收方式,以電話、短信為主,必須做到文明催收,將催收流程化、透明化。

  此外,專家還建議,“現金貸”行業亟待建立一個第三方行業組織,既能形成行業自律機制,優化行業發展環境,又能充當“上通下達”的窗口,減輕監管負擔。同時,全社會應大力建設基礎徵信體系,加強徵信資源共享,加強消費者金融知識教育和信用意識教育,讓更多的借款人了解借貸行為的責任與風險。(記者 周聞韜 趙宇飛)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