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者”金亦冶:讓移動支付技術走出國門

2017-09-01 09:00:01|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移動支付的覆蓋率越來越高,儼然將人們帶入了“無現金支付時代”。不僅如此,中國的無現金支付技術已引領世界,在微信、支付寶等鋪路國際市場的背景下,無現金支付能否成為下一個輸出世界的“高鐵”呢?

  金亦冶,這個從華中科技大學走出去,從斯坦福大學走回來的年輕人,5年時間“紮根”移動支付領域,成為解決企業支付問題的行業龍頭,專注于移動支付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金亦冶成為這個行業的“建設者”。目前,他所創辦的Ping++品牌已簽約企業25000多家。

  然而,無現金支付對於普通使用者而言,仍然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為什麼越來越多的支付行為、支付場景得以無現金化?移動支付的下一個風口在哪?中國式移動支付如何走出國門?近期金亦冶在武漢參加校友論壇時,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創業故事和移動支付的未來。

  “用積木的方式,

  搭建企業與支付平臺的橋梁”

  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系的金亦冶,2012年回國創業,參與了首批銀聯認證的智慧 POS機產品的研發和推廣,正式涉足支付和移動互聯網領域,成為國內智慧收銀機的先行者。作為一名非典型的工科男,從他身上看到的更多是低調、平實的做人原則以及積極、熱情的工作態度。

  但是,第一次創業卻失敗了。2012年,金亦冶開始涉足支付和移動互聯網領域。“回國初期,對市場估計過於樂觀,而項目定位又失之清晰和精準,我途中就夭折了。”

  不過,這個失敗的實踐中卻給金亦冶一個新的啟發:企業調試支付接口是一件很麻煩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倘若有公司專門做這個的話,就可以節省許多經營和社會成本。“這是企業一個痛點,也是市場一個盲點。”金亦冶說。

  於是,經過幾個月的努力,2014年10月金亦冶和他的團隊帶著他們研發的Ping++上線了。“剛開始主要面對中小企業,天使輪和A輪企業居多。Ping++可以讓企業用幾行代碼就接入微信、支付寶、銀聯、百度錢包、Apple Pay等主流支付渠道。”

  為什麼企業品牌要叫“Ping++”?這是一個技術控思維。“Ping是網絡命令行語言,++取自‘C++’面向對象編程。”金亦冶說,“我希望‘Ping++’能代表支付功能的積木,讓企業在開發支付時能直接套用,搭建企業與支付平臺的橋梁。”

  據介紹,Ping++是典型的SaaS服務,即Software-as-a-Service(軟體即服務),通過軟體給企業提供在線支付解決方案。而SaaS服務是一個新型的巨大市場。Ping++成立一個月,金亦冶即獲得了紅杉資本領頭的A輪融資。經過三年的發展,Ping++的企業用戶已經增值25000多家,其中不乏小紅書、摩拜單車、簡書、禮物說等知名企業。

  成立一年後,Ping++獲得寬帶資本領投的千萬美元B輪融資。2016年,金亦冶入選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併入選《環球人物》雜誌2016年國內金融科技領軍人物20強,同期入選的還有螞蟻金服CEO、京東金融CEO、微眾銀行董事長等眾多行業精英。近日,CB Insight正式發佈2017年全球Fintech 250強榜單,Ping++作為國內金融科技企業的優秀代表入選其中,中國僅有27家企業上榜。

  “增長智慧

  是支付產業的下一個風口”

  金亦冶不同於一般的互聯網技術創業者,他關注時事,研究國家經濟政策,並從中找到與自己發展和企業未來的“契合點”。比如,他從供給側改革中提出了支付領域的增長智慧(Growth Intelligence)。

  “中國的供給側改革其實就是企業端,生產方式升級,需要大量的面向企業提供的服務。只有通過支付所產生的實際交易數據,深入了解客戶需求,提供更多個性化、智慧化服務才是新的理想支付體系。”在金亦冶看來增長智慧將成為支付產業的下一個風口。

  “我們利用現代的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技術,更加高效地發現和解決商業問題,以實現快速的、可量化且持續的交易增長。”金亦冶這樣解釋道。

  綜合互聯網技術發展週期規律,一種新技術的普及之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步是技術解決方案與產業基礎鋪設的生成戰;第二步是產業勢能正式進入應用階段,為全社會釋放產業紅利的沉浸戰;第三步則是綜合渠道、技術、營銷與平臺效應的生態戰。

  在金亦冶看來, 2014年滴滴和快的“打車大戰”讓用戶的手機支付習慣瞬間養成;國內雙創熱潮下大量的商業場景被搬到互聯網上,交易和支付成了企業“互聯網+”的必備環節;2016年,移動支付業務筆數首次超越互聯網支付。此前央行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移動支付業務更是暴增65.71%。

  移動支付終將成為新商業的流量入口,移動支付的發展,讓線上和線下跟交易相關的數據首次大規模的電子化、結構化和打通,這是一切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的基礎,“相當於完成了互聯網GDP的基礎設施。”

  “但是,紅利時代已經終結,未來企業如果還希望保持過去的增長勢頭,更加清晰的理解消費者,畫像能力、策略能力、商業預測能力綜合起來的增長智慧,變得異常重要。”金亦冶說。

  “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國門”

  在金亦冶看來,中國的無現金支付與歐美的概念不一樣,而且技術和應用在全世界來看都是最為成熟和先進的,走出國門有著先天優勢。

  “即使是美國這樣以科技見長的國家,其移動支付發展也比較緩慢。美國目前仍屬信用卡社會,必須隨身攜帶信用卡進行支付。而在中國,移動支付已然使得中國直接進入了無現金社會。”

  據介紹,Ping++作為中國移動支付技術的輸出方及技術解決方案供應商,已與支付寶、微信支付、銀聯等大型支付機構和銀行建立了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客戶橫跨70多個細分行業,通過了國際上最嚴格的交易數據安全認證PCI-DSS。因此,Ping++的未來肯定是走出國門,“像高鐵技術一樣成為中國影響世界的又一技術輸出”。

  金亦冶談到走出去時,非常自信。他向記者透露:“輸出海外市場是必然的,同時中國的移動支付是具有模式輸出能力的。高鐵作為交通基礎設施成為對外輸出的一張名片,作為移動支付基礎設施的Ping++技術,也可以憑藉技術實力征服海外市場。”

  最佳路線是沿著“一帶一路”出去。“移動支付技術是跟著中國人和人民幣走的。我會先從東南亞開始,逐步覆蓋西亞、中東、非洲的路徑,沿著‘一帶一路’國家走,完成移動支付基礎設施的搭建。”

  不過,受助於人民幣,也受制於人民幣。金亦冶認為,移動支付走出去,前景美好,但是困難也不小。“人民幣國際化就是最大難點。真正地實現本土化覆蓋,基礎的基礎就是更多的國家接受人民幣。所以我們先從中國遊客的境外支付需求入手,最終實現本地化。”(記者 黃艷)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